卷一. 锁清秋六. 谜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玉郎?”

    陌无衣看着玉郎站在一坟墓前,便寻着玉郎也来到那座坟墓前,又听到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只见玉郎一抬手坟墓被打开,里面一口漆黑棺材,声音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

    “玉郎?”

    孙思源示意陌无衣向坟园深处看。

    陌无衣上前将棺盖移开,不由怔住,刚到坟墓前的孙思源也不走愣住了,

    “怎么这多孩子?”

    陌无衣在地上燃起一堆篝火,将棺盖翻过来放在篝火旁,陆陆续续将棺中名婴孩放在棺盖上,随后坐在一块干净石头上,唤玉郎坐在他身边。

    只见后者拿着那支血色玉笛,似有所思。

    陌无衣看向鬼影离开方向,便提气追了上去,玉郎和孙思源提气跟上,三人跟到城外一坟场附近,此刻已经过了子时,月亮高悬,偶尔会有乌鸦“哇~哇”嚎叫。

    “玉郎可有听到什么声音?”

    陌无衣回头看,玉郎已不见踪影,

    说着抱起其中一个孩子,

    “这是隔壁王叔的孙子,我认得脸上这块青胎,我去城里找人,看是谁家丢的孩子”

    孙思源说着便下了山,留下陌无衣和玉郎二人留在坟墓边。

    陌无衣看着血色玉笛,只觉玉笛在火光印衬下,那血色似是液体流动。

    不由开口道,

    “这玉笛?”

    “这玉笛名叫长相思”

    说着把玉笛递给陌无衣,当手触碰玉笛那刻,陌无衣只觉似有一股力量萦绕上自己指尖。

    “这颜色?”

    “我喜欢红色”

    “长相思?被玉郎所思之人何其有幸”

    陌无衣只觉呼吸困难,似是堵得慌。

    再抬眼便看到玉郎正盯着自己,

    “玉郎,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陌无衣总觉得玉郎很熟悉,似是在哪见过。

    “陌大哥,风大哥”

    大老远便看到孙思源举着火把,后面跟了二十多人皆举着火把。

    “孩子,我的孩子呢”

    陆陆续续有人将孩子抱起,哭着抱作一团。

    “孙大夫,我的孩子呢”

    只见一中年男子抓着孙思源肩膀询问着自己的孩子下落。

    孙思源看了看,却是少一名婴孩,陌无衣和玉郎此时也注意到了,想起刚才追着鬼影至此,却不见鬼影,找到孩子的人跟孙思源和陌无衣等人道过谢便陆陆续续抱着孩子回了家。

    孙思源安慰刘姓男子,让其先回家,一定帮他找到孩子,看着众人下了山,孙思源才回头来。

    而陌无衣和玉郎看着远处,远处山坡上有星星点点的剑光,似是有人打斗,陌无衣和玉郎提气一跃往剑光处飞去,孙思源赶紧跟上。

    待到近处远远便听到,

    “大师兄,让她瞧瞧你的厉害,打的她魂飞魄散”

    待陌无衣和玉郎赶到,便看到有十几统一身着白色长衫,身背长剑的道人,而众人统一看向正在和一鬼魅打斗的一白衫男子。

    而鬼魅手中正抱着一婴孩,鬼魅最终败下阵来,正要逃走,被一少年拦住了去路,持剑划破手指便要向鬼魅刺去,似要她魂飞魄散。

    白衫男子急道

    “子甘,不可”

    却已来不及阻止,正在这时,近在鬼魅不远处的孙思源快速移动身形到少年身前,挡住了少年那致命一击。

    陌无衣急忙开口道,

    “孙小大夫?”

    便向孙思源身边掠去,怕他真被误伤,他看的出来,这些白衫道人皆是修仙之人,看着装应是来自蓬莱洲。

    同时白衫男子也是移动身形来到那少年身前,将手指点上鬼魅额头,后者已不再动弹,伸手抱过婴孩。

    少年看着孙思源,

    “你是何人,为何帮这鬼怪?”

    而后者似是未听见他问话。

    “我问你话呢,你是不是聋了”

    “子甘,不可无礼”

    少年哼了声,走到白衫众人前,陌无衣也是奇怪,孙大夫这是?

    只听孙思源开口道

    “柳……柳姐姐”

    说着抬手将那女鬼面前长发顺到耳后,

    “真的是你,柳姐姐”

    说着便一把拥住女鬼,

    陌无衣这时仔细看清了女鬼面容,果真是柳新眉。

    陌无衣咬破手指在空中画了一道符咒向女鬼飞去,只见女鬼周身黑雾散去,隐约一只血色流萤飞出,陌无衣连忙动用灵力,瞬间血色流萤便被冻住,飘向陌无衣手中,而女鬼眸中已少了许多怨气与执念,

    “净魂咒?阁下可识得青阳公子?”

    那白衫男子对陌无衣拱了拱手道。

    陌无衣见眼前之人,灵力甚高,五官不俗,眉宇间更是难得的平易近人。

    “在下正是逍遥派陌无衣”

    “你就是陌无衣,你不是被关在圣墟洞了吗,你勾结魔道,害死我师姐,还害死多少名门正派,怎么还有脸出来”

    还不待白衫男子说话,那名叫子甘的少年已是脱口而出。

    “子甘”

    “啪”

    只见少年捂着左脸,一口血吐了出来,还有一颗牙齿。

    “子甘,你没事吧”

    白衫众人赶紧上前查看少年伤势,白衫男子转头看向陌无衣,又看了看陌无衣身边的红衣之人。

    最终对陌无衣拱了拱手,

    “家弟年幼无知,口出狂澜,还望无衣兄莫要与他计较”

    “是不是你打我,你敢做还不让说”

    名叫子甘的少年推开身旁众人指着陌无衣,陌无衣也是一头雾水。

    “啪”

    又是一声响,此时少年捂着右边脸,正要破口大骂。

    “你若再胆敢骂一个字,我就”

    红衣之人说着一抬手

    “啪”又是一耳光。

    “你若再胆敢骂两个字”

    “啪啪”又是两个耳光。

    只见此时那名少年两颊已是高高肿起,疼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咬着嘴唇恨恨的盯着红衣之人。

    后者坦然的看向他,随后少年极不情愿的低下头,陌无衣看着眼前的一切,心头五味杂陈。

    又看向白衫男子,只见白衫男子眸中尽是疼惜,陌无衣不由深感内疚,对白衫男子拱了拱手道,

    “我……”

    白衫男子见此,回了一礼道

    “今日是子甘出言不逊在先,这罚是他该受的”

    陌无衣不由仔细打量起眼前白衫之人,若没猜错,想必是蓬莱岛岛主陆岳麟大弟子秦安,

    “阁下可是龙吟公子秦安?”

    “在下正是秦安”

    “秦兄怎会在此?”

    “我奉家师之命,同众位师弟前往长留参加十年一届的论剑大会,顺道祝贺长留上仙十七弟子成亲之喜,临近夜晚,没赶上城镇村庄,便在山间露宿,正巧碰上这鬼魅手中抱着婴孩四处逃窜”

    “原来如此”

    众人这才回头看向孙思源和那女鬼,孙思源看着女鬼不听抹眼泪,嘴里一直问这问那,女鬼只是静静看着他,却是无法开口,眼泪不停留下,白衫男子见此,手指轻点女子额头,只见女子轻轻开口道,

    “思源都长这么大了”

    “柳姐姐,你怎么会……”

    “其实我九年前已经被困在此处了”

    孙思源和陌无衣等三人皆是震惊。

    “柳姐姐,那沈庄里?”

    “那不是我”

    众人更是一头雾水,此话怎讲呢?

    “我和沈清琰成亲后,沈清琰待我不好不坏,好吃好喝供着,可他”

    柳新眉说着停顿了下,似是有难言之隐,

    “后来我有了孩子,可是孩子刚三个月的时候,我的生辰那天,沈清琰那晚来我房间,跟我喝了酒,说是时候到了,随后我便沉睡过去,等我醒来”

    柳新眉此刻双眼又是一缕戾气闪过,接着道,

    “等我醒来,便看道我身上画满了符咒,躺在一寒玉床上,不得动弹,我看见沈清琰和一名男子,那男子好像是……好像是一缕幽魂,沈清琰做法将我的生魂从体中抽出”

    柳新眉不觉留下了眼泪,那日她闯入沈庄,请求沈清琰放过周边村边的村民,当她来到沈庄,见到沈清琰,那个她看了一眼就爱上的男子,此时却生生将她魂魄抽离,那痛,削肉剔骨的痛也不过如此。

    想起那日,她撕心裂肺道,

    “沈清琰,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那冷峻男子,只淡淡回了一句,

    “借尸还魂,纯阴之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难怪你见我第一面问我的第一句话便是我的生辰八字”

    ……

    往事不堪回首,柳新眉长吁一口气接着道,

    “他将我魂魄震于镇魂石下,若不是我的魂魄与那具躯壳有用,想必我也会和前面那四名女子一样,皆是魂飞魄散。

    长月也失踪了,恐怕也遭了不测。

    一个多月前,一名男子将我从镇魂石下放了出来”

    刚从镇魂石下出来的柳新眉飘荡在苍梧城不知往哪去,忽听见一声婴孩啼哭,便不自觉的抱了孩子出来,听不见那户人家的呼喊声,只觉这就是自己的孩子,若有了孩子,沈清琰还会不要自己吗,当她抱着孩子来到沈庄,看见沈清琰紧紧拥着自己的身体,她知道,那不是她,那个人叫唐叶秋。

    成亲十个月,沈清琰从未进过她房间,就连洞房花烛,她也是一个人,她设计了他,给他下了药,听说此药就连修仙之人也是抵抗不住,那夜她看着沈清琰在她身上疯狂索取,她也听着沈清琰最后那句低沉的“叶秋”。

    她不知道叶秋是谁,有一日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满怀期待的到沈清琰书房,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可是,当她来到沈清琰书房门口,看着沈清琰手里拿着一缕红绳绑着的发丝,那神情,是她从未见过的。

    难怪沈清琰从不踏进她房间,难怪沈清琰隔壁的房间谁也不许进,他心底的人永远不是她,直到看着沈清琰毫不犹豫将自己的魂魄生生从自己体内抽离,她才知道,她这辈子,眼前这个男人永远不属于她。

    此时看着沈清琰拥着别人,眸中是她不懂的深情,她恨了,她怨了,她要他们死,当她出现在沈清琰和那人面前,沈清琰仍是冷眼看着她,刚还深情款款的眸子,此刻却是冷如千年寒冰,让她觉得冷,当沈清琰轻而易举将自己困住时,那人只一句

    “放了她吧”

    便让沈清琰眸中杀意尽数消除。

    她疯了,佛说,人生七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其实她早就疯了,当沈清琰把堕胎药递到她面前,连欺骗都没有,

    “喝了它”

    简单三个字便将她打入十八层地狱。

    “我这段时间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干什么,只想着孩子”

    “柳姐姐”

    孙思源不由地握紧了拳头,眼泪却不停的往下流,

    “我去挖了沈清琰的坟,让他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他了”

    而柳新眉愣了愣,随后淡淡一句

    “他死了啊”看不出喜怒

    “柳姐姐?”

    “他,怎么死的?”

    “不知道,他抱着”

    孙思源顿了顿,接着道,

    “他抱着那人化为了灰烬”

    柳新眉听后,久久不答话,似有若无说了一句

    “这样啊”

    “柳姑娘,你如今尘世已了,应该尽早前往幽冥,否则会成为冤魂,最终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的”

    柳新眉听到陌无衣的声音,抬头看向陌无衣,

    “陌公子?”

    随后笑了笑,

    “轮回百世又如何,他已经不在了,下一世我又该找谁偿还今生他欠我的”

    说着起身便要离去。

    “你若无地方可去,可以前往幽冥不入轮回,幽冥鬼君会接纳你,允你一方居所”

    陌无衣看着玉郎。

    玉郎似未察觉,伸手一团红色火焰在掌心跳跃,

    “跟着它走,它会把你带到幽冥鬼君面前,你请我喝了一坛女儿红,如今就当是还你了”

    柳新眉看着红衣男子,

    俯了俯身,跟着那团火焰偏向远方。

    而孙思源跟了几步终是停下。

    陌无衣和玉郎别过孙思源,两人直接从山的北面下山,继续踏上逍遥山路途,孙思源尽管千般不舍,也知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最终抱着孩子从南面下了山回苍梧城。

    此时秦安看着红衣男子若有所思,正在这时,陌无衣挡住了秦安探寻的目光,笑道,

    “秦兄,在此别过”

    陌无衣对秦安拱了拱手,秦安也是一回礼。

    陌无衣便拉着玉郎疾步向山下走去,玉郎在身后看着一向镇定的无衣此刻这般模样,似是护犊似的,心情不由大好。

    “无衣”

    陌无衣并不回头,还是疾步前行,直到走出很远,才感觉不到了那抹探寻的目光,陌无衣才停下脚步。

    回头看向红衣之人,不言语,而红衣之人仍是一贯的懒散,斜靠在一棵树上,眯着眼瞅着陌无衣,最终陌无衣叹了口气,又拉上红衣之人的手腕,向山下走去,

    “以后,尽量不要在人前动用灵力了”

    不管他承不承认,玉郎灵力似不是正派所修灵力,被有心人发现,恐有灾祸。

    “无衣这是紧张我?”

    红衣之人看着前面的背影不由怔了怔,

    随后恢复如初,红衣之人嘴角更是翘了又翘!

    “你家少爷和夫人感情如何?”

    老管家想了片刻,才开口道,

    “少夫人刚进门那年,少爷似乎没怎么进过少夫人的房间,可第二年,少夫人大病一场后,少爷就开始重视起少夫人了,两人也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可少夫人一天总是心事重重的”

    陌无衣似是想再问点什么,又觉得会唐突,用手摸了摸鼻子,

    “你家夫人可曾有过身孕?”

    陌无衣偏头看向刚刚开口的玉郎,一挑眉——你怎么知道我要问这个?

    玉郎笑笑不答话。

    “夫人进门一年才怀上孩子,可是大病一场,孩子也没了,病好后夫人不爱笑了,我总以为是夫人小产后伤心所致”

    三人出了沈庄,走在青石路上,各有所思,突然眼前一鬼影飘过,

    “谁?”

阅读生死同欢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我是至尊抗战之红警无敌天生不是做官的命终极系列之剑仙传承[希腊神话]神后火影之威震天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