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长恨歌三. 危机重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嗯,好,你也回去早点睡吧”

    翌日清晨,陌无衣起身正在穿衣服的时候,便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片刻后房门被推开。

    “陌哥哥”

    遥远的回忆终被拉回。

    “时辰不早了,师兄你早点休息吧”

    陌无衣呆着正在穿衣服的手,看着一点也没有要回避的木槿,陌无衣不由扶额,看来得找轻尘聊聊木槿男女大防的问题了。

    “男人更衣你不知道回避吗?”

    只见萧城慢悠悠走进屋内,开始解腰带,

    木槿连忙捂眼转身。

    最终,为了帮师兄夺得破魂剑,便上了长留。

    论剑大会上更是过五关斩六将,最终与古木生打了几天几夜,打成平手,自己也如愿以偿赢得破魂剑。可是,当自己把破魂剑带回逍遥山时,师兄早已不知去向。

    “师兄?”

    正在陌无衣尴尬的时候,见萧城走进来抱着手靠在门框看着木槿。

    “为什么要回避啊”

    木槿说着还对萧城吐了吐舌头。

    “臭小子,你干嘛”

    “眼瞎啊,没看到我脱衣服么”

    木槿一跺脚跑出了院门,萧城又慢悠悠捡起腰带,回头看陌无衣眨眨眼,而陌无衣已经穿好了衣服。

    少年又露出以往的吊儿郎当痞里痞气的样子,陌无衣觉得这萧然貌似对木槿有点……

    陌无衣摸了摸萧城的脑袋,说道,

    “小城子,木槿是女孩子”

    萧城撇了撇嘴,

    “可她不是一般女孩子”

    陌无衣不由地感兴趣,看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少年,笑道,

    “怎么不一般啦?”

    少年不答反问,

    “师伯,你跟罗浮宫那个轻尘小道关系很好么”

    陌无衣摸着下巴想了想,

    “轻尘是个人物”

    少年也学着陌无衣摸了摸下巴,然后“哦”了声,然后想到什么突然说道,

    “师伯,今天长留传出话来说众门派可以去长留后山狩猎,听说长留后山多灵芝仙草奇灵异兽,就当是欢迎我们远道而来”

    “长留群山连绵,多是树高丛深,闲着无聊咱也去吧,你师父呢”

    “师父在院中等着”

    陌无衣和萧城来到小院中,看到轻尘和九婴正在喝着早茶,木槿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嘛,

    “师兄,早”

    “青阳前辈早”

    “早,我刚听小城子说起后山猎宝之事?”

    “嗯,不妨一起去”

    “好”

    木槿起身看了眼萧城,哼了声便跑到了旁边。

    众人吃过早饭便向后山出发了,木槿对萧城做了一个鬼脸跑到前面,萧城也不与她计较走在后面。

    看到有不少其他门派已经进入后山,抬眼望去群山环绕,早晨的山间云雾缭绕,尽管进山人数众多,好在群山众多。

    陌无衣等人一路走来也未碰到其他门派众人,轻尘善医术,也是找到不少灵芝仙草。

    临近中午众人已不知不觉走到群山深处,可轻尘还没找到那味紫草,临走之前还特意向古木生打听了紫草的下落。木槿虽说现在身体上余毒已清,可还是未痊愈,紫草便是其中一味关键的药草,也只有这长留山才生长的有。可一路走来,并未见紫草踪迹,但想着天色已晚,众人准备打道回府,可木槿突然喊到,众人寻声跟去,发现了远处山崖上一株紫色草。

    “师父,是紫草”

    轻尘也看到了,终于是让他找到了。

    悬崖甚高且陡峭。

    轻尘取下背上长剑,抬手将长剑抛出插入悬崖上,然后跃上长剑,借力飞上紫草位置,取到紫草,然后缓缓落下,收剑入鞘。

    木槿连忙上前将紫草接过放入轻尘给她的乾坤袋中。

    “师父,辛苦了”

    轻尘摸了摸这个还不及他肩膀高的小徒弟,温言道,

    “走吧”

    正待众人准备离开时,突然地动山摇,轻尘连忙将木槿拉住护在身后,只见眼前悬崖由于震动落下不少石块,众人也是急忙稳住身子,不至于东倒西歪。

    悬崖上掉落的石块越来越多,终于,地面不再动摇了,悬崖上露出一巨大山洞,这时轻尘背上长剑剧烈震动,

    “诸位小心,看来似是有妖物”

    众人提高警惕,注意力集中看着山洞。

    “嘭嘭嘭”

    似是脚步声从山洞内传来,山洞内黢黑,陌无衣等人看到两盏绿色灯笼从洞内缓慢飘出来,待看清才发现是一双眼睛,一双巨大的散发着绿光的眼睛。

    众人不由倒吸一口气,

    “卧槽,这是啥东西啊”

    萧城往后一跳不由破口大骂,冷不防又被打了。

    “小孩子不许说脏话”

    “我都十五啦,还小”

    陌无衣和轻尘不管后面的九婴和萧城,全身戒备,

    “上古凶兽梼杌”

    《山海经》曾记载梼杌四大凶兽之一,状如虎而有犬毛,长二尺,人面,虎足,猪口牙,尾长一丈八尺,搅乱荒中,名梼杌。

    只见梼杌挪动着身子,每走一步地面便是一颤,看着眼前地面上站着的众人,九婴和轻尘手持长剑,与陌无衣并排战列面向梼杌,萧城和木槿在身后,也是一脸警惕。

    “这怎会有梼杌?”九婴不禁问道。

    “曾听闻长留山下曾镇压着上古四大凶兽之一,原来是梼杌”

    轻尘手持绝世长剑,不走皱眉接着道。

    “梼杌被镇压几十万年怎会突然破山而出?”

    传闻梼杌曾被三大上神联手才将其镇压于此。

    陌无衣也是眉头紧蹙,作为上古凶兽,其力量自是不可小觑。

    “师伯”

    陌无衣听到萧城叫他,回头望向萧城,

    “剑”

    只见萧城把自己手中的晨星剑扔给了陌无衣,三人皆是望着步步逼近的梼杌。

    只见轻尘跃上空中,陌无衣和九婴也是一左一右跃上空中,三人皆是拼尽全力将剑斩向梼杌,梼杌虽体积庞大,却是灵活,左右躲过陌无衣和九婴进攻,抬起虎足拍向轻尘,三人皆是后退,稳稳落地,周围树木多被凶兽利爪拍断。

    “剑气无法伤他分毫”

    九婴不由担忧道,陌无衣和轻尘也发现了,普通兵器根本无法近它身,轻尘心念一动,手握绝世长剑不顾自身安危跃到梼杌近身之处。

    “轻尘公子”

    “师父”

    陌无衣和木槿不由担忧急声喊到。

    只见轻尘无暇顾及自身,招招准确无误刺向梼杌,这大大激怒梼杌,只见梼杌用用巨足扫向轻尘,轻尘本已重伤,向后飞出几丈远。

    眼看凶兽抬起巨足踏向轻尘,木槿就要冲向轻尘所在之处。

    “师父”

    萧城想拦住木槿却已经来不及,只见其被梼杌尾巴扫过,打翻在地。轻尘抬起绝世刺向梼杌脚底,只听一声怒吼,梼杌向地面倒去。

    陌无衣和九婴连忙将轻尘扶起,萧城也上前查看木槿伤势,木槿本就一弱女子,尽管跟随轻尘身边,也只修的微薄灵力,此时已是昏迷不醒。

    陌无衣和九婴将轻尘扶到树下让其疗伤,此时梼杌虽是身受重伤可还是杀伤力极大。陌无衣和九婴跃上空中,对着梼杌猛攻,垂死挣扎的梼杌甩动尾巴卷住九婴,巨大虎足欲挥向陌无衣,却被一股力量反弹向后飞去倒在地上,九婴也得已脱离险境。

    陌无衣摸向自己怀中,从红布袋里拿出巴掌大小的血红玉笛,瞬间玉笛便变得两尺有余。

    九婴未看见刚才梼杌为何突然向后倒去。陌无衣自己确实感觉到了,渝州城那次,陌无衣便觉得这玉笛不同寻常,定不是凡物,没想到力量如此之大。

    随后陌无衣拿起玉笛,似是有人指使自己挥动玉笛,只见每一分力量不输轻尘的绝世神剑的力量。

    这时也有不少其他修仙门派听到动静赶来此处,便看到梼杌躺在地上已奄奄一息,不知何时,轻尘已睁开双眼,看着陌无衣手中玉笛若有所思,古木生也赶来,一一赔罪。

    轻尘此时已恢复差不多,只有些许皮肉伤。九婴伤的也是挺重。陌无衣虽然也有伤处,但也只是些许皮肉伤。

    陌无衣摸着血红玉笛,若有所思。

    轻尘抱起木槿在古木生等人带领下离开树林。

    回到长留小院已是夜晚,古木生也是一个劲儿的道歉,轻尘检查了木槿的伤势,并无大碍,但轻尘还是守了木槿一个晚上。

    第二天,木槿已经醒来,但脚踝处却是伤着了,还需得将养几日,轻尘扶着木槿在院子里晒晒太阳。

    陌无衣扶着九婴也走出了院子,让其坐在藤椅上。轻尘又为九婴把了把脉,开了些汤药,让萧城拿下去熬药了。

    “青阳前辈可伤着?”

    陌无衣笑了笑,

    “无妨,只是,这梼杌乃是上古凶兽,被封印于此,怎会好端端的破解了封印逃了出来?”

    “我曾返回去查探过,封印却实是被人动了手脚,只是不知幕后之人此举所谓何意”

    轻尘说着似是想起了什么,双眸看向陌无衣,半晌未言语。

    陌无衣见此,不由问道,

    “轻尘公子可是有话要说”

    轻尘思虑片刻后道,

    “青阳前辈昨日使用的玉笛可否让晚辈看上一眼?”

    陌无衣愣了愣,还是有所顾虑的,至于顾虑什么,不过还是担忧玉郎罢了。

    陌无衣从怀中拿出红色布袋,布袋中除了红色珠子,一块安歌的红色脚链,还有一颗似是冰珠似的球状物体。

    陌无衣从布袋中拿出玉笛,瞬间,玉笛便从巴掌大变成了两尺有余的正常大小,在阳光下,玉笛的红显得更加妖艳异常,仔细看来,似是有红色液体在流动。

    陌无衣将玉笛递给轻尘,在轻尘触碰玉笛那刻,似是有一股力量在排斥着轻尘。最终轻尘还是接过了玉笛,半晌后才开口道,

    “青阳前辈,这玉笛可是风公子之物?”

    陌无衣微微一愣,点头“嗯”道。

    “前辈可曾听过风公子吹过玉笛?”

    “听过几次”

    这次换轻尘微愣住了。

    陌无衣见此不由问道,

    “可有不妥?”

    轻尘温和笑道,

    “是晚辈唐突了,这玉笛恐怕是上古神物,若是妖邪之物强行吹奏玉笛,定会被反噬,受尽无以言表的疼痛”

    陌无衣怔住了,他曾怀疑过玉郎或许是妖是魔,可如今看来,或许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可若是玉郎真的是妖是魔,那每次他吹奏玉笛时,又是受着何种折磨。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陌无衣不由想起了在圣墟洞内的两百年,每当自己意识薄弱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耳边总会想起断断续续的笛音。玉郎,你到底是谁?

    陌无衣将玉笛收回红色布袋里,看见那棵冰球,将冰球拿了出来,里面隐约可看清是一只血色流萤。陌无衣将冰球递给轻尘,道,

    “轻尘公子可否知晓此乃何物?与妄境有无关联?”

    轻尘接过看了半晌才开口道,

    “现在下结论还太早,容晚辈回去查清楚了再告知前辈,这个可否交给晚辈?”

    “可以”

    陌无衣看着轻尘紧皱的眉头,轻尘一向是个稳重的人,想必此事非同小可。

    第二日晚上众人歇下。

    月亮高悬,满空繁星。

    整个长留山寂静如水,除了守夜弟子皆已入睡。

    躺在床上熟睡中的轻尘突然睁开眼,下意识手握住床边长剑,黑夜中一身穿夜行衣的人轻手轻脚跳进窗户,手拿匕首轻步走到床边,正待抬手刺入床上之人身体,却见床上之人快速闪到一边,抬脚向黑衣人手腕处踢去,黑衣人向后一跃,在朦胧月光下看清床上之人面容,便要翻窗跃出。

    轻尘拿起竹剑就与黑衣人打斗起来,对面屋内的陌无衣和九婴萧城等人也听到了动静,纷纷出了房门赶到院子,便看到轻尘手持竹剑追着一名黑衣人飞出院子,木槿也扶着拐杖出来,依在门框上,看着远去的轻尘和黑衣人,无人看见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杀气。半晌后轻尘才回来,看到院子中石桌边坐着的众人。

    “轻尘公子,那黑衣人?”

    陌无衣看着轻尘收了剑向他们走来,问道,

    “没追上,貌似很熟悉长留地形”

    坐到桌边,接着道,

    “也不知是谁,想致我于死地”

    轻尘屋子窗户大开,萧城看着窗户,又看了看木槿,木槿似是未发现他目光,端着茶杯放在轻尘眼前。

    开口道,

    “师父,那你可受伤?”

    “无事,不要担心”

    轻尘拍了拍她脑袋,

    萧城却是开口道,

    “轻尘前辈,你怎会在木槿房内?”

    轻尘喝了口茶道,

    “夜里木槿房内闹老鼠,我就跟她换了房间”

    说到这轻尘也明白了,众人也了然。

    “莫不是有人对木槿不利?结果是误打误撞木槿跟轻尘换了房间,才未得手”

    木槿眼里转着泪花,看向自家师父,

    “师父,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轻尘又是拍了拍她头,

    “没事,别怕,凡事有师父在”

    顿了顿又道,

    “你可曾认识长留之人?”

    木槿偏着头想了半晌,道,

    “想不起来了”

    众人探讨半晌也没有个头绪,只得加强防备!

    一场大火并未给众人的长留之行造成什么影响,可是陌无衣却是担忧起来。

    深夜,陌无衣等人回到院子。

    陌无衣回了房间,九婴跟着一同进了陌无衣的房间,

    “师兄,你可是觉得这场火有何不妥?”

    陌无衣看了看九婴,半晌才开口道,

    “火中有松油的味道,虽然很轻,再加上藏书阁的檀木香,更是不易察觉,一般人是很难发觉的”

    “这么说来,这场火恐怕不是巧合了”

    “长留山的藏经阁也不是什么禁地,就算对其他门派中人也是随意开放的,多年以前我来长留时,也曾进过长留藏书阁,并无什么奇珍异宝,甚至是防盗机关都未设立”

    陌无衣似是想起多年以前来到长留的经历。

    那年,陌无衣还是个不到二十的翩翩少年郎。自己常年在外游历,可是与师兄贺羽澜的感情依旧很好。时至长留山十年一届的论剑大会,自己本不想参加,因为他知道凡是声名在外的人,行走江湖起来难免约束过多。可是听闻只要在论剑大会上取得名次的人都会获得一把宝剑。师兄贺羽澜一直钟意于古剑破魂。破魂剑是上古神剑,剑刃并不锋利,可却是上好宝剑,凡是被破魂剑所伤着皆是伤口如发丝般细长。破魂剑一直藏于长留山藏剑谷中,从未被人拔起过。

阅读生死同欢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吃货带兽乱异世超神学院之从漫威归来女相师[重生]无终点校园最强兵王最强神话吞噬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