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长恨歌四. 迷雾重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轻尘不用担心,小城子已经去询问巡逻弟子了”

    九婴在一旁安慰道。

    正在这时,木槿提着一食盒蹦蹦跳跳的进了小院,

    自那日出现了黑衣人之后,轻尘一直很担心木槿的安危,可后者却毫不在意,倒是把有人想杀她之事忘得一干二净,整日不是拉着轻尘去长留山下小镇玩耍,便是在长留山上闲逛。

    这日,一大清早轻尘便满院子找木槿,一早醒来便未看见木槿,也不知跑哪去了。

    “师父”

    “以后去哪告知为师一声”

    “哦,师父,我给你带了豆沙包”

    说着将食盒放在桌上打开,

    只是两人未曾发觉,黑暗处一人影紧紧捏着拳头,看着两人进了屋内。

    再过三日,便是长留掌门十七弟子姜茂行与蜀山掌门幼女尧素音大喜之日。

    长留山随处可见,热闹非凡。

    木槿看着无奈叹气的轻尘,连忙上前,

    “师父不用担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说着还对轻尘吐了吐舌头,轻尘无奈。

    “我想着师父爱吃豆沙包,自从吃了师父配的药,我感觉我脑子越来越好使了,就想给学着做豆沙包给师父吃”

    轻尘抬眼看了眼木槿,神色也是缓和了些,那日木槿奋不顾身冲向自己,想用她那娇小身躯挡住梼杌,自己对这徒儿安危也甚是关心,此时也是心中欣慰,

    “那日黑衣人之事还未查清,你还是不要随意走动,师父不在你身边,万一被歹人钻了空子如何是好?”

    木槿蹲下将手放在轻尘腿上,

    “我知道了师父”

    说着拿了一个豆沙包递到轻尘手边,

    “师父,你尝尝看,苏姐姐教我做的”

    轻尘接过豆沙包,问道,

    “苏姐姐?”

    “嗯”木槿说着点头接着道,

    “苏姐姐人可好了,可就是不会说话”

    轻尘也明了,想必是长久掌门之女苏云苼了。

    陌无衣和九婴从房内走出,坐到桌边,木槿连忙起身将一个豆包递给陌无衣,

    “陌哥哥你吃”

    陌无衣接过豆包笑道,

    “以后去哪儿要提前给你师父说声,他都担心你一早上了”

    木槿低着头用手指绞着衣服噘着嘴看起来甚是委屈道,

    “知道了”

    此时萧城也从院外走了进来,大步流星走到桌边,倒了杯茶递给自己,喝完开口道,

    “难怪这几日长留上下气氛诡异,原来前几天在长留山下发现了魔界之人的踪迹”

    陌无衣刚从圣墟洞出来没多久不知道,可九婴和轻尘对如今局势却是了解的,两人告诉陌无衣近百年来,魔界和众多修仙门派经常小矛盾不断,

    “那魔界君主不是曾定下制度虽然魔界大门敞开,互有来往,可井水不犯河水,一直相安无事啊”

    陌无衣不由问道。

    “魔君不常在外走动,听说常年在魔宫闭关,魔界诸多事宜皆有魔相全权处理”

    轻尘接着道,

    “听闻魔相有取而代之之意。也不知这次魔界意欲何为”

    转眼三天已过,一大早木槿就兴致高昂,她说从来没见过成亲是什么样子。

    陌无衣不由又想到玉郎,可一别两个月,只有那次他催动相思引动了动中指,就在也没感受到过玉郎。

    众人吃过早饭,便向承恩殿走去,参观婚礼。

    木槿见陌无衣低着头走在众人后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小跑到陌无衣身侧,抓着陌无衣胳膊让其走快点。

    众人来到长留最大的宫殿承恩殿处,此时殿外挂满红绸,摆满了酒席,由于论剑大会在即,来观礼的人更是众多,酒桌摆满了承恩殿前广场,陌无衣等人来到此处已有不少修仙门派到来,就连前几日不见的天山派也到了。

    天山由于位于塞北,所以派中弟子多不在中原行走,这次来的是天山派二弟子温谨言和一众天山派弟子。

    温谨言也看到了陌无衣,远远向陌无衣点了点头,温谨言和陌无衣年龄相仿,当年游历九州时,也曾前往塞北,与其相交。温谨言是很特别的一个人,灵力却甚高,陌无衣也是点头回礼。

    也不知是人太多,木槿又跑得不知踪影。

    待到宾客盈门,时辰已是差不多,姜茂行一身新郎正装牵着红绸,红绸那端是头戴喜帕的蜀山派掌门之女尧素音,陌无衣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由想到那日在江淮城萧府少主娶亲那一幕。

    那日,那日的自己与玉郎,唇上似乎还保留着玉郎的湿润,不禁抬起手抚上自己的纯,嘴角微微翘起。

    九婴看着发呆的陌无衣,叫了声“师兄”

    陌无衣回过神来却是笑的局促,只有微红的耳朵暴露出他的内心。

    因为姜茂行是无父无母,本是长留掌门苏海平位座上首,可苏海平失踪十多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便由姜茂行师伯代替,正待两人对拜时,一人的到来打破了这份幸福热闹!

    只见远处天边一人乘风而来,由远至近,片刻后便到了众人眼前。

    一身黑衣,面容冷血和一身戾气,有灵力低微的人不由打了个寒颤,古木生上前看向来人,

    “阁下是?”

    黑衣人似是并不想多话,

    “我要他”

    伸手指了指一身新郎服的姜茂行,后者也是一脸迷茫,可转瞬即逝。

    古木生也是回头看了看姜茂行,此时尧素音已掀开喜帕,看向来人,上前握住姜茂行的手,女人的直觉,毫无道理的直觉,眼前这个黑衣人很危险,就像自己的食物被饿狼盯上的危险。

    “在下并不认识阁下?”

    姜茂行拍了拍尧素音紧握着自己的手,示意她安心。

    黑衣人突然笑了,

    “不认识?”

    随后紧盯着姜茂行,

    “孟婆汤真是好东西,一碗入肚,前尘往事皆忘”

    说着然后迅速移动身子,古木生不由惊叹黑衣人速度之快,姜茂行只觉得身子被一股力量击中弹开落到地面上,尧素音连忙去扶。

    观礼众人也是一头雾水,这是闹哪样,陌无衣等人也是被眼前这一变故弄得不知所措。

    “可你欠下的那些债又当如何偿还,二十万冤魂你又当如何偿还”

    黑衣人死死看着姜茂行,冷冷道,

    “我找了你百年,终是让我找到,你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够”

    姜茂行看着黑衣之人,缓缓开口道,

    “阁下此话何意?”

    黑衣人看着姜茂行,眼中似有万千怒火,百年来的恨与怨都只是自己一个人,不由有点悲哀与无力,黑衣人抬手将要姜茂行带走,可在场修仙门派众多,高手如云,黑衣人想要带走姜茂行显然很是困难。

    这时,远处天边突然起了一片乌云,缓缓向长留山方向移来,待走近众人才发现那不是乌云,而是魔界人马,黑衣人不顾在场众人反应,盯着姜茂行一字一句道,

    “跟我走,或是杀光长留山下的百姓”

    姜茂行看着眼前这个男子,从第一眼见到他,他便感觉到巨大的怨愤和悲伤萦绕着这个男子。

    这时有长留弟子上前,

    “二师兄,山下村民皆被魔界军马困住”

    古木生抬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你用全镇百姓性命威胁,只是想带走我师弟?”

    黑衣男子并未看古木生,仍是盯着姜茂行,

    “他欠我的自然是由他来还”

    姜茂行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的一个决定关乎山下数万百姓生命,像是下定了决心道,

    “我跟你走”

    在场众人见此也不敢阻拦,毕竟事关重大。

    姜茂行跟在黑衣人身后欲要抬步离去衣袖却被人拉住了。

    姜茂行回头,抬手抚上尧素音眼角,笑道,

    “对不起,别等我了”

    随后抬步跟着黑衣人离开了,不顾后面尧素音的哭喊声。

    此时,外面似是有烟火绽放声,姜茂行只听得黑衣人低沉一句,“不好”

    便带着姜茂行将要御剑离去。

    两人刚出了承恩殿,便看到有长留弟子疾步向殿内跑来,边喊到,

    “二师兄,不好啦,魔界众人在山下乱杀无辜”

    在场众人皆是一怔,然后陌无衣等人还有一部分修仙门派不管黑衣人连忙向山下跃去。

    而留在山上的众人也将长剑指向黑衣人,姜茂行在听到魔界大开杀戒那刻已经将剑直指黑衣人,

    “我已经答应跟你走了”

    姜茂行已然愤怒,

    “为何出尔反尔”

    黑衣人心里也是疑惑,性格使然,他也只说了一句“不是我”并未再多做解释。

    可在场众人并不信他,在场的长留古木生,蜀山岳子鸣,蓬莱秦安皆是灵力一等一的高手。

    再加上古木生师伯还有昆仑派众弟子,黑衣人想要全身而退恐怕有点困难,姜茂行还未出手,其他众人已一拥而上,果然上百个来回下来,黑衣人显然很是吃力。

    只见古木生趁黑衣人受伤飞出去之时,将妖牛筋捆向黑衣人,黑衣人便被死死困在承恩殿前广场上的盘龙柱上,古木生看着眼前之人,众人商议对于魔界中人自是杀之后快。

    全程姜茂行心思重重并未发表任何意见,待古木生持剑向黑衣人刺去,黑衣人只是冷冷看着姜茂行,眸中是姜茂行所看不懂的情绪,正待姜茂行想阻止古木生时,只见古木生被一股巨大力量生生震得后退几丈远。

    ……

    陌无衣,轻尘,九婴还有天山温谨言等人来到长留山下的小镇,只见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百姓在魔界众人手下命如蝼蚁。

    陌无衣等人皆是被眼前景象所震慑到,来不及思考,挥动手中长剑,势要那些刽子手血账血偿。

    魔界人马众多,各门派弟子皆有所伤亡,众多魔界妖魔手持一把长弓,拉动弓弦,弦上却是无箭,待手放开,却是犹如流星般向众人射来,一名小孩的哭声吸引了陌无衣的主意,抬眼望去,只见一四五岁小孩坐在一满身鲜血的妇人身侧,而一众魔界军马正手持魔剑对准小孩,陌无衣连忙飞身跃到小孩身旁,立刻将小孩护在怀中,右手挥动长剑尝试阻挡流星箭雨,寡不敌众,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陌无衣一只手还抱着小孩,又是一番流星箭雨向陌无衣射来,眼看陌无衣将要受伤,陌无衣连忙将小孩护在身下,抬起剑阻挡流星箭雨的攻击。

    却是只见众多流星箭被一股隐形的力量阻挡反弹回去,而刚刚射箭的魔界众人皆是身受重伤向后倒去。

    这时从天边传来一道声音,声音不大,却是响彻天空,准确无误的落入每个人的耳朵里,似是被灵力传送过来!

    月上梢头,繁星点点。

    一敏捷的身形避开巡逻弟子掠过长留山各院落,最终停留在栖梧院。

    院内一女子抬头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

    一男子从屋内走了出来,将手里的披风搭在女子肩膀上。

    温言道,

    “夜里寒气重,小心着了凉”

    女子回头对男子微微一笑,男子将女子揽在了怀里。

    “云苼,回房歇息吧”

    只见女子在古木生手上写着什么,古木生却是一笑,宠溺的摸了摸苏云苼的头,

    “好”

阅读生死同欢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道系少女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她很不讨喜神级编剧金装蟋蟀之强者之路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