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长恨歌五. 魔君重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魔君玩着手中玉坠,良久才开口道,

    “自裁吧”

    说着便乘火凤向长留山上飞去。

    “谁的命令?”

    “属下不知,只是楚将军临走时吩咐,以烟火为信号,烟火一响,我们便动手”

    魔界众人分分跪下,异口同声道,

    “谢君上”

    待他出手阻止古木生时,却被人抢先一步,只见古木生在刺向黑衣人时,生生被一股力量阻挡住身体无法前进分毫,随后便不由自主向后弹去,落回地面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

    看着空中由远及近的火凤,火凤上站立一人,俯瞰众生,睥睨一切,不知是谁轻道了声魔君,各门派众人皆是一惊,倒吸了一口冷气。

    “君……君……君上,我们只是听命令行事”

    “哦,命令?”

    只见魔君放松身体火凤尾巴竖起,魔君将身子靠向火凤尾巴,看起来甚是懒散,接着问,

    随后众人皆是自裁,陌无衣还未从刚刚初见魔君的震惊中缓过来,便被眼前魔界众人的自裁举动又是震慑住。

    望着远去的红衣之人,百般熟悉和陌生,陌无衣不顾轻尘等人,动用灵力,极速向长留山上跃去。

    长留山上承恩殿前广场上,古木生抬手将剑欲刺向盘龙柱上黑衣人胸口处,姜茂行看着黑衣人,鬼使神差竟要跃起欲要阻止古木生,他自己也不知原因只知道不想他死,他必须弄明白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魔界君主重泽不常在人界走动,更是无人知其真实容貌,但一凡魔君所到之处必是血流千里浮尸百万。

    六界众生提起这魔头就不由头疼,最近一次出现在众人视野那还是一百八十多年以前,不知何故,魔君重泽以一人之力毁昆仑仙山,昆仑弟子死伤无数,昆仑两位上仙皆死。

    每个人心里难免忐忑不知这次这大魔头出现在此处又会带来怎样的灾难。

    只见魔君一手放在身前,一手放在身后贴着后背,遗世独立,微风习习带动宽大衣袖随风飘扬,重泽看向盘龙柱上黑衣之人,开口道,

    “你想死?”

    黑衣人此时已是身负重伤,听到声音,骇然抬头,看向重泽,半晌才开口道

    “不想”

    只见重泽抬手挥动衣袖,捆绑着黑衣人的妖牛筋皆断,此时古木生师伯长留上仙南宫藺上前开口道,

    “魔君这是何意?”

    重泽看了眼南宫藺,不急不缓道,

    “他是我魔界中人,他的命由我不由你”

    门派众多,弟子无数,却是安静异常,这可是十万年前打上凌霄宝殿,打败战神苍炎,又与上神离渊大战七天七夜之人,性格喜怒无常,在他眼里,人命如蝼蚁草芥,生死皆在他一念之间。

    陌无衣赶上长留山承恩殿,便看到这一幕。

    古木生这时开口道,

    “他屠杀长留山下无辜百姓,怎可任他逍遥法外?”

    重泽看了眼古木生,转向黑衣人,

    “如实说来”

    黑衣人缓缓开口道,

    “回君上,属下命人留守山下,我一人上长留山,以烟火为信号,看到烟火便开始屠城,我并未引燃烟火”

    说着便把怀中信号弹拿出,示意众人,

    “后听到烟火声,我也疑惑”

    “你们可听清了”

    “山下数万百姓被你魔界中人屠杀是千真万确的事儿”

    古木生回道。

    “他们已自尽”

    重泽顿了顿接着道,

    “至于是谁点燃烟火,致使我魔界中人乱杀无辜,本君定当查清”

    古木生道,

    “什么话都让魔君说了,难道我长留山下百姓就这样白白牺牲了?”

    魔君似是轻笑了声,

    “那你当该如何?”

    “他留下,待查清再放他离开”

    重泽看着古木生,眼光扫过众人,忽然笑道,

    “不妨本君和他一同留下”

    说着跃下火凤,火凤飞向天空消失在众人眼前。

    重泽一步一步缓缓向殿内中走去,两边众人皆是不由向后移动脚步让开一条过道,随后只见重泽坐到殿中上首位置,看着紧皱眉头的众人。

    开口道,

    “如何?”

    黑衣人虽身受重伤,却也跟随重泽缓缓走进大殿,站在重泽身边。

    众人皆是头疼,这婚礼还没结束,下个月又是论剑大会,这魔头要是住在长留山……那可真是一个危险的存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炸了,命不由己真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古木生此时也是骑虎难下,倒是姜茂行上前一步,

    “可以,待查清事实因果若真与你们无关,自可离开”

    魔君看着眼前姜茂行,用手支着头打量起姜茂行来,随后转向黑衣人,问道,

    “就是他?”

    “是”

    陌无衣站在人群后看着眼前一切,心中百转千回,各种熟悉感,却又是无限陌生,陌无衣摸着自己左手中指,克制住想要去验证的想法,此时殿中古木生吩咐一名弟子给重泽和黑衣人准备一间小院,随后重泽和黑衣人随着那名小弟子出了殿内,与陌无衣擦肩而过,却是未看陌无衣一眼,陌无衣待在原地,呆愣许久,或许真是自己想多了。

    大殿内,一名长留弟子从外飞奔向殿内跑来,边跑边喊

    “二师兄二师兄”

    古木生上前,看着累的直喘气的小弟子。

    古木生连忙上前扶住,

    “灵均,别急,慢慢说”

    “师……师……师父回来了”

    古木生握着小弟子胳膊的手不由一紧,在场众人也是不由一愣。

    长留掌门苏海平十多年前失踪,杳无音信,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作为长留掌门二弟子古木生,自然而然继承掌门之位,怎奈古木生却久久不接任掌门之位,只等找到其师。但十几年来长留门派凡事无大小皆是古木生在打理,苏芸生连忙上前看着灵均小弟子,急切的用手比划着什么,怎奈口不能言,灵均连忙道

    “师姐,你别急,师父身负重伤已经被送往清风殿了”

    这时姜茂行上前对在场众人拱了拱手,道,

    “各位前辈好友,远道而来,今日这杯喜酒改日再还,在下罪过。天色已晚,还请各位早早歇息,为下个月论剑大会休养生息”

    说完又是对在场众人拱了拱手,在场之人心中明了,今日发生这么多事,确实不宜再办喜事。

    待众人散去,古木生和众长留弟子急急赶往长留掌门苏海平的住处清风殿。

    古木生和其师伯长留上仙南宫藺领头带着一众长留弟子进到清风殿,皆是撩袍跪下。

    南宫藺走到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紧闭双眸的苏海平,对床边站立的轻尘拱拱手道,

    “多谢轻尘公子,我师弟他?”

    轻尘回礼道,

    “苏掌门身体无大碍,只是灵力用尽,恢复起来恐需些时日”

    原来轻尘等人在魔界众人自裁后,便留下在山下救治重伤百姓,看到身受重伤的苏海平倒在血泊中,便通知了附近的长留弟子,将其迅速带回长留诊治。

    南宫藺又是道谢,古木生也是询问了轻尘苏海平的情况,又是一番道谢。

    轻尘离开清风殿后,古木生等人在清风殿照顾苏海平,古木生看着床上躺着的苏海平,眼中疑惑和戾气一闪而过,无人得见。苏芸生更是坐在床边默默抹眼泪。

    陌无衣看着重泽和黑衣人从自己身前走过离开承恩殿,重泽面容虽被遮挡大半,可陌无衣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猜测,而黑衣人……陌无衣突然想起在江淮河上,偶见师兄那一晚,和师兄在一起的那名黑衣人,与眼前这黑衣人身形是如此相似,师兄他怎会和魔界众人在一起?陌无衣看着重泽和黑衣人渐渐远去,久久才收回目光。

    这时从天边传来一道声音,声音不大,却是响彻天空,准确无误的落入每个人的耳朵里,似是被灵力传送过来!

    “住手”

    声音从天边响起,陌无衣连忙向后跃去,退到安全地带,将怀中小孩放下,护在身后,抬眼望去,此时轻尘等人也是抬头望向天空,魔界众人也是停下了打斗。

    只见天边似是一片火烧云向众人极速飘来。

    待到近处,众人才看清是火凤,皆是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凤凰本就是上古神兽,火凤更是稀有,众人看着自天边飞来的火凤感觉有点不真实。

    可众人随后明了,世间唯一的一只火凤是魔君重泽的坐骑,就算不认识魔君重泽,也该识得这九州大陆唯一一只火凤。

    陌无衣此时怔怔的看着空中,不是被这火凤所震慑住,而是火凤背上的站立之人。一身红衣似火,青丝三千随风飘扬,一根红绸将两侧发丝束于脑后,些许碎发模糊了面容的轮廓,一半面红色蚕丝面具遮住了大半面容,气场强大,灵力更是看不出高低,陌无衣压制住心中猜想。

    魔君重泽看向地下众人,视线从陌无衣身上飘过,魔君重泽缓缓抬手,便看见一个魔界之人便不由自主的飞向魔君,

    “谁给你的胆子在此作乱?”

阅读生死同欢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吞灵变[综+剑三]逼王的自我修养僵约:最强死神妻瘾神级养成系统帝后之路[星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