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长恨歌六. 不眠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陌无衣吹着长相思,望着远方的山峰。

    晚来风急,吹落了满山梨花,花瓣如雪,散落风中。

    红色衣袂飞扬,陌无衣倒是无话,待吹完曲子才转头看向不知何时站立在身旁的红衣之人。

    九婴叫了声师兄,等人吃过晚饭,心事重重的众人各自回房,陌无衣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摸着怀中玉郎留下的钱袋,睡不着,索性拿了玉笛上了屋顶,吹起了初见玉郎那日玉郎在树上所吹奏之曲,这上古盘古玉,果真如轻尘说的那般,妖邪之物若强行奏响玉笛便会受到反噬,痛不欲生吗?

    整个长留上下几乎都一致失眠了,也对,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住在长留,可没人能安心入睡,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头住在长留上,保不齐熟睡中就被人夺了性命。

    如果不是那半面红蚕丝面具,如果不是这与身俱来的贵气与霸道,单看这红衣,陌无衣差点脱口而出玉郎。

    重泽负手而立,仰头看向空中明月,随后与陌无衣并排坐下,拿起陌无衣身边的酒坛喝了一口,倒也不说话。

    “你是谁?”

    后者并未答话,陌无衣连忙起身跃到红衣男子面前,看着红衣之人从面具中露出的那双魅惑众生的双眼,一字一句道,

    “是古木生给魔君和那名黑衣人安排的住处,远离各门派住处”

    陌无衣只淡淡“哦”了声便不再说话。

    众人围坐在石桌旁,有长留小弟子送来饭菜,

    陌无衣从始至终视线就未离开红衣之人。

    时间悄悄逝去,一坛酒很快见了底。

    待红衣之人起身将要离去,陌无衣却突然开口道,

    “你到底是谁?”

    正在这时,一声急切声喊到“师兄”

    一身影迅速掠到陌无衣身边,陌无衣却从始至终看着红衣之人,似是要把红衣之人看透看穿。

    红衣之人却是偏移了目光,乘风离开。

    “师兄,你没事吧”

    九婴急切道,

    “刚那人是魔君重泽?”

    陌无衣却是没有答话,只是说了句

    “时辰尚早,还能睡两个时辰,早点休息吧”

    说着跃下了屋顶,回到了房间,独留九婴在屋顶一脸迷茫。

    因为最近发生的事儿太多,九婴睡的并不安稳,躺在床上听到有笛子声传来,九婴更是睡不着,往日在逍遥山与师兄们一起生活的一幕幕在脑子里回放。九婴便起身推开房门,想着出去走走,却不想刚打开房门,便听到师兄的声音,循声望去,九婴瞬间把心提到嗓子眼,有的人只要往那一站,不用任何言语,就能彰显自己的身份,魔君重泽?九婴生怕魔君对师兄不利,连忙跃到陌无衣身边,却发现师兄似是心事更多了。

    陌无衣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直徘徊着那抹红色身影。

    第二日轻尘,陌无衣打开房门,便看到院中已经坐了不少人。

    “师父师伯,早啊”

    萧城手拿一根油条喊着陌无衣,陌无衣走近坐到桌旁,萧城连忙将一碗豆浆放到陌无衣身边,对于这位师伯,萧城却是由衷敬佩,属于陌无衣那些传奇事迹,尽管被人说是勾结妖龙,害死数十万百姓。可萧城虽小,看人却是很准,再加上师父这层原因,萧城对陌无衣自是敬重,众人吃着饭也谈论起昨天承恩殿发生之事。

    轻尘也给众人说起了长留掌门苏海平的事,轻尘擅医术,众人都是知道的。

    这时有长留弟子跑进院中,说是古木生有请,轻尘点了下头然后和木槿跟着轻尘来到清风殿,陌无衣和九婴萧城三人去长留山下帮助城中百修楫房屋,搭建粥棚。

    虽然昨日魔君阻止众魔界中人滥杀无辜,可也有不少百姓家破人亡,陌无衣走在街上,看着前几日还热闹祥和的小镇,如今却是满目疮痍,陌无衣心里不免惆怅

    ……

    清风殿内,苏海平也是转醒,却是忘记了他失踪这十几年内的事,只记得当初和古木生前往东海,后来的事就都不记得了。

    当年古木生跟随其师前往东海,却不想在海上遇到海妖随后两人重伤。古木生受了重伤被一户渔民所救,其师却是失踪了。长留上下其实心中都明了,苏海平是回不来了,大弟子安如墨二十岁那年不幸掉下寒潭,被救起后却双腿残废,终生只能坐在轮椅上。随后常年居住长留群山里一碎云峰上,再也未下过碎云峰。

    古木生身为长留掌门苏海平二弟子,又迎娶苏海平独女苏芸生,顺理成章接任长留掌门之位,可古木生一推再推,势要等苏海平回来。年初,长留上仙南宫藺又是催促,国不可一日无君,长留一大修仙门派,无掌门成何体统。古木生也终是答应了下来,穿出话来,明年苏海平要是再没有回来便举行接任大典,谁知这个时候苏海平却回来了!

    古木生派人请来轻尘,轻尘为苏海平检查一番后说到,

    “晚辈学浅,瞧不出个所以然”

    古木生上前,道,

    “只要师父平安回来就好”

    苏芸生也是跪在床前痛哭流涕,苏海平握着苏芸生的手千言万语却是没开口。

    木槿站在轻尘身边却是看着床上的苏海平,咬着手指,一副痴呆傻样。

    对于木槿这个小动作,轻尘还是了解的,

    “木槿可有什么问题?”

    木槿双眼无神,看向轻尘,缓缓开口道,

    “这个伯伯我好像在哪见过”

    木槿的声音不大,却也让床边的古木生等人听得清清楚楚,也无人看见,古木生宽大衣袖下捏的发白的手指。

    “在哪见过?”

    轻尘问道。

    木槿似是想了半晌开口道,

    “我……忘了,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轻尘退了出来,天色尚早,也去了长留山下小镇看望受伤村民。

    陌无衣大老远便看到蓬莱洲众弟子,秦安也是看到了陌无衣,上前打招呼,陌无衣觉得有一道怨恨的目光看着自己,抬眼望去原来是那个叫子甘的蓬莱小弟子,

    “哼,祸害”

    转头看向别处,陌无衣不由笑笑,倒也没在意,一粒石子迅速飞向那名叫子甘的弟子,秦安发现时想阻止也晚,子甘也没有想到有人会暗算他,随后一声惨叫,连忙捂嘴,只见有血从指缝里流出来。

    上次在苍梧山,红衣之人那三个耳光掉了三颗牙,但在两边,平日里看不出来,可这一石子生生把他门牙打断了,正要破口大骂时,只见对面一少年,拍了拍手,笑道,

    “哎呀不好意思手滑”

    “你”

    “子甘”

    秦安呵斥住那小弟子。

    萧城也是冷不防后脑挨了一巴掌,不用想肯定是他师父九婴。

    九婴连忙向秦安道歉,

    “孽徒无礼,伤了阁下万分抱歉”

    陌无衣也是没想到萧城会为了他这样,别看这小子平日里吊儿郎当痞里痞气的,却是极为护短,

    但看到那名小弟子捂着嘴,心里也是内疚,上次玉郎为了自己已经……唉,陌无衣不由叹口气。

    对秦安拱了拱手,

    “岭南罗浮宫轻尘公子擅长医术,这位小公子可让轻尘公子援手将牙齿补上,安公子看如何?”

    “如此甚好”

    随后秦安又道,

    “怎么没看到澜公子?”

    陌无衣和九婴不由一愣,忙道

    “安公子可曾见过我师兄?”

    “前几日在小镇上偶然远远见过一眼,本想打声招呼,看到澜公子行色匆匆,想必是有急事,便未能说上两句话”

    陌无衣和九婴不由一喜,两百多年没见了,不知师兄可还好,陌无衣一直不明白当日师兄为何要选择离开逍遥山,此次转道来长留也是为了师兄。

    随后众人一起为小镇百姓修葺房屋出一份力。

    晚上众人才回到长留山,洗漱后陌无衣躺在床上,从苍梧山破庙下的招魂上古阵法,到苍梧城密室内借尸还魂的阵法,到江淮城到长留山,一路跟随着师兄的脚步至此,却是未能见面,还有那名暗杀木槿的黑衣人,藏书阁的大火,被人动过的镇压梼杌的封印,又是谁点燃信号烟火,似乎一步步走来似是有人指引,这一切都显得扑朔迷离……

    陌无衣又想起那名戴着半面面具的魔君,玉郎不知道在何处,陌无衣摸着自己左手中指不由呢喃道,

    “玉郎”

    陌无衣不由苦笑,当真是魔障了。

    随后起身跃上屋顶,不曾想屋顶上早已有人坐在那,身侧一坛酒。

    一酒,一人,似是真个等待着某人……

    轻尘回到小院,看到萧城木槿坐在石桌旁,木槿看到轻尘从院门进来,小跑到轻尘身前,

    “师父”

    然后拿了杯茶递给轻尘,木槿吧啦吧啦将轻尘等人走后承恩殿前发生的事儿告诉轻尘。

    轻尘也是不由迷惑,这魔君不轻易来人界,也不知安稳了十万年的魔界可是要打破平衡。

    看到萧城,问道,

    “你师父和师伯呢”

    萧城努努嘴示意屋顶,此时已是深夜,陌无衣和九婴坐在屋顶,九婴把手中酒坛放在陌无衣身边,虽然师兄与往日无什区别,依旧笑如春风,可是他知道此刻的师兄有点与往日不同,他只得放下酒正待跃下屋顶。

    陌无衣突然问了句,

    “那是谁住的院子?”

    九婴寻着陌无衣的目光看向对面山峰上亮着灯火的宫殿,道,

阅读生死同欢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男人禁地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超级机器人工厂英灵之剑医武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