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长恨歌八. 论剑大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孤云峰上,魔君正悠哉的喝着茶,对于魔界众人来说,这位至高无上的君主,享有魔界一切生杀大权的上位者,性子难以捉摸,喜怒哀乐更是看不出来,可黑衣人竟觉得这几日这位君上心情貌似很好,难道也是在笑那位逍遥派的弟子被一只耗子吓得破了功?

    连续几日来,陌无衣一直待在小院,实在是没脸见人啊,可每晚夜半时分他都会去屋顶坐坐,而那位魔君也好巧不巧也会出现在那里,一坛酒,两个人,相对无言,酒尽,离开。

    九婴日日监督萧城修行,萧城也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了,想当初陌无衣这个时候已经下山游历了,萧城也想着能在论剑大会上试试自己的本事,九婴倒是不看重这个,萧城虽常爱惹祸,好在人也机灵,只要能自保就行。

    从那之后几日,长留上下,各大门派饭后茶余皆是讨论逍遥派青阳公子竟然怕耗子,众人不由诧异,难道是耗子精。

    陌无衣那几日更是待在院子里哪也没去,实在是丢人啊,难不成要告诉他们,自己一觉醒来,突然发现本应该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翼而飞,自己一觉醒来竟一丝不挂赤身裸体,搁在谁身上都会后怕的好不好,九婴看着自家师兄这般,也是不由笑弯了嘴角。

    轻尘用紫草为木槿治病,身体内毒素也算全部清楚,长留果真是个天杰地灵的地方,这两日有罗浮宫弟子前来。轻尘想着紫草便先到一步顺便为了姜茂行的婚事,其他罗浮宫弟子则为了十年一届的论剑大会,轻尘是罗浮宫掌门大弟子,也是下任罗浮宫掌门,头两日罗浮宫弟子日日晨昏定省,轻尘觉得太麻烦,便推了,也开始教木槿修行灵力。

    就这样一个月很快便过去了,论剑大会也拉开了序幕,长留十年一届论剑大会,不论门派,就算是同一个门派之间也可进行比试,只为个人,不论门派大小,一视同仁。

    广场前台阶上四个座位,苏海平,天山派温谨言代替其师,昆仑派掌门柳岩风,轻尘代其师,木槿站在其身后。

    许是此时气氛太过严肃,木槿也是少有的安静,只是时不时偷偷看眼苏海平,这一切古木生却被看在眼里,眉头微蹙。

    陌无衣歉意的看了眼古木生,开口道,

    “古兄,实在抱歉,我不小心冲撞了一只耗子”

    古木生着人将陌无衣的房间连带整个院子都是好一翻打扫,陌无衣更是无地自容了。

    论剑大会一般上场的多数是后辈,参赛人数众多,只要能在论剑大会中转露头角,以后的地位更是更上一层楼,而且只要参赛论剑大会取的前十名的,都会赠名剑一把,长留后山有一处峡谷,谷中收藏着天下名剑。陌无衣两百年前进去过一次,说是藏剑谷,实则是一山洞,山洞很大,洞内有一大殿,可容纳几千人,还不算四周岔道溶洞,妥妥的把山掏空了。

    陌无衣那次作为和古木生并列第一,自然而然可获得一把宝剑,当时他选了一把破魂剑,因为师兄羽澜曾提过世上名剑之多,独爱破魂,所以那次他跟古木生打了三天三夜,最后算平手,他挑得破魂剑带回了逍遥山,可回去时,师兄已经离开,那把破魂剑如今还躺在师兄房内。

    一大清早,陌无衣等人便来到承恩殿前,此时所有修仙门派皆已陆续到场,人数众多。

    而苏海平下首位置竟不是古木生,而是两百多年未下过碎云峰的安如墨,安如墨下首依次是古木生等人。

    众人议论纷纷,自从苏海平回到长留,身体痊愈后,第一件事就是亲自上碎云峰接其大弟子安如墨下山。有传言说苏海平用断绝师徒情分才让安如墨下碎云峰。这让一开始看好古木生接任长留掌门之位的人一下子又看不透撤起来。

    双腿残废或许能治好呢,苏海平灵力甚高,再活个百八十年也没问题。再说罗浮宫下任掌门轻尘公子不也是天生残疾,最后不也把天盲治好了。

    陌无衣和九婴等人听着身边众人议论也把视线移到了安如墨身上,看着二十六七的年龄,面容清秀,非常瘦弱,坐在一轮椅上,单手支着脑袋似是乏了,眉宇间有些许病态,显得更加消瘦。

    再看下方的古木生,却是古木生更有一派掌门的派头。

    论剑大会十天,其实一开始几天没什么看头,打到最后那几天才是真正的高手对决。不过今天萧城会上场,陌无衣和九婴也留下来观看,看了半天,陌无衣不禁觉得一代新人换旧人,这些年轻后辈确实有几个天赋异禀的。

    萧城上场了,拿的是晨星剑,对手是五台山一弟子,看起来比萧城还大上个两三岁,拿着一把骨剑,剑身似是用某种巨型野兽骨头所制,却是坚硬无比。两人自报家门然后行礼,萧城别看年纪小,却是天赋异禀,再加上平时老是打架闯祸,实战经验比较丰富。可交手之人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人打的是昏天黑地,最终萧城以半招险胜对手,陌无衣和九婴不禁为其捏了把汗,萧城收剑入鞘对对面之人拱了拱手跃下擂台快步走到九婴身边,边用衣袖擦着脸上的汗,边道过瘾。

    午时已到,众人也是停下,一个时辰后接着比,众人回到小院,已有长留弟子送来午饭,萧城坐在凳子拿起筷子就开始囫囵吞枣,九婴道,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萧城嘴里有饭说了一句,

    “吃饱了才有力气打”

    众人半晌才明白过来,看来这次萧城也是上了心了。

    经过了十日来的精彩对决最终萧城夺得第七的成绩,对于萧城这个年纪来说,这是很不错的成绩。

    众人吃过午饭,便有长留弟子来通知,众门派弟子皆可进入藏剑谷,陌无衣等人也是跟着长留众人前往长留后山峡谷——藏剑谷。

    此次进谷的人数众多,也对,这藏剑谷一般可是进不来的,也只有这十年一届论剑大会才有此机会。

    陌无衣抬头看向前方,不由一愣,一身红衣,魔君?

    他怎么会在此,旁边是苏海平,想必是苏海平邀请魔君前来的,陌无衣正看着那抹背影心里打量着,却不想那人突然回头,陌无衣一愣忘记了回避目光,那人看了眼却是没有移开目光,面具也着不住那双桃花眼,嘴角不易察觉的微微翘起。

    陌无衣却是感觉到了那人再笑,然后那人移开了目光继续往前走着。

    一个时辰后,众人来到一谷底,抬头两边崇山峻岭,此时还不到午时,但光线也不应该这么弱,许是山太高的原因,只能看到一线天,谷底尽头是一悬崖峭壁,只见苏上前将一转盘放到墙上一凹槽处,后退。

    众人只见一巨大石门打开,里面是一狭长甬道,两边不知是什么植物,在黑暗中发着白光,犹如夜明珠,看不到尽头。

    陌无衣不由觉得危险,轻尘却是对这些发光的植物很感兴趣,甬道只能容下三个人并排走,众人沿着狭窄的甬道走了半个时辰众人才陆陆续续看到有各种各样的剑,甬道也变得宽敞起来。

    最后豁然开朗,一巨大空间出现在众人眼前,不愧是藏剑谷。洞中一眼望去,皆是名剑,洞中很大,所有人进去后也显得很是宽敞,这应该是把整座山掏空了。

    这些剑并不是摆在木盒架子上,而是一律插在岩壁上,宝剑赠英雄,不过也要剑来选人。

    越是古剑,越是具有灵性,萧城虽然赢了宝剑,但也没多大兴趣,毕竟他很喜欢九婴送他的晨星剑,轻尘和木槿也是对岩壁上发光的植物研究了起来,陌无衣九婴萧城在洞内观摩这这些宝剑,山洞之大怕是一个时辰也逛不完,干将莫邪龙泉万仞这等宝剑也是在列,不是没人要,而是这些剑不是任何一个人就能将他拔出来的,所为剑有灵气,用剑之人皆懂剑有灵气。

    突然陌无衣停下了脚步,眼睛直直看着岩壁上一乌黑长五尺有余宽不足三寸的巨剑,一般用剑之人都喜欢小而巧,用起来灵活迅速,这把剑却是岩壁上诸多古剑中最大的一把了,

    “卧槽,这是剑还是大刀啊”

    身后萧城不由一惊。

    冷不防脑袋上又一掌,

    “小孩子不许说脏话”

    这次萧城倒是没反驳,眼睛一直关注着这把巨剑,开始打量起来,陌无衣却是看着剑笑了,这个傻子。

    ……

    翌日清晨,许是喝了酒的缘故,陌无衣睡到很晚才醒过来。

    九婴一大早来看了一次,见陌无衣睡的正好,便没有叫醒他,让其多睡会儿。只是看着床边散落的衣物,想着许是师兄自己脱的,便捡起衣物挂在衣架上,转身出了房门。

    众人皆在院中吃着早点,今日的早点是烧麦八宝粥,萧城这小子除了玩儿就喜欢吃,此时正拿着一烧麦大快朵颐时,突然从陌无衣房内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

    萧城张大嘴巴,手上烧麦掉落在地,一贯稳重的轻尘夹着烧麦的筷子突然折断,喝着豆浆的九婴也不禁将豆浆喷出,而木槿连忙捂着耳朵蹲在轻尘身后,众人皆是石化,一动不动。

    半晌后陌无衣才打开房门,众人也是醒了过来,同步转头看向陌无衣,而陌无衣抱歉的看了各位,自己刚才那一嗓子十成十的灵力都用上了,此时陌无衣耸拉着头坐到桌边,拿起一个烧麦恨恨的咬了起来,突然感到不对劲,抬头见众人皆是看着自己,陌无衣强扯了个笑容,又是低下头吃着烧麦。

    “师伯,你看见耗子啦”

    萧城凑过去问道,

    “呃~”

    陌无衣正想着该怎么说,说自己一觉醒来,身不着片缕,一丝不挂。古木生从院门走进,看到众人拱拱手道,

    “刚才听到一声惊叫声,似是从这个院子传来?”

阅读生死同欢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继承十万亿血溅黄昏我的老公是主神都市之无敌帝国网游三国之万界霸主天神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