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长恨歌九. 回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踩你踩你”

    然后回头拉着陌无衣继续向前走,陌无衣不由扶额,这小玉寒也十一二岁了吧,唉,兄弟两个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

    “无衣哥哥小心脚下石头”

    说着回头对地上冒出的石子踩了又踩,

    还记得第一次来找风洛寒,那次正参加完长留论剑大会,因为和古木生打的兴起,把风洛寒送给自己的青阳剑断了,古木生也没吃到甜头,他那把古剑龙渊也出现了裂纹。

    其实风洛寒铸剑手艺很好,听其偶然提过一句,自家祖上代代以铸剑打铁为生,祖传的手艺。

    只见那小孩睁着迷茫的双眼,看着陌无衣,忽的笑了,笑的很灿烂,随即转身向院内跑去,边喊着

    “大哥大哥,我是女孩子”

    少年点了点头,拉着陌无衣向院内走去,

    “很快就能和无衣哥哥一样高了,就能迎娶无衣哥哥进门了”

    陌无衣突然脚下一踉跄差点趴到地上。

    青阳剑对古剑龙渊,本就吃亏,可风洛寒一听剑断了气的直跳脚炸了毛,好在自己拼酒赢了他,不高兴也没办法,还是得给陌无衣补剑,三个月了,陌无衣想着时间差不多了,便提着一坛上好梨花白前来赔罪。

    打听着来到一竹林内小院前,看到一小姑娘正打开院门出来,陌无衣便上前问道,

    “小姑娘,风洛寒可住这?”

    “谁告诉你你是女孩子的?”

    “门口的大哥哥”

    那小姑娘指着已推开院门进来的陌无衣,看着那小姑娘跑进院门正疑惑的陌无衣。

    正准备转身离去,便听到房内熟悉的声音传来,便想着是这没错了,随即推开院门走了进来,迎面被一小孩撞的满怀,低头一看,原来是刚才那位小姑娘,

    “大哥哥快告诉我大哥,我是小姑娘”

    看着小孩眨着明亮的大眼睛,期待着看着他。

    陌无衣有点手足无措,看向风洛寒,而后者却是视若无睹,陌无衣心想着,看来眼前这位还没气消,无奈笑笑,

    便低头对正拉着自己衣摆的小姑娘说道,

    “小姑娘,他是你大哥?”

    “嗯”小姑娘点了点头

    陌无衣抬头看向风洛寒,

    “我只知你有一位弟弟叫风玉寒,不曾知你竟然还有一位这么可人的妹妹”

    风洛寒听得此话,嘴角抽了抽,然后立马换了一副看白痴似的看着陌无衣,

    “那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风玉寒”

    陌无衣不由得张大嘴巴,看着眼前这…小孩,半晌才开口道,

    “你是风玉寒?”

    “对呀,你认识我?”

    陌无衣尴尬摸摸鼻子,笑道,

    “经常听你哥哥提起你”

    陌无衣还不忘抬头瞥了眼风洛寒。陌无衣回想起风洛寒给他说的种种风玉寒的恶行。可跟眼前这位粉雕玉琢的小瓷娃娃分明是两个人。

    风玉寒听得陌无衣说道风洛寒经常提起他,不满的向风洛寒瞪过去,随后又向陌无衣道,

    “大哥哥,小姑娘就是女孩子对不对?”

    陌无衣尴尬的从嘴里挤出一个字

    “是”

    “那我是女孩子对不对?”

    陌无衣这时是真不知该如何作答了。

    看着风玉寒睁大着双眼期待着看着他。

    陌无衣思忖片刻道,

    “不是,你是男孩子”

    “那你刚才为什么喊我小姑娘?”

    陌无衣有点招架不住,把目光投向风洛寒,而后者已走到杏花树下的竹榻上喝着酒,根本不管陌无衣和风玉寒。

    陌无衣低头叹了口气接着道,

    “小玉寒,对不起,我刚才错把你认成了小姑娘”

    陌无衣见风玉寒看着他,眼里充满疑惑,却不答话,陌无衣拿出腰间一袋松子糖给风玉寒,

    “这是哥哥给你赔罪的”

    说完对风玉寒笑笑,便起身向风洛寒走去。

    后陌无衣才明白事情始末,风玉寒不过七八岁年龄,长的说是绝世倾城也不为过,其实风洛寒长的也很美,只是,这人从早到晚一副无赖嘴脸,实在是跟美扯不上任何关系,只要是第一眼见到风玉寒的人皆认为其为女孩儿,这也不怪这些人,谁让风玉寒长得这般天人之姿。

    年龄越大,风玉寒越疑惑,时至陌无衣赶巧去找风洛寒赔罪,碰上风玉寒缠着风洛寒要跟随其出去游历天下闯荡江湖,风洛寒不答应,可风玉寒便一直缠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后风洛寒一急便对风玉寒道,

    “连自己是男是女都搞不清楚,还想跟我闯荡江湖?”

    “我怎么不知,我是女孩子”

    说完便气呼呼的向外跑去,正赶上前来负荆请罪的陌无衣,便发生了那场闹剧!

    ……

    陌无衣每次来找风洛寒都会给风玉寒带松子糖,小玉寒也很爱吃。

    有一次,陌无衣看着掉了牙的风玉寒,捂着嘴巴甚是可怜的看着陌无衣,这孩子应该是换牙了,便对小玉寒说,

    “没关系,很快就会长出新牙了”

    说着伸出手抹了抹小洛玉湿润的眼角,回到树下接着喝酒,此时小玉寒走到陌无衣面前,一字一句道,

    “无衣哥哥,等我长大你娶我好不好?”

    正喝着酒的风洛寒把刚喝进嘴里的酒一口喷出,而陌无衣也是被呛得咳嗽不断。

    “哈哈哈好好好,风玉寒,大哥做主了,把你嫁给陌无衣”

    陌无衣一头黑线,最后的结果就是,陌无衣花了两个时辰才跟风玉寒讲明白,男孩子是不能嫁人的,男孩子是要娶妻的,陌无衣说的口干舌燥,看着风玉寒一脸似懂非懂,随手拿起一壶酒就喝起来,忽的风玉寒眼睛一亮,

    “无衣哥哥,那我娶你”

    “噗”一句话让陌无衣破了功。

    “哈哈哈”

    躺在竹榻上喝酒赏月的风洛寒笑的更是开怀,边笑边拍着大腿,

    “风玉寒,你终于认清了自己是男子啦哈哈”

    “好好好,有出息,能把逍遥派陌无衣娶回来,大哥支持你”

    “风洛寒”

    陌无衣一脸黑线的看着风洛寒。

    而风洛寒连忙闭嘴,憋的脸通红,笑又不能笑出声,当真难受。

    陌无衣本想着再给风玉寒解释,可想着七八岁的孩子,今日说了明日就忘了,也就不把这句话当回事。可陌无衣没想到的是,随后他多次来风洛寒家,都会被一个孩子弄得哭笑不得。

    也不知这孩子从哪学来的,风洛寒给他买的玩具他都给陌无衣留着,用风玉寒的话来说,

    “我说过,我要娶你,自是要对你好”

    陌无衣哭笑不得,而风洛寒却是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

    看着眼前当初被自己错认成女孩子的小瓷娃娃如今已经十一二岁了,少了几分稚气,却是越发好看了,陌无衣被小洛玉拉到树下桌前坐着,自己给陌无衣倒了杯茶,睁着大大的双眼看着陌无衣,陌无衣笑笑这小孩当真有趣!

    陌无衣喝了口茶,问道,

    “你哥哥什么时候闭的关?”

    小玉寒歪着头想了想,跑到竹屋前台阶下蹲着数了数,又小跑回来道,伸出手竖起三根手指头,

    “三天”

    “那我以后住这吧”

    小小洛玉眼睛突然一亮,满口答应。

    陌无衣看了看四周,

    “你饿不,我给你做饭吃”

    小玉寒连忙点头,拉着陌无衣去了厨房!

    就这样,陌无衣在这一住就是一年。

    风洛寒铸剑的地方在竹屋后面一山洞里。

    一年后的某日清晨,风洛寒扛着剑绕过竹屋和小院看到杏花树下一身白衣的陌无衣和一粉雕玉琢的小小少年坐在石桌旁吃着早点,画面分外和谐。

    陌无衣抬头不经意看到了扛着剑的风洛寒楞在那,随后看到白洛风扛着的巨剑,嘴角抽了抽,扶额,莫不是傻子吧。

    风洛寒朗声笑道,

    “无衣,看看我这剑如何,够大气吧哈哈哈”

    说着快步向陌无衣和小玉寒走过来,小玉寒也回头看见了风洛寒,这二货真是自己大哥啊,小玉寒也不由怀疑到。

    只见风洛寒走到跟前把巨剑往地上一插,胳膊拄着剑身靠在那,对陌无衣挑挑眉。

    “如何,这剑才能配得上我堂堂游侠风洛寒哈哈”

    陌无衣不由为那些崇拜游侠风洛寒的人深深感到同情,这分明是一二货,老半天才从嘴里蹦出一句,

    “风洛寒,你是不是傻”

    说完便不理风洛寒,接着吃早点,风洛寒大剑铸成,正高兴着。

    小玉寒站起来走到剑身旁,看了看剑又看了看自家大哥,

    “大哥它比我高”

    “嗯”

    陌无衣看着风洛寒摸着下巴似是琢磨什么,陌无衣知道这货准没啥好事儿,这想法刚蹦出来便听到白洛风接着道。

    “风玉寒,我是你大哥”

    小玉寒点了点头。

    “这是你二哥”

    陌无衣手中的筷子一不小心 断了,抬头看着正犯二的风洛寒,小玉寒看了看剑看了看白洛风,忽然抬脚就往风洛寒脚上踩去。

    “你当我傻啊”

    说完就回到石桌旁接着吃陌无衣亲手做的早点,整个院子只剩下风洛寒在那跳脚大骂,陌无衣想着得阻止这二货继续犯病就开口道,

    “这剑叫什么名字?”

    风洛寒走过来坐在陌无衣身边,随手把小玉寒正准备送到嘴边的包子拿过来一口塞进了自己嘴里,道,

    “破天”

    完全不顾正噘着嘴不满的瞪着他的小玉寒。

    陌无衣也是半天才反应过来,破天剑,确实配得上这么大的块头。

    然后风洛寒把剑插在陌无衣身旁,对其努努嘴,陌无衣一挑眉——啥意思啊。

    风洛寒咳嗽了声,端坐身子,道,

    “嗯~”拖了好长的音“我写字不好看”

    陌无衣才明白过来,这二货是想让自己给剑提名。

    陌无衣放下筷子,以指代笔在剑柄下方剑身处写了破天二字,苍劲有力。

    风洛寒一看,朗声笑道,

    “字不错剑更不错哈哈”

    说着便拿起破天剑耍起了剑花来,收剑插回地面,大步流星走回桌边,拿起酒坛就猛喝一口。

    “爽”

    忽然一声巨响,三人皆是愣了愣,一同转头看向竹屋。

    “风洛寒,你有没有脑子你是不是傻……”

    小玉寒看到房屋塌的稀碎蹦起脚来破口大骂,别说这兄弟俩某些动作还挺像。

    风洛寒看了眼,随后连忙起身往远处站了站,负手而立,抬头望向天空,别说这还真有股一代大侠的气质。

    “这天儿不错啊”

    陌无衣也不由嘴角抽了抽,扶额。这二货,耍个剑招把房子拆了,因为剑身较大,剑刃不似平常剑那般锋利,比较圆滑,可剑气的威力却毫不逊色,随后半个月三人住在铸剑打铁的山洞里,陌无衣也成了免费劳动力,开始了盖房子道路!

    ……

    多年以前,

    陌无衣提着壶酒,来到洛寒住处,因为风洛寒要闭关铸剑,便委托自己照顾其幼弟风玉寒,那小子说要给自己铸一把绝世好剑。

    “什么龙吟凤哕的,太小家子气,我风大侠自然得用配得上我风大侠称号的剑哈哈”

    陌无衣看着风洛寒翘着腿喝着酒一副欠抽的表情无奈扶额,然后就是风洛寒近一年的闭关,说是要给自己打造一把天下独一无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剑。

    陌无衣还真有点好奇,自己便前往风洛寒住处,寻找风玉寒,陌无衣轻车熟路的来到院中。

    “无衣哥哥”

    陌无衣推开院门便看到一小小身影飞奔过来抱住自己双腿。

    “玉寒是不是又长高了?”

    陌无衣摸了摸小少年的头,拿出怀中的松子糖递给风玉寒。

    “嗯呐”

阅读生死同欢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吞灵变宠妻如命:傅少,隐婚请低调民间技艺大师天神诀我的1979老子是董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