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心头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远处传来两道急促的脚步声,木与火满脸惊慌朝着牢狱中跑来,见地上相拥的两人,惊的差点将火把都落在了地上。

    “主子,您……”他明明已经将此处彻底封锁,夫人怎么可能会进来,再者,今日的主子会彻底失去理智,不论是谁都会被活生生拍成肉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木,别问了,赶紧将主子与夫人带到府里去,我看主子这模样,毒好像已经退了!”

    这是绯烟第一次听到尉迟慕笑,哪怕是如此场景下,他的声音还是如同天际传来的玄乐般好听,这世间,大概唯有昆仑玉碎才能与之比拟。

    两人谁也未曾开口,紧紧拥在一起,也不知何时昏厥了过去。

    木与火匆匆将二人带入了王府内。

    此刻的尉迟慕发丝与神态都已恢复如常,只是累极昏睡了过去,但绯烟胸口却不停往外渗出着血,这伤口不知如何而来。

    还好绯烟衣衫已经湿透,这药被浸入了伤口不少,往外渗出的血很快便止住。

    木将药瓶放在桌上,取来毛巾为尉迟慕轻拭着脸上的血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我们离开时没有锁紧?

    尉迟慕抬起僵硬的手,轻颤着落在了绯烟发丝上,沙哑开口:“你不该来。”

    绯烟轻喘着,无奈道:“此刻说这些,是不是太晚了些。”

    “呵呵。”

    “是否要找太医?”总不能让夫人这血一直流下去。

    “不必,我记得主子有上好的止血药,在伤口敷上一些就好。”主子会在今日毒发的事情不能被任何人知晓,否则一旦传出,很容易招惹来事端。

    “好吧。”木转身取回一瓶止血药洒在了绯烟衣衫上,这伤口的位置实在是有些尴尬,他们身为属下,总不能撕开夫人的衣衫疗伤。

    “不可能。”火沉着脸,冷声开口:“我走时又细细检查了一便,那锁应该是被夫人用尖锐的东西打开的。”

    木眼中满是寒意。“夫人实在是太奇怪了,我早说这个女人心思不正,这不,出事了吧。”若是今日主子毒发的事情被传了出去,他一定要将这个女人碎尸万段。

    火白了木一眼。“你是蠢么?夫人必定是为了救主子才会刺伤胸口取血,你该感谢夫人才对,若非是她,主子这会儿还被绑在牢中受苦。”

    真是没想到,这个随意被救回来的女人,居然是主子的救赎,若是有她在主子身边,那十七的毒发之日还有什么可怕的。

    床上静静躺着的尉迟慕牟的睁开了眼,清冷的眸中却满是嗜血杀意,目光看到一旁的绯烟时,才缓和了几分。

    “主子,你醒了!”木笑着凑上前,尉迟慕却抬手打断了木的话。“你们先回去。”

    木一愣,身后的火却已恭敬开口:“是,主子。”这会儿他们留在此处确实不妥。

    拉上呆愣的木,两人退出了房内,尉迟慕抬手撕开绯烟衣衫,见绯烟胸前一片血迹,沉寂许久的心像是被人丢入了一颗石子,缓缓荡开一道水晕。

    他不明白,绯烟为何要如此做。

    他们之间,从开始便是互相利用,他想要一个挡去所有女人的借口,而她,则想要一个强大的依附。

    每月的今日,他都会被绑在地牢中,忍受着蚀骨的痛楚独自等待天亮。

    可今日,绯烟却孤身一人闯入了地牢中,甚至不惜取心头血为他压制剧毒。

    指尖落在绯烟唇瓣,轻柔的抚摸着,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笑意,这种从未有过的暖意,几乎要让他落下泪来。

    他,似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救赎,因为一个看似娇柔,却比男子都要坚毅的女人。

    天际泛出了鱼白,寂静的房间内,绯烟缓缓睁眼,不适的往外挪了挪。

    疼,她的胸口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痛着,果然昨日扎的太用力了些。

    “醒了?”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带着不可闻的笑意,绯烟睁开眼,茫然的朝着身侧看去。“尉迟慕?”

    “嗯。”抬手为绯烟拉了拉被子,尉迟慕白玉般的面容上带着些许殷红。“还疼么?”

    “……”这番话,在两人同床共枕的情况下说出来,委实有些暧昧,虽知道尉迟慕只是关心她的伤口,绯烟还是忍不住脸颊一红。“还好。”

    “唔。”掀开被子,尉迟慕走向桌边将早已备好的参汤端在手中,缓缓踱向床边。“喝些参汤。”

    绯烟嗓子中确实有些刺痛,撑起身子坐起,乖巧的张开了嘴。

    二人沉默着,直到碗中参汤都被饮尽,才开了口。

    “你……”

    “你……”

    尉迟慕眉梢微挑。“你先说。”

    绯烟淡淡一笑。“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说你不必有什么负担,我救你也是帮我自己。”

    尉迟慕点头,这话绯烟昨日在牢狱中便说过。

    “那你呢?刚刚想说什么?”

    “没什么。”将碗放在一旁,尉迟慕轻柔的将绯烟扶着躺下。“再睡些时候。”

    “好。”她此刻确实很累。

    闭上眼,不过片刻便沉沉睡去,尉迟慕眼中闪过一抹黯然,却转瞬即逝。

    站起身走向屋外,木与火早已静候着。

    “主子,您……”

    转身将房门关紧,尉迟慕这才走向了石桌旁。“问吧。”

    “主子,昨夜到底是怎么回事?夫人的血当真可以解了您的毒么?”若是真的如此,那他们岂非不必再去寻找所谓的解毒之药,也再不必受制于该死的魂域。

    抬手为自己倒了杯茶,淡声开口:“只是压制,并非解毒。”

    木有些失望,火却沉声开口:“其实这也算是一桩好事,至少这两年内主子都不必忍受噬心之痛,咱们也不必被魂域压迫着。”

    木点头。“主子,当真是只有夫人的心头血才有用么?若是寻常血脉中流出的是否可行?”绯烟怎么说都是个女子,总不能每月都让她刺破心头取出血来,如此怕是主子还没毒发,她就先死了。

    尉迟慕握着茶盏的手指微微收紧。“不知,寻药之事需尽快,处理完府中事务,启程去极北之地。”

    木与火皆是面色一泯。

    这些年,他们几次三番从极北之地外经过,却从未踏足,那地方实在是太过可怕,哪怕他们杀人无数,都不由觉得心惊。

    但主子的身子确实经不起耽搁了,这一趟,势在必行。

    将茶盏轻放在桌上,尉迟慕细长的羽睫微颤。“命人将京中最好的补血药物都取回,烹制成药膳。”那些苦药难以入口,绯烟必然不愿喝下,但若做成药膳,便不用担心这些了。

    木与火对视一眼,皆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抹笑意。“是。”他们的主子似乎真的对这个女子有些不同,但如此也没什么不好,哪怕是木此刻对绯烟的厌恶也彻底消散。

    既可以为主子压制剧毒,又能让主子真心实意喜欢,这样的女人,九洲内怕也只有绯烟一人了。

    铁链摩擦地面的声音在寂静的牢狱中像是恶鬼的召唤声一般可怖。

    绯烟双手捏成拳,眼见尉迟慕的身子离自己还剩几寸,突然足下一点,整个人砸在了尉迟慕身上,二人狠狠跌落在地上,朝着不远处滚几了圈。

    “嗤,嗤!”

    尉迟慕突然整个人变得癫狂了起来,手指紧紧捏住绯烟的手臂,力道之大几乎要将绯烟的骨头捏碎。

    绯烟又是一拳砸在了尉迟慕脸上,而后突然拔下发簪,眸光一沉,朝着自己心口狠狠刺去。

    撕心裂肺的痛楚从胸口传来,绯烟顾不上痛,一咬牙又将发簪拔了出来,将染满血迹的银盏含在口中,血腥味瞬间在舌尖蔓延了开来。

    取出银盏,绯烟俯下身,将唇凑到尉迟慕唇边,舌尖轻动,嘴中的血全数被送到了尉迟慕口中。

    霎时间,尉迟慕不断挣扎的身子便安静了下来。

    已经是深秋,哪怕牢狱外冷冽刺骨,绯烟还是出了一身冷汗,额头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滚落。

    不知过了多久,地上的尉迟慕才缓缓动了动身子,绯烟吐出一口气,如同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倒在了尉迟慕身上。“别怕,有我在,不会疼了。”

阅读为妻不贤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男人禁地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超级机器人工厂英灵之剑医武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