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店家看了看店里两个年轻人,女子和气貌美,男子冷峻刚毅。

    他点点头,“那客官要几两酒?可要下酒菜?”

    白姀愣了愣,几两怎么够喝,对店主道:“老人家,酒您先给上两坛吧。”

    过了没多会儿,随着渐近的脚步声,麻布帘被从里面撩开,一位着粗布棉衣,须发花白的老者出现在帘后。

    “老店家,愿您来年体康无疾。”毕竟大过年的,白姀先笑着说了吉利话,又道:“我们是来喝酒的。”

    “一坛足有四斤呢,小老儿这酒烈。”老店家提醒道。

    白姀摆摆手,“没事,您只管上就是。”

    白姀见店家这么说,便道了谢,任他张罗去了。

    秦朔又将桌子往火边搬了搬,两人面对面地就了座。

    似乎没人,白姀有些失望。

    正在这时,里面传来响动,“谁啊?”一声苍老的声音传来。

    白姀连忙道:“我们是来喝酒的。”

    老店家听她这么说,便也不再多说,去搬了两坛酒到离火炉最近的桌子上,又对两人道:“两位请坐,小老儿去给你们张罗张罗下酒菜。”

    大过年的还让老人家这么劳累,白姀有些过意不去,便道:“老店家,下酒菜我们就不要了吧,您快回去歇着。”

    老店家笑了笑,道:“不当事,你们要是不来啊,小老儿就得一个人过年喽,左右也是闲着。”

    白姀伸手想倒酒,秦朔就自然地提起了酒坛,给各自都倒了一碗。

    白姀端起碗,浅尝了一口,入喉辛烈,但一股浓烈醇香的酒味在舌尖萦绕不散。

    “这酒...”白姀砸砸嘴,“多少年没喝过这么烈的酒了。”

    秦朔眉头一挑,多少年?她看着最多不过双十年华。

    白姀端起粗碗,朝秦朔面前一送,眼眸格外晶亮,“秦将军,我敬你。”

    秦朔端起面前的碗来,和白姀轻轻一碰。

    “秦将军不必喝完,这酒烈,你先吃点东西垫垫。”

    白姀虽这么对秦朔说,自己却仰脖子一口将碗里的酒喝尽了。

    秦朔端起碗,一股醇香扑鼻而来,凑至唇边,浅尝了一口。辛辣感中似乎带着一丝丝甜味,边关的酒都有些烈,这酒尤其烈,像是多年的陈酿,酒香醇厚。

    秦朔只喝了一口便停下来了,白姀又给自己倒了一碗,也不再邀秦朔同饮,自己一口一口地独酌。

    店家很快就给两人端了一盘羊肉几碟小菜上来。

    白姀想着老店家独自过节,便出言邀请道:“老店家,您也一块来喝两碗吧。”

    老店家看了一眼两个年轻人,笑呵呵道:“不必了,你们年轻人自己喝吧,小老儿回去烤火去。”

    白姀见老人谢绝,也只能又道了谢,看着老人掀开帘子进里边去了。

    秦朔夹起一筷羊肉,放至嘴里慢嚼。白姀却连筷子都没拿,只是一碗一碗地喝酒。

    秦朔看着白姀没多会儿就几碗下了肚。在白姀再想拿坛倒酒的时候,秦朔伸手扣住了坛口。

    白姀不解地看向他。

    “姀姑娘,是你说的酒烈要先吃点东西垫垫。”

    白姀一顿,看着酒坛上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他紧紧地压着酒坛。白姀也不强取,顺从地捏起筷子,夹了一颗黄豆。

    秦朔却在她伸手的一瞬,看见了她手腕处一道明显的红印。

    白姀正欲将黄豆送入嘴中,右手就被秦朔突然伸手抓住了,筷子一抖,黄豆就掉在了桌上。

    看着那颗掉在桌上的黄豆,白姀颇感可惜。

    “姀姑娘这伤?”

    白姀斜了秦朔一眼,“对,没错,就是你弄的。”

    那红印的宽度刚好是他手掌的宽度,已经有几处变成了青紫色。

    秦朔拉着白姀的手掌,她纤纤细腕,他当时怎么没控制住力道。

    “另一只手呢?”秦朔看向白姀另一只放在桌下的手。

    白姀大方地将另一只手放在桌面,果然手腕处也同样有一道红印。

    “疼不疼?”

    话音入耳,竟有三分轻柔。白姀往后缩了缩,挣脱了秦朔的手,“不碍事的,将军不必自责。”

    自己力气多大秦朔是知道的,可白姀却像没事人一般,当时也没听她呼一声疼。秦朔看着白姀没事人一样将那粒掉落在桌上的黄豆重新捡起,丢进嘴里。

    见他还看着她的手腕,白姀摆了摆手,“真的没事,你要是过意不去,就自罚三碗酒好了。”

    秦朔当真要提坛倒酒,白姀连忙拦住他,“说笑说笑,别当真。”

    两人一时无话,白姀匆匆吃了几筷菜后,又给自己满上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秦朔不等她惊讶完,径直朝酒肆走了过去,白姀赶忙紧跟其后。

    不看布旌上的胡字,白姀感觉似乎走回了自己的酒肆来了。一样低矮的黄土房,一样大小的沙棘门。

    只是走进去后,便有不同了。

    堂内燃着炉火,火苗照明,不算亮堂。西边墙下,放着几只黑色大酒坛子,东面摆着几张桌子。

    秦朔一撩开麻布帘,一股酒香扑鼻而来,白姀不由使劲吸了两口,惹得秦朔侧脸看她。

    白姀却不在意,大步走了进去,秦朔在后面将麻布帘重新掩好。

    堂内没有人。

    “请问可有人?”白姀走至后门帘处,朝里面问了一声。

    没人应声。

    白姀转头看了看秦朔,他半身隐在阴暗中,身高体长,负手立着,周身自成一股气派,双眸在火光的映衬下格外晶亮,正看着她。

阅读将军在上(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源世界之天衍火影之气死人不偿命权少抢妻:婚不由己龙王传说电影世界私人订制还看今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