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骑玄马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其他军营中皆有宦官监军,偏偏我们没有。圣心难测,将军还是要留些心...”说到最后,赵朓压低了声音。

    秦朔沉吟片刻,他秦家一门三代忠烈,对皇上素来忠心耿耿,皇上似乎也极信任秦家。可若真是信任,不会十年都不召他回京,也不允秦家人来边塞看望他...

    ......

    “这姜清人...也不知道给皇上炼的什么长生丹,倒是听说皇上的身体越发差了。”赵朓继续道。

    秦朔垂下眼帘,当年他爹中了毒箭死了,皇上也中了毒,那毒时至今日没人能解,伤口也因此迟迟不愈,折磨了皇上十年,皇上的脾气也越发古怪。

    冬去春来,冰封的茫茫大草原开始冰雪消融,草长雁飞。

    这天清早,街道上一扇黑色沙棘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一个身穿草绿色春装的女子出现在门前。

    白姀仰头看了看,澄澈的天空上飘着几簇薄云。

    她正欲转身进店,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传来,很是急促,像是在疾驰。

    “只有消息说这姜国师耄耋之年,却童颜鹤发,一派得道仙师的模样。皇上特意为他在宫里修筑了天师台,他便整日在里面为皇上炼丹,甚少有人见过他。”

    秦朔皱紧眉头,皇上年轻的时候英明神武,近些年却是越来越糊涂了。

    皇上年轻时曾南征北战,秦朔父亲便是在十一年前在南疆与南吴那一战中不幸被毒箭射中而死。虽然最后也攻克了南吴,可打江山易守江山难,这十年来,南吴那边暴动时起,拖了大梁五万兵力镇守在那边,白白荒废了十年,给了北方党项十年时间休养生息,到如今,党项已经兵强马壮,随时可以御兵南下入侵中原;可大梁的国力,却在逐渐衰微下来...

    过往的来客似乎没人注意到,旁边的街坊邻居却是知道,这家酒肆不像是正经做生意的,大门时常都关着,一月不过开门几天迎客,平日也很少见到酒肆老板。

    白姀哈了一口气,清早还是有些冷,旁人身上都还穿着棉衣,她身上那两件春衫就略显单薄了。

    已是人间三月。

    城里很少有人会在白天叱马疾奔,白姀警惕起来,她往门里略退了两步,望着蹄声方向。

    没多一会儿,一骑就出现在了街口。

    一双沉静锐利的黑眸首先入眼。白姀甚至无需看来人面,就知他是谁了。

    来人是三月未见的秦朔。他着一身青碧短衫,脚踩一双皮鞜,衣袍猎猎鼓动,也已摘下了冬帽,露出了扎得整齐的黑发。紧绷的脸似乎在看到她的那瞬间有些许松动。坐下烈马扬蹄纷踏,很快就到了近前,却没有慢下来的意思。

    白姀往外走了两步,迎上前。但秦朔却并不拉马,玄马四蹄纷踏,很快就要掠过她。

    就在秦朔与她擦肩而过之时,秦朔突然下腰,双手搂住了她的腰,而后将她腾空抱起。

    白姀惊得不禁轻呼一声,尾音未落,她已侧身坐在秦朔身前。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有句话叫成都的天气你别猜~我昨天以前觉得被子太厚晚上热得不敢盖,昨晚上拖着懒癌晚期把被芯换了,结果昨晚上下了雨,冻死我了...

    感谢“小咪子”“ann”小天使的营养液...虽然数据不咋,但是还有小天使给予支持,梧桐码起字来都一溜烟的...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京里传消息来,去年冬月皇上去泰山封了禅,又去孔庙祭了地。”

    一顶帐内,两人一主一次地坐着,身穿青色棉衣的中年人对上首沉着脸的年轻人道。

    “皇上近年...”年轻人说及此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转话头道:“军饷和军需不知何时才能发下来。”

    那中年人皱紧了眉头,近年皇上越老越无状了。宠信宦官,朝中要位,军中监军,多由皇上选派宦官担任,大梁大有复前朝宦官乱宫之势。

    “听说这些都是那姜国师建议皇上的。说皇上早年南征北战,统一中原,德盖四海,功追始皇,泰山封禅祭天可保大业千秋万代。”

    说话人是怀化朗将赵朓,是秦朔已战死的父亲镇军大将军的老下属,年轻人正是冠武将军秦朔。

    这风头正盛的姜国师的名头,秦朔自然听过。“这姜国师,赵叔可知道其人来历?”

    赵朓摇摇头。这姜国师名姜清人,像是凭空出现一样。一年前,有天皇上突然便在早朝上向文武百官引见了他,没有跟政事堂的宰相们商量,直接封为国师,后面更是宠信有加。就连皇子都不随意允许进入的后宫,这姜清人也可以随意出入,其宠信程度可见一斑。

    后来皇上有天突然醒悟自己年轻时四处开疆拓土收复失地时,造了太多杀孽,开始在大梁上下大兴佛寺,从民间搜刮铜钱铸佛像,以求渡化杀孽。不过几年,大梁上下新修寺庙万余座,耗费岂止千万钱。这些钱便摊到了百姓身上,各式各样的苛捐杂税,惹得民怨载道,数百万壮夫出家,只因朝廷对僧侣十分优待,没有徭役赋税不说,朝廷还补贴经书钱。

    无人耕种,千万亩良田便荒废了下来。国家立足之本,一为钱,二为粮。大梁因此一年不知少了多少万担税粮,可皇上对此置若罔闻。整日忙于举办各式各样的佛法盛事,甚至在宫中养了千余名僧侣,每日为他抄经诵佛,普渡祈福。

阅读将军在上(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这个小妾不一般第五人格:血染之花蜀山道主都市之哪个老婆要绿我世子大人驾到逆仙之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