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特殊能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滋……

    鲜活的小鱼被直接放入金黄色的油锅中煎炸,撒上点点孜然,配上少许红酒,再撒上盐粒。

    “好香啊!”

    “去吧,照他说的查。”周建国示意了一下身旁正仿佛陷入呆滞的干警,临走时那干警还一脸的不可相信的模样。

    ……

    苏尚目不转睛的望着锅里翻滚通熟的小鱼忍不住咽下口水,周建国转过身来卸下围裙,用盘子装好食物递到他的面前。

    “你看见了案发经过?”

    放下碗筷,苏尚眼睛微眯,“还有一个人,他能预见即将发生的事情。”

    “是谁?”周建国心中震撼,一个看似有特殊能力的苏尚就能给破案带来不可预估的作用,如果再来一个,那么……

    苏尚突然睁开眼,嘴角勾起笑,“凶杀应该与被害人认识,他们两应该有过一起直播的经历,且不止一次,凶杀是男性,年龄大约23到28岁之间。”

    “还有什么补充的吗?”周建国说道。

    “重点查最近一个月以来被害人比较受争议的一次直播,凶杀应该也有牵连其中,照着这几个点查下去范围不算大,对你们而言应该不算问题了。”苏尚淡淡的开口说道。

    “是的,您也知道,其实对我来说破案就好比是去看一场电影而已。”苏尚用筷子夹起金黄色的炸鱼,欣赏着这份美味的食物,然后一口将它包下,露出满意的神情。

    “一场车祸,让你拥有了这不可思议的能力,古往今来你可能是第一人了。”周建国调侃的说道。

    “不”

    “据说已经死了,在精神病院里撞墙死的。”苏尚叹了口气,心中很遗憾,如果说在这个世上还有人能认识“真正”的自己,或许就只有那位画家了,可惜他死了。

    “那可真是遗憾。”周建国脸上带着狐疑,将目光定在苏尚的脸上。

    “既然……能预见即将发生的事情,那怎么还会去自杀?”

    苏尚点燃一支烟,缭绕的烟雾随风而散,这个问题苏尚不止一次的沉思过,但是始终想不出究竟是为什么?

    “或许,他还没死也不一定……”

    周建国拿筷子的手停在了半空,看着苏尚,两人四目相对。

    “你的话,我只敢信一半。”周建国开口道。

    “我明白”苏尚笑了笑,“那件失踪案,您还一直认为着我说了慌。”

    “不是认为”

    周建国微眯着眼睛,“是肯定!”

    ……

    “喂,苏尚我警告你,明天的研讨会你要是敢迟到的话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理你了。”

    “好了好了,明天是吧,一定到。”

    出了警局,挂了电话,随手摸摸了口袋,发现香烟已经抽完了。苏尚摇了摇头,这阵子抽烟好像有些多了,出了警局之后苏尚还是有些心神不宁的。

    只有是在思考中停顿,苏尚就有抽烟的习惯,而且是一根接着一根,直到刚刚那个电话打来,那好像埋上乌云的心情突然一下子就晴朗了许多。

    刚刚打来电话的人是苏尚的妹妹,叫苏洁。

    两年前随着苏尚一同回国,虽说是兄妹,但是苏洁却不是本国的国籍,对于苏尚来说是回国,对于苏洁来说的话却是留学。

    如果不是那一场车祸……

    灵魂重生在了这个刚刚回国的“苏尚”身上,苏洁就只能一人孤苦伶仃的生活在这个陌生的国度。

    不过……德国骨科,苏尚还是不介意的。

    苏洁学校有个心理学术研讨会,苏洁自作主张的向自己导师推荐了由心理学名院毕业的苏尚作为这次研讨会的主要来宾。

    拥有国外心理学博士学位的苏尚对于这次的研讨会来说无疑是一位重要的人物,学校方面后来也主动联系过苏尚,但是第一次苏尚是一口回绝了的。

    可无奈拗不过这位小祖宗,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本国的心理学领域相对于国外而言其实是不足的,一方面是苏洁的软磨硬泡,另一方面是后来苏尚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去为此做些什么,不说多大的贡献,去任任教,分享一下心得,也是一份很不错的体验。

    打开叫车软件苏尚确定了下行程,随后走到一旁的小卖部里买了一包烟,没有立即撕开包装苏尚将它放在了口袋里。

    在一般的情况下苏尚是不抽烟的,只有当他开始运用自己大脑思考的时候他才有抽烟的习惯。到如今他的烟瘾其实已经很大了,只是他一直在有意的克制着自己。

    “你好,是苏先生吗?”

    一辆黑色大众停在了小卖部的门口,里面的司机放下车窗伸出头来向苏尚打着招呼。

    “嗯?这么快?电话都没打过来。”苏尚下意识的的就想打开手机看一下软件,正准备拿出手机时那司机又开口说道:“不用看了,是您叫的车吧?去芙蓉街?”

    司机说出了名字与目的地,苏尚心中的疑惑也放开了,心想接单的司机一开始也许就在附近吧,在公安局门口接人的确也挺少的,不用打电话确认似乎在情理之中。

    苏尚点了点头,随即拉开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滴滴专车为您服务,请您系好安全带,如果路途中您感觉口渴,车内有免费的矿泉水。”

    “谢谢”司机的服务还算到位,一句话后苏尚开始坐在车里闭目养神,脑海中又不自觉的去回忆这次案件。

    对于周建国来说这次案件最棘手的地方无非在于不能真的确定案件嫌疑人的犯罪真实性,而对于苏尚来说其实很容易,但是似乎……容易过了头。

    第一次看见嫌疑人的资料时,苏尚会觉得有难度,因为这是一位心思缜密的犯罪人,这样一位罪犯相对而言的话他的大脑潜意识应该不至于这么薄弱才对。

    苏尚原本以为会有难度,可是当他运用自己那独有的催眠方式的时候结果却出乎与他的意料之外。

    甚至于比他以前催眠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简单,就连一般的平常人,几乎都会坚持的比他要久一点。

    对于这种意外,苏尚仔细的思索过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和答案。

    除非……他长期处于精神高度集中与紧张恐慌的状态,然后当他身处于心理防线中认为安全的地方时,身心放松之后才会有这种情况的产生。

    对于一个杀人犯来说警察局对他来说是最安全的地方?

    噢,忘了,他可是一个自首型的犯罪嫌疑人,警察局对他来说是最安全的地方好像也说得过去。

    本来当警局按照苏尚所给出的条件去查找嫌疑人也不会需要多久,但是让所有人始料不及的是,第二天一个男子就主动前来自首,说自己正是6、11直播案的凶杀。

    男子名叫江涛,年龄25岁,半个月前与被害人一起户外直播,当时那场直播中两人因为某些意见不和导致双方的粉丝大吵了起来,事后被害人还以毒舌冷嘲热讽过。

    但是那次的直播效果却是出奇意外的好,于是半个月后被害人邀请江涛重蹈覆辙,再来一场“事件升级”的直播秀。

    这看似其实是一些网红惯用的计量,其目的就是为了不断提高自己的曝光度。

    继续思考案件,苏尚睁开了眼睛,朝着口袋里摸了摸,拿出新买的香烟,“介意我抽烟吗?”出于礼貌,苏尚还是问了一下司机。

    司机没有给出回应,眼睛目视着前方自顾的开着车。

    “师傅,车里能抽烟吗?”苏尚又问了一句。

    三秒

    五秒

    一分钟

    没有等到司机的回复,苏尚不再理会,直接摇下了车窗点燃了香烟。你给与的尊重,我自然也给予你尊重,既然没有回话,那么抽不抽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了,

    这是苏尚一贯的做人态度,如果司机给他回了话,说不能抽,苏尚自然就不会抽。

    苏尚转过脸向窗外看去,车窗外的风景快速的闪过,涌进来的风吹乱了苏尚的头发,但是此刻他的神情却开始严肃了起来。

    因为……他不认识这些场景。

    两年来苏尚替警局办过不少案子,回家的路他都能够在纸上画出来了,但是此刻那一条条街道,一间间店铺,却是苏尚从来都不曾见到过的。

    走错了路?应该不大可能,离得不算太远,且基本都是主干道。

    苏尚不懂声色的拿出手机,打开一看却惊奇的发现居然收不到信号。

    这怎么可能?

    然后苏尚突然想起,在车窗外他似乎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

    一个活人……都没有。

    黑衣男子突然睁开了眼睛,布满血丝的眼珠泛着凶光,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半分钟过后,身体与心理渐渐恢复正常。

    “是熟人作案,凶杀与被害人应该存在着某种关系。”

    周建国朝着身旁的女助理说道:“打开录音笔,将他所说的话全部记录下来。”

    “继续。”周建国对着屋子里的人开口说道。

    “我听见了欢呼声,歌唱声。

    然后我看见了一个面具,在原本的计划里应该没有这个面具,我们是不需要面具的……

    为什么他把面具带来了?

    应该是不希望有人认出他。

    但是……看不见脸,我们怎么直播呢?

    所以……”

阅读恐怖体验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天道图书馆火影之气死人不偿命[希腊神话]神后非常关系[星际]追戮世界夫君总有被害妄想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