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03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迷迷糊糊的,有人停在她课桌边。

    “作业。”顾宁姿把自己的作业本随手搁在那一摞上面。

    与此同时,一个胖嘟嘟的热水袋放在了迟暖的膝盖上。

    徐丹在教室里收了一圈,记了几个没交的人名字,连着作业本一起放在了迟暖桌角。

    迟暖痛得浑身发冷。

    顾宁姿若无其事地走开了。

    下午晚些时候,迟暖终于缓和了过来,她把热水袋从肚子上移开。

    迟暖:“……什么?”

    “你干脆改名叫‘迟钝’好啦!”徐丹大大咧咧撩着头发,“知恩图报呗。你昨天替她解了围,她今天就给你雪中送炭,很上道嘛。”

    徐丹问顾宁姿:“嘿,新同学,你的呢?”

    顾宁姿:“还有一点,等会儿。”

    周达茂狐疑地看向她。

    徐丹:“我早想问了,你这个哪儿来的?”

    见她指着热水袋,迟暖就说:“顾宁姿的。”

    徐丹坏笑:“哟,新同学挺懂的啊。”

    这个逻辑也没什么毛病。

    迟暖去还热水袋的时候,顾宁姿正靠着墙壁玩手机。

    “谢谢你。”迟暖把热水袋递给她。

    顾宁姿站直身体,问:“你好了啊?”

    迟暖:“好多了。”

    顾宁姿接了热水袋,丢进桌肚里。她倾身的时候,有一缕头发从迟暖鼻端滑过。

    很特别的香水味,冷冽馨郁,迟暖忍不住嗅鼻。

    ……

    放学后迟暖和徐丹她们一起去校外的小吃街吃晚饭。迟暖没什么胃口,就点了一碗红豆粥喝。

    低头喝了没几口,店老板把一杯热乎乎的奶茶放在她手边。

    迟暖疑惑地抬头。

    店老板指指店门外:“那个同学送你的。”

    迟暖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出去。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路灯却暂时还没亮起来。有个穿浅灰呢大衣的女孩子冲迟暖挥了挥手,转身融入人流。

    同桌的徐丹、赵菁菁、杜敏动作一致地停了筷。

    沉默。

    “那是薛玟!?她为什么要请你喝奶茶??”徐丹最沉不住气,头一个问出声。

    迟暖也觉得莫名其妙:“我不知道啊……”

    杜敏盯着奶茶:“她是不是知道曹品辉移情别恋,所以给你送了一杯加过料的奶茶,好杀鸡儆猴?”

    徐丹:“……”

    徐丹问杜敏:“你最近在看什么脑残小说?你这脑洞也太夸张了吧?曹品辉看上顾宁姿,这可不关咱们班长的事儿啊,咱班长和顾宁姿也没什么交情,杀鸡儆猴也杀不到她头上吧?”

    说着,徐丹转向迟暖:“你上次不是跟薛玟在音乐教室那儿说话呢嘛,你们聊什么?”

    迟暖回忆道:“没什么特别的……当时快要期末考试了,她问我复习得怎么样。”

    又是一阵沉默。

    徐丹:“你们认识好久了?”

    这话把迟暖问住了。薛玟是云城一中的名人,几乎没有不认识她的,仔细想想,自己和薛玟好像都没有相互认识的过程,她主动过来说话,自己顺口就回答了。

    迟暖据实说:“没有,印象里也就说过那一次话。”

    全寝室都觉得匪夷所思。

    隔天,更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曹品辉找来了高二六班。

    中午休息时间刚过,下午第一节课还没开始,曹品辉招招摇摇地把很大一束红玫瑰摆在了顾宁姿课桌上。

    他这么高调的作为,惹得全班同学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幸好顾宁姿还没来。”徐丹掂着小镜子说。

    迟暖深以为然。

    曹品辉走后不久,塞着耳机的顾宁姿低头踏进教室。班级里的氛围很奇怪,同学们不约而同地对她行注目礼。

    顾宁姿走到自己座位上,对着这么一打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她拉下耳机线,问:“谁的?”

    所有人都看着她,但是没有人吭声。

    顾宁姿明白了,她拎起花束,直接从窗口丢了出去。

    全班:“……”

    顾宁姿坐下没几秒,楼下响起教导主任郭德治极富有辨识度的大嗓门:“谁的花!?哪儿来的玫瑰花!?谁丢的!自觉点赶紧给我滚出来!”

    全班又一次:“……”

    第二天早操,白白胖胖的郭德治捧着超大一束红玫瑰,站在国旗下,痛心疾首地对全校同学开展了一堂思想教育课。

    他的样子太过滑稽,同学们挤眉弄眼地笑,迟暖回头,顾宁姿站在队列里,面无表情,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

    高二下学期的第一次月考,就在这么一片乱糟糟中来临了。

    最后一门考历史,时间安排在周五下午,考完学校直接放周末,迟暖打算回家看看迟青川和岳芸。

    迟暖家在云城下面的小镇,到家已经接近7点,外面黑透了。楼梯间的感应灯不知什么时候坏了,迟暖用手机照亮,一口气爬上六楼,掏出钥匙开门。

    屋里静悄悄的,没人在家。

    迟暖饥肠辘辘,给自己下了一碗面。吃完收拾好,又冲了个澡,进房间看书。

    这时候已经快晚上9点了。

    哥哥和嫂嫂去哪里了?

    迟暖犹豫是不是要给迟青川去个电话,房间外响起大门开合的声音。

    岳芸板着脸走进来,迟青川拉她的胳膊:“芸芸。”

    “别碰我!”岳芸甩开他,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

    迟青川说:“好了芸芸,别生气了,不是答应你了吗,明天就陪你去把那个包买了,好吗?你肚子里还有宝宝,不要把自己气到了。”

    岳芸说:“我今晚多丢脸!当着那么多小姐妹的面,你就摆出这么一副穷酸相,给谁看啊?我给你当老婆,给你生孩子,让你给我买个几千块的包又怎么了?又不是几万几十万,你至于吗!”

    迟青川说:“知道了,买,明天一定买。”

    岳芸还是不太高兴,拿背对着他:“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迟青川取来拖鞋,弯腰帮岳芸换了,又把换下的皮鞋收到鞋架上。

    迟暖把房间门轻轻合上,悄悄关了灯。

    星期六,迟暖起得很早,掐着点下楼买早餐,还特地买了岳芸爱吃的香菇肉包。

    迟青川要上班,起床看到客厅的迟暖吃了一惊:“暖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迟暖眼神微晃:“刚刚啊。”

    迟暖平时回家也都是周六,迟青川也不怀疑,快手快脚地刷完牙,坐在桌边和迟暖一起吃她打包来的早餐,又问:“你坐了早班车嘛?”

    迟暖:“昨天月考了,我可能压力有点大,天不亮就醒了。”

    迟青川鼓励说:“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你才高二。哪怕是高考考砸了呢,你还有哥哥在,不慌的啊。”

    迟暖“嗯”道:“哥,待会儿我把薄点的衣服收拾几件去学校,我同学约我一起出去逛街的呢,我下午就回去了。”

    迟青川:“那你零钱够吗?哥哥给你。”

    迟青川说着去掏衣服口袋,迟暖“哎”了声:“我有的啊,你以前给我的我还没花完呢,假期打工的钱还都存着。……哥哥你快吃吧,时候不早了。”

    迟青川看看墙上的钟,还真不早了。

    迟暖又说:“你中午别赶回来给嫂嫂做饭了,我来吧。”

    迟青川听她提起岳芸,叹了口气。

    迟青川上班去之后,迟暖去附近的菜场买菜。岳芸喜欢吃鱼,她就买了条鲫鱼,又捞了两块豆腐,给她炖鲫鱼豆腐汤。

    买好菜回家,岳芸也起床了,正有一下没一下地啃着包子。

    迟暖喊了声“嫂嫂”,岳芸余气未消,就对她爱答不理的。

    迟暖会做菜,而且做的还挺好吃的,就是磨蹭,别人一小时能干完的活儿,她起码一个半小时。

    听着她在厨房捣鼓,岳芸啃着包子进来转了一圈,看到洗干净的鲫鱼和豆腐,她说:“中午鱼汤啊?”

    迟暖说:“你想喝吗?如果不——”

    岳芸:“随便吧。”

    饭后岳芸看了会儿电视,又打着呵欠去房间午睡。迟暖也就没有跟她告别,只给迟青川发了条回学校了的消息,提着整理出的衣服走了。

    月考过后,周六的云城一中,空空荡荡。

    同寝室的人也都回家了,迟暖躺着睡了会,谁知道睡着了就起不来,等再睁开眼,都晚上6点多了。

    食堂早就关了门,迟暖看了看自己快挤到头的牙膏,不如就去超市买点儿日用品,然后在外面随便吃点什么吧。

    她坐了几站公交,去超市把要买的都买了,结账出来,在商场一楼的铺面里挑了家米线店,进去点了碗米线。

    迟暖坐在临窗的位置小口小口地吸着米线,吃到一半,对面有人坐下来。

    商场里面暖气很足,那个人穿了件白衬衫,挽着袖口,羽绒衣被她随手搁在了凳子上。

    金属眼镜框上安着细长的银链,随着她坐下的动作,在空里微微晃。

    迟暖很慢很慢地眨了下眼睛,是顾宁姿。

    顾宁姿的目光隔着镜片,落在迟暖碗里,问她:“好吃么?”

    迟暖说:“好吃呀。”

    不多久,服务员把顾宁姿点的米线送上来。顾宁姿没吃几口就停了筷。

    迟暖认认真真把米线吃光。

    顾宁姿看在眼里,轻“啧”了声。

    “你不吃了吗?”迟暖看顾宁姿面前的碗里几乎都没怎么动。

    “不饿。”顾宁姿说。

    “……”那你干嘛要点单……

    两人沉默地对坐了几分钟,迟暖提起刚买的日用品:“我要回学校了。顾宁姿,你住这附近的么?”

    顾宁姿脚边也有一个购物袋,从袋口能看到里面装着一些瓶装饮料。

    “我住学校附近。”顾宁姿说,“要不要我送你?”

    迟暖想着反正顺路:“好啊。”

    她以为顾宁姿会是骑自行车、或者电瓶车之类,可当她跟着顾宁姿下到商场负二楼,停在一辆白色跑车前的时候……

    顾宁姿把购物袋放进了车里,又去接迟暖的。

    迟暖:“……你成年了吗?”

    顾宁姿:“怎么了?”

    迟暖:“你有驾照了?”

    顾宁姿:“……”

    迟暖胆战心惊地坐上去,系上安全带的同时,还一直扒拉着椅背不肯松手。

    顾宁姿低头笑了笑。

    等红灯时,她问迟暖:“不是放周末假么,你怎么不回家?”

    迟暖紧张地看着前方,用鼻音回了声“嗯”。

    红灯跳了绿灯。

    顾宁姿踩下油门,车子冲出去的一刹那,迟暖似乎是想尖叫,又拼命咬牙忍住了。

    顾宁姿就像是感冒未愈,轻咳了一声。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实话说了吧,这就是个披着校园外衣的霸道总裁,囧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也许是发生了这件事后,迟暖精神太紧张,大姨妈在第二天晨间提前造访了。

    她惨白着脸趴在桌上,捂着肚子有气无力地对徐丹说:“帮我收下语文作业。”

    徐丹很乐意效劳。

    收到赵菁菁那儿,赵菁菁问徐丹:“迟暖干嘛呢?”

    徐丹比了个唇形:大——姨——妈。

    “噢。”赵菁菁把杜敏作业也拿了,一起交给徐丹。

    徐丹往后,敲敲周达茂的桌子。

    周达茂嘻嘻一笑:“丹丹姐,小瞧我了吧,我还告诉你了,今儿我可是把作业都写完了!”

    徐丹居高临下:“抄完了是吧?”

    “啧!”周达茂无趣地把作业本甩给了徐丹。

阅读她也可以很温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超级修仙狂少从漫威开始慢慢建立的无限中洲余生很长,爱你不必慌张乔先生,撩妻上瘾!燈火差一步沧海桑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