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07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店员在奶茶店里喊话:“红茶玛奇朵好了噢,你们是现在喝还是打包?”

    ……

    路灯下,迟暖小口舔着奶盖,顾宁姿咬着吸管喝了两口,问她:“你回不去学校了?”

    挂了电话,手机显示时间已经9点半过两分钟。

    夜风吹来,迟暖打了个寒噤。

    迟暖点点头,她脸上还有哭过的痕迹,眼角鼻头都是红红的。马尾松软地垂在脑后,碎发在夜风里微微晃动。

    她说:“我作业还没写。”

    “谢谢你啊,真的很感激你。”

    顾宁姿:“知道了。”

    迟暖克制着抽噎,尽量以平静的声音,说:“我哥哥今天来找我,吃饭吃晚了……”

    徐丹一贯线条粗,也没从迟暖的声音里听出端倪,“哦”了声:“那你今晚回去住哦?明天赶得及早读么?”

    迟暖:“……”

    顾宁姿:“……”

    “顾宁姿”,迟暖唤她名字, “今天真的多亏了你,从体育课开始就一直在麻烦你。刚才也是……”

    顾宁姿没说什么。

    两个人喝完了奶茶,顾宁姿把杯子丢进了垃圾桶,转身问迟暖:“你要去我家写作业吗?”

    ……

    一中是云城最好的高中,一中附近的学区房,寸土寸金。

    顾宁姿刷了指纹,把迟暖领进院子。

    独栋别墅里一点灯光也没有。

    两人穿过不算小的庭院,顾宁姿打开屋门,示意迟暖进来。

    声控灯亮起,屋里的暖气争先恐后地扑上来。

    顾宁姿脱了鞋,光脚走在地毯上,边走边脱外套。

    迟暖有些拘束地探脑张望,问:“叔叔阿姨都不在家吗?”

    顾宁姿把客厅的落地灯打开,一只肥嘟嘟的小蓝猫从沙发上跳下来,沿着她的裤管边蹭边“喵喵”叫。

    顾宁姿说:“我自己住。”

    她走到窗户下,往猫盆里添了点儿猫粮。

    蓝猫摇着尾巴,欢快地吃了起来。

    自己住?那她之前发烧,岂不是要自己照顾自己?迟暖有些懊悔,当初应该多问几句的。现在再提难免显得虚伪,只好问她:“你一个人住都不害怕的?”

    顾宁姿说:“不会。”

    屋里很暖和,迟暖也脱了校服,露出里面白色的毛衣。还是有点热,就卷起了衣袖。

    顾宁姿移开视线,说:“你要先写作业么?”

    迟暖“嗯”了声。

    顾宁姿把迟暖领进自己房间,将安在书桌上方的吊灯拉低。迟暖跟在她后面进去,发现顾宁姿的房间和她的人一样,从家具色调到床单花纹,处处透露出一种冷感。

    迟暖从书包里拿出作业,趴在桌子上开始写。

    顾宁姿收拾了睡衣出去洗澡。

    “你不写吗?”迟暖问她。

    顾宁姿没说话。

    “……”行吧,迟暖点点头,顾宁姿开门走出去。

    蓝猫吃饱了,从门缝里钻进房间,轻手轻脚地靠近迟暖,然后纵身一跃,以凳子为过渡,跳上了书桌。

    迟暖被吓一跳,看清是它,伸手摸了摸它毛绒绒的脑袋。

    蓝猫不怕生,从喉咙里发出满足的呼噜声,趴在迟暖书包上打瞌睡。

    迟暖写会儿作业,就看几眼圆滚滚的蓝猫。

    ——原来顾宁姿喜欢猫的吗?想到这个,迟暖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顾宁姿看上去总是冷冷的,可其实心肠那么好,难怪会喜欢这种柔软粘人的小东西。

    迟暖正用笔杆小心地绕蓝猫的胡须玩,顾宁姿洗完澡,推门走了进来。她在书桌另一边坐下,看着手机,问迟暖:“你明天要几点到校?”

    她的头发没有全部吹干,睡衣领口有些低,锁骨露出来了,迟暖发现她右边锁骨上有一颗很小很小的痣。

    迟暖回:“……七点前,要早自修。”

    顾宁姿在手机上划拉了几个字,又问:“你早餐吃什么?”

    迟暖说:“都可以,我不挑食的。”

    蓝猫“喵”了声,摇摇摆摆走到顾宁姿手边,求摸摸。顾宁姿摸了它几下,把手机放下了。

    迟暖继续做作业,顾宁姿的手机屏幕亮了。

    “汤匙”两个字在屏幕上不断闪动。

    迟暖看顾宁姿,顾宁姿也刚好抬头看迟暖。

    迟暖说:“……你不接吗?从吃晚饭的时候就找你,也许有急事呢?”

    顾宁姿说:“不接,烦。”

    说着,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那端的人好像很了解顾宁姿的脾气,被挂断之后,就没有再打过来。

    11点前,迟暖把作业写完了。

    书包收拾好,椅子归位,迟暖转身,顾宁姿倚着床头在翻杂志。

    光影把她的面部轮廓雕琢地很柔和。

    迟暖站了会儿,顾宁姿才察觉到,目光越过杂志往上:“你写好了?”

    迟暖点头。

    顾宁姿合上杂志,从床上下来,理了一下歪斜的衣领,问迟暖:“要冲个澡再睡么?”

    迟暖说:“好啊。”

    顾宁姿去衣柜里翻出另一套睡衣,搭在臂弯引迟暖去洗澡。

    调好水温,又指了迟暖一应洗漱用品的位置,顾宁姿出去前,向迟暖确认:“你是和我一起睡,还是我去打扫一下客房?”

    迟暖不想再麻烦顾宁姿,不假思索地说:“和你一起睡啊。”

    说着拆了发圈,又去脱毛衣。

    顾宁姿轻轻关上了门。

    ……

    蓝猫回了它的小猫窝呼呼大睡。

    迟暖和顾宁姿并排躺在床上,房间里熄了灯,窗帘只关了里面一层薄纱,有微弱月光从外面漏进来。

    迟暖觉得背上有点痒,伸手去挠。

    安静的空间里,衣物和床单窸窣的摩擦声响起来。

    顾宁姿问:“怎么了?”

    迟暖老老实实说:“背上痒……”

    顾宁姿迟疑了一会,还是翻身转向迟暖。对视间迟暖心领神会,也转过身去。

    顾宁姿的手隔着睡衣落在了迟暖背上。

    迟暖舒服地眯上眼睛,打了个呵欠,唤她:“顾宁姿。”

    顾宁姿:“嗯。”

    迟暖的声音轻下去:“你调闹钟了没……”

    顾宁姿:“嗯。”

    迟暖:“嗯……”

    迟暖沉沉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六点过,闹钟响起。

    顾宁姿关了闹钟,先起床,迟暖也醒了,却仍旧闭着眼睛不起来。被子里、枕头上,满满都是顾宁姿身上的气息。

    迟暖觉得很好闻,时不时嗅一下。

    院子里传来门铃响,然后是些微人声、大门开合的动静。

    迟暖睁开眼,知道再赖下去得迟到,就下了床,把被子依原样铺整齐,又脱下睡衣,换上自己的衣服。

    顾宁姿在外面敲门:“吃早餐了。”

    迟暖把毛衣从头上利落地套下去:“就来!”

    走出房间,刷牙洗脸,绑好辫子拐进客厅吃早餐。

    今天是个大晴天,才六点多,阳光已经穿过玻璃门,洒在了客厅的地板上。

    蓝猫沐浴在阳光里,一腾一挪地玩小毛球。

    顾宁姿穿着宽松的毛衣,坐在餐桌边喝牛奶。

    “顾宁姿,早啊。”迟暖笑着走过去,然后就……有些目瞪口呆。

    桌上的早餐十分丰富,从牛奶吐司到包子豆浆,从馄饨面条到清粥小菜……铺了整整半桌子。

    顾宁姿:“坐。”

    迟暖:“这些不是你……做的吧?”她也才起床不久啊,哪来时间做这些?

    顾宁姿理所当然地点点头:“送餐。”

    可这么多,两个人吃不完的呀……想着,迟暖坐下来,选了一碗粥来喝。

    粥熬得很香很糯,顾宁姿把配粥的几碟小菜移到迟暖手边。小菜摆盘很讲究,迟暖也看不出是什么菜,试探着尝了一口,鲜的眉毛都要掉下来。

    这也太好吃了吧!

    配着精美的小菜,她不知不觉把一碗粥都喝光了。顾宁姿却只喝了点儿牛奶,又撕了小半片面包,胃口不太好的样子。

    迟暖的目光不受控制地瞄向馄饨。

    一只只皮薄馅多的馄饨,飘在翠绿的碗里,冒着热气,怎么看怎么招人喜欢。

    大概是她的目光太直接,顾宁姿把馄饨碗摆在了迟暖面前。

    迟暖不好意思地尝了一只馄饨,很认真地对顾宁姿做出食用反馈:“这家的早餐做的都好好吃。粥好喝,配菜好吃,馄饨味道也很棒啊!”

    顾宁姿说:“是吗?”

    迟暖用勺子挑起一只馄饨:“不信你试试?”

    顾宁姿看着她,很慢地凑过来。

    迟暖不知怎么的,心跳突然慢了半拍。

    顾宁姿就着迟暖的手,把那只馄饨吃了。细嚼慢咽之后,她问迟暖:“你要把每样早餐都尝尝么?”

    迟暖摇头:“我饱、饱了。”她情不自禁地结巴了一下。

    去了学校,走进教室,徐丹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顾宁姿能不迟到都算是给老师面子了,今天竟然来上早自修?”

    迟暖站在座位上,慢吞吞地把书包里的书本拿出来。

    徐丹边照镜子边讲:“不过你还别说,顾宁姿是真有义气。我们昨天把你送去医务室,杜敏就来信息说自习课被老莫征用了要随堂测验。我正愁呢,得,顾宁姿直接翘了考试。”

    徐丹“咔哒”合上小镜子:“行了,顾宁姿以后就是咱们自己人了。”

    迟暖转头,顾宁姿趴在桌上开始补觉。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顾宁姿:“你要把每样早餐都尝尝么?”顺便都喂我吃一遍。

    迟暖:“我饱、饱了。”

    顾宁姿:TAT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迟暖长长地抽泣了一声。

    一旁的奶茶店店员,见顾宁姿带着钱包回来了,会心笑道:“你同学是担心你会出事,这不,在打110呢。”

    说着就回店里去给她们做之前点的奶茶。

    顾宁姿不自然地撇过头:“我没事,你还是检查一下钱包吧。”

    迟暖打开钱包,把内袋拉链拉开,手指触到了里面薄薄一张小相片。

    顾宁姿在,父母的相片也在。

    心中的酸涩破茧而出,迟暖吸了口气,眼泪簌簌地掉下来。

    “诶,你……”顾宁姿不知所措地看着她。

    徐丹的电话就在这时打了过来,劈头盖脸惊声尖叫:“暖暖你人呢?寝室门都关啦!”

阅读她也可以很温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星弦觉醒穿越之嫁个穷散修小道客栈[综]足坛之光重生之六界道尊全职刺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