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12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窗帘没有全部拉开,阳光从微微一点缝隙中漏进来。顾宁姿半身沐浴在光影里,瘦削的背影,看上去十分单薄。

    “顾宁姿。”

    顾宁姿转身,迟暖坐在床上,问她:“你在看什么?”

    第二天早上,虽然没有铃声叫醒,但生物钟已经形成,迟暖还是很早就醒了过来。

    顾宁姿却比她更早,正站在窗边,往外看。

    顾宁姿说:“天晴了。”

    早餐一如既往是送餐,迟暖喝粥,顾宁姿坐她对面吃馄饨。

    迟暖一个人在家,埋头做了几套试题。

    临近傍晚,迟青川给她来了电话,说季先生有急事要去L市,晚上恐怕得很晚才到家,语气里十分抱歉。

    她转身去看。

    顾宁姿黑发遮脸,睡颜很乖很安静。

    ……

    吃完早餐,顾宁姿送迟暖出庭院。时间还早,天气也凉爽。迟暖笑着对顾宁姿挥手再见。

    ……

    迟暖到家的时候接近中午。迟青川起了个大早,把午餐的菜都准备好了才出去上班,可惜岳芸没在家吃。

    “知道了哥哥,你忙。”

    迟青川又说:“我才知道你嫂嫂今天跟朋友出去玩了,说是晚饭也是朋友请,你自己吃吧,别等她了。”

    到了接近9点,岳芸回来了。

    她穿着贴身连衣裙,长卷发用丝带松松地系着,从背后几乎看不出怀孕的迹象。

    岳芸踢掉平底鞋,把一个手拎袋随手丢在置物架上,倒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揉太阳穴。

    迟暖给她拿来拖鞋,放在脚边。

    岳芸叹了口气。

    “嫂嫂,怎么了吗?”迟暖不解地问她。

    岳芸没理她。

    迟暖洗完澡出来,听见岳芸在客厅里跟她妈妈通电话。

    “见到露露了,嗯,她送了我一个钱包,里面还包了张两万八的现金支票,说是我生孩子那会儿她大概在国外回不来,提前把红包给出了。”

    “……”

    “嗯,那钱包也挺贵。”

    “……”

    “别说了妈妈,你老说这个有什么意思。她家境没我好,长得没我漂亮,可她命好呗。”

    岳芸说着,扫了一眼迟暖走远的背影。

    迟暖不是有心要听见,可岳芸的话还是一字不落地跑进了她的耳朵里。她关上自己的房间门,这时的她还不是很能理解大人物欲横流的世界。

    她和迟青川虽然过得辛苦,但迟青川花钱从不大手大脚,迟暖自己假期也会打工,加上父母生前的积蓄和死后的赔偿金,一直以来他们的生活并没有拮据到哪里去。

    当物质和追求同步,日子总是可以过得下去;而眼界如果超前太多,难免觉得眼下的生活全是苟且和不堪。

    岳芸婚前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婚后意识到自己和闺蜜露露之间越来越大的差距,又被母亲一通埋怨,心里憋屈地厉害,回房之后二话不说就锁了门。迟青川回家已近凌晨,进不去房间,只好在沙发上躺了一夜。

    隔天,天还没亮,迟青川去菜场买了菜,准备好迟暖和岳芸的早餐,留下字条,又要出去工作。

    迟暖听见动静,揉着眼睛走出来,正碰上要出门的迟青川。

    “今天周末,你还能睡会儿。”迟青川上去摸了摸她的头。

    “哥哥,你今天也上班啊?”

    “公司出了点事,季先生人还在L市,我得把他接回来,他下午有会。”

    从云城到L市,来回怎么也要6个多小时。迟暖吃惊地睁大眼睛:“那你昨天还回来?……你几点到家的?”

    迟青川笑了笑:“就你们两个在家,我不放心。”

    岳芸快中午了才起床,迟暖在厨房择菜,岳芸招呼都没打一个,直接换上衣服出门了。

    迟暖看着翠绿的菜叶发呆,后来在水流下把手冲洗干净。她走回房间,从书包夹层里摸出顾宁姿上次给的糖果,剥了糖衣,塞进嘴里。

    ……

    迟暖闷闷不乐地回学校,还没有进寝室,就听见里面传来笑声。

    徐丹笑得最为响亮:“这儿这儿,薛玟你给她这儿再抹点儿腮红,哈哈哈哈简直妖艳贱货。”

    杜敏的声音:“我看你就是羡慕嫉妒恨,我呸!”

    薛玟?她怎么会在?

    迟暖深吸了口气,推开门。屋里几人全部转过头来看她,徐丹一个箭步把她拉进屋:“你可来晚啦,快点儿,薛玟要带我们出去玩儿!——杜敏你边上去!”

    薛玟坐在迟暖的椅子上,笑吟吟地看她。

    迟暖不容分说地被徐丹按着坐下,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做什么啊?”

    徐丹指指自己的脸,又指指杜敏,再指指赵菁菁:“化妆呀!薛玟要带我们去娱乐场所诶!”

    迟暖抬头看着徐丹:“我不……我算了吧,你们去玩就好,我——”

    薛玟探身,笑得狡黠:“期中考刚过,你又要复习啊?”

    迟暖:“……”

    南区的红玉街是云城出了名的销金窟,一入夜就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而位于街道中心地带的“SEVEN”,更是出名到连迟暖这种普通高中生都如雷贯耳的地步。

    时间尚早,饭点都没到,SEVEN一楼的酒吧里光线黯淡。没到营业时间,一眼过去半个人影都没有。

    同寝的3个姑娘都特地打扮过,着装也刻意偏成熟。迟暖素面朝天,穿一条简单的小白裙,被她们拥在中间,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薛玟看着她,想笑,掩饰般侧过了头。徐丹看出薛玟在忍笑,拿胳膊碰碰她:“得亏了今天是周末,不然我们班长能直接穿了校服来,你信不信?”

    薛玟:“我猜如果是平时,她不会来。”

    徐丹:“是咯,乖乖牌嘛。”

    说话间,薛玟率先走进升降梯,迟暖她们也跟着进去。

    薛玟按了4层,徐丹瞥了一眼,4层是KTV。她又发现1-6层的按钮后都标着具体营业项目,唯独7层和8层后面是空着的。

    她好奇地问薛玟:“7、8层是玩儿什么的?”

    薛玟说:“封闭式的,不对外公开。”

    徐丹:“你知道么?”

    薛玟摇头。

    徐丹惊讶道:“你都不知道?有钱都不行嘛?”

    薛玟笑着解释:“钱也不是万能的。听说最上面两层是SEVEN的幕后大老板专门招待特定顾客的。”

    徐丹了悟道:“服务特殊阶层的啊!”

    杜敏也来了兴趣:“如果我们去了会怎么样?”

    薛玟:“没有会卡去不了。”

    赵菁菁动手按7层,果然不亮,8层也是如此。

    杜敏见状吐了吐舌头。

    这时4楼到了,她们从电梯里出来。

    薛玟是这里的常客了,她一在4层露面,立刻有经理模样的人跟她打招呼:“阿玟也来啦?”

    薛玟敏锐地捕捉到字眼,问他:“还有谁来了?”

    经理说:“阿辉和大越他们,挺多人的。”

    薛玟脚步一顿:“他们在13号?”

    经理说:“是啊,那个包间常年给你们留着的。”

    薛玟说:“麻烦你给我重新开一间。”

    经理打开对讲机,又问薛玟:“怎么啦?你们不都一块儿玩的嘛?”

    薛玟:“不方便。”

    经理领着五人进了另外一个包间,水果饮料零食之类的,很快送了上来。

    徐丹用五音不全的嗓子吼完两首歌,兴冲冲地问薛玟:“一会儿是不是去下面酒吧?”

    薛玟点头。

    徐丹更得劲了,又要去点歌,被杜敏和赵菁菁推开:“求您了,歇着吧。”

    徐丹哪能让她们如愿,三个人挤在点歌机前,嘻嘻哈哈地推来搡去。

    音乐声音很闹,薛玟对迟暖说了句什么,迟暖没听清,问她:“什么?”

    薛玟凑到迟暖耳边:“我说,我唱歌给你听啊。”

    迟暖点点头。

    薛玟起身点歌,徐丹她们见她来,纷纷让出位置。薛玟很快点好了,迟暖看到屏幕上显示歌名《if you and me》。

    前奏响起,薛玟把落地话筒架抬高了一些。徐丹起立,噼里啪啦鼓掌。薛玟噙着浅笑,很腼腆地开口唱:

    “Here Istanding closeyou,and it’s stillfar away……”

    她拢着话筒,靠坐着高脚凳,眼眸低垂,跟随节奏唱得十分深情投入。

    众人听着,赵菁菁忽然说:“薛玟唱着暗恋的情歌,可现实是只要她勾勾手指,什么样的男生得不到?老天就是不公平,有些人不仅家世好,长得还漂亮,性格更讨喜,嘻嘻嘻。”

    迟暖觉得她说得有理,点头。

    徐丹捂住脸:“你们听啊,薛玟声线……我天,我声控啊!她那一点点鼻音,我好恨自己不是男生!”

    “男生?”杜敏一句话打碎她的遐想:“你就是男生,薛玟也看不上你。”

    徐丹:“我靠……你走开啊!”

    她们又是一通打闹。

    几个人在包间里唱唱歇歇聊聊天,时间过得很快。经理按薛玟的吩咐进来送过一次餐,等吃完,时候也不早了,徐丹就催着要去下面酒吧见识见识。

    杜敏和赵菁菁也跃跃欲试,只有迟暖不断摇头:“我还是不要了。”

    她胆子小,向来对群魔乱舞的氛围发怵。

    见她实在是不想去,薛玟也不勉强她,说:“那你在这儿等我,我把她们送下去就来陪你。”

    她们几个都走了,迟暖撑着脑袋,盯着自己的膝盖发呆。

    不久之后,包间的门被人推开。

    这里的灯光实在是暗,来人好像喝过酒,脚步踉踉跄跄的。迟暖以为他是走错了包间,正要开口,对方抬起头。

    ——曹品辉!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的SEVEN,就是薄雅开的唷

    明天休息啦~

    周末留言砍半,心塞T T……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迟暖进去房间的时候,顾宁姿已经躺下了。床头灯开着,顾宁姿拿胳膊遮着眼睛。

    迟暖放轻动作,上床前把灯给关了。

    她才躺好,顾宁姿问她:“你明天要做什么?”

    迟暖说:“回家。你呢?”

    顾宁姿说:“在家。”

    两人又说了几句,后来各自都睡着了。

    迟暖做了个梦。梦里面迟青川和岳芸一直在争执,吵得很激烈,她看着她们,心里难过的不得了,却说不上一句话。

    胸口闷得难受,迟暖醒过来,脸上湿漉漉的。

    她想把眼泪擦了,手一动,才发现自己的手腕被顾宁姿握住了。

阅读她也可以很温柔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狂人骗爱指南[快穿]自杀三次以后重生后我成了嗲精重生之最强天魔重生未来之携程远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