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溯溪丹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夏歌:“摄魂夺魄。”

    系统听起来十分惊讶:“摄魂夺魄升级了啊,如果你不刻意的话,三分钟效果就能消失了。”

    夏歌:“……”

    “效果过去了没?”

    系统:“……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夏歌对于昨天自己在大师姐面前的矫揉做作感到了令人难以回味的羞耻。

    夏歌还是没睁开眼,手背打上自己的额头,“苍天啊……”

    夏歌:“不想看,看了就忍不住用,用了可能会暴露。”

    系统一时间没拐过弯:“……好有道理的样子。”

    少女的声音清冷,听起来,却分外温柔。

    “小傀,小傀。”夏歌在心里默默唤。

    过了很久,才听见系统懒洋洋的声音,“在在,什么事?”

    之前是觉得摄魂夺魄没法睁眼,现在是没眼见人。

    窒息。

    系统:“活该,谁让你不看技能介绍的。”

    夏歌翻了个身,默默想,当然有道理了,咸鱼想要偷懒的时候,说什么都是很有道理的。

    在床上故作娇柔的挺了一会儿尸,半晌没有人进来,夏歌觉得挺没意思的,自己睁开了眼睛,却恍然发现,自己左手上的绷带被人换掉了。她又摸了摸脖子,柔软干净的绷带缠了两层,带着浅淡到几不可闻的檀香。

    夏歌又去看周围。

    温暖的阳光从雕花窗棂透进来,干净整洁的房间,梨花木的桌子摆在窗前,梨木桌子上放着一个小瓷瓶,瓶子里插着一朵秀气的桃花枝。

    显而易见,这不是自己的房间。

    身上的被子十分柔软,夏歌掀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随后松了口气。

    没被扒衣服。

    系统:“扒了也看不出什么吧……”

    夏歌:“……”

    你不说话很难受对不对。

    夏歌面无表情的起来,随手抓了抓头发,却恍然发现自己的头发是散着的,绿发带不见了影子。

    系统像是忽然想起来了:“宿主,你昨天把那两个魔教的人放走了。”

    “我的发带呢?”夏歌充耳不闻,“怎么不见了?”

    “把琉璃傀儡给了那个叫白刃的人……你想做什么?”

    穿了靴子,夏歌把房间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自己的发带,“怎么不见了……”

    “宿主,我要警告你,不要试图改变剧情走向——”

    “你很烦啊。”

    夏歌终于在梨木桌子上找到了自己的发带,被纸刃切了一个角的发带被镇纸压在了宣纸旁,午时的微风吹过,那一抹翠绿让人的心情变得分外好。

    “我不会改变剧情的。”夏歌拿起发带,懒洋洋的把它扎到头上,“剧情它爱怎样就怎样好咯。”

    “那你……”

    “听说魔教风光甚好,我想让我的小琉璃领略一下不行么。”

    系统:“……”

    信了你的邪。

    气氛微微变得沉凝下来。

    系统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是有点过分严厉了,为了维持和宿主的友好合作关系,它决定开放一部分权限,“哦,对了,宿主,积分商城进了很多很日常的便宜货,功能很有趣,你有空可以看一看……”

    系统的提醒听上去难得含蓄又温柔。

    夏歌:“不想看。”

    反正就是想坑她的积分呗,心情不好,不想被坑。

    得了便宜还卖乖?

    系统:“爱看不看,哼。”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阳光正好。夏歌看了一眼窗外绽放的桃枝,眸中微微漾起了浅光。

    剧情是死的,可是人是活的。

    ……叶泽。

    正当夏歌神游天外的时候,竹门被人推动的吱呀声悄然响起,少女的声音淡淡的,“醒了?”

    夏歌回头,便看到了门口的顾佩玖。

    一瞬间脑海中飞过很多纷杂的想法,最后,停留在那混合着桃花酿清香的檀香上。

    “……大师姐好。”

    夏歌听见了自己规规矩矩的声音。

    这可是一招干掉一千多傀儡的大佬!!

    “收拾好便走吧,去溯溪,我教你炼丹。”

    顾佩玖看了一眼夏歌,眼神无意中扫过她的左手和脖颈上雪白的绷带。

    夏歌:“……”

    顾佩玖出了门,没见少年跟过来,微微挑了挑眉,“嗯?”

    房间里传来了少年有些痛苦的声音。

    “大,大师姐,我好像得了一种不能炼丹的病……”

    顾佩玖:“……”

    “您会弹琵琶吗?会吹笙吗?会什么乐器吗?要不您教我琴棋书画也可以……”

    顾佩玖声音冷淡,“我们丹峰入门考试只考炼丹,夏无吟,不要忘记你说的话。”

    夏歌:“……”

    决定和宿主冷战的系统呵呵冷笑:“挣扎什么呢,去吧。”

    真让人绝望。

    夏歌一路跟着顾佩玖来了丹峰溯溪,但是路上这小子是不消停的——

    “诶,大师姐,你看这里的蝴蝶是紫色的——”

    “哇,花纹好漂亮!”

    “师姐师姐,这里还有桑葚呢!”

    “……”

    顾佩玖没什么表情的往前走,拐了一个弯,忽然觉得后面好像有些安静的过了头。

    她回过头,那个扎着绿发带的混小子已经没了影。

    顾佩玖顿了顿,绕回那个弯,山路崎岖,树丛掩映,郁郁葱葱,却不见少年的踪迹。

    “夏无吟。”

    顾佩玖蹙起了眉头,下一刻,她微微侧头,伸出手,一把握住了从暗处袭来的三四个小东西。

    紫色蝴蝶从眼前翩然飞过,翅膀花纹繁复美丽,仿佛画中蝶仙。少年爽朗的笑声从头顶传过来,“大师姐,蝴蝶好不好看?”

    顾佩玖抬起头,便看到少年坐在粗大的树杈上,手里抓着一把青青的山楂,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面上笑容灿烂的像是四月明媚的阳光。

    “下来。”

    顾佩玖心中微微一动,面上却没什么表情,“走了。”

    “真冷淡。”

    吐了狗尾巴草,夏歌一个利落的翻身下了树,跟在顾佩玖的身后,笑嘻嘻,“大师姐,炼丹不好玩,你昨天布的那个阵怎么弄的,我想学,你教教我呗?”

    “考进来就教你。”

    少女走在前面,绣着精致红枫的宽袖遮住了手,声音淡淡。

    “可是我真的不想学辟谷丹……”夏歌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的委屈,“肯定特别难!我看叶泽倾家荡产才考上的!”

    顾佩玖的声音顿了顿,“……不难。”

    夏歌眸光一闪,旁侧敲击,“那大师姐给材料费吗?”

    顾佩玖:“……”

    夏歌泫然欲泣,“您昨天说……”

    顾佩玖:“给材料。”

    夏歌内心的小算盘马上拨响,开始换算辟谷丹的材料可以变卖出去多少。

    “离第七次考试还有半个月,这半个月你必须学会。”顾佩玖走在前面,没有看夏歌的表情,但也隐约明白这个掉钱眼里的小滑头心里在算计什么,“一天一份材料,我看着你炼。”

    夏歌:“……”

    ……啊,真让人心碎。

    她好像又失去了一笔巨款。

    系统:“……”

    身后的少年好像很沮丧,半晌没了声。

    顾佩玖走在前面,绣着红枫的宽袖抬起来,状似无意的看了一眼手中一直握着的东西。

    三四个通红的山楂衬着素手纤纤,与袖子上的红枫朝相辉映,格外漂亮。

    顾佩玖眸光微微一动,随后将山楂不动神色的收到了袖中。

    真是……小滑头。

    溯溪丹阁。

    “嗯,琉璃木三分,为什么材料里还有碳这种鬼东西……”

    夏歌蹲在最角落里的一个炉子后面,苦哈哈的看着丹书。顾佩玖看了她一眼,夏歌马上正襟危坐,拿着丹书,声音抑扬顿挫,“啊,大师姐,书上说我需要三斤银丝碳……”

    顾佩玖:“……是三钱。”

    夏歌匆匆一瞥,“啊,没错,三钱,三钱。”

    顾佩玖心情微微复杂,“夏无吟,你把材料念一遍给我听。”

    夏歌看了一眼丹书上面多到让人难以置信的生僻字:“……哈?”

    顾佩玖坐在丹殿火红的圆垫子上,背脊笔直,身姿优雅,眉眼淡然若画,“念。”

    夏歌:“……这个……”

    夏歌望着丹书上面的,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这玩意怎么念……?

    “……大师姐,我觉得吧,其实有些字呢,我们认识它就好了嘛,干嘛一定要叫出来呢,这字故意把自己长的那么生僻,肯定是不想人家知道它的名字嘛,我们就不要强字所难了……”

    在穿着红白素衣,正襟危坐的少女面无表情的注视下,夏歌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不可闻。

    最后。

    {小傀,这字念啥?}

    系统冷笑:“别问我,我们已经绝交了。”

    夏歌:{……}

    我们绝交过吗?

    绝交是个什么姿势……

    不不不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

    夏歌在顾佩玖的注视下浑身不自在,最后“啪”的一声合上书扔到一边,无坚不摧的厚脸皮第一次感觉到了烫意,“这字,我不认识!”

    ……祖国的十六年义务教育和四年的大学,她好像白上了。

    羞耻jpg

    顾佩玖看她,黑眸看不出情绪,“不认识,为什么合上书?”

    夏歌回的十分认真,“合上的时候,它就看不见我了。”

    系统:“……”

    “这样我不认识它,它也不认识我了。”

    顾佩玖:“……”

    系统:“……宿主你快退群吧,我猜菱溪峰不想要你了。”

    夏歌是被麻雀叽叽喳喳的声音吵醒的。

    她没有睁开眼,但确实是醒了。

    ……这好像,不是她的床。

    很软的被子,有浅浅的檀香味道,比她那一天晒几百遍的被子还要柔软温暖。

    夏歌闭着眼睛,有些茫然,她睡多久了?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摄魂夺魄的效果过去了没?

    ——统统不知道。

    意外的,却不觉得很恐慌。

    那股让人安心的香气萦绕在周围,夏歌恍然了一会儿,就开始回想起来。

    逃课喝酒,被大师姐逮住,出门遇到魔教的围杀,大师姐的天诛绫……

    ——“你可以闭眼到天亮,恶鬼无伤。”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神话之最强许仙绝地求生之神级主播武侠之神级造反系统圣墟都市最强透视高手终极系列之剑仙传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