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十年风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夏歌刚想继续解释,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少年声音响起来。

    “小兄弟……我刚刚捡起来的……这是你的烧饼吗?”

    夏歌眼都没睁开,马上点头,“没错没错是我的——”

    楚瑶蹙眉。

    还有刚刚的速度……真的是一个外门弟子的水平?

    不管金烧饼银烧饼,反正地上捡到的烧饼肯定是她的烧饼!

    李流拿着被他两脚踩得一言难尽的烧饼,正打算跟这位闭着眼被楚大人单手提起来的小弟子道个歉,并委婉的表示要不要赔他一个新的,谁知道话还没说出口,手中骤然一空——

    李流看了一眼小弟子头上的绿发带,一瞬间有些一言难尽,小兄弟,我们真的是一个门派的吗……

    还有一饼之恩是个什么玩意?

    楚瑶微微挑眉,“丢了?”

    她刚刚来的时候可是亲眼看到这少年鬼魅一般的速度,以及从他手里扔出去结果被另一个人一脚踩住的烧饼。

    烧饼不是这矮子自己扔的吗?

    李流:“诶,不是……”

    你闭着眼如何来的如此神速……

    但见这位绿发带的小弟子左手抱着哇哇大哭的小女孩,右手紧紧将那惨不忍睹的烧饼揣在了怀里,干脆利落的打断了他的话,“谢谢师兄帮我捡起来!!在下感激不尽,请问师兄尊姓大名,以后定登门拜访以谢此一饼之恩!”

    李流:“……不,那个烧饼是……”

    “啊?师兄是想问烧饼从哪里买的吗?一进村就能看到许大叔家的烧饼店了,他家的烧饼真的特别好吃,不用谢我,师兄快去尝尝吧——”

    李流:“不,不是……”

    楚瑶一眼扫过去,浅褐色的杏眼冷冷的,“有话快说!”

    还是剑峰弟子,结结巴巴的,看着就烦。

    一下就将李流的话噎在了嗓子里,最后无奈道,“也,也罢……”

    夏歌一把打断:“师兄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李流在楚瑶冷冰冰的目光下冷汗直流,欲言又止:“……没,没了。”

    ——小兄弟,掳烧饼闭着眼没事,吃烧饼的时候可一定要睁眼啊。

    李流忧心忡忡的走了。

    系统:

    夏歌:

    系统;“……”你还知道是地上捡回来的啊,窒息。

    李流走了,附近的村民畏惧楚瑶内门弟子的身份地位,根本不敢靠近,只敢远远围观,窃窃私语。

    “剑峰果然只有楚大人一个人下山了……”

    “唉。”

    “不过如果楚大人离开了剑峰……”

    “还早呢……”

    “喂……你们。”楚瑶提着夏歌的衣领,斜眼望向周围,眉头一蹙,戾气横生,“看什么看?!没事情做了吗?!”

    众人顿做鸟兽散。

    小女孩哭累了,抽抽噎噎的。

    夏歌抱的胳膊有点酸,也有点无奈,“您老能把我放下吗?老提着我作甚?”

    楚瑶道,“你太矮了……我有话对你说。”

    她不喜欢弯着腰和矮子说话。

    夏歌大惊失色,“您不用说了!我是不会以身相许的!!”

    楚瑶额头青筋一蹦——很好,很好,自从遇到这小子以来,她已经连续两次听到这个一言难尽的祖训了。

    她一点也不想知道菱溪峰傻逼老祖立下的这条祖训!

    “不,用,以,身,相,许。”楚瑶一字一句磨牙嘲讽,“还有,你太矮了,配不上。”

    ……这,这话信息量有点大啊喂!

    夏歌大惊失色,“我如此貌美,要是长高配上了,你不会强取豪夺吧?!”

    楚瑶凭借着良好的自制力一瞬间就遏制住了把这小子扔出去的欲望。

    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厚的这样一言难尽的!

    夏歌怀里的小孩子显然听不懂她们充满了“深意”的对话,哭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夏歌大惊之余还有点愁,这位剑峰的英雄把她提这么高,她不好把怀里的小孩子扔下……不,放下去啊

    “……你就是长的跟剑峰一样高,我也不会对你强取豪夺的。”楚瑶磨着牙,“这条祖训对我没用——”

    夏歌抓重点,满面愁容,“我不会长得跟剑峰一样高的……不过都长那么高了你都不对我强取豪夺,我还那么好看,你眼睛是不是出问题了?”

    楚瑶:“……”

    你脑子才是出问题了吧?

    “哇——”

    小女孩哭的撕心裂肺。

    楚瑶明智的放弃了跟智障讲话,一手拎着她,另一只手里的剑在手中随意的一旋,嵌入了腰间的剑鞘。她把夏歌怀里哭哭啼啼的小女孩单手摘下来放在地上,忍耐着把手里提着的夏歌胖揍一顿的欲望,黑着脸,“喂,别哭了。”

    “天晚了,快回家。”

    小女孩发着抖,眼里溢着泪,抽抽噎噎,“姐姐,是剑峰的弟子吗?”

    楚瑶一向没什么耐心,但对小孩子哭叽叽的眼睛却怎么也硬不下心肠,“嗯嗯,是。”

    小孩子什么的真麻烦啊。

    “我……我也会变成像姐姐这样的人吗?”

    小女孩小小的手抓住她的蓝白色裤脚,哭哭啼啼,“变成这样,一剑就可以杀死很多很多坏傀儡的人……”

    楚瑶眉头微微一挑,有些意外,感情这小丫头……在崇拜自己啊。

    一时间有些得意。

    “救你的不是我,是这个。”楚瑶晃了晃手里抱着烧饼不撒手的智障小矮子。

    “可是我想成为姐姐你这样的人!”小姑娘忽然大声道,哭红的眼睛此时却明亮似星辰,“我想要变成可以杀坏蛋的人!”

    夏歌确定英雄不会要求貌美如花的自己以身相许后,庆幸之余干脆打了个哈欠,被人提着晃来晃去,又两天没睡了,好困。

    但这小姑娘思想有点问题啊。

    楚瑶的眯起眼睛,嘴角扬起了一抹张狂的笑,“臭丫头,想什么呢,我可是整座剑锋最厉害的人,想成为我这样的人,你差太远了。”

    夏歌被人提在半空,双脚不着地,懒洋洋的听着,一点兴趣也没有。

    这位剑峰最厉害的人跟那个一脚踹碎十四张梨木书桌的人哪个更厉害呢……

    哦……说起来,她记得书里的剑峰是有一位一往无前的天才少女,剑之所向,无人能敌。

    是菱溪峰所向披靡的剑刃,也是剑峰当之无愧的神话。

    当然咯,神话都是被用来打破的。

    唉,不过现在,叶泽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个能打破神话的人啊。

    楚瑶抬起下巴,唇角露出了一颗晶莹的虎牙,“不过,我允许你崇拜我,在我离开剑峰后成为整个菱溪峰最强大的人!”

    小姑娘怔怔的看着楚瑶,一时间,眼里的光芒却愈发的明亮。

    少女英雄的声音张狂而自信,“但只要我在剑锋,就没有人能够超越我!”

    夏歌不用睁眼就知道,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一定天生光彩夺目。

    但夏歌很困倦了。

    夏歌:唉,努力的人都是那样的闪闪发光令人羡慕啊。

    系统:说什么风凉话呢。

    夏歌:那么努力干嘛,闪闪发光只会变成靶子,当条有吃有喝的咸鱼多好啊。

    系统:……你就捡一辈子烧饼吧,垃圾。

    夏歌摇头。

    所以,这位自信的剑峰少女,到最后也没能给小姑娘说出夏歌想给她说的话。

    可惜了。

    到底是剑峰的天之骄子。

    但,小姑娘……

    成为能够杀戮的强者,和成为可以拯救别人的英雄,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不过有些话,只有天生闪闪发光的人说出来才是有用的。

    人们只会听胜利者的话。

    可惜她夏歌不是胜利者,也不是什么能给人指路的风向标,她只是条想救个人都能被半路截胡的咸鱼。

    而咸鱼说的话是没什么分量的。

    系统试图安慰她:我刚刚查了资料,咸鱼被捞上来的时候,它的鳞片在阳光下也是会发光的。

    夏歌:哦,那时候它估计要死了。

    系统:……

    闭上了?!

    楚瑶骤然回过神来,然而却莫名有些焦虑。

    好焦躁。

    好想……好想要再看一眼。

    ……他在喊救命?

    救他!

    ——天职!

    “哧——”

    长剑刹那翻手,少女头都没回,只是盯着闭着眼睛低着头,抱着小女孩怂的像个傻子的绿头带少年,眼睛眨也不眨。而反手的长剑一划,却直直的刺入了身后一只想要偷袭的魔化傀儡青面獠牙面具的眉心!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盗文退散!  夏歌:“那还是两个铜板,你懂不懂,两个!”

    系统:“……”

    有时候看别人没出息也是一种让人一言难尽的体验。

    “烧饼?”

    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少女的声音响起来,随后是衣领被人揪住,整个人被提起来,“你想吃烧饼?”

    夏歌:“……”

    不知道为什么,夏歌忽然就很想解释一下,烧饼是吃的烧饼,不是带把的烧饼……

    她确实解释了一下,“不,我刚刚是说我的烧饼丢了……”

    您能把她放下吗?

    她一只手还抱着一个小姑娘呢,略沉啊喂!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综英美]有话跪下说将军,小皇帝跑了[系统]老干部虐渣手册[快穿]直播之说骚话成神北顾知思冷面将军追妻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