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菱溪老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门外, 叶泽的声音无比焦急, “夏无吟!”

    夏歌瞳孔骤然一缩,随手扫过了桌子上的小傀儡揣到袖子里, “叶泽?”

    【叮!f级傀儡炼成……恭喜宿主升阶!】

    随着炼成f级琉璃傀儡的通告,那团裹着材料光芒在半空中倏的炸开, 一只巴掌大小,浑身透明的小傀儡“啪唧”的掉到了桌子上。

    夏歌眼眸微微一亮, 还没来的及欢喜, 便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傀儡学徒→傀儡师】

    【获得称号提线木偶】

    夏歌侧眼,窗户旁边放着一面铜镜,微弱的烛火下,黄橙橙的模糊铜镜里,少年懒散的扎着翠绿的发带,黑色的发丝微乱,清秀的面颊上,一双深色紫眸恍若魔魅。

    【摄魂夺魄】状态维系。

    一团晶莹的光芒在她默念之后,慢慢从空气中浮现,一点一点的将那堆材料包成一团,带着材料一点一点的飘到了半空之中。

    【叮!傀儡合成·基础合成熟练度1/1】

    【叮!恭喜宿主炼成f级琉璃傀儡!】

    “我听说山下被魔化傀儡袭击了, 你没事吧?开门!”叶泽的声音焦虑, “你怎么还住在这里!这屋顶上的镰刀是那些傀儡的吗?你不怕它半夜塌了?”

    “没事, 塌不了。”夏歌声音随意, “我没事,剑峰的人来得快,你放心吧。怎么大半夜下山来?”

    “我刚刚上完晚课。”知道人没事,叶泽声音微微缓下来,“没到大半夜……夏无吟,你开门,今晚别在这房里了。”

    这一天,她不能见任何人。

    “我不开。”夏歌的声音懒洋洋的,把窗户上的指轻轻的戳了好几个洞,让明亮的月光透进来,随后走到床边,随手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把匕首来,“这镰刀值钱,我今天得在这看着,万一走了,明天醒过来让人拖走就不好了。”

    叶泽:“……”

    叶泽忍了忍,“你先住我房间,我回山上去。”

    “不行,睡着了就没人看了。”夏歌微微翘起唇角,有心逗他,“等山上的人来了,我就说我一直在房间里,结果这镰刀从天而降,顺便敲山上一笔巨额赔偿金和精神损失费。”

    叶泽脸黑了一半,“今天这房间要是塌了,山上可就直接发丧葬费了。”

    夏歌手里的匕首划破床单,撕出一块布条,缠住了眼睛,嘴上随口敷衍:“啊,叶兄说的对,叶兄真聪明。到时候这笔丧葬费就划到叶兄那里好了,感谢叶兄五年的知遇之恩。”

    叶泽:“……”

    他一点也不想收这货的丧葬费!!

    蒙住了眼,一片漆黑,夏歌听见自己的声音,“你还是快回山上去吧,天天上山下山的,我看着都累,刚刚傀儡袭击,你兄弟没少半根头发,你就放心吧。”

    月光如水。

    叶泽抿着唇,沉默的倚在有些破旧的木门前,仰头望着天上明月,一时无言。

    夏歌正奇怪对面怎生哑了,忽听到门外少年低低的声音又响起来,“我听说……今天,有个扎着绿发带的弟子,不知道菱溪山哪门哪派的,不自量力去救人,结果差点死在魔化傀儡的镰刀下面。”

    夏歌微微挑眉,哟,消息传的还挺快。

    “夏无吟,我知道是你。”

    叶泽的声音淡淡的,“我一听,就知道是你。”

    夏歌故作震惊:“叶师兄,真想不到,在你眼里我居然是如此见义勇为之人!”

    ……整个菱溪峰除了你小子没人扎绿发带!

    叶泽青筋一跳,忍了忍,“你知道我最烦你什么吗?”

    夏歌声音更加不可思议,“叶师兄你很烦我吗?”

    叶泽一脚踹开了大门,“夏无吟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自以为是!!”

    年久失修的大门被毫不留情的踹开,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因为跑下山太匆忙,连丹枫素衣都没来得及换下的少年呼吸微喘,脸色微微泛红,

    夏歌捏紧了手里的傀儡,麻衣宽袖下,她的掌心微微渗出了冷汗。

    回过神来的夏歌马上闭眼做惊恐状抱紧了孩子,大声尖叫,“啊啊啊要死掉了——救命了啊啊啊!”

    尖锐的叫声可以暂时打破被【摄魂夺魄】迷惑住的状态,但仍可以让被影响的灵魂暂时无意识的听从自己的命令!

    ——闭上了。

    好看的眼睛,闭上了。

    闭上了?!

    楚瑶骤然回过神来,然而却莫名有些焦虑。

    好焦躁。

    好想……好想要再看一眼。

    ……他在喊救命?

    救他!

    ——天职!

    “哧——”

    长剑刹那翻手,少女头都没回,只是盯着闭着眼睛低着头,抱着小女孩怂的像个傻子的绿头带少年,眼睛眨也不眨。而反手的长剑一划,却直直的刺入了身后一只想要偷袭的魔化傀儡青面獠牙面具的眉心!

    楚瑶的长剑微微向下一颤,那傀儡便直接从眉心被剑分成了两半,轰然倒地。

    想要伤害这个人的……无论是谁,都要杀掉!!

    那种念头像疯魔了一样,在心头狂涨。

    “喂。”

    少女的声音微微低,夏歌死死闭着眼睛,抱着吓懵的小女孩,整个身体微微发颤。

    要被发现了吗?

    傀儡秘技【摄魂夺魄】——可以控制拥有魂火的a到e级的所有傀儡,以及实力在a到ss级的人类灵魂的技能——

    人的实力可以分为f到3s,同时灵魂也可以分为这个阶级。

    不过她现在只是傀儡学徒,暂时只能控制住b以下的傀儡魂火,以及同样等级灵魂的人。但对a到3s级还是会有一定的影响。

    剑峰的剑修一般主修实力和剑术,对于魂术不多加研习,所以这位剑峰的少女……刚刚肯定中招了!

    现在被控制了没什么,但是等几天这家伙回过神来,她保准死翘翘啊!!

    擦!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人应该不知道自己是谁。

    夏歌的大脑飞速转动起来。

    她的【摄魂夺魄】很少用,熟练度不够,应该也影响不了对方多长时间,刚刚她喊了“救命”,实际上相当于对其下了一个命令,以她现在的水准和对方的实力,完成了这一个“命令”之后,应该就没有更多的影响了。

    稍安勿躁,夏歌,稍安勿躁。

    夏歌慢慢冷静下来。

    ——那是一眼的惊艳。

    还想再看一眼的楚瑶努力用自己最温柔的声线说话,但是说出口就忍不住变成了命令,“你,给老……给我睁开眼睛。”

    虽然很想看,但怎么办,看到这矮子的脸就忍不住想起来昨天晚上……

    想到了昨晚胸口遭遇的一切。

    楚瑶:“……”温柔不起来。

    夏歌:“……”

    她又不傻!

    见她不答,楚瑶耐下心来试图哄骗他:“……睁眼,我给你变戏法。”

    楚瑶想,再怎么皮也就是个小孩子。

    夏歌:“……”

    喂……这种弱智的对话也只能骗骗小孩子了吧?

    她三秒钟前刚刚骗过怀里的六岁小女孩,人家到现在都还没上当。

    不过没关系,睁眼说瞎话和闭眼瞎吹,她哪样都是个中翘楚!

    夏歌:“姐姐……您真是太帅了!但刚刚披风飘过来的时候好像划到眼了……我被帅瞎了有点睁不开……”

    ……被披风化到眼睛?帅瞎了睁不开?

    哪门子的胡扯?

    楚瑶还没回话,一边李流忽然大叫起来,“危险——”

    这次来袭击村子的魔化傀儡不少,不过在楚瑶眼里,都是些没用的杂碎。

    “算了。”瞅着不要命般朝他们冲过来的傀儡,楚瑶暂时顾不得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小子,长剑熟练在手中挽出一个漂亮的剑花,她伸手揉了揉夏歌怀里发愣的小女孩的头,视线无意扫过对方扎着团子头的蓝色发带,“这矮子不看就算了,你可要看好了,我可是很少变戏法给人看的——”

    双眼空洞的小女孩望着朝着披着楚瑶冲过来的魔化傀儡,恍若望着一座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瞳孔缩成针尖大小,一瞬间满眼都是绝望。

    楚瑶回头,朝着女孩粲然一笑,唇边露出了尖尖的虎牙,浅褐色的杏眼在夕阳最后的余晖下闪着光,“记住咯,这个戏法名字叫——”

    少女微微抬起剑尖,对准了冲过来的一群魔化傀儡,轻轻一划!

    “刺啦——”

    所有的傀儡都止住了动作。

    夏歌闭着眼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在【摄魂夺魄】状态下,她对于傀儡的魂火分外敏感。而此时,所有傀儡的魂火,都熄灭了。

    夏歌老神在在,稳如老狗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破裂。

    ……想过剑峰的救兵可能会很帅,很强。

    但没想过居然这么强!

    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静

    无数镰刀被剑气荡飞,滚滚的杀气席卷周围!

    夕阳无限余晖下,漫天肆意的剑气中,少女的声音微微含着笑意和朝气。

    “一剑,破河山。”

    破空的剑气危险到让人胆寒,李流和围观的外门弟子下意识的都后退一步,那些冲来的傀儡全部止住了步伐,镰刀脱手,楚瑶话音一落,它们的身体眨眼间全部,支离破碎。

    轰然倒地的傀儡怪物碎尸,和在一道剑光下被剑气毫不费力切开崩飞的镰刀,混合着夕阳最后的余晖,在扎着丸子头小姑娘的空洞的眼里,慢慢凝聚成一点光,穿破了无穷无尽的黑暗,带来属于希望的黎明。

    “……”

    在一片窒息的寂静之后,是村民们恍惚的声音,“……结束了?”

    “结束了!!”

    “不愧是剑锋的楚大人!!!”

    “难怪……就算其他人没来也没关系,有楚大人一个就够了!”

    “只有一剑……”

    “是楚大人著名的一剑破河山居然已经修炼到了这种境界了吗?可喜可贺!”

    “好强大的实力!楚大人肯定是这次剑锋问灵的魁首了!剑锋大弟子的名号指日可待啊!!”

    “当真是英雄出少年!”

    “……”

    李流望着依然蹲在地上,紧紧抱着小姑娘,灰头土脸的绿发带少年,恍惚间,说出了那句没有说完的话。

    ——“可是……”

    ——“你也是个孩子啊。”

    但对方,显然是听不到他的解释了。

    他闭了闭眼,收回了复杂的思绪,才想起来刚刚脚底下还踩着什么。

    低头一看,李流才发现自己之前一脚踩在了一块被油纸包了一半的烧饼上,本来金灿灿的烧饼本就已经泥灰遍布,又因为他之前由于紧张无意识的腻了两脚……

    有点……惨不忍睹。

    这烧饼好像……

    然而还没等他细想,忽然就听到一声尖叫,“啊啊——”

    李流被叫声一吓,又去抬头看那边的状况,便见那抱着小女孩的绿发带少年满脸绝望——

    “我擦,老子的烧饼呢?!!!”

    “不经主人同意就擅闯民宅,叶师兄,这样是不对的。”

    叶泽突如其来的踹门操作让夏歌此刻充分感受到了什么叫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了。

    “……”

    叶泽黑着脸,“夏无吟,你得给我解释一下。”

    夏歌叹口气,下巴朝窗户的方向抬了抬,“不知道哪里的小屁孩把我的窗户纸都捅破了,今天的月光有点亮,我睡不着。”

    叶泽一看,确实,纸糊的窗户被捅了好几个洞,明亮的月光透进来,照得家徒四壁,十分明朗。

    夏歌唉声叹气,“本来好不容易收拾好打算上床休息休息的,你就来登门拜访……也就算了,还擅闯民宅,叶师兄,真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幸亏我不是个姑娘家,不然谁赔我清白?”

    叶泽:“……”

    夏歌苦口婆心,“叶师兄,你师弟我前天晚上被大师姐在后山逮到,昨天抄了一夜的丹训,今天好不容易能合眼——我就实话实说吧,今天别说屋顶上有镰刀了,就是天上下刀子,老子也要在这个房间睡觉!”

    叶泽:“你可以去隔壁。”

    夏歌面无表情,“我认床。”

    叶泽:“……”认床个屁。

    叶泽很想把以前对方就地睡着的糗事当场怼过去,但是话刚刚到喉头,又咽了下去。

    与那些糗事一同想起的,还有那些难以启齿的往事。

    人下为人,何须再提。

    夏歌:“您能出去不?”

    叶泽最后黑着脸出去了,还顺手带上了门。

    门被带上的“吱呀”声音响起,夏歌这才抚着胸口,松口气。

    总算把这熊孩子骗出去了。

    但显然夏歌这口气松的太早了。

    “夏无吟。”

    门外少年的声音仍然微带恼意,“你别睡,我有话问你。”

    夏歌:“……”

    你有完没完!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夏歌充分表示了自己的不耐烦。

    叶泽这次迟疑了一会儿。

    “你倒是说啊?”夏歌眉角抽了抽,就算是男主大人,也得有点时间观念好不好?

    叶泽这才扭扭捏捏的开口了,“我今天……上炼丹课的时候,爆炉了……”

    夏歌:“……”

    爆炉就是炼丹把炉子炼炸了。

    所以说,叶泽在炼丹上,真的是毫无天赋的。

    “夏无吟。”叶泽倚着破旧的木门,慢慢坐下来,抬头望着明月,声音隐约透出了几分疲惫,“我是不是……这辈子都完不成夙愿了?”

    夏歌:“嗯,可能吧。”

    叶泽:“……”

    有那么一瞬间,叶泽很想再次破门而入然后把那个姓夏的臭矮子摁住胖揍一顿,最后告诉他什么是好好说话。

    叶泽忍了忍,咬牙切齿,“夏无吟,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说话很气人。”

    夏歌:“你不天天都这样说吗?”

    所以说,她夏歌真的不是很擅长安慰人的。

    叶泽:“……”

    心情贼差,叶泽也不想和这臭小子吵架,但也不想走,最后只能沉默了下来。

    有时候人低落的时候就是这样,想一个人安静的呆一会,但呆久了,又觉得有点孤独,想找个人安慰一下。

    可惜遇人不淑。

    叶泽就这样安静的在外面蹲了一会儿。

    里面夏歌十分无奈,男主大人就在外面这么蹲着也不是个法子。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盗文退散!  【调出成功!】

    【恭喜宿主获得新技能, 傀儡合成!】

    夏歌侧了侧头, 深紫眼瞳闪过了一抹绿光, 眼前已经跳出了一个面板, 上面写着新获得的技能介绍。

    【傀儡合成·基础合成】

    【使用方法:材料聚集后,默念技能名】

    【熟练度:0/1】

    夏歌:“……”

    所以有的时候不得不承认,有了系统之后的人生, 就算是咸鱼也会像开了挂一样方便。

    把所有材料聚成一堆,夏歌默默在心里念了一句“傀儡合成”。

    眼前的材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了变化!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我就是阴阳先生乡村修真小神医tfboys星空之恋网游之全职菜鸟网游之暗夜之王网王之女神的成长日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