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木头娃娃【加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圆脸弟子无奈的对它伸手道,“松嘴小白,放这里,回去给你吃肉。”

    那个叫小白的小山羊才勉为其难的把碎片放到了主人手上。

    其他人也纷纷把灵气不同的碎片找了出来。

    “哦?”

    一只小巧的山羊咬着一块碎片不松口,似乎是一个兽峰弟子的灵兽,那兽峰弟子有一张圆脸,小心的哄着自家灵兽,那小白山羊水汪汪的眼睛瞧了一眼圆脸弟子,最后傲娇的抬了抬下巴。

    碎片被炸的漆黑看不出原样,只有几块,也拼凑不成形,几个兽峰弟子倒头拼了一会儿

    “这个是头!”

    “”

    “咩”

    突然,那几个兽峰的弟子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聚集在了破败的小竹屋门边几个脑袋凑在了一起像是在争论什么。

    楚衣眉头微微一跳,绕过一地的残尸败骸走了过去“怎么了?”

    那几个兽峰的弟子不太认识她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最后道,“有个几块傀儡碎片的气息跟别的不太一样”

    “不对,不是头,这个应该放在这”

    “那是胳膊吧?!”

    “放屁,明明是腿!”

    旁边的小山羊懒洋洋的“咩”了两声。

    “咩什么咩!都怪你的羊!你看这上面都是口水!”

    “这明明是你的狗咬的!”

    “我家小黑口水才没那么臭!”

    “”

    楚衣:“”

    楚衣大概明白他们刚才在争执什么了。

    骂骂咧咧归骂骂咧咧,几个人胳膊当腿腿当胳膊的,也勉勉强强的把“人”给拼出来了,拼出来后,发现是个很小巧的木偶,虽然全身乌漆嘛黑缺胳膊少腿的,脑袋也不见了,但勉强能看出来这之前是只小傀儡。

    “看这个炸裂痕迹,好像是从内部炸开的。”其中一个兽峰弟子道,“是只很精妙的傀儡,制作它的傀儡师应当技术卓绝。”

    圆脸养山羊的兽峰弟子冷嘲热讽,“行了行了,知道你对傀儡师知道的多,你干脆跟你家的黑狗一起转行当傀儡师算了。”

    那养黑狗的兽峰弟子就要骂回去,被楚衣打断了,“真是麻烦各位了只是不知道这小傀儡,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养黑狗的兽峰弟子道,“这傀儡身上沾染的灵气精纯,偏向火脉,不含分毫魔气,十分罕见,看上去应当不是魔教的那些只知道厮杀的魔化傀儡。”

    楚衣望着石板上放着的黑漆漆的小傀儡尸,微微眯起了眼睛。

    偏向火脉吗?

    巧合么。

    丹峰一脉的灵气,可全部都是火脉。

    如果真的是那可就有意思了。

    “你们在干什么?”

    楚瑶的声音响起来,隐约带着不耐,“围在一起做什么?检查完了没?”

    圆脸的兽峰弟子“啊”了一声,“楚大人我们发现了一个带着火灵气的小傀儡。”

    “火灵气的小傀儡?不是魔化傀儡?”楚瑶微微一怔,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到了那个在混战中扔柿子的小矮子。

    虽然没有看清但是她挥出那一剑之前,那个小矮子好像是扔了什么东西到黑衣人那边。

    楚衣也站起来,唇边笑意浅浅,“呀,姐姐从大师兄那里回来了?”

    楚瑶看见她,回过神来,眉头就皱起来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来帮姐姐查奸细啊。”

    楚衣抿唇笑,“不欢迎吗?”

    楚瑶直截了当:“不欢迎。”

    楚衣:“那也没办法呢,看见你不开心我就好高兴。”

    楚瑶嘴角扯开笑,拳头“咯咯”响起来,“别以为我不会揍你。”

    楚衣笑意依旧,眸也微微冷下来,“哦?”

    一瞬间,气氛有些剑拔弩张。

    在无比紧张的氛围中。

    圆脸兽峰弟子的山羊“咩”了一声。

    圆脸弟子:“啊,小白你是不是害怕了?楚大人您吓到我的羊白白了!”

    喜欢研究傀儡文化的兽峰弟子的黑狗“汪”了一声。

    那兽峰弟子也大惊失:“啊黑铁蛋!你怎么叫了?!你是不是难受?!两位大人快手下留情啊!!”

    楚瑶:“”羊白白是个什么玩意。

    楚衣:“”

    所以她很烦满身鸡屎味的兽峰弟子啊,一个一个的,只要灵兽有一点屁事,跟他妈天塌了一样,什么都不管。

    楚瑶眉角抽了抽,松了拳头,对楚衣不耐烦道,“这里不用你多管闲事。”

    楚衣看了一眼石板上的小傀儡,笑意不变:“但我想知道,姐姐要怎么做。”

    楚瑶道:“与你无干。”

    “要我提醒姐姐一下吗?”楚衣轻笑道,“火灵气,丹峰”

    楚瑶瞳孔微微一缩:“闭嘴,滚。”

    “我只是说说,姐姐激动什么呢?”楚衣达成了目的,也不以为意,“那我就不打扰姐姐了,再见。”

    翌日。

    是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

    昨天动静不丹峰也遭受了不少波折,不少睡得正香的弟子都大半夜被强行拉起来检查是不是本人,还要出示玉佩,一个一个的没少遭折腾,倒是夏歌这个夜不归宿天降温泉的最可疑的可疑人士,一回到自己的豪华单人间,倒头就一觉快乐的睡到了天亮。

    “啊,真快乐啊。”

    系统:“起来上早课去吧你。”

    早课。

    周围的同学们看起来一个个萎靡不振,只有夏歌一个人精神百倍,连看早课的夫子都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夏歌回以灿烂的笑容。

    看早课的夫子就是那次被楚瑶摔了水壶的夫子,对于夏歌,他实在是摆不出什么好脸,哼了一声,低头看丹方了。

    夏歌也不以为意,低头看了看书,看了一会儿,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她猛一抬头,果然

    霍白?!

    坐在她左前方的霍白安静的坐在那里,一袭丹枫素衣板板正正,坐姿也是板板正正,看不出任何异常。

    死死盯着他的背影,夏歌一时间大脑有些混乱。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还安然无恙的在这里?她昨天那只炸掉的小傀儡威力虽然比不上什么核弹,但都是她从黑市高价买回来的高级材料,至少得有八两n爆炸的效果了好吧,就算他皮厚,就算他有灵气护体,但在那种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总得当头炸一脸吧?

    可是现在看上去怎么一点事情都没有?

    昨天那个夜袭的不是霍白?不是白刃?不可能不可能啊?

    难道除了霍白,还会有第二个奸细不成?

    “早啊夏无吟。”

    正当夏歌大脑混乱不知所谓的时候,一边毛晴黑着眼圈,蔫巴巴的小声跟她搭话,“你看起来精神不错啊”

    夏歌定了定神,思绪却还是忍不住有点飘,“嗯嗯还不错”

    假的吧?她昨天做那么多牺牲结果一点卵用都没有?

    毛晴:“昨天的瓜子好吃吗?”

    夏歌立刻来了精神:“好吃!奶香味的!还有吗?”

    毛晴道:“有啊,不过你昨天说要给我带柿。”

    柿子?柿子!

    毛晴话没说完,就被夏歌猛地捂住了嘴巴。

    毛晴睁大了眼睛,“唔唔”了半天,夏歌装作不经意的去看了一眼霍白,发现他在前面没什么动静,才松了一口气,小声安抚道,“柿子是没了,我等下给你买柿饼行不行?”

    毛晴睁大眼睛,点了点头。

    夏歌松了手,毛晴用书挡着脑袋,小声问道:“你的柿子怎么啦?”

    夏歌心虚道:“本来昨天熟透给你留着的,但是今天早上一看坏掉了。”

    霍白还是没有回头。

    夏歌微微眯起眼睛。

    昨天到底是不是他?

    可是不是他的话难道是另外一个奸细?

    “啊,坏掉了?”毛晴皱了皱鼻子,小声道:“好可惜啊。”

    夏歌一想到自己昨天从剑峰偷的柿子都贡献到傀儡脑袋上了,也一脸心痛遗憾的点头,“是啊是啊好可惜哎哟!”

    冷不丁的脑袋被狠狠敲了一下,对面毛晴也“啪”的挨了一下。

    “夏无吟!毛晴!”夫子拿着卷起来的丹书,吹胡子瞪眼,“越来越皮了是不是?!知不知道在上早课?!给我滚出去背书!”

    夏歌:“”

    毛晴:“”

    两个人抱着书,在一众看热闹的目光下灰溜溜的出去了。

    东方灿灿的晨阳普照大地,山上隐约还有着未化去的晨雾,两个人在堂外,夏歌拿着丹书,念了一会儿就被书上乱七八糟的生僻字给打败了。

    旁边毛晴念的却十分认真。

    夏歌:“”

    夏歌用胳膊捅了捅毛晴,“哎,我看你今天来的早。”

    “净魂丹啊?”毛晴回过神来,嘴里还喃喃道,“这丹药居然要用生魂”

    系统:“你看看人家。”

    扎在头上的小相思在毛晴不注意的时候悄悄伸长自己的小尾巴,一本正经的拍了拍夏歌的脑袋。

    大概也有“你看看人家”的意思。

    夏歌:“”

    毛晴问:“我今天来的确实挺早的,怎么啦?”

    “你真认真啊。”夏歌一脸沧桑,“我应该多向你学习。”

    毛晴愣了一下,随后有些不好意思了,“你说什么呐,我没有什么天赋,就只能多努力啦”

    夏歌道:“怎么会呢,你很有天赋啊。”

    能炼出辟谷金丹的人,怎么说也不是什么没有天赋的人吧。

    “我比不上你的。”毛晴摇摇头,“大家都说你会成为丹峰第一位地级炼丹师。”

    夏歌干笑了一下,“你觉得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毛晴奇怪,随后笑起来,“只要是你的话,一切皆有可能啊。”

    夏歌:“”这夸的,有点不好意思啊。

    “丹峰百年来,几乎没有人能在入门赛上就炼出三生金丹,你做到了百年来也几乎没有特招生,你也做到了。”毛晴说着,顿了顿,想到了夏歌参赛时奇葩的登场方式,又笑了,“你总是在把我心中的不可能变成可能。”

    夏歌:“”你误会了,能成为特招生,大师姐放水真的是功不可没。

    “你很厉害,夏无吟。”毛晴很认真的道,“一开始进内门,我没想过要成为地级丹师,那对于现今每一个炼丹师而言,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我只是想着,至少要变厉害一点,至少不要再让剑峰的那些垃圾随便就能把我踩在脚下,至少能挺直自己的脊梁但是”

    她看着夏歌,“但是大家都在说,你可以。”

    “所以我就在想,既然你可以那么我努力一下,说不定也是可以的。”

    夏歌:“那是以讹传”

    “不管你可不可以,但至少,因为你,我现在觉得,地级丹师,并不是那样的遥不可及。”毛晴轻声道,“我要谢谢你,不管能不能成功,至少你给了我追逐它的勇气。”

    “你都听人家瞎吹了什么啊,我要是做不到多尴尬,而且我什么都没做啊。”夏歌有点窒息。

    “重要的不是做不做得到,而是你做没做。”毛晴想了想,笑起来,“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所以一切才皆有可能啊。”

    夏歌:“”虽然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但还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啊。

    夏歌看了看她手里的书,最后诚恳道,“我觉得你会成为地级丹师的。”

    毛晴笑着,“共勉。”

    夏歌回过神来,“哦对了,我刚刚想问你什么来着?”

    毛晴茫然:“你刚刚问我什么了吗?”

    夏歌:“我想起来了你今天来的很早?”

    毛晴道:“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搜查,查完之后我就没睡着,干脆就收拾收拾早点过来了。”

    夏歌“哦”了一声,问的若无其事,“那你来了之后霍白多久来的啊?”

    听到夏歌突然提起霍白,毛晴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你不提我都快忘了,说起来,我感觉今天霍白有点奇怪”

    夏歌心微微一跳,面上却不动声,“嗯?”

    “以前他袖子里都会藏薄荷糖的,我每天早课上背书的时候都能看到他偷吃。”毛晴困惑道,“今天没看到他吃,好奇怪啊。”

    夏歌:“”窒息。

    “除了这个呢?”夏歌稳了稳,“有没有什么很虚弱的感觉?或者走路一瘸一拐的?”

    毛晴刚想说些什么,等反应过来夏歌问了什么,表情突然就微妙起来,她看着夏歌:“你为什么这么问?”

    夏歌迟疑,“嗯,这个呢”

    顿了顿,毛晴睁大眼睛,难以置信:“他昨天跟你逛窑子去了?!”

    夏歌陡然一口水呛住:“咳咳咳”

    毛晴掐她肩膀,激动的摇来摇去,“是不是是不是?!”

    夏歌被摇得头晕眼花:“咳咳咳不、不是”

    而且你都他妈脑补了什么,为什么还是跟她逛窑子去了?她看起来很喜欢逛窑子吗?!

    毛晴:“那你为什么这么问?”

    夏歌缓过气来:“”对哦。

    毛晴:“嗯?”

    夏歌陡然严肃起来:“虽然我没去,但是我怀疑他去了。”

    系统:“”喂这么泼脏水真的好么。

    毛晴也狐疑的看她。

    对不起了霍兄!既然当了奸细就要有黑到底的觉悟!在下要一报黑市之仇了!

    夏歌一本正经,循循善诱,“你看,霍白连贪欢瘾都知道怎么炼,怎么可能没去过窑子呢。”

    毛晴:“你骗人,昨天三峰搜查,要是霍白夜不归宿的话肯定被带走了,怎么今天能在这里上早课。”

    三峰搜查是在事发之后,如果用定点传送石的话完全可以在搜查之前回来,疑点就是

    为什么,霍白身上看不出一丝,受过伤的迹象?

    夏歌面不改:“哎,我没说他昨天晚上去啊,我说他以前去过,哎哎,不说这个了,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毛晴对霍白去逛窑子这件事持保留看法,想了想,道:“奇怪的地方他今天对我也特别冷淡。”

    夏歌:“”虽然这样说好像有点不太好,但回忆起来他哪天对你好像都没热情过呢。

    虽然夏歌没说,但毛晴也一眼看穿了她的想法,她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告诉你,不一样的。”

    “虽然以前他不怎么愿意搭理我,但是”毛晴想了想,皱起眉头,“我说不上来,反正他今天确实有点怪怪的。”

    夏歌睁眼说瞎话:“他可能是在思考怎么给窑子里的某个姑娘赎身吧。”

    毛晴作势要走:“你再瞎说我就告诉他去了。”

    夏歌拉住她:“我给你买柿饼,晋江糖铺的。”

    毛晴:“不要。”

    夏歌忍着肉疼:“一斤薄荷糖!”

    毛晴:“谁要吃薄荷的,我要樱花的!”

    夏歌:“”

    毛晴:“我给他说去了。”

    夏歌:“樱花的樱花的!!”

    得,破产了。

    系统:“让你瞎说,活该。”

    夏歌:“”

    两个人看了一会儿书。

    夏歌小心翼翼道:“打个商量呗,樱花的糖咱半斤行不。”

    毛晴眯着眼睛看书,目不斜视:“也行,那加半斤柿饼。”

    夏歌:“”

    你去告诉他吧,再见。

    “小姐,您削这木头做什么啊?”

    碧玺收拾完了房间,瞧着自家刚刚从菱溪峰议事殿回来,坐在桌前拿着刻刀的小姐,有些困惑。

    顾佩玖动作微微一顿,半晌,“没什么,刻点东西。等下把要处理的卷宗拿过来,你便忙你的去吧。”

    “哦”碧玺还是有些好奇:“小姐是要刻章吗?”

    “不是。”顾佩玖摇摇头,随后道:“你快去吧。”

    碧玺见自家小姐好像不太想说的样子,也就没再追问,依言下山去拿卷宗了。

    顾佩玖将手里的木头拿出来,是一截雪白的白木。

    窗外温暖的阳光穿过绿帘,落在桌上,小瓷瓶上插着两根拂子茅,红白枫衣的少女垂下眼睫,手中刻刀在木头上蜿蜒成画,细细雕琢。

    细碎的木屑散落下来,白木慢慢有了一个人形的样子。

    阳光柔和,衬得少女玉手纤纤,眉眼若画。

    过了一会儿,碧玺抱着卷宗回来了,看到了顾佩玖手里的半成品,微微睁大了眼睛,“小姐这是?”

    顾佩玖顿了顿,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一边,若无其事道,“没事刻着玩的。”

    “把卷宗给我吧。”

    碧玺把卷宗放到桌子上,视线还是情不自禁的往那个小木偶身上挪,半晌,“小姐您的雕工真好。”

    顾佩玖低低的“嗯”了一声,翻开了卷宗。

    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加强戒严。

    随后再翻,便是关于昨天魔教奸细夜袭详细的情况报告。

    旁边碧玺把目光从小木偶上收回来,问:“小姐,昨天夏无吟怎么在你房间啊。”

    顾佩玖一边看卷宗,一边道:“不知道。”

    碧玺:“”

    昨天看小姐的样子,好像早就知道夏无吟来了

    可是他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来的?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难道是传送石?

    夏无吟那小子手里居然有可以直接传送到小姐闺房的传送石?!不可能吧?!

    碧玺细观顾佩玖神,没有发现她哪里不对,也没有说罚夏无吟的意思,顿时就有些困惑了。

    想了想,她忍不住道:“那您不生气吗?”

    顾佩玖:“为什么要生气?”

    碧玺道:“夏无吟那小子半夜出现在您房间,肯定图谋不轨,您当然要生气。”

    “图谋不轨?”顾佩玖联系了一下实际,想了想夏无吟能被她一只手提起来的小身板,摇了摇头。

    “她不行的,太小了。”

    一边趴着的天诛绫像是想起了什么,微微翘起了红菱一边。

    顾佩玖看它一眼。

    见得到了主人的注意力,它快乐的蠕动了一下,悄悄的把自己抬起来,抬到和顾佩玖胸口差不多的高度,然后悄悄的做了一个戳一戳的动作。

    然后迅速蔫下去开始装死。

    顾佩玖:“”

    碧玺没看见红菱的动作:“不小了!都十三岁了!”

    顾佩玖收回目光,若无其事的翻了一页卷宗,与其是回话,不如说是自言自语,“才十三岁啊。”

    太小了。

    难怪个头才那么一丁点。

    碧玺:“”

    顾佩玖:“哦,对了,天诛绫看上去好像有点脏了你今天洗的时候多搓几遍。”

    碧玺:“咦?我昨天刚洗过啊。”

    天诛绫慢吞吞的把自己缩在了墙角。

    顾佩玖翻了一页,面无表情的重复:“脏了。要多搓几遍。”

    碧玺:“”

    阳光正好,桌上的雕刻了一半的白木娃娃在阳光下,猫眼睁大,唇边笑容的弧度灿烂若明光。

    话分两头。

    楚衣从丹峰回来之后没有回自己的寝舍,直接去了楚瑶被毁于一旦的小竹屋。

    还未清理的傀儡残尸碎片在地上一片狼藉有几名兽峰的弟子牵着自己的灵兽在检查。

    兽峰的灵兽可以灵活的分辨出不同人的不同灵气是追踪的一把好手。楚衣站在不远处的竹林下看了一会儿便收回了目光,纤长的睫毛微微垂下在眼睑映出一片密密的阴影。

    旁边正好有个护卫队的弟子路过,楚衣瞥了一眼,“站住。”

    “欸”那弟子一惊站住了发现是楚二小姐,顿时有些局促起来,“您有何事?”

    “叶”楚衣顿了顿,“那些跟你一起的护卫队的人呢?”

    “他们都去不同的地方检查去了。”那弟子道“您要找谁吗?楚大人去大师兄那里了所以护卫队就”

    “我知道了。”楚衣道,“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那弟子受宠若惊。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继承十万亿火影之气死人不偿命武侠之神级造反系统宠妻如命:傅少,隐婚请低调被遗弃的黑武士斗战狂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