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甘落凡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对面的叶泽显然也看到了她,想要朝她过来但看到她旁边的毛晴又停下了步子。

    像是有些无所适从。

    毛晴提起来夏歌这才注意到他连剑峰的衣服都没有穿,只是简单的穿着玄的衣裳,头发用黑发带扎起来,整个人显得有些沉郁。

    一抬眼往毛晴指着的地方一看“叶泽?”

    毛晴“咦”了一声“还真是你认识的人啊?他怎么没有穿菱溪峰的衣服?”

    “啊哈哈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你先回去吧,我有点话要和他说。”

    毛晴也没多说什么,闻言就捧着自己的战利品,美滋滋的回去了,“那你们好好聊啊。”

    叶泽便没再多说什么,转身进了“危房”。

    有些腐朽的木门被推开的“吱呀”声音,有些刺耳。

    两个人没走几步毛晴微微睁大眼睛指着不远处,“哎,那是谁?”

    “那个人好像在你以前住的地方啊。是来找你的吗?”

    夏歌微微一怔,她以前山下的小破屋子好像是因为太破了被丹峰判定为危房所以暂时没有新弟子住进去。想到这个她就想吐槽妈蛋以前她住的时候就不是危房,等她搬走了就变成不能住的危房了,有没有一点人道主义精神啊喂。

    毛晴走了,夏歌走过去,唇角微微弯起,“哟,怎么想起来看我了?”

    叶泽沉默了一下,“那是谁?”

    夏无吟“啊”了一声,有些意外他会问这个问题,“一个朋友。”

    夏歌没忍住:“这是危房。”

    叶泽侧眼看她,“顶着镰刀都能睡觉的人,现在倒在意起危房不危房来了。”

    夏歌振振有词:“那不一样,再说当时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草窝嘛,旁人的有金子都是旁人的,自己的就是头顶有镰刀吊着那也是自己的。”

    叶泽眉角抽了抽:“所以你的意思是,现在这个危房不是你的草窝了?”

    夏歌:“不,其实我的意思是,当时只能住这个。”

    叶泽:“”

    系统:“完全没听出来有这个意思,你就是在胡扯吧”

    叶泽面无表情的在危房里面看她。

    夏歌沉默了一会儿,妥协了。

    身后门“啪”得被关上,叶泽也没废话,开门见山,手中缺了一个角的龙玉在阴沉沉的屋子里,泛着温润的光。

    “我要听你解释。”叶泽道。

    夏歌做出一副惊喜的样子:“诶!居然被你捡到了?我前几天不小心弄丢了,哎,不过本来就打算给你的,就不用还我啦。”

    叶泽冷笑,“夏无吟,你现在演技怎么那么浮夸。”

    夏歌:“”

    夏歌默默在心底问系统:“很浮夸吗?”

    系统:“”有点假。

    “丢了,行,丢了。”叶泽声音微冷,“那你觉得是谁偷了你的玉佩,能让它在那个时候落在那个地方?是那个夜袭楚瑶的魔教奸细,还是楚瑶?”

    夏歌眼神微微飘:“啊可能是奸细吧。”

    叶泽捏紧了手中的玉,见夏歌左右故而言其他,心头的怒火一下窜了出来,“屁的奸细!夏无吟,你是当我蠢,还是当所有人都蠢,你以为你是谁?所有人都能被你耍的团团转?!”

    “如果我没看见,如果我没捡起来,如果被其他人捡起来会有什么后果,你长没长脑子?!”

    “所有人都会把你当成奸细!你会被抓起来!你心里没有点谱”

    “那你不觉得,我是奸细吗?”

    夏歌忽然抬起头,看他。

    叶泽:“你怎么会是奸细?”

    夏歌欣慰:“真好啊小叶子,朕没白养你。”

    叶泽:“滚。”

    夏歌叹了口气,循循善诱道:“玉本来就是你的,你捡到了说明你和它有缘分,管你捡到它的时间地点呢?就是在粪坑里看见了,捡起来之后擦干净谁知道它的出身,相逢既是有缘,施主你就收下吧。”

    叶泽额角青筋微跳:“”

    夏歌忙道:“哦对了,你放心,这块玉不是我从粪坑里捡来的。”

    系统窒息:“你的栗子举得真恰当啊。”

    “我管你从哪里捡来的!”叶泽说着,忽然就有些疲惫,“你就不能”

    我管你从哪里捡来的。

    夏歌闻言,沉默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有些难过了。

    叶泽不懂,系统却知道,当时才十岁的夏歌为了拿到鬼龙玉,到底经历了什么。她没有叶泽的气运,也不是天命之子,要抢天命之子的东西,自然不是一番坦途。

    可是当时她别无选择。

    叶泽深吸了一口气,决定结束这个话题,他问,“你当时,怎么在大师姐的房间里?”

    夏歌回过神来,叹息:“唉,都怪我太美了,都是我的错。”

    系统没忍住:“说人话。”

    叶泽:“说人话。”

    夏歌:“我去帮师姐批卷宗了。”

    叶泽定定地看了她半晌,“我知道了。”

    他绕过夏歌,推开她身后的门,“夏无吟。”

    “现在你说什么,我都会信你。”

    “全部都信。”

    说完便走了。

    没有回头。

    夏歌回头看了看他的背影,过了半晌,从兜里掏出了一块樱花糖,慢吞吞的剥开,然后丢到了嘴巴里。

    系统:“你居然藏了一块?!”

    夏歌嚼着糖:“闭嘴。”

    过了良久。

    甜滋滋的味道随着糖块的化开,融尽,直到最后没有一丝甜味。

    再怎么样都尝不到一丝甜味的时候,那种有些苦的味道就慢慢爬上来了。

    “小傀,我还是有点难过啊。”

    系统:“你难过什么?”

    夏歌:“唉。”

    如果叶泽真的信她。

    就不会问她当时为什么在大师姐房间里了吧。

    “所以有时候就是会这样。”夏歌推开腐朽了一半的门,感受着门外灿灿的阳光,眯起了眼睛,“明明撒谎无数,却总想着,要是说什么都有人信就好了。”

    “你放心吧。”系统:“没有那样的傻子的。”

    夏歌:“这不是想想嘛。”

    系统想了想:“就怕你聪明反被聪明误,两头都讨不了好。”

    夏歌:“那就是我的事情了。”

    系统:“万一以后后悔了怎么办?”

    “以后?”夏歌笑了,“以后会怎么样,谁会知道呢。”

    更何况以后

    她是傀儡师。

    这个身份,她从来不觉得,自己能瞒一辈子。

    要是没人发现,也没办法回家,那在丹峰过一辈子也不错。但她既然决定寻找镇魂,向着大傀儡师前进,那么她就得做好被人发现的准备。

    到时候东窗事发,会发生什么,几乎是显而易见。

    “一个人逍遥自在一辈子也挺好的。”夏歌自语,“至少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谁都不会牵扯。

    她是一个人。

    一直都会是一个人。

    所以,大概,无论怎么样。

    都不会后悔吧。

    “走了,回去上课了。”

    下雨了。

    山雨一开始淅淅沥沥,无人细听。

    然后慢慢的就大了起来。

    最近开始上炼丹实践课了,丹炉烟雾渺渺,夫子的任务也布置的很简单,回春丹三枚,谁炼完丹谁就能先走。

    夏歌炼丹很快,其他人还在琢磨药草用量的时候,她就基本上把需要的东西扔到炉子里,回春丹简单,她又开了灵窍,对空气中的火灵气把握的细致入微,所以炼起丹来简直和开了挂一样快。

    把丹药交给夫子,夏歌就能走了。

    教丹方的夫子看了她炼的丹药,即使对夏歌没什么好感,也难得露出了几分赞赏的意思,“不错,不错。”

    然而室外雨声不停,豆大的雨水从泛着雾气的阴沉天幕中洒下来,坠成长长的雨丝,啪啪的落在红瓦上,纸窗上,有些落在水坑里,迸起了王冠一般的水花。

    夏歌在门口蹲了一会儿,她没带伞。

    系统:“你蹲这干嘛?”

    夏歌:“我没带伞。”

    系统:“你没带伞跟你蹲这里有直接联系么。”

    “以前看电视剧,女主蹲到这里,蹲一会儿就会有人把伞打到她头上。”夏歌想了想,“那样我就有伞了。”

    系统梗了梗,半晌:“你清醒一下。”

    夏歌:“我很清醒。”

    系统:“站起来吧。”

    夏歌:“不站。”

    系统:“还是不清醒啊。”

    夏歌:“”

    系统:“你想想,人家电视剧都是失恋了,伤心了,难过了,而且人家是蹲在雨里,才有人送伞,你一没失恋二没伤心三没难过,而且你还蹲在屋檐下面”

    系统听上去有点痛心疾首:“你做戏得做全套啊。”

    夏歌点点头,“嗯,你说的对。”

    说完便利索的跨出屋檐,穿过稀里哗啦的雨幕,在瓢泼大雨下,蹲到了一个水坑旁边。

    水坑旁边一只青蛙“呱”了一声。

    夏歌挪了挪脚,给它腾地方。

    系统:“”

    大雨下的又紧又急,少女整个人都被打湿了,柔软的黑发贴在肩头,相思悄悄翘起来,想要编织成一块布给她挡雨。

    “相思。”

    相思顿了顿,蔫巴巴的停了下来,当红发带了。

    全身都湿了。

    衣服黏糊糊的在身上,有点冷,也有点难受。

    系统有些窒息:“你最近是不是脑袋里灌了水?”

    夏歌:“”

    系统:“你听听这水声,你要不晃晃脑袋听一下?不用晃了,我跟你说吧,稀里哗啦的,里面都是水。”

    系统还想再说点什么,夏歌突然道:“我难受。”

    系统:“”

    倾盆而下的雨声,将少女微弱的像是自言自语的声音淹没。

    好像,没有人能听到。

    系统顿了顿:“你难受什么?”

    夏歌:“没人跟我送伞,难受。”

    系统:“我看你不仅是脑子有水,应该还有坑。”

    夏歌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

    打在身上的凉雨,忽然消失了。

    轻浅的檀香,混着雨水中飘散的细微的草木腥气,慢慢的蔓延开来。

    夏歌慢慢抬起头。

    丹枫素衣的少女如画的眉眼微微蹙起,手中一把绘着山水的雪白油纸伞只有一半撑在了她头上,另一半朝着她微微倾斜,为她挡住了那如刀一般的冷雨。

    而她半边肩头,已经被瓢泼而下的雨水浸湿。

    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因为一人,甘受风雨,而落凡尘。

    夏歌微微失神。

    过了半晌。

    她笑着看她:“师姐,您可真好。”

    顾佩玖望着底下这个像蘑菇一样蹲在地上的少女,她浑身都被雨打湿了,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雪白的颊边,一双漆黑的猫眼睁得很大,水润润的,也许是雨水流进了眼里,她的眼眶微微有些泛红。

    明明她唇边有笑,眼睛却好像在哭。

    顾佩玖想。

    雨水噼啪打在伞上,顾佩玖朝她伸手,“起来。”

    白袖一尘不染,伸过来的手素白如雪,她的声音在雨声中,清冽又不失温柔。

    夏歌缩着手,低下脑袋:“不想动。”

    好白的手啊。

    系统:“”

    顾佩玖伸出去的手微微顿了顿,随后又收了回来,却也没有走,只是默默撑着伞。

    云天青,大雨倾盆,丹枫素衣的少女半边身子已经被全部浸湿,而伞下的少女,却未曾再沾染半分湿意。旁边那只雨蛙“呱呱”叫了两声,“噗通”跳进了水坑里,泥水迸到了夏歌衣摆上,好像在嘲笑她的不识抬举。

    夏歌低着脑袋:“你是来找夫子的吗?”

    顾佩玖“嗯”了一声。

    “那你快去吧。”夏歌顿了顿,“我蹲一会儿就好了。”

    顾佩玖沉默了一下,“为何蹲在这?”

    “我难过,想蹲着。”夏歌道:“可能淋一下,清醒一下,就不难过了。”

    顾佩玖:“为何难过?”

    夏歌:“你想知道?”

    顾佩玖“嗯”了一声。

    “那我就跟你说吧。”

    夏歌抬起头:“刚刚难过,是因为没人给我撑伞。”

    顾佩玖看她。

    夏歌:“现在难过,是因为有人给我撑伞,可是把你淋湿了。”

    “你那么好。”夏歌说,“我有点舍不得。”

    夏歌破产了。

    从晋江糖铺出来的时候夏歌觉得连今天金灿灿的阳光都透露着吃不上饭的贫穷。

    系统:“别这样,你还有我。”

    夏歌:“你能吃吗?”

    系统:“不能。”

    夏歌:“闭嘴吧。”

    毛晴得了糖和柿饼心满意足“哎,夏无吟你可真好呀。”

    夏歌:“”

    毛晴提着糖和柿饼,拍胸口保证:“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和他说的!”

    夏歌捂住眼睛,防止自己流出贫穷的泪水:“那真是谢谢了。”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浮世传七零年代文工团绝美校花的妖孽保镖造化无始网王之平等院龙泽一剑往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