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只有一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是魔教的人。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霍白显然已经被魔教的人掉包,早就不是之前那个霍白了。她之前一直没有动作,是因为当时的想法很简单,觉得应该是魔教的人认为“霍白”如果突然消失就太突兀了,真“霍白”受伤了就弄个山寨货暂时充数,但现在显然,不止于此。

    现在想想,掉包的原因,估计还有已经发现,她那有点不怎么走心的反间计了。

    那就是显然现在除了楚瑶以外已经有“第二个”或者“第三个”人知道她傀儡师的身份了。

    唯一比较好说的是他们并不是菱溪峰的人。

    她放在白刃身上的小傀儡一旦暴露,自然不能让“可能被控制”的白刃继续当探子,当然要换人。而小傀儡既然暴露了,那么她是傀儡师这件事,魔教也知道的差不多了。

    摄魂夺魄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麻烦,但对于魔教这种把傀儡术当小孩子玩意一样的教派,摄魂夺魄这技能虽然易中,但也并不难解。

    走的最烂最蠢的一步棋,没有之一了。

    系统:“确实蠢。”

    那个时候她也就差不多可以收拾收拾东西从丹峰滚蛋了。

    “唉,真愁人。”

    夏歌随手摘了一根狗尾巴草叼着,抱着脑袋往山下走她愁的第二件事说简单也很简单说麻烦,也是真的很麻烦。

    “唉。”

    夏歌把狗尾巴草扔了,有些颓,小傀那个时候骂的真没错,她就不该扔那个小傀儡炸弹的。

    又是被楚瑶看破,又是被魔教盯上。

    夏歌吓了一跳:“你醒了?”

    系统:“嗯。”

    夏歌叹了口气,惆怅,“唉,不过基本目的都达到了,其他也没什么了。”

    系统想了想:“说起来,你之前为什么不揭穿霍白?”

    夏歌:“一直都不能揭穿的。”

    系统:“嗯?”

    夏歌:“一开始是知道,但不揭穿是因为我要他有用借着他的东风,给叶泽送鬼龙玉很方便。”

    系统:“这个我知道,但事情结束之后呢?”

    夏歌:“霍白那天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么,我也不能确定那天晚上偷袭的是不是他,所以就先静观其变看看了。毕竟空口白牙谁都能说,但有些事情还是要讲讲证据的。”

    系统:“”

    “唉,只是当时没想到是掉包的。”夏歌有些惆怅,“既然现在对方现在捏着我傀儡师的身份,要是被抓,就相当于我的老底也离揭开不远了。”

    系统:“听上去你现在处境堪忧。”

    夏歌:“也没有啦,别那么绝望嘛,走一步算一步呗,反正再怎么样都不会比以前更差劲了。”

    系统:“那个假霍白今天是想要杀你吧。”

    夏歌:“他要是能杀的了我,我还混不混了?”

    “霍白倒没什么,就怕魔教之后又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动作了。”

    一边这么闲聊着,也算是轻松愉快的回了丹峰。

    谁知道还没轻松愉快多久,夏歌就在门口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一瞬间轻快的脚步就有些僵硬了。

    “师姐?”

    顾佩玖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回来了?”

    夏歌反应过来,讪笑了两声:“师姐,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啊,等我呢?”

    顾佩玖“嗯”了一声。

    夏歌:“”

    “你逃了午课,还有晚课。”顾佩玖陈述,“夫子向我告状,说让我好好管教一下你。”

    她看着她,眉眼不经意的扫过少年腰间灿烂的小木偶,蹙起的眉头微微松了一瞬。

    “去哪里了?”

    “我今天被剑峰的那个师姐叫走了。”对着顾佩玖的目光,夏歌眼神飘了飘,“为了促进丹峰和剑峰的友好和谐发展,我就大义灭亲不是,我就英勇就义,牺牲了一下自我,陪那位剑峰的师姐聊了聊人生什么的也没做什么嘛。”

    “无故逃学。”顾佩玖总结。

    夏歌第一时间否认:“没有!我”

    顾佩玖就看着她,一言不发。

    眼里的月光,隐约带着说不出的寒意。

    夏歌自己扯了一会儿就没气了,半晌声音低下来,老老实实,“对不起师姐,我无故逃学了。”

    顾佩玖道:“你今天跟那位”

    她顿了顿,“师姐,做什么去了?”

    夏歌:“”干嘛去了?

    说吃肉喝酒会被打的吧。

    夏歌努力把今天的逃学说的正当化,“那位师姐说,要教我点东西。”

    顾佩玖:“教什么?”

    夏歌想了想:“弯弓射大雕。”

    系统:“”

    顾佩玖:“”

    “大雕?”顾佩玖眼睛微微眯起来:“不知道那雕是蝙蝠,还是大雁?”

    夏歌表情微微漂移,“那什么,也可能是山。”

    “这不是多掌握一门技术嘛。”

    见大师姐面不虞,夏歌老老实实的低下头,“师姐,我错了,你罚我抄丹训吧。”

    “我不是你师姐。”顾佩玖声音淡淡,“你师姐那么多,不差我一个。”

    说完就转身要走。

    漫漫白花开的灿烂,映的红白枫衣的少女披着一层朦胧的月光,背影纤纤,好像再走几步,就要消失了一样。

    “没没没没有!”

    夏歌闻言大脑一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跑到了顾佩玖身边,扯住了她的袖子。憋了半晌,“不是的。”

    顾佩玖侧头望着扯着她袖子的夏歌。

    少女仰着头,巴巴的看着她,猫儿一样的眼睛盈盈的染着光,看上去可怜又可爱,“不是的。”

    她小声道:“只有一个的。”

    顾佩玖收回了视线,望着远处的花树,一言不发。

    却没有再走了。

    夏歌把顾佩玖的手抱起来,小声道,“可能,那个,师姐可以有很多个。”

    顾佩玖没看她。

    “可是,可是你不一样的。”

    少女的声音隐约带着几分委屈。

    顾佩玖道:“哪里不一样?”

    夏歌想了想:“你对我好。”

    师姐可以有很多很多个。

    但是对我那么好的,只有你一个。

    顾佩玖望着远处的被月光笼罩的花树,过了一会儿。

    “喜欢吗?”

    夏歌抱着顾佩玖的手,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她问的什么,但还是下意识的道:“喜欢!最喜欢大师姐!”

    反正不管怎么样就是喜欢就对了!

    顾佩玖指尖微微一颤,半晌,她低声道,“我说的,是木偶。”

    夏歌:“”

    夏歌脸微微有些发红,“喜欢,木偶也喜欢,师姐也喜欢。”

    顾佩玖没有什么动作。

    夏歌觉得对方还在生气,信誓旦旦道:“你别生气,我以后再也不逃学了,也不说谎了,我每天都好好听课我也不会让自己生病了。”

    月光温柔,花树灿烂。

    说到最后,夏歌突然有些难过,“要是,我真能做到,就好了。”

    顾佩玖下意识的低头看她。

    女孩眼圈红红的,看上去很难过。

    为什么做不到?

    顾佩玖顿了顿,最后没有问,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哭什么。”

    夏歌:“我不是好孩子。”

    顾佩玖:“没人生下来就好。”

    夏歌红着眼:“可是人之初,性本善。”

    顾佩玖:“”

    顾佩玖想了想,道:“还没恶到不可救药。”

    夏歌:“那您是不生我的气了?”

    顾佩玖:“嗯。”

    还没等夏歌露出一个笑,便听顾佩玖道,“以后不准去剑峰。”

    夏歌:“啊?”

    顾佩玖没看她,“听到了,说是或者不是。”

    “你可以说不是,也可以骗我说是。”

    夏歌:“”意思就是说可以骗人,但是她也可以继续生气吧。

    夏歌小声道:“是。”

    顾佩玖看她。

    夏歌举手,“我没说谎。”

    但是又忍不住,“可是,要是有事情怎么办啊,总会去剑峰的吧。”

    顾佩玖:“你可以给我说。”

    夏歌“哦”了一声,说,“好。”

    夏歌想了想,“那您还罚我抄丹书吗?”

    顾佩玖道:“你想抄?”

    夏歌马上摇头:“不不这个还是不了。”

    两人说完,顾佩玖又道:“没多久就要期中测验,你莫要太过玩闹了。”

    夏歌陡然一个激灵:“啊?还期中测验?考什么啊?”

    顾佩玖看她。

    夏歌:“”

    夏歌默默的从兜里摸出了个柿子,悄悄的塞到顾佩玖的袖子里,“那个,师姐,这柿子超级甜的,我从剑峰特地给您带的,刚才就想给您尝尝来着。”

    说到后面又作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谁知道话没说两句,师姐您就生气了。”

    系统:“”不提期中测验你根本不会拿出来吧喂。

    顾佩玖:“”

    夏歌殷殷的看着她,两只猫儿眼亮亮的。

    手里的柿子隐约还带着少女怀里的余温。

    顾佩玖道:“你想知道考什么?”

    “没有啊,我没有这么说的,哈哈,师姐您不要随意揣测我呀”夏歌笑的灿烂极了,扯着顾佩玖的袖子看月亮,“今天月亮真亮啊,但要是师姐您非得告诉我,我也不是不可以不知道这柿子可甜了呢。”

    系统:“”怎能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顾佩玖慢条斯理的把柿子拿起来,“剑峰的?”

    夏歌隐约浮起了不好的预感:“是啊。”

    “伸手。”

    夏歌乖乖的把手伸好。

    顾佩玖拿起夏歌的手,把柿子放好,眉眼清淡:“那还是拿去贿赂你剑峰的师姐吧,她那么好,肯定会告诉你答案的。”

    说完,转身便走了。

    夏歌:“”

    夏歌:“啊师姐!这是我从兽峰摘的!!兽峰!!”

    和楚瑶分别后夏歌先去柿子林摸了一口袋柿子,掂着沉甸甸的柿子夏歌这才觉得来剑峰一趟不算很亏。

    回丹峰的路上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小傀,小傀。”

    她照例唤了几声没什么声音。

    “还没睡醒啊。”夏歌也没多想,一般她如果生病或者昏迷,系统就会进入待机状态。

    也许这是个年久失修的系统有时候她不故障了系统还没从待机中缓过神来。

    不过等等就好了。

    现在她愁的事情有很多。

    第一就是楚瑶显然好像是发现她傀儡师的身份了,虽然好像会给她的保密的样子,但这个世界上终究没有不透风的墙。

    往往第一个人知道,就代表有第二个人知道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变成很多很多个。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五行神术绝代农民一念成瘾蜜芽的七十年代青春之魔法乐章大明小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