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问仙铃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常念:“那哥你罚我吧,剑峰真没意思还不如我一个人面壁练剑三个月。”

    常蓝叹了口气“也罢虽然不知道你黑市买的那个玩意是真是假,但既然有人放出了镇魂出世的消息,想来也不尽是空穴来风,还是得让家里做点准备才是。”

    他说完,顿了顿,又道:“听说你把爹的问仙铃偷走了?”

    常蓝:“”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这是蠢不蠢的问题。

    常念眼神飘了飘:“我没偷。”

    常蓝扶额道:“还是还回去吧,爹真的都快被你气死了。”

    常蓝捏着眉心,道:“还回去吧,这个东西,只有放在爹那里才是最好的,放在谁那里,都不好。”

    常念心直口快:“哥,你也觉得膈应吗?”

    常念道:“我为什么不能来?”

    常蓝:“爹都快被你给气死了你说说你做的什么事情他让我罚你面壁思过三个月。”

    “不就花了点钱嘛。”常念嘀咕了一声“我们常家还出不起那点灵石?”

    常念道:“我不还!他自己做的好事还怕人知道?!他就是怕娘知道!”

    常蓝沉默了一下,道:“娘知道的。”

    常念一怔。

    常蓝不再说话了。

    常念拿出了铃铛,漂亮的银铃铛微微晃动,却没有任何声音,常念望着铃铛,低声道,“可是哥我想找到她。”

    常蓝微微一顿,眸微冷,道:“阿念,你不要太放肆了。”

    常念抬头:“可是不管怎么样,她都是我们常家的”

    “那不是我们常家的人。”常蓝目光冷下来,“那是魔教的余孽。”

    常念道:“哥!”

    常蓝道:“你不要再说了,问仙铃你要拿着便拿着,下次回家前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也不罚你,你好好练自己的剑。”

    常念不甘心:“哥”

    常蓝:“你要找便自己去找,就算你找到了,我也不会留她。”

    不留半分余地。

    两人不欢而散。

    常念出了殿门不远,就看到了不远处,袖上银蝶的蓝衣少女。

    少女站在殿外花丛间,漂亮的银蝶缠绕在她身边,她闭着眼睛,整个人披着一层朦胧的月光,仿佛入了画,整个人的影子都绰绰约约的,像是一场不真切的梦。

    常念微微一怔,半晌,“楚衣?”

    少女伸手,一只银蝶落在她的指尖,随后散开成星星点点的银光点,像是被什么唤醒了一般,虚幻朦胧的影子渐渐清晰,楚衣睁开了眼,看见了他,面上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呀,常念。”

    她看常念的表情,“怎么看上去不太开心啊。”

    看来,刚刚好。

    正好将叶泽哥哥送回去,时间算的正好。

    楚衣眼里滑过了暗沉,随后又被朦胧甜蜜的月光笼罩,整个人显得温柔又梦幻,让人触不到那眼底沉沉的暗黑沼泽。

    常念想到了刚才常蓝的态度,心中郁闷,刚要说什么,便又听楚衣道:“这铃铛好漂亮。”

    常念这才发现,刚刚郁闷,手里的铃铛都没来得及收回去。

    他心里憋了口气无处发,忽然就很想找人说说心中的憋闷,也像是发泄,带着恶意道:“这个是我妹妹的铃铛。”

    楚衣疑惑:“妹妹?你还有一个妹妹吗?”

    常念道:“算是有吧。”

    楚衣一顿,察言观,随后笑起来,“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时候,可以跟我说啊。”

    常念微微一怔,随后微微别开了眼睛,“为什么要跟你说。”

    楚衣眨了眨眼:“因为,我们很像啊。”

    常念道:“哪里像了。”

    “我们都没有能理解自己的人。”楚衣声音轻轻的,眼里带着朦胧的光泽,“没有人能做我们的朋友。”

    常念沉默了。

    但确实是这样。

    他是常家最小的一个孩子,所有人都对他毕恭毕敬,父亲对他格外严厉,兄长又忙于各种事务,所有人都看到他是天之骄子,诚惶诚恐,他们在意的是他今天有没有吃好,有没有做完今天父亲布置的任务很少会有人在意他内心的想法。

    “可是有的时候,我会很寂寞。”楚衣走过来,轻轻摸了摸他的脸,眼里笼着朦胧月,“有很多很多的话,藏在心底,会很累吧。”

    “你一定和我一样,也有很多很多的话,藏在心底吧。”楚衣声音柔软,她看着他,眸朦胧而魅惑。

    常念道:“你想多了,我没”

    楚衣却柔和的打断了他,“为什么不承认呢?”

    “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啊。”

    “如果是你妹妹的话,也不会想看你这样吧。”

    常念微微一僵。

    半晌,他别开眼睛:“我没有妹妹。”

    楚衣眸微微一动,“可是你刚刚说有的。”

    常念道:“那不算,我家里人都不承认,而且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她。”

    “可是你很喜欢她,而且”楚衣道,“你很想要找到她。”

    “我是很想找到她。”常念低下了头:“但我就算找到了又怎么样。”

    楚衣看了看月,眼神莫测,唇边笑意却依然浅浅,“找到了,就能了却一番执念呀。”

    “何必管别人喜不喜欢呢。”楚衣道,“遵循你自己的想法,才对啊。”

    常念微微一怔,半晌,“可能,你说的对。”

    他想找到他的妹妹,免她无枝可依,免她流离之苦。

    一直都很想的。

    那是血亲。

    “她什么都没有了。”常念喃喃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

    “听上去是你的亲妹妹?”楚衣问,声音隐约带着勾人的诱惑:“为什么你们家不承认她?”

    “是我的异母妹妹。”常念觉得心念有些恍惚,他低声道,“我家不认她,是因为她的母亲,是秦月。”

    秦月?

    楚衣心中微惊,面上却依然浅笑,“前魔教教主?”

    常念“嗯”了一声,拿着铃铛,整个人显得有些颓,“秦月几年前就被抓了,现在还在山牢里关着,可是”

    “山牢?哪里?”

    常念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剑峰山牢啊。”

    楚衣眼微微一眯,但很快就舒展开来,唇边笑意浅浅:“真可怜。”

    常念道:“可那个时候,妹妹还那么小”

    说着,常念的情绪有些低落,他望着铃铛发起了呆。

    楚衣轻笑道:“你会找到她的。”

    常念不抱希望,“希望如此。”

    楚衣望着明亮月,唇边笑意微微深。

    原来,山牢里的是这一位啊。

    只是想不到常家那位刚正不阿的家主,居然也有如此丑闻。

    与当时的魔教教主勾搭成奸,还有了私生女。

    楚衣唇边的笑微微染上了一些嘲讽。

    名门正派背后的交易,可真是肮脏。

    令人作呕。

    巨蝙蝠一事经过彻查,也没查出个水花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夏歌也不在意。

    最近她比较忙。

    天边鱼肚白刚起,顾佩玖门前团团花儿开的灿烂,夏歌蹲在她小院里的梧桐树上,眯着眼睛享受晨间的日光。

    窗户合着的绿帘被拉开了。

    夏歌蹲在树杈上,往下瞅,瞅半天没瞅到想见的人,倒是天诛绫慢吞吞的从窗户里像一条红蛇一样出来了,慢悠悠的把自己摊开,从窗棂上垂下来,让清晨的阳光均匀的铺在自己身上。

    艳艳的红绸洒满阳光,在花团锦簇中也不输颜,格外好看。

    夏歌:“”所以这个,要不要打招呼呢。

    没多久,听见“吱呀”一声轻响,门开了。

    夏歌正了正自己的神,在树上巴巴的打招呼,“师姐早上好啊。”

    红白枫衣的顾佩玖披着晨间朦胧的浅光出来,门槛边花儿盛放,衬得少女眉眼清淡,肤白若雪,她抬眼,看到了在树上蹲坐着巴巴往下瞧的少女,眉头微微一蹙,“来做什么?”

    夏歌无比积极:“给师姐请安!”

    顾佩玖:“不必。”

    夏歌装作没听到,瞅着庭前花团锦簇,道:“师姐你这边的花儿可真好看啊。”

    庭院前种了很多花,一团一团的簇拥在一起,盛放的灿烂,夏歌没话找话,“师姐,这花儿叫什么名字?”

    却久久没有听到对方的回应。

    夏歌瞅过去,一下有些失了神。

    红白枫衣的少女站在门前,身材纤细,晨间的阳光一点点渗透她柔软的发丝,仿佛一副出自一位诗人手笔的水墨画,她抬眸望着她,一双眸子仿佛画里的山水,映着她身影的同时,满眼都是穿透亘古的寂静。

    好像,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仿佛画里仙人,又好像,可以因为她一眼,从不染尘世的画境,来到人间。

    过了半晌,顾佩玖仿佛是回过神来,她低声道。

    “是绣球花。”

    夏歌眨了眨眼,也回过神来,“就是扔出去就可以找到喜欢的人的那个绣球?”

    顾佩玖否认:“不”

    迎面扔过来一个圆圆的东西,顾佩玖抬手接住,入手微微凉,她还未来及看是什么,便听到了树上少女学着古人,一本正经却有些清脆的调笑声,“那绣球抛给你,师姐嫁我否?”

    锦簇花团,晨光熹微,少女清脆的声音仿佛一道雷霆,骤然穿透心底,让心跳都骤然失律,顾佩玖抬着头,怔怔的望着树上那个满眼笑意,连发丝好像都染着阳光的少女,一时间,像是穿过了无数愤怒魔偶嘶嚎和喧嚣,无数鲜血和恶灵愤怒的哭号,穿过天罚和雷霆,穿过百年绵延等待的时光,穿过重重相思与血织染的回忆,只为了这一刻。

    一眼万年。

    夏歌:“师姐你看我干嘛,我开玩笑的啦,我今天一大早爬兽峰摘的苹果,剑峰的柿子你不吃,兽峰的苹果吃不吃啊?我洗干净啦。”

    “真是”顾佩玖别开眼,无意识的咬了一口手里的果子,甜脆的味道化开,“胡闹。”

    常念吃完饭就去找常蓝了他哥一向是个工作狂,出了蝙蝠夜袭这事肯定也睡不着觉。

    果不其然一到议事殿,常念就看到了伏案的常蓝。

    “哥。”

    常蓝正头疼刚才楚瑶过来,说那一箭是她射的,问她为什么当时不出来承认

    楚瑶:“当时饿了想去吃饭。”

    常蓝:“”

    这解释正当到让人无言以对。

    不过既然是楚瑶下的手想想也确实合情合理。剑峰的备选大弟子是拥有紧急应变权的,当时那么危机的情况,做出什么都情有可原。

    常蓝便随意的问了几句话,就把这尊大佛送回去谁知道刚送走一个抬头又看见一个。

    常蓝看见了常念觉得自己不是头疼了,简直是脑仁都在疼,“你来做什么?”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源世界之天衍茅山摆渡人玄灵惊世直播之死亡设计师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帝后之路[星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