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衣魂难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三人领命而去。

    “等他们回来了,我们就去其他村子守着吧,和秩的人汇合。”楚瑶说完,看了一眼顾佩玖。

    顾佩玖对她颔首,“等下你们去吧,我在这边再等等。”

    顾佩玖看了一会儿就收回了目光,那几个去搜人的弟子很快便回来了,对着楚瑶摇了摇头。

    “你们再去村外看看有没有没来得及回来的。”楚瑶道。

    “这边已经没有人了。”楚瑶顿了顿,“师姐要在这里做什么?”

    她是备选大弟子,顾佩玖是正式大弟子,因此也要称一声师姐。

    顾佩玖看她一眼,忽地微微一笑。

    “只是人魂已尽,衣魂难安。”

    等这三人走了,她抬起眼,望向屋子外的顾佩玖她没有进屋望着不远处的一个地方眉头蹙紧。

    楚瑶出了屋子循着她望的方向看过去,结果看到了一面被随意的插在了一户人家门前耷拉着的染血白旗有气无力的样子。

    那家人门上贴了白条,想来之前是在办丧事。

    顾佩玖拿出了一张黄符,道:“安魂。”

    “恶鬼潮所至,活人血肉尽消,魂化恶鬼,随潮而去。”楚瑶眯眼道,“这里还有师姐要安的魂吗?”

    听上去倒有几分挑衅的味道。

    “衣魂?”

    楚瑶还未来得及说什么,顾佩玖话音落下一瞬,似乎是感觉自己暴露了,那不远处的染血白旗忽然动了!它从泥里一窜而起,以一化二,二化四,伴随着狂飙的怨气,刹那间无数染血白旗冲天而起,抬眼望去,漫天白旗将整个枯竹村团团环绕!

    楚瑶拔剑,剑若一泓秋水,她声音冷下来,“是衣魅?”

    随行弟子也拔出剑来,“什么东西!?”

    那白旗在天上摆出一个阵形,随后漫天白旗从天上砸下来,不少弟子躲闪不及,被白旗猛地插在了身上!

    “啊”

    被白旗插在身上的弟子瞬间僵住,随后眼睛慢慢泛起血红的光泽,手里捏着剑,猛地朝一边猝不及防的同伴砍了过去!

    “锵!”

    楚瑶单手接住了那弟子的剑,翻手砍断了那白旗,抬脚把人踹开,“睁开眼看看!砍谁呢你!?”

    那弟子被踹的眼冒金星,半晌回过神来,一脸茫然:“我怎么了?”

    白旗有控制心神的作用!

    “我去找阵眼,底下你看着。”

    顾佩玖说完,躲开重重白旗,天诛绫散开,将那些被白旗控制住的弟子缠起来,一手夹着黄符,一手拽着天诛绫,朝着半空中的白旗阵飞了过去!

    然而被控制的弟子不在少数,楚瑶一边照顾着地上形式,将那些被控制的弟子身上的旗子一个个砍断,“啧”了一声,手中剑甩出去,“散!”

    甩出去的飞剑骤然以一化百,护在顾佩玖身边,为她杀开重重冲上来的染血白旗,顾佩玖很快冲上阵中,一眼便看到了阵眼。

    然而在看到阵眼的瞬间,她手中的黄符有猛地僵住。

    应该是白旗的阵眼,现在却是一件染血的白衣,明晃晃的在阵眼之中,衣袂飘飘,凶气四溢!

    正是黑市中曾经被她斩碎的衣魅,祸命!

    你杀不死我的。

    顾佩玖瞳孔微微一缩,手中黄符翻手甩了出去!

    凌厉的黄符穿破了重重白旗,朝着那白衣杀过去!然而那白衣只是轻轻一抖袖子,一个散发着强大气息的黑风穴骤然显现,将那黄符吸入其中,不见影子!

    而随着祸命的动作,旁边白旗的攻势愈发猛烈!楚瑶的飞剑隐约有些撑不住的迹象!

    顾佩玖眸一寒,“恶鬼潮,是你所为?”

    染血的白衣并没有回答她,只是一挥袖子,那小小的风穴骤然放大!巨大的吸力从里面传来,令人难以招架!

    顾佩玖在底下捆着弟子的天诛绫松开,转眼缠住了一边的一棵梧桐树,并且开始收缩,试图将人拉回来,抵住洞穴巨大吸力!

    洞穴阴森,透出一股可怖的鬼气,顾佩玖一手拽住天诛绫,一手从袖中抽出可以驱散鬼气的散鬼符,直接松手,任那黄符飞入穴中。

    黄符飞入洞穴的一瞬间,鬼气消散的一刹那,一股说不出的神性透了出来。

    神性?!

    神圣的,纯洁的气息,宛如天神怜悯世人一般的圣光和神性。

    只有真正的神明居所,才会有这样纯净的神性可以残留下来的气息。

    顾佩玖心中隐约不妙。

    那风穴开始慢慢扩大,吸力也开始越来越强!

    一边的飞剑开始有些力不从心,顾佩玖看了一眼底下的楚瑶,拿出了一道卷轴,低声传音道。

    “带弟子去秩那边!”

    这洞穴有古怪!

    楚瑶还未回过神来,便感觉到一道强烈的天光照下来,眼前骤然一片空茫茫的白,再回过神来的时候,配剑落在一边,人已经不在枯竹村了。

    他们在一片荒地上,举目无人,顾佩玖似乎是动用了随机大范围传送卷轴。

    有弟子回过神来,小心翼翼的问:“楚大人,刚刚”

    楚瑶捡起佩剑,想到了在白光出现之前,看到的诡异白衣和风穴,她看了一眼周围的弟子,眉头猝然皱起来,“叶泽,常念还有李流他们三个呢?!”

    那弟子被她吓了一跳,来来回回看了几眼,“这好像之前您让他们去村外看看有没有人,但是好像没来得及一起过来。”

    楚瑶陡然捏紧了手里佩剑,道:“你们都给我御剑去枯竹村旁边的李家村找秩的人!我回枯竹村把人带回来!”

    而且,顾佩玖那边绝对不能放她一个人!

    然而这随机传送卷轴传送的范围显然是大了一点,等楚瑶赶回枯竹村的时候,看到眼前一片惨象,她的眼睛骤然睁大,一瞬间有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

    曾经的村庄,如今只有一片深深的大坑。

    像是整个村子被连根拔起,卷入了穴中!

    而那些人,都已经不见了。

    山下已经是一片狼藉,等夏歌赶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剑峰弟子在和魔化傀儡和魔教的人厮杀起来,也有几个丹峰弟子在帮忙把混战中无法战斗的老弱妇孺往山上带。

    夏歌把娃娃放起来,混入乱流中,装成帮忙的丹峰弟子,手忙脚乱中,倒是遇到了路且。

    “哎,小师弟也来帮忙了?”路且显然还不知道奸细的事情,正扶着一个年迈的老人,一见她就笑道。

    “嗯嗯师兄有没有见到和我一样的一个师妹?”夏歌说着,猛地将两个人推开,自己也往后一闪,“师兄小心!”

    “嗖”

    一道羽箭猛地朝着路且原来在的地方飞过去,“锵”得射在了墙上,森森鬼气缠绕着箭身,夏歌把箭,她开了灵窍,能感觉到这箭上的森然恶鬼气。路且扶住老人,一看那箭尖脸就一变,“是魂毒!”

    夏歌一惊,“这箭带魂毒?”

    路且道:“我没参战,不知道他们的武器是不是都带了魂毒!小师弟快带人撤!”

    夏歌观察了一下局势,发现几乎是压倒势的不利,乱箭狂飞,而且剑峰弟子也是且战且退,她忍不住道:“剑峰大弟子呢?!”

    路且:“不知道!”

    那毛晴

    “师兄你先带人走,我要去找人!”夏歌急声道。

    后面追捕夏歌的剑峰弟子一见这形式,也是蒙了,夏歌抽出镰刀,在乱战中一家一户的找。

    这一波攻来的都是级傀儡,还算是无伤大雅,但那魂毒着实可怕,后来围攻过多,躲闪不及,夏歌干脆用了摄魂夺魄,勾来两只傀儡在一边保护她。

    翻了一遍,最后夏歌在糖铺找到了毛晴。

    命令那两只傀儡看着门,夏歌进了糖铺,老板早就跑了,只有毛晴站在原地,好像很茫然的样子。

    “你在这干什么?还不快上山!这里太危险了!”

    不管怎么样,看见人没事,夏歌还是松了口气,收了镰刀上前拽住人就要带走,谁知道一拽她的手,哗啦啦一把樱花糖就从她手里散了开来,落了一地。

    夏歌:“”夫子叫你下山来买糖吗?!

    “夏无吟。”毛晴看她,唇角忽然勾起一个笑,“你眼睛,真好看啊。”

    夏歌下意识的捂住了眼睛,随后又觉得不对,马上放了下来,摄魂夺魄升级后眼睛的紫只会保持三分钟,从她用摄魂夺魄到现在,三分钟早就过去了,所以毛晴应该就是单纯的在夸她眼睛好看。

    尬夸啊。

    “谢谢了。”夏歌有点尴尬,“还是快点走吧。”

    “一颗糖太少了。”毛晴却不回答,也不走,只是看着她解释道,“想要更多,就来了。”

    夏歌:“”需要你解释吗?

    夏歌:“等魔教退了,我给你买三斤行吧?快走吧小祖宗!”你不是自己买了三斤没送出去的糖吗?

    毛晴看着地上的樱花糖:“掉了呢。”

    夏歌觉得自己脑子可能是被驴踢了,她匆匆忙忙把地上的糖捡起来,然后塞到毛晴衣兜里,“好了,现在没掉了。”

    毛晴无辜道:“为什么要捡起来,我没给钱呀。”

    夏歌:“”你可真是个祖宗。

    外面已经有魔化傀儡在攻击了,她摄魂夺魄勾住的两个傀儡估计守门也守不了多久,她和操纵魔化傀儡的那个傀儡师一个操纵的太多,所以多而不精,只能麻木群攻,而她用摄魂夺魄操纵的两个傀儡胜在绝对听话,但短在没有办法招架太久。

    看着夏歌把一块灵石放到空无一人的柜台上“付钱”,毛晴这才道:“外面好像有人在守着,是你的人吗?”

    夏歌一边睁眼说瞎话一边扯她:“我哪里来的人守门啊,是剑峰的师兄在帮忙,快糖也捡起来了,钱也付了,能走了不?”

    其实是她两个傀儡在招架。

    毛晴看她道:“你不怕吗?”

    夏歌:“剑峰的师兄会保护我们的。”

    “可是我不太相信他们。”毛晴道,“我很怕。”

    “你保护我的话,我就不怕了。”

    夏歌:“毛晴。”

    毛晴看她。

    夏歌:“我怎么觉得你今天跟生病了似的”

    有点怪怪的,要是以前的毛晴,不太可能会对她说这种奇怪到鸡皮疙瘩的话啊。

    当然也有可能是被魔教吓傻了,觉得熟悉的人比较值得信任?

    夏歌也不是很了解具体情况毛晴会怎么做,但她的直觉告诉她,毛晴应该不会是这个样子的。

    毛晴微微别开了眼睛,纤长的睫毛下的眼眸,闪过了一抹暗影,她低声道:“我只是不是很喜欢剑峰的人而已。”

    “哦,这样啊。”夏歌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那你还想成为天级丹师吗?我说过你可以的。”

    毛晴一副迷惑的样子:“天级丹师?不对啊,我说我要成为地级丹师啊。”

    真的是大姨妈?

    “啊,那是我记错了。”夏歌道,“不过你要是不相信师兄的话,那我来保护你好了,总之现在赶紧走吧。”

    这次毛晴没再站在原地没动,低低的说了一声:“嗯。”

    夏歌拽着她出了糖铺,若无其事的挡在毛晴身前,让那两个傀儡给她开路,外面已经是一片乱战,不远处一片光芒灿烂,一个蓝衣青年拿着一把剑,浑身灵气四溢,凌厉无比,抵挡着外面的攻势,周围弟子簇拥,形成阵势,夏歌望过去,惊喜道:“是常蓝!我等会把你送到那边去”

    身后寒箭破空之声凌厉无比,夏歌目光一寒,拽着身后毛晴的手就要往旁边闪开,谁知一直顺从的毛晴此时竟然一动不动,反而反手从背后抱住了她,低声道,“我也要保护你吧。”

    “你”

    “哧”

    箭尖穿透的声音,可怖又森然。

    夏歌瞳孔微微一缩,她僵硬的回头,少女抱着她的脖颈,头搭在她肩膀上,嘴唇发紫,背后一支羽箭穿透了左腹部,殷红的血散开来,有些吓人。

    “毛晴!!!”

    箭上可是有毒的啊!

    枯竹村。

    阴森森的村落到处弥漫着鬼气和血腥气。推开一扇茅草屋门,可以看见一地的血迹锅炉里燃尽却仍有余温的炭灰灰白的泽里染着点点被烧干的黑血迹,锅盖被掀开了一半里面的地瓜粥结了一层膜。桌子上摆着四双碗筷,几碟小菜,菜残留了一部分碗里的地瓜粥也是一半一半。

    没有人迹只有一地可怖的血。

    就像是一家人正吃着饭,突然被袭击,猝不及防。

    “真是太可怕了。”

    进屋后看到如此惨象,李流低声叹息道。

    楚瑶道:“你们三个去那边搜搜这个村子有没有人。”

    “是。”

    叶泽和李流常念领命而去。

    一部分弟子跟着秩去了其他村子一部分跟着楚瑶来枯竹村找一些恶鬼潮的痕迹看看有没有幸存者。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直播之超级男神玄幻之我继承了百帝坟病宠(穿越)铠甲勇士之青帝侠红氍毹重生未来之携程远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