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玄级丹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个时候也只能求家族的人帮忙了吧。

    可是家族库存有限,也不一定能提供那么多的丹药救急。

    可是

    “怎么办呢”

    常蓝揉了揉太阳穴最后拿出一个传音石。

    常蓝就要将石头捏碎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那弟子把底下人处理过的卷宗呈上来,“大师兄,这些是剑峰的伤亡情况。”

    常蓝顿了顿,不知道是什么心思,默默将传音石收回袖中,叹了口气,“拿过来吧,麻烦你了。”

    夏歌:“这个,是成功品吗?”

    一边围观多时的夫子无奈:“百魂丹是白的。”

    得到的,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顾佩玖和三名剑峰弟子和枯竹村一起失踪,恶鬼潮凶残余下去支援的弟子也正在奋力抵抗无法抽身回来。

    其实其他弟子不回来支援也没什么魔教的进攻护山大阵完全可以撑住,只是魂毒凶烈唯一的那位玄级炼丹师不回来问题就很大了。

    “那夏无吟那边?”

    “等我处理完就过去。”

    这边常蓝忙着处理卷宗,整理三峰的伤亡情况,暂时没空找夏歌的麻烦,这边夏歌炸了三次炉子之后,灰头土脸的从炉子里面捡出了一个灰不溜秋的丹药。

    夏歌:“”

    夫子叹了口气,“我看你的炼丹步骤,是想要炼出真正的玄级百魂丹吧?”

    毛晴还在那里躺着,师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夏歌摸了摸鼻子:“当然了。”

    “那你的基本步骤都没有错,灵气也算充裕,但是,差了一点。”夫子道:“不够专心。”

    夏歌:“啊?”

    夏歌一脸懵逼,她不够专心?

    夫子道:“可能你觉得你专心了,但是还不够。”

    他顿了顿,“你要把你的精神也融入进去,百魂丹是治愈灵魂的丹药,所以需要一些魂力将草药里面的药力炼化,真正的玄级炼丹师,炼丹时,魂力一般会自动入丹。其他玄级丹药各有各的特,也许大部分不需要魂力,但玄级百魂丹的话,一定要灵力,药力,魂力三种力量融合,才能炼出,所以,魂丹类别,才是只能有玄级以上的丹师才能炼出的丹药。”

    “这也是普通的黄级丹师,和玄级丹师,最大的差别。”夫子把夏歌手里的废丹拿出来,丢到一边的废料篓子里,摸了摸胡子,“据我观察,你应该是有玄级丹脉的吧?”

    夏歌点点头,“有的。”

    炼丹师这个职业一开启,就会默认给她黄级的丹脉,而从黄级升级到玄级的熟练度只要10,练一次丹药给1熟练度,这几个月光做炼丹作业都把丹脉熟练度攒满了,早就到了玄级。

    夫子听见夏歌承认了,心中大惊,面上却不动声,道:“你把材料准备好,再去炼一次。”

    心里暗道:难怪这小子那么自信,上来就炼玄级丹。

    “不要以为有玄级丹脉就可以了。”他一边打量着夏歌,一边说,“我曾经翻过史料,当年有丹脉修炼之法的时候,很多拥有玄脉的人就是没真正的认识炼丹师的真谛,没办法让自己在炼丹的时候全神贯注,人丹合一,才会止步于黄级,难进一步。”

    成为炼丹师,并不是为了变成谁的目标和勇气。

    “炼丹师的真谛是什么呢?”

    夏歌虽然很想吐槽为什么炼个丹还得懂真谛,但对着夫子,还是很恭敬的问,“您知道吗?”

    夫子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每个人的体悟都不一样,我不是玄级丹师,说不出个所以然,这个你要问的话,等你师姐回来,问她吧。”

    “我去看看毛晴的伤势。”

    夫子说完便出去了。

    夏歌严重怀疑夫子是因为说不上来感觉到一丝尴尬才找理由走的。

    所以,这玩意每个人不一样,还得适配了?

    然而夏歌再炼几次,还是失败。

    系统:“炼不出来吗?”

    外面天已经黑了,夏歌对着炉子,“啊大概吧。”

    系统也没说话,夫子说的什么全神贯注,可真是戳中夏歌的软肋了。

    “为什么我觉得我已经很全神贯注了啊?”夏歌瞅着一篓子的废丹,觉得十分头秃。

    系统想了想,委婉的开口,“可是你不是很喜欢它。”

    夏歌:“说什么大实话呢,真让人不开心。”

    系统:“”

    夏歌对着冒烟的炉子,“比起阵法,我是不太喜欢炼丹,但是我该学的我都学了,也没敷衍啊?”

    她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照你这样说,成为炼丹师的真谛就是喜欢炼丹吗?好过分,考上清华的也不一定都喜欢学习啊,不喜欢炼丹就把人拒之玄级炼丹师门外,怎么也想不通吧?”

    系统道:“没把你拒之门外啊,其实你已经是玄级炼丹师了,只是炼不出需要用魂力的魂丹而已。”

    夏歌:“你别这样。”

    “不喜欢的东西也许你能做的很好,但不一定会做到最好。”系统闲闲的道:“不否认个例,然而大部分事实就是这样。”

    夏歌心烦意乱的出了丹室,找不出真谛来,就干脆跑到另一边去看毛晴。

    碧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正在一边给夫子打下手,给毛晴帮忙换了药,毛晴闭着眼睛,似乎是睡了。

    夏歌走到毛晴身边,看了看她微微苍白的脸,小声问:“她怎么样了?”

    见到夏歌,碧玺微微一怔,随后点头示意,夫子摸了摸山羊胡子,“伤口有点发炎,精神还是稍微有些混乱,都要注意一下。”

    随后问她,“你丹炼的怎么样了?”

    夏歌摇摇头,“还没”

    夫子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想来也不会那么简单,药已经换好了,你要是闲,就先照看一会儿,我先去下面看看。”

    “碧玺,来帮忙。”

    “是。”

    这次魔教围攻,也有不少丹峰弟子受伤,虽然有山下的大夫看着,但是还是需要丹峰的一些药材来配丹。

    夏歌就搬了个凳子坐在了毛晴一边。

    系统:“百魂丹怎么办?”

    夏歌:“你就这么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

    “唔”似乎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毛晴的脸一下变得有些难看,额头上有汗水渗了出来,夏歌连忙从一边拧干了毛巾,给她擦了擦汗,谁知冷不丁的,手腕被猛地攥住,一直紧闭双眼的少女骤然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眸子带着森森寒意死死盯住了夏歌。

    夏歌被那眼里的寒意和杀气给震了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想要抽手,然而手却被攥得紧紧的,半点不见松开,夏歌怕自己动作大扯到人伤口,就这么僵坐在了原地。

    毛晴盯了她一会儿,杀气渐渐散去,眼睛慢慢变得恍惚和迷茫,手微微松,却没有松开,她喃喃自语:“我要死了吗?”

    百魂丹会让人有些精神错乱。

    所以现在是错乱了?

    夏歌沉默了一下,半晌,道:“不会的。”

    毛晴“哦”了一声,恍惚道,“你说我不会死。”

    “所以我不会死。”

    夏歌:“嗯。”

    夏歌说完,看了看自己被抓紧的手腕。

    毛晴感觉到了夏歌的视线,手慢慢松开,忽地微微一笑,有些苍白,“那真是太好了。”

    明明嘴上说着“太好了”,明明所有的语言似乎都在说“我相信你可以”。

    但是慢慢从手腕上滑下的手,苍白微颤,仿佛是在说。

    不可以,也没关系。

    完全没有把握能在一天之内炼出百魂丹的夏歌心中陡然一跳,一瞬间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反手握住了她慢慢松开的手腕。

    她听见自己的若无其事的声音,“我也觉得可以,而且挺好的。”

    毛晴看着她,又看了看自己被握紧的手腕,半晌,唇角的笑弧微微扩大。

    半晌,她轻声道,“做不到,也没关系的。”

    夏歌望着毛晴的脸,攥着她的手腕,不知为何,想到的,却是丹枫素衣的师姐安静的批着卷宗,朱笔画卷,眉眼清和,随意的对她说了很多很多的话。

    很多很多。

    到舌尖,却只有几个字。

    “那个大师姐说过。”

    “丹峰弟子,无信不立的。”夏歌将毛晴的手放下,给她盖好被子,说的认真,“所以,我说你不会死,就会努力兑现诺言的。”

    夏歌一边说一边想着一会儿炼丹怎么“全神贯注”,没有发现,在她提到“大师姐”的时候,毛晴眼里一闪而过的寒光。

    她声音优柔,“是吗?”

    夏歌昧着良心安慰她:“嗯嗯,我从来不说谎的。”

    系统:“”

    这边夏歌话音刚落,那边便听到一阵悦耳的男声。

    “不知丹峰掌令夏无吟,可否出来一见?”

    夏歌干脆利落高声回复:“没空,不见。”

    说完便听毛晴问道:“外面是谁啊?”

    夏歌:“嗯,苍蝇吧。”

    毛晴:“”

    夏歌:“哎,你不要管啦,头要是难受就闭上眼睛睡一会儿。”

    毛晴看着她,黑漆漆的眼里意味不明,半晌乖顺的点点头,闭上了眼睛,“好。”

    夏歌装模做样的给人掖好被子,连弟弟也很少照顾的她却对掖被子这件事轻车熟路,收拾好了之后,系统问:“外面怎么办?”

    夏歌:“还是凉拌。”

    旁边的弟子听到夏歌那句“没空”就想要冲上去踹门,被常蓝拉住了,他温声道,“夏掌令不必惊慌,我并无恶意”

    夏歌看着毛晴闭眼,才慢悠悠的从房间里面出来,院里以常蓝为首的几人夏歌连个余光都没赏给他,像是没听到常蓝的话一般,慢悠悠的抱着肩就朝着丹房的方向走过去。

    “夏无吟!一个小小的丹峰掌令而已,少拿着鸡毛当令箭了!真是欺人太甚!!”旁边那弟子一想到剑峰无数受伤中毒的弟子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小子,一股邪火瞬间冲了上来,撸袖子冲过来就想要来揍人,却还是被常蓝拉住了。

    常蓝微微皱起眉,对夏歌这目中无人的态度也有些不爽,加上这几天的事情又糟心,但对方毕竟拿着丹峰掌令,而且如果对方有意使坏,伪玄级的百魂丹也是有权利不供给的。

    本来事情就已经很糟糕了。

    想了想,常蓝拉着韦域,强压下火气,道:“夏无”

    夏歌突然道:“您是剑峰的大弟子?”

    常蓝皱眉,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这么问,着实有些伤面子,但对方毕竟拿着掌令,要“请人”的话,也得顾及着丹峰的面子,丹峰和剑峰的矛盾本来就有些锐化,这时如果传出剑峰大弟子强行带走了丹峰的掌令,到时候不仅仅传出去不好听,还要受着丹峰弟子群情激昂的指控不说,掌门到时出关,怕也是饶不了他。

    遂耐着性子道,“是。”

    夏歌“哦”了一声,“原来你就是啊”

    常蓝皱眉看她,等她的下文,谁知道夏歌就是感叹了一声,然后转身进了隔壁丹房。

    常蓝:“”

    那弟子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冲进了丹房,这次常蓝没有拦着他,那弟子一冲进来,指着夏歌的鼻子就开始骂,“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拿着鸡毛当令箭的魔教奸细而已!大师兄给你三分颜就开染坊!你自己不觉得恶心吗!!”

    少年巍然不动,安静的称着药草,像是完全没听到一般,嘴里喃喃自语,常蓝和其他弟子也陆陆续续进了丹房,常蓝道:“韦域,闭嘴。”

    那个破口大骂的弟子恨恨的盯了夏歌一眼,不甘心的闭上了嘴。

    常蓝第一句话倒没有问她是不是魔教奸细,只是问:“你在做什么?”

    夏歌在把药草整理好之前都没说话,就在常蓝以为她不会回话的时候,她忽然开口,似乎很疑惑,“师兄,你觉得,什么是炼丹师的真谛呢?”

    韦域冷笑,“你应该问什么是傀儡师的真谛吧?”

    夏歌没理他,只是看着常蓝。

    常蓝沉默了一下,“我并不是炼丹师。”

    夏歌“哦”了一声,把手里的药草扔进点过火的炉子里,草药在炉火中跳跃起了一个火花,“那换个问法,你觉得什么是一个剑师的真谛呢?”

    常蓝本不想回答,但在少年那双澄澈的眸子下,半晌,还是回道:“斩妖除魔。”

    夏歌收回了视线,盘起腿,托着下巴,一双眼睛映着炉子里跳跃的炉火,“这样啊。”

    旁边有弟子微微有些警惕起来,“你在做什么?”

    韦域道:“大师兄,她是不是在炼毒?!”

    此话一落,顿时所有人都退避三尺,望着夏歌的目光又厌恶又害怕,常蓝没有动,夏歌笑了,似乎是觉得有趣,看他,“你不觉得我在炼毒吗?”

    常蓝没有说话。

    夏歌把放在怀里的令牌拿出来,雕刻着精致枫叶的掌令在火焰闪烁下忽明忽暗,悄悄亲了一下,微微一笑,闭上了眼睛。

    空气中的风,似乎有了细微的变化。

    常蓝的手放到了剑柄上,眸子隐约有了些许锐。

    “他在做什么?”

    “好像是在炼丹?”

    “笑话!一个魔教奸细而已,怎么可能,肯定是在炼毒”

    “”

    不管是炼丹还是炼毒,穿着丹枫素衣的少年手中聚灵诀掐紧,下一刻,丹炉里灵光大作!黑发和红发带在狂烈的风中飘扬,漆黑的眼瞳映着跳跃的炉火,滚滚灵气凝聚而来!

    所有人几乎是本能的又退了一步!

    在漫长的火焰淬炼和滚滚灵气的簇拥下,丹炉里的药汁慢慢融成两团,似乎是要成丹,然而似乎又差了一点什么,两团雪白的液体怎么也没有办法再进一步。

    似乎是到了什么无法突破的瓶颈。

    夏歌望着炉子里的两枚丹液,微微有些发愁。

    就是这里了,怎么办呢。

    她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令牌。

    那日,碧玺的声音,似乎又响了起来。

    “这是师姐让我交给你的令牌。”

    “你要好好收着,不要丢了。”

    夏歌微微一顿,侧目看了一眼那个叫韦域的弟子。

    少拿着鸡毛当令箭了!

    一瞬间目光森然。

    韦域发觉夏歌在看他,陡然一个机灵,“你你看我干嘛?!”

    还是这么可怕的眼神!

    夏歌没说话,沉默的收回了目光。

    谁都没有发现,在夏歌收回目光的一瞬间,这卷入丹炉中的滚滚灵气中,开始参杂着一丝透明的,若有似无的意念。

    飞鸽传书并没有得到什么好消息反而得到了非常糟糕的讯息。

    常蓝得了回讯,目光沉了下来。

    一边弟子小心翼翼的问“师兄”

    常蓝顿了顿“掌门还在闭关?”

    那弟子点头,犹豫道“掌门在闭死关”

    常蓝深吸了一口气,眉头紧紧蹙起,仿佛有什么沉沉的担子压在他的身上一般半晌他低声道:“你们去把这次伤亡的情况给我,等我处理。”

    那弟子斗胆,问,“丹峰大弟子那边”

    常蓝轻松道:“没关系很快就会回来的。”

    眼底却是一片抹不去的暗影。

    弟子领命而去等门被合上常蓝表情便阴郁了下来。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五行神术绝代农民一念成瘾蜜芽的七十年代青春之魔法乐章大明小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