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万魂之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夏歌:“我练手呢。哎你伤好了?”

    “魂毒解了只剩外伤养养就好了。”毛晴不是很在意,随后看夏歌,似笑非笑,“这几天剑峰的人一直在找你,求爷爷告奶奶的样子,看着挺有趣,你不打算回应一下?”

    夏歌:“”

    “不是说拒绝了剑峰人的求丹么?”

    夏歌抬起头,便见毛晴把手里的饭子放在了一边桌上,望着夏歌丹炉一边的红木桌子桌子上除了满满的炼丹材料就是被摆的满满的盒子丹香隐约飘逸,都是这几天夏歌炼好的百魂丹。

    毛晴:“真拒绝了?”

    夏歌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我没义务救他们。”

    毛晴:“还在炼?你要炼多少?”

    夏歌:“这么多药草,不炼不是浪费了?”

    炼丹房的门被人悄然打开。

    夏歌看都没看,专注的盯着跳跃的炉火,来人进来后也没打扰,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就在旁边站定了。

    看着夏歌把百魂丹炼好装到盒子里她才开口。

    毛晴笑了笑:“我想也是。”

    顿了顿,毛晴道:“丹峰受伤的弟子和救上来的村人的魂毒基本上都解了,夫子让我过来谢谢你,说是让我代他说一句掌令辛苦了。”

    夏歌抖了抖鸡皮疙瘩,拿起一边的草药扔炉子里,“毒解了就好,不客气。”

    毛晴看了她一会儿。

    夏歌目光飘远。

    半晌,毛晴微微一笑,“夏无吟,你很喜欢救人吗?”

    夏歌:“我什么时候喜欢救人了,瞎扯。”

    “你之前救过我啊。”毛晴把饭提到夏歌旁边的桌子前,“嗯,不止一次。”

    夏歌“哦”了一声,“可能你长的好看吧。”

    毛晴:“”

    夏歌诚恳的说:“长得好看的小姐姐小哥哥我都喜欢救的。”

    系统:“”

    快住嘴啊太人间真实了啊喂!

    毛晴道:“哦这样啊。”

    夏歌看了一眼饭子:“你又来给我送吃的啊?”

    百魂丹熟练度已经达到百分之百,相当于成功率也刷到了百分之百,也就是说无论她怎么走神,就算中途去吃个饭,也绝对不会出现失败。

    系统的外挂就是这么神奇。

    不过百魂丹熟练度百分百,也是夏歌不眠不休炼了四五天百魂丹的成果。

    毛晴微微挑眉,作势收回:“不欢迎?”

    “哎哎,谁说不欢迎了!?欢迎!”夏歌连忙道,“你等我炼好这炉丹。”

    夏歌收拾停当,把这一炉丹药炼好放盒子里,打开了饭,米饭馒头还有一碟炒得看上去超级美味的糖醋排骨,香喷喷的出现了。

    夏歌:“哇,怎么每天都那么丰盛啊,山上的饭堂里好像不给吃肉的”

    毛晴眼都不眨:“你现在是掌令,伙食当然会好一点。”

    夏歌美滋滋的吃肉:“原来是这样啊,真好,我们一起吃啊。”

    系统:“”万恶的资本主义。

    毛晴:“我之前已经吃过了。”

    “啊,再吃一点嘛。”排骨上的肉甜软微弹,肉汁微甜带香,夏歌咬一口就觉得简直人生圆满,“要是天天吃肉就好了!”

    毛晴摇摇头,托腮看着夏歌吃:“没关系,我不吃肉。”

    风卷残云般把饭吃完,夏歌又想到了毛晴腰间的伤:“我吃完啦,你快回去休息吧,伤还没好透来送什么饭,这边我一个人就好了。”

    毛晴笑起来,“可能是夫子觉得其他人跟你不太熟悉。没关系,不累,我在这看着你就行。”

    说完,拉上门,随意的在一张桌子前找了凳子坐了下来。

    劝不走,夏歌也不以为意,继续专注的投入到了炼丹事业中。

    系统悄悄问她:“你真的不打算救剑峰?”

    旁边有毛晴,夏歌不好直接回答,于是在心里道:也不是。

    系统:“果然但你不是不打算拯救苍生么。”

    师姐把掌令给我了。

    夏歌望着炉子里跳跃的炉火,所以有时候就会想,如果师姐在这里的话,不管怎么样,大概都会救他们吧。

    顿了顿,夏歌被怀疑是魔教奸细可以很生气,可以任性,可以不顾人生死。

    但夏掌令,不可以。

    系统沉默了一下,“可是你师姐没有被怀疑是魔教奸细啊。”

    夏歌:对,所以我不打算把丹药给他们。

    系统:“嗯?”

    夏歌:看见剑峰的那些脸就觉得真不舒服啊,这几天就先磨一磨他们好了,夫子那边伪玄级的百魂丹反正很多。

    等这些丹药好了再送到丹药库里去,抉择权给夫子。

    系统:“”

    夫子虽然极为护短,但这件事肯定还是以大局为重,就算刁难剑峰,也不会刁难的太过分,最后肯定还会把丹药给他们。

    夏歌:而且,楚瑶我就当是还楚瑶的一饭之恩了吧。

    夏歌和系统聊完,丹也炼好了,这一炉丹炼出来,觉得脑子有点空空的,这几天为了炼百魂丹,魂力消耗巨大,有的时候还会犯晕,而且虽然炼丹成功率百分百,可以做炼丹同时分神做别的事情,但代价就是双倍的魂力消耗,为了生命着想,夏歌决定歇一歇。

    一边的毛晴虽然很安静,但没闲下来,这一歇,夏歌就看到毛晴俯身案前,在画什么东西。

    “你画什么呢?”夏歌问。

    毛晴手里拿着支毛笔,没有看她,只是看着画,微微笑起来,“白梦穴。”

    “白梦穴?”夏歌一愣,炼魂丹炼得有些迟钝的脑子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地方,“就上次你说的那个?”

    毛晴眉头不经意的一蹙,似乎在回忆什么,随后又舒展开来,“嗯,对,就是上次我说过的那个。”

    夏歌便凑过去看。

    简单的水墨画着一个圆圆的洞穴,穴里有一片皑皑云雾,工笔精致,层次分明,一只漂亮的蝴蝶在云雾中展开蝶翼,蝶翼迷蒙又柔软,明明是墨白两,却因为着墨层次不同,而隐约出现了一种斑斓之美,它出没在穴里云海中,梦幻又美丽。

    一眼的惊艳。

    “你说你在画它?”夏歌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这是白梦穴?我的天,毛晴看不出来啊,你画画不错!”

    迟钝的大脑被梦幻又绮丽的画刺激,夏歌又隐约提起了精神。

    “白梦穴长这个样子的?穴里是云吗?还有蝴蝶?”夏歌好奇。

    毛晴唇角微微勾起,眼角微挑,无意中挑起一片夺魄的绮丽,“是,也不是。”

    夏歌正在看画,没注意她的表情,啧啧赞叹,“什么叫是也不是?你画得真好看啊。”

    “说是是因为,这是我梦里的白梦穴。”溯溪丹阁的桌子自带文房四宝,毛晴把手中的毛笔放到笔山上,眼里似笑非笑,“那天做了一个梦,穴里云雾弥漫,不见尽头,进去不久,就看到一块写着白梦的牌匾。”

    “说不是,是因为没人知道白梦穴真正的样子。”

    夏歌:“啊原来如此,你的梦可真美那这只蝴蝶,你在梦里看到这只蝴蝶了?”

    毛晴摇头:“没有。”

    夏歌疑惑,“那为什么要画蝴蝶?”

    毛晴道:“相传白梦穴是梦神的居所,而梦神的原身是一只蝴蝶。”

    夏歌“啊”了一声,锤手,“原来如此。。”

    毛晴点点头,随后笑起来,“很漂亮?”

    夏歌点头,无比严肃,“特别好看。”

    两个人关于白梦穴闲聊了一会儿,夏歌也算是恢复了一点精神,她摩挲了一把兜里的令牌,忽然又有些提不起精神来了,无聊道:“不知道师姐什么时候回来。”

    毛晴:“你很想她回来?”

    “那当然了。”夏歌道,“有师姐在,我肯定不会被冤枉的。”

    她指了指自己腰间的娃娃,“你看这个,我当时没给你说,其实这个是师姐给我的。”

    毛晴挑眉看那只娃娃。

    娃娃笑脸灿烂,两颗猫眼石镶嵌在眼睛的地方,神采奕奕。

    “他们都说那个傀儡娃娃是我的。”夏歌一本正经,“只要师姐回来,肯定能证明我的清白。”

    系统:“”你就编吧。

    毛晴把画用镇纸压上,微微一笑,漫不经心道:“那就希望她能早点回来了。”

    说完,顿了顿,“我要回去了。”

    就要走。

    夏歌看了看画了一半的画,“噫,你还没画完呢,就走了吗?”

    毛晴:“累了,要回去休息。”

    夏歌:“啊,那确实得回去我送你吧。”

    毛晴:“不用。”

    好直白。

    刚刚哪句话惹人生气了吗?

    夏歌有些摸不着头脑,她抓了抓脑袋:“哎,那你这画晾干了我等下给你送过去吧?”

    毛晴转头看她。

    夏歌双手背在身后,无辜道,“那么好看的画,就这么丢下,不可惜吗?”

    毛晴看着夏歌。

    夏歌眨眼看她。

    半晌,毛晴微微勾起唇角,道,“是挺可惜的。”

    顿了顿,“你走的时候,顺便帮我捎一下吧。”

    夏歌笑:“交给我啦。”

    等夏歌把剑峰弟子的百魂丹的量炼好之后,魂力使用过度,有些头疼。

    望着高高摞起的盒子,夏歌揉了揉太阳穴,忍着头晕目眩的感觉,长长的舒了口气,“啊,真有成就感啊。”

    系统:“真的决定了啊?很亏的。”

    “我也觉得亏。”夏歌想了想,拿出了令牌,“但我觉得师姐一定会这么做的。”

    “如果她会这么做。”

    “我就没有理由不做吧。”

    系统:“你开心就好。”

    歇了一会儿,夏歌打开了自己的炼丹师面板,看到了新送的丹方,万魂丹。

    “这个是地级的丹方?”

    夏歌扫了一眼,咋舌,“这都是些什么材料”

    地脉之火?一万个冤魂?冰晶凤凰草?活着的骷髅人?

    “地脉之火也就算了,一万个冤死的魂灵是个什么?”

    还有活着的骷髅?窒息。

    “就是一万个冤死的魂灵啊,不然叫什么万魂丹。”系统理所当然:“所以才说地级丹师跟玄级丹师可是云泥之别,没有具体的引导,单凭自己的力量是根本做不到的。”

    玄级丹师与地级丹师的差别之一,便是玄级丹师还囚于丹炉之中,而地级丹师则非常干脆的摆脱了丹炉的囚禁,可以天为炉,以地为火,化无尽灵气,成天地之丹。

    夏歌听的觉得有趣,“那照你这样说,第一个地级丹师是怎么做到的?”

    系统:“风月大陆没有第一个地级丹师,只有第一位丹神。”

    “啊?”

    系统给她科普,“第一位天级丹师不是人,是神明。”

    “相传天神慈悲,不忍看众生苦于病痛,于是下凡为人谱写丹书,至此,人们才开始学会炼药炼丹,按照丹书之法,一步一步修炼丹脉,成为地级和天级丹师。”

    “这样啊。”夏歌若有所思,“丹峰从来没教过这些。”

    系统:“因为这些史料被烧了。”

    夏歌:“行吧。”

    “等等,史料?照你这样说,这世上真的有神明了?”

    夏歌忽然反应过来。

    系统:“你猜。”

    夏歌面无表情:“我不猜。”

    就像没人知道庄周梦蝶是不是真的一样,鬼知道传说的第一位炼丹师是不是神明。

    把药送到了丹药库,夫子看到她的时候,表情很是微妙。

    他摸了摸山羊胡子,“掌令不亲自给他们吗?”

    夏歌看他一眼:“我没说要给他们,本来就是夫子给我的材料,这些不是应该由夫子做主吗?”

    这是哪里来的道理。

    夫子不由得失笑,就算是放给了丹库,送不送给不给剑峰也是掌令做主,一开始他做主只是因为不知道掌令在夏歌手里而已。

    但说到底,剑峰那边的伤势也是不能再拖了,常蓝急得也是团团转,但是怎么样也堵不到夏歌人,最后只能天天来他这边轰,不管事实如何,既然掌令有这个意思,那他也只好顺水推舟,皆大欢喜了。

    毕竟危急时刻,一致对外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那就交给老夫了。”

    夫子点点头,应下了。

    夏歌回去,走了几步,忽又回头道,“哦对了,夫子别忘了告诉他们,丹峰帮剑峰炼药这件事是本分,剑峰尊重丹峰这件事,我希望他们也能当成本分。”

    顿了顿,夏歌浅浅一笑,“毕竟,魔教奸细给人炼药,向来只看情分,不看本分的。”

    溯溪炼丹房。

    叮!恭喜宿主炼出百魂丹3,积分3

    叮!百魂丹熟练度100100奖励丹方:万魂丹

    丹方商城已开启!

    把百魂丹规规矩矩的装进封丹盒子里夏歌把剩下的药草扔进炉子里,眼底隐约泛着青。

    一开始还会有几次炼丹失败但随着熟练度越升越高,到后面就几乎没有什么失败率了。

    只是魂丹相比于其他丹药,更加消耗魂力也就是精神。

    炼完魂丹最好睡一觉不然会出现头晕眼花记忆力减退之类的精神问题。

    不过夏歌没空注意那么多精神问题了。

    “吱呀”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女神的贴身战龙我儿奉先何在大唐之神级熊孩子超神学院之我是恶魔魔王救世录招魂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