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傀儡之殇【加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人下为人,何须再提。

    夏歌:“您能出去不?”

    叶泽最后黑着脸出去了,还顺手带上了门。

    叶泽很想把以前对方就地睡着的糗事当场怼过去,但是话刚刚到喉头,又咽了下去。

    与那些糗事一同想起的,还有那些难以启齿的往事。

    门被带上的“吱呀”声音响起,夏歌这才抚着胸口,松口气。

    总算把这熊孩子骗出去了。

    夏歌:“……”

    你有完没完!

    叶泽:“你可以去隔壁。”

    夏歌面无表情,“我认床。”

    叶泽:“……”认床个屁。

    但显然夏歌这口气松的太早了。

    “夏无吟。”

    门外少年的声音仍然微带恼意,“你别睡,我有话问你。”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夏歌充分表示了自己的不耐烦。

    叶泽这次迟疑了一会儿。

    “你倒是说啊?”夏歌眉角抽了抽,就算是男主大人,也得有点时间观念好不好?

    叶泽这才扭扭捏捏的开口了,“我今天……上炼丹课的时候,爆炉了……”

    夏歌:“……”

    爆炉就是炼丹把炉子炼炸了。

    所以说,叶泽在炼丹上,真的是毫无天赋的。

    “夏无吟。”叶泽倚着破旧的木门,慢慢坐下来,抬头望着明月,声音隐约透出了几分疲惫,“我是不是……这辈子都完不成夙愿了?”

    夏歌:“嗯,可能吧。”

    叶泽:“……”

    有那么一瞬间,叶泽很想再次破门而入然后把那个姓夏的臭矮子摁住胖揍一顿,最后告诉他什么是好好说话。

    叶泽忍了忍,咬牙切齿,“夏无吟,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说话很气人。”

    夏歌:“你不天天都这样说吗?”

    所以说,她夏歌真的不是很擅长安慰人的。

    叶泽:“……”

    心情贼差,叶泽也不想和这臭小子吵架,但也不想走,最后只能沉默了下来。

    有时候人低落的时候就是这样,想一个人安静的呆一会,但呆久了,又觉得有点孤独,想找个人安慰一下。

    可惜遇人不淑。

    叶泽就这样安静的在外面蹲了一会儿。

    里面夏歌十分无奈,男主大人就在外面这么蹲着也不是个法子。

    “小泽子。”夏歌想了想,“你现在,怎么样也比我好吧。”

    叶泽微微一动。

    “你要一直都比我好,才能让我喊你师兄啊。”夏歌唉声叹气,“你看你现在这怂样,我都不想认你了。”

    叶泽:“……”

    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叶泽黑着脸站起来,“你这辈子最好都不要喊我师兄了。”

    夏歌:“明天有早饭不?”

    叶泽冷笑:“喂狗都不给你。”

    少年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夏歌满脸颓丧,“喂,小傀,我说话很伤人吗?”

    系统一字一句:“你这个垃圾。”

    夏歌:“……别这样。”

    夏歌磨磨蹭蹭的把傀儡放好,扯开了蒙着眼的布条,直接拉开了门。

    少年还没有走远,很慢的脚步,每一步都是迷茫和丧气的味道。

    一百步的距离……刚刚好。

    在被影响和不被影响之间,摄魂夺魄,刚刚好的距离。

    “喂。”

    星罗棋布,明月晓清风。

    少年恍然回头。

    缠着绿发带的少年手里扯着黄色的布条,一双眼睛在月色下明亮得看不清色彩,只觉得恍若星辰。

    “叶师兄,没有努力还会蒙尘的珍珠的。”

    “你只是努力错了方向。”

    那是一双亮如星辰的眼睛,有着难以估量的力量。

    “我相信你一定会成为整座菱溪峰最耀眼的人,完成你的夙愿!”

    叶泽微微失神,随后回过神来,嗤笑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瞎说什么。”

    “回去睡觉吧。”

    绿发带的少年便朝他露出一抹笑,朗朗若天上明月,清如山间流溪。

    叶泽顿了顿,声音轻下来。

    “对了,大师姐跟我说……让你好好休息两天,三天后再去溯溪。”

    “知道啦,谢谢师兄转达!”

    “……臭小子。”

    这一夜,明月,星辰,和少年清澈的嗓音。

    成了叶泽一辈子也难以忘记的景象。

    所以后来每次回忆,才会痛彻心扉。

    ==

    送走了叶泽,夏歌松了口气,关上门把布条扔到桌子上,看着刚刚被自己戳的惨不忍睹的窗户纸,唉声叹气,“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系统明智的没有接话。

    “算了算了,看在饭票的份上……这么说明天也不用去溯溪咯?”

    系统:“你本来就没打算去不是么。”

    夏歌笑嘻嘻:“还是小傀懂我呢。”

    系统:“……”

    夏歌把衣袖里的小傀儡拿了出来。

    晶莹剔透的小傀儡巴掌大小,有着修长的人类的四肢,一双黑石眼睛在月光下亮着微光,小巧的黑蚕丝发垂下在精致的肩头,它安静的凝视着她,像是在凝视着自己的一切。

    温柔又坚定。

    看着这个小傀儡,夏歌歪了歪头。

    ……像是,在看一个小孩子的感觉。

    需要宠爱的孩子。

    “好奇怪的感觉。”夏歌道,“我怎么跟养了个孩子一样……”

    系统声音懒洋洋,“正常,傀儡师会和自己做的傀儡产生心灵感应,傀儡会绝对服从你的命令,但相应的,它也会要求你回应给它一些感情。”

    “感情?”夏歌奇怪,“傀儡?”

    傀儡不就相当于机器人一样,没有感情的东西吗?

    “正是因为傀儡没有,所以它们才需要别人的感情。”系统解释。

    夏歌:“……”奇怪的逻辑。

    “一般而言,傀儡合成术会默认从你这里抽走感情分给你制造出的傀儡。”系统道,“确保你的感情能给这只小傀儡安全感,让它不会反噬。”

    “和魔化傀儡不同,正常傀儡一旦被傀儡师制作出来,就会绝对的信任傀儡师。”

    “但你必须付出你的感情,让它知道你不会抛弃它,它才会绝对的听从你的命令,永远的守护你。”

    “啊……那我每做一只傀儡,就会对它们付出感情咯?”夏歌问。

    “对的。”系统道,“但是一个人的感情是有限的,登顶的傀儡师点豆成兵,挥手间千军万马,不可能每一只都这样付出感情。”

    “所以,会有第二种方法。”

    “明智的傀儡师会将感情寄托在一只傀儡上,然后在制作剩下傀儡的时候,用得到主人‘感情’的傀儡作为首领,剩下的傀儡会向‘首领’索取信任和安全感。”

    夏歌:“啊,听上去好复杂,傀儡是首领的话,傀儡‘首领’本人不是没有感情的吗?没有感情的话又怎么统领底下那些需要‘感情’的傀儡呢?”

    系统道,“所以天下所有的傀儡师,都想要做出一只拥有‘感情’的傀儡‘首领’。”

    夏歌:“……你不要转移重点,所以你说的这种制造傀儡的‘首领’方法的缺陷是什么?”

    系统:“使用这种方法的缺点是,一旦确定了‘首领’,傀儡师做出的所有傀儡,都会绝对服从‘首领’,不再听从傀儡师的命令,而且因为手下管控着傀儡,‘首领’对于主人感情需求也会很高,一个傀儡师必须要给自己‘首领’绝对的安全感,否则,‘首领’便会反噬。”

    “一旦‘首领’反噬,傀儡师就会陷入绝境。”

    “掌控傀儡越多的‘首领’,需要的主人的‘感情’就会越多,所以强大的傀儡师,手下的傀儡可以有很多,但‘首领’往往只会有一个。”

    夏歌明白了,也就是说,“首领”只是傀儡师为了方便管理傀儡而创造的,只要把感情寄托给“首领”,通过操纵“首领”一个傀儡,就可以掌控它下面的傀儡军团。但羊毛出在羊身上,傀儡师还是要对傀儡付出“感情”。

    系统顿了顿,“在我的资料里……五百年前,只有一个傀儡师制造出了有‘感情’的傀儡首领。”

    夏歌微微挑眉,“哦?那很厉害啊。”

    “但……很可怕。”系统似乎是心有余悸,“……非常……可怕。”

    “嗯?”

    系统道,“那是唯一一个产生自我‘感情’和‘灵魂’的傀儡——它爱上了自己的傀儡师。”

    夏歌:“听上去有点像我之前看到的三流言情小说……这传说名字是不是叫霸道机器人爱上我?”

    系统:“……”

    系统为了强调的确很可怕,声音压低下来,“后来,那傀儡师被‘首领’囚禁起来,直到现在,五百年了,还是生死不知……”

    “哦,听上去有点可怕。”夏歌蹲下来看桌子上的傀儡,对三流言情小说毫无兴趣,“你会动吗?”

    她只喜欢看升级流爽文,不喜欢看霸道总x爱上我。

    琉璃小傀儡歪了歪自己小巧的头颅,黑色的眼珠眨了眨,忽然露出了一个笑。

    ……萌,萌化了!!!

    怎,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系统:“……”

    系统:“我要诅咒你!”

    好歹在意一下露出一个“啊真可怕”的表情啊混蛋!

    那么敷衍的态度!偶尔系统也是需要满足感的啊!!

    系统憋了一会,终于想出了一个恶毒的诅咒,“诅咒你被自己百度傀儡囚禁五百年!”

    “要是关我小黑屋的妹子这么可爱,五百万年也没有关系啊。”夏歌美滋滋的拨了拨小傀儡的头发,毫不在意系统的flag,“我愿意向天再借五百年和妹子在小黑屋亲亲爱爱~”

    系统:“……”

    这个垃圾。

    “诶……说起来,魔化傀儡和正常傀儡有什么不同吗?”夏歌朝着小傀儡伸手,月光下的小傀儡浑身泛着琉璃一般漂亮的色泽,顺着她的手指爬到了她的掌心,然后乖巧的坐在她的手心,用小小的手指梳理自己的头发。

    夏歌心脏微微一跳。

    好,好可爱……

    这是她第一个傀儡呢。

    ==

    繁星遍布。

    ——“……我希望有朝一日……”

    “……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会痛的,你舍得……”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仿佛可以穿破重重雾霭,刺破千载时光。

    顾佩玖骤然惊醒,白腻的额角微微渗出了冷汗,惨白的月光透过绿纱,照的窗棂上精致的白瓷缠枝花瓶里的一枝桃花,格外清媚。

    她坐起身子,黑绸一般的发柔软的垂在圆滑雪白的肩头,衬得冰肌玉骨,清冷中又微带媚色。

    “小姐,您可是惊了?”

    门口有小童的细微的问询,顾佩玖顿了顿,声音淡薄,“几时了?”

    “回小姐,子时。小姐,您……”

    她道,“无妨。”

    门外小童便安静了下来。

    顾佩玖揉了揉太阳穴,望着绿纱床帘,脑海中忽然就闪过了白日里的绿发带少年。

    陌上翩翩,少年郎。

    不知为何,顾佩玖就想到了这句话,随后不禁自嘲一笑,哪里来的翩翩少年,一个别有居心的小滑头而已。

    只是不知道他在菱溪峰,是何目的了。

    顾佩玖披衣下床,素手卷绿帘,让温柔的月光透进来。

    ——无妨。

    菱溪峰……

    少女微微侧眸,黑石一般的视线落在了床边叠得整整齐齐的丹枫素衣。

    精致的枫叶在明月的照耀下,泛出了几分温暖。

    只要这衣服在这里一天,菱溪丹峰,她便要守护一天。

    她是丹峰的大弟子,而丹峰,是她的未来。

    发现确实没什么事情可以让自己再找借口拖延时间拖延到叶泽下课,夏歌不情不愿的开始收拾思过阁。

    然而想让夏歌安静一下那是不可能的。

    这货除了吃包子的时候能安静的像个大家闺秀,其余的时候,呵。

    夏歌扶好剩余的完整桌子,望着一地残骸痛心疾首:“小傀,你是不是大师姐派来的猴子?为什么她说让我扫洒你就让我扫洒?”

    系统冷漠抓重点:“我不是猴子。”

    夏歌:“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系统:“……”

    夏歌:“你是不是被她被诱惑了?我记得你给她美貌评级sss。”

    多说无益,系统选择沉默是金。

    夏歌:“真偏心,给我评级就是‘无’,你是不是嫌弃我?”

    系统这次无比痛快:“是。”

    夏歌:“……别这样,我们还要做朋友呢。”

    系统:冷漠jpg

    慢慢腾腾拖延了一上午也没看见叶·救星·打扫卫生小能手·泽的影子,估摸着对方是不会来了,夏歌才带着十分的困倦把思过阁收拾整理好。

    回过神来的时候,叶泽的午休都结束了。

    唉……要是能把男主大人拉过来帮忙该多好啊。

    夏歌一时怅然。

    那位杀手少女果然强大,扫地之余,夏歌很有闲情逸致的算了算,那位杀手飞起一脚总共踹碎了十三张梨木书桌,力道之大,下脚之无情,令人难以置信。

    这照死的踹法,根本就没给那衣魅留活路吧?

    到最后还怪她把衣魅弄死了,什么逻辑。

    夏歌本能的无视了尸体受到的伤害不会加成到衣魅身上这个事实,在内心尽情的谴责了对方的无理取闹后,把打扫思过阁的扫帚放到原来的位置,揉着眼睛打着哈欠,揣着琉璃木,终于走出了思过阁。

    望着天边惨烈的夕阳,夏歌眯起了眼睛。

    “不过……剑锋的小姑娘,为什么要扮成杀手来思过阁呢?”

    系统讶异:“你怎么知道那是菱溪峰的弟子?还是剑峰的?”

    “很简单,她没有杀我啊。”夏歌理所当然,“嘴上说要宰了我宰了我,给了她那么多宰了我的机会,最后还不是只烧了我的丹训——”

    “如果不是菱溪峰的弟子,怎么会知道老子在抄书,还特意烧的片甲不留啊。”

    系统觉得逻辑有点不通:“为什么是菱溪峰的弟子就知道你在抄书了……”

    夏歌:“菱溪峰的丹峰思过阁,就是用来罚弟子抄书的地方啊。”

    想到这一点,夏歌就有点痛心疾首,“真是狠毒的女人!幸亏老子只抄了一遍,要是老子真的老实的抄了三十遍,就算她救了我我也要摘了她的面纱押到大师姐那里去!!”

    系统:“哈?她救了你?”

    夏歌:“小傀,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笨。”

    系统:“……”

    “她确实救了我。”夏歌耐心解释道,“那只衣魅是想杀了我来着。”

    那些座椅上的剧毒五角镖,稍有不慎,都会要了她的命。

    所以……

    “她绝对是菱溪峰的弟子。”夏歌漫不经心,“我对她说,‘菱溪峰有条‘肌肤之亲和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的祖训,她也没有否认。”

    系统:“……”

    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是的,没错,菱溪峰确实有这么一条让人一言难尽的祖训。

    据说这是是五百年前那位菱溪峰的开山老祖亲口立下祖训的其中一条,每个拜入菱溪峰的弟子,无论外门还是内门,都得把那位的所有训条背的滚瓜烂熟。

    “拥有一脚能踹碎十几张桌子力量的变态,也只有剑锋那种地方能出来了。”

    夏歌感叹了一句,随后丢开了这个话题,“小傀,材料都找好了,怎么升级?”

    你就不好奇那是剑峰的哪位弟子吗?!

    系统压下了旺盛的求知欲:“……去找个隐秘的地方,按照提示做好就可以了。”

    “叶泽快下课了——所以当内门弟子那么累,为什么要考进去……”夏歌算了算日子,“咦,说起来明天好像是发俸禄的日子,顾佩……不,大师姐是不是说不罚我俸禄了?”

    系统没再理她。

    夏歌也习惯,这个系统话本来就少,自从被她坑害了几次之后话就更少。

    唉,小傀学聪明了,话一少,她就很难从它这里坑点啥了,真令人忧伤。

    “先填饱肚子再说。”

    丹峰是一座非常高的山峰,思过阁建在半山腰,云雾环绕,基本上内门弟子都是会炼辟谷丹或者已经辟谷的人,所以对于吃饭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需求。

    叶泽也会炼辟谷丹。

    可惜夏歌从来不吃那玩意。

    开玩笑,吃饭是件多美好的事情啊!

    为什么要用辟谷丹这种反人类的玩意来遏制人对美食的欲望呢?

    没有欲望那还是人吗?

    真是不合逻辑!

    夏歌表示,作为一个十分合乎逻辑的人,她是绝对不会吃辟谷丹这种辣鸡玩意的。

    不吃干嘛要会炼呢。

    所以夏歌不会炼辟谷丹。

    说到底,欲望才是催人进步的源泉啊。

    但是,说起叶泽会炼辟谷丹……

    老实说,夏歌看过《风月无边》,大概知道男主前期多么废柴,但是她就没想过男主会那么废柴。

    他对于炼丹真的是毫无天赋。

    在刚刚拜入菱溪峰成为外门弟子的时候,夏歌这货是每天拿着几个铜板的俸禄整天吃喝玩乐,而叶泽就是拼命攒钱存材料,天天在丹峰的藏书阁里面看《辟谷丹炼制100计》——

    夏歌眼睁睁的看着他毁了几百份炼制辟谷丹的材料,明明都已经变成了丹峰衣食无忧的外门弟子,她能整体吃吃喝喝,叶泽却还能穷的连口饼都吃不上。

    夏歌很心疼那些白花花的银子。

    但是同时,她也很钦佩这样努力的叶泽。

    她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也知道是什么支撑着他的努力,但是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个人,真的在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努力着。

    所以,即使毫无天赋,叶泽还是在第一次内门炼丹测验上一举通过,以最快的速度,最完美的辟谷丹,成为了那一届入门弟子中最闪耀的第一。

    第一次,夏歌觉得一直怂得看不出男主样子的叶泽,是闪着光的。

    不是因为他是男主,而是因为每一个努力的人,都是闪着光的。

    所以他从一无所有的叶泽,变成了内门弟子叶泽,最后成为了“会炼辟谷丹”的叶泽。

    嗯,所以对比而言,当时吃喝玩乐的夏无吟,到现在依然还是咸鱼夏无吟。

    不过……

    努力的人的确让人羡慕,但她果然还是更喜欢轻松的过日子。

    夏歌随手摘了根狗尾巴草咬住,一路磨磨蹭蹭的走到山下,山下有一个小村庄,是他们这些外门弟子的住处。平时的工作就是给内门弟子差遣,然后维持一下周边村庄和镇子的秩序,一种龙套和城管一样的角色。

    风月大陆是个神奇的大陆,在《风月无边》的设定里,这片大陆没有国家,只是由无数个叫做的机构在管辖,而各个门派则类似于学校,培养出最优秀和最强大的弟子送到当地的里,守护一方百姓安宁。

    菱溪峰说起来也是个类似学校的地方,但是只收有天赋的人,没有天赋的——即没有办法通过内门弟子考试的,就只能做门派的外门弟子,给内门弟子做牛做马,打扫打扫卫生,协助管理管理附近的小村庄小镇子。

    嗯……当然,也会做点小生意。

    夏歌吐了狗尾巴草,掏了掏兜,摸出来两个铜板,下了山后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村庄门口的烧饼店,“吃饭了吃饭了,许大叔,还有烧饼吗?”

    “臭小子,来的正是时候!”满脸络腮胡子的许大叔光着膀子,浓密的发被土黄色的发带扎在脑后,动作十分娴熟的用油纸给她包了一个烧饼,嘿嘿一笑,“刚贴好的烧饼——怎么这个时候才下山?叶小子怎么没跟你一起下来?”

    “他啊,还没下课。”

    油纸包的烧饼烫的要命,夏歌接了烧饼扔了好几下才揪着油纸的角落拿稳,唏嘘,“一天天的,真是努力过头了。”

    许大叔爽朗一笑,“你不干活还说人家,我说,臭小子,你一天天过得也太轻松了吧?年轻人还是得像叶小子,多努力努力啊。”

    “大叔你不懂的。”夏歌摸了摸油纸,发现终于不烫了,长出了一口气,意味深长,“努力不一定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会很轻松。”

    许大叔:“你就知道偷懒!”

    “不说啦大叔,我要回去用功啦。”夏歌笑嘻嘻的剥开油纸,咬了一口酥脆的烧饼,和烧饼大叔道了别就悠哉游哉的往回走。

    用功?不存在的。

    吃完回小屋里美滋滋的躺一晚上,明天领了钱去喝酒咯!

    什么?大师姐让她去溯溪学炼丹?

    不存在的jpg

    走过石板路,鸡犬相鸣,偶尔遇到熟悉的人打打招呼,夏歌咬了一口烧饼,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美丽的小日子才刚刚开始,即将有钱有肉有美酒,干嘛要把美好的时光浪费在枯燥的丹书铜炉上呢?

    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啊。

    这个小村庄还算比较安宁,基本上都是拜入菱溪峰的外门弟子,时间长了,年龄过了内门弟子的要求,也不想走,就在山下安了家,做个小营生,一天一天倒也活的美滋滋。

    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安稳,适合养老的……

    “啊——”

    有女人刺耳的尖叫一刹间穿破长空!

    安静的小村庄一下子就嘈杂了起来。

    “啊啊啊!有傀儡出现了!快通知山上!!”

    夏歌:“……”

    嗯……偶尔,也会有点打破平静的小波折。

    夏歌把烧饼护在怀里,一时的惊慌过去后,周围的村民马上有条不紊,这里的人都是菱溪峰外门弟子,协助过降伏傀儡,有着充沛的实战经验,应该可以拖到山上的人过来的。

    所以就算嘈杂,也不会出啥大乱子,更应该没她这条咸鱼什么事。

    夏歌低调的沿着角落,抱着刚刚被自己啃了两口的珍贵烧饼,朝着自己小屋子走的有条不紊。

    然而低头没走几步,肩膀忽然被人扯住,“小子,别往那个方向走!”

    夏歌还没来得及抬头说什么——

    c级傀儡?!

    “哇——”

    小孩子的哭声撼天动地!

    没来的及看扯自己肩膀的人是谁,望着不远处几只披着黑衣,戴着獠牙面具,手里拿着巨大镰刀的傀儡,以及他们身前仓促摔倒的孩子,夏歌的瞳孔骤然一缩!

    魔化c级傀儡……

    还有那个孩子!

    ——糟了!

    “除了这些也没有什么事情了,散了吧。”

    出了议事殿,顾佩玖望着大殿门口盛放的嫣红绣球花,漆黑的眸子里无波无澜。

    菱溪峰现在,确实是在青黄不接的时候。

    丹峰,剑峰,兽峰,三峰如今只有丹峰和兽峰有正式大弟子。

    丹峰没落,弟子多学阵炼丹,新秀寥寥,所以丹峰的大弟子可以由掌门一句话任命于她顾佩玖。兽峰大弟子百里青则是凭借自己超然的驯兽天分,在兽峰百兽会上一力降十会,脱颖而出,成为大弟子。

    而剑峰最为特殊。

    剑峰内门弟子都是家族的天之骄子,自幼习武,一个一个心高气傲,新秀甚多。

    由此,他们对大弟子的位置自然是趋之若鹜,剑峰大弟子的竞争尤其激烈,选拔也尤为严厉。

    剑峰内门弟子必须参加的,三年一度的,便是选拔大弟子最重要的参考标准。

    蝉联剑锋问灵三届魁首的内门弟子,可直升剑峰大弟子,蝉联两届,或者只有一届的魁首,会成为备选大弟子。

    而前几年可以蝉联三届魁首的新秀,是现在的代理大弟子,常蓝。但常蓝在家族的要求下拒绝了大弟子的位置,选择下山,加入了。

    只是剑峰不可群龙无首,常蓝在掌门的要求下,还是同意回来,暂代剑峰大弟子之职,直到下一届剑峰大弟子的产生。

    菱溪峰的掌门,会从三峰的大弟子中选出。

    会成为菱溪峰掌门的,一般都是剑峰的大弟子。

    那是真正从天之骄子中脱颖而出的后起之秀。

    温暖的阳光洒下,红白枫衣的少女安静的望着不远处高耸的山峰,目光淡淡。

    在常蓝走后六年,那座名叫剑峰的山上,只有一人蝉联了两次剑锋问灵的魁首,成为剑峰唯一的备选大弟子。

    长安楚家的天之骄女,楚瑶。

    常蓝之后,一把寒剑,无人可敌。

    如果没有意外,第三届剑锋问灵之后,这位天之骄女,便可以用剑峰大弟子的身份,踏入这座菱溪峰议事殿了。

    长安,是传说中的皇城,而楚,是百年前的皇姓。

    有着皇家血脉的尊贵家族,骨子里就沾着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傲气。

    顾佩玖低声喃喃,“长安楚家的长女……”

    楚瑶么。

    三日后。

    溯溪是从丹峰山顶流下的一条小溪,灵气四溢,靠着小溪的地方,建了一个小小的丹阁。

    因为灵气充沛,炼丹成功率极高,但也只有内门弟子提交专门的申请,才有机会使用溯溪丹阁。

    温暖的阳光穿过山林,被密密的树叶切成无数细碎的光斑,零零散散的落在干净的草地上,有些散落在清澈见底的溪流中,波光粼粼,映的底下游鱼鳞片闪闪,卵石斑斓。

    顾佩玖穿着红白交织的丹峰素衣,袖口的红枫精致细腻,黑色的长发被赤色发带扎成一束,温顺柔软的披在雪白的脖颈后,她望着丹阁前的一棵梧桐,长着树眼的梧桐上趴着一只夏蝉,正在有气无力震动着翅膀,嗡嗡鸣叫。

    午时已经过去了。

    该来的那个人还是没有来。

    顾佩玖精致若白瓷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安静的在丹阁火红的朱门前静静的等。

    顾佩玖等人极有耐心。

    然而事实证明,有些人,不是你愿意等,他就愿意来的。

    灼热的烈阳慢慢下了山,蝉鸣慢慢轻巧起来,不再似下午那般有气无力。

    顾佩玖在门口久久伫立,纤长的睫毛上染上了几分夜霜。

    ——没有来。

    不会来了。

    顾佩玖挥袖离开。

    溯溪溪水映着月光,依然清澈。

    那边顾佩玖在溯溪等了某人一下午,这边夏歌却是美滋滋的跑到了隔壁村的小酒馆里喝了一下午的小酒。

    系统终于忍不住了。

    “宿主,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夏歌捻了颗花生豆,装傻,“嗯?忘了什么吗?”

    系统:“我怎么记得那位大师姐好像说让你今天去炼丹……?”

    夏歌:“你记错了吧?我怎么不记得?”

    系统:“你不记得为什么瞒着叶泽跑到这里来喝酒?”

    夏歌一本正经:“叶泽嘴臭,带他来喝酒会污了酒香的。”

    系统:“……”

    瞒着叶泽,还专门用鬼影迷踪跑到三里开外的小村里来喝酒,你这就是翘了课做贼心虚吧!!

    此时,嘴臭的叶泽正呆在丹峰常用来议事的丹殿。

    夜色尚浅,丹殿却已灯火通明,叶泽低着头,接受着头顶上大师姐冷淡的审视。

    “……我告诉他了!”

    叶泽心中将夏无吟翻来覆去骂了个狗血淋头,那臭小子自己翘了大师姐的补习,轮到他这个通告人来这里喝茶!

    “他去哪了?”

    顾佩玖声音淡淡。

    “……这,我也不太清楚……”叶泽低着头,冷汗淋漓。

    “他常去哪?”顾佩玖望着低着头,十分紧张的少年,黑瞳浅淡。

    “……”

    叶泽卡壳了。

    夏无吟常去的地方太多了。

    他打哪儿说?

    顾佩玖一眼就看出了叶泽的为难,“你觉得他会去哪里。”

    叶泽想了想,有些不确定,“……酒馆?”

    顾佩玖瞳色冷了冷,“没有。”

    叶泽:“……”

    听这口气,好像是去找过了……

    ……去找过了!!?

    叶泽额头渗出了汗水,“茶馆,勾栏,酒馆,还有……”

    ……还有兽峰养兽山,他经常去那里掏鸟蛋。

    “没有。”

    顾佩玖站起来,红白相间的丹峰素衣在摇曳的烛火下阴影交叠,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她安静的望着叶泽,声音清澈若潺潺流溪,“叶泽,他不在山下村落,也不在菱溪峰。”

    等着叶泽回话,顾佩玖望着摇曳的烛火,黑石一般的眼眸光影明灭。

    为什么。

    丹峰事务繁多。

    可为什么她会在溯溪等一个外门弟子那么久?

    明明只是一个外门弟子……罢了。

    即使形迹可疑,有她坐镇,就算对方再怎么狡诈,也不会对丹峰有多深刻的影响。

    为什么……会那么在意。

    叶泽一怔。

    ……不在这些地方,他会去哪里?

    ——“啊,叶兄,我听说三里开外的墨家村有个小酒馆,生意特别好……”

    ——“什么时候我们去那边喝点小酒?”

    叶泽太阳穴微微抽搐。

    顾佩玖看着他,眼底凝着浅浅的阴影。

    叶泽迟疑了一下,“回大师姐,夏无吟……有可能在墨家村的桃园酒馆……”

    话音一落,眼前红影一闪,叶泽再抬头,已经没有了大师姐的踪迹。

    来去如风。

    这边夏歌还不知道自己五天前对嘴臭叶泽的邀约已经泄了自己的老底,还在美滋滋的喝着墨家村独有的桃花酿,嚼着花生豆,听江湖人士侃大山。

    “最近江湖上有什么衣魅的消息吗?”

    “唉,厉害的衣魅哪里能随便抓的到……”

    “天下出世的上古衣魅,除了现今魔教教主的那身和楚家的那一套,当真是再难寻第三套了……”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盗文退散!  叶泽冷笑一声,“你少给我胡扯,就没见过这么丑的。”

    “不经主人同意就擅闯民宅,叶师兄,这样是不对的。”

    叶泽突如其来的踹门操作让夏歌此刻充分感受到了什么叫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了。

    “……”

    叶泽黑着脸,“夏无吟,你得给我解释一下。”

    夏歌叹口气,下巴朝窗户的方向抬了抬,“不知道哪里的小屁孩把我的窗户纸都捅破了,今天的月光有点亮,我睡不着。”

    叶泽一看,确实,纸糊的窗户被捅了好几个洞,明亮的月光透进来,照得家徒四壁,十分明朗。

    夏歌唉声叹气,“本来好不容易收拾好打算上床休息休息的,你就来登门拜访……也就算了,还擅闯民宅,叶师兄,真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幸亏我不是个姑娘家,不然谁赔我清白?”

    叶泽:“……”

    夏歌苦口婆心,“叶师兄,你师弟我前天晚上被大师姐在后山逮到,昨天抄了一夜的丹训,今天好不容易能合眼——我就实话实说吧,今天别说屋顶上有镰刀了,就是天上下刀子,老子也要在这个房间睡觉!”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直播之暗黑执法者摄政王的萌狐妃权少抢妻:婚不由己人生赢家他前女友[穿书]盗天仙途哥儿如此多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