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小小病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为何不来?”

    夏歌背上全是冷汗。

    卧槽丹峰的大弟子不应该整天忙天忙地吗?!怎么有时间来抓一个无关紧要的外门逃课弟子?!

    夏歌有些心虚道, “几日不见, 怎么感觉您清减了不少……”

    顾佩玖没有理会她的日常招呼, 放下酒杯便收了手,白袖红枫遮住了纤纤素手,只有一双黑瞳沉沉的望着她。

    您是得有多闲啊!

    窒息!

    夏歌:“……”

    顾佩玖声音淡淡,“夏无吟,我在溯溪等了你三个时辰。”

    只是眼下略有几分阴影。

    小酒馆为了雅致,还在桌子上用青瓷小瓶,插了一枝含苞欲放的桃花。更是衬得那人如美玉, 指若白葱。

    “……大……大师姐,晚上好啊。”

    她打了个哈哈,试图装傻,“啊?来什么啊?”

    顾佩玖不吃她这一套,目含杀气,冷眼一扫,周围好奇的,探寻的,古怪的目光顿时都讪讪收回,只是整个酒馆从她到来的瞬间便安静至极。

    她声音轻缓,“溯溪。”

    夏歌:“……?”

    夏歌:“???!!!”

    卧槽您等情郎呢!!三个时辰?!!一般一个时辰不来——不,等人的话半个时辰等不来不就应该撤了吗?!三个时辰是个什么玩意?!

    “……那当真是太久了……哈哈,我是说,师姐不如坐下,我请您喝酒……陪陪罪?”夏歌苦不堪言,周围人的目光又悄悄看过来,只是这次却格外令人玩味了——

    尼玛!!那都是什么看负心郎的眼神啊啊啊!!她这具皮囊才十三岁!!!

    顾佩玖看着她,黑色的眼瞳宛若深石,没答应也没拒绝。

    夏歌看了看这位超凡脱俗与酒馆格格不入一动不动的天降系,内心苦大仇深,她叹了口气,右手把桌上的白瓷酒杯朝对面的空空的座位推了推,“大师姐,这事情我确实得解释一下——您先坐下,说来话长,我们慢慢说?”

    顾佩玖看这个翘课喝酒被当场抓包的少年。

    他像所有的外门弟子一样穿了一身麻衣,黑色的长发被一条浅绿色的发带懒懒的在发尾束起,脸颊两侧垂下两缕散下的黑发,她出现之前,这小子一只腿翘在另一只腿上,右手掂着小酒,左手藏在袖子里,显得又慵懒又惬意。

    她出现后,他吓得酒杯都掉了。替他接起来的时候,他的神情——有一点惊慌,又有一些说不出的世故,如今他侧着脸看她,黑色如猫的眼睛无奈却含着丝丝浅笑。

    哪怕遇到很多不开心的事情,即使摆出苦涩的脸,这个孩子眼睛里,也总是有着笑的。

    活的既世故老成,又漫不经心。

    如此……

    便听听他的解释罢。

    不知为何,望着面无表情坐在自己对面的大师姐,夏歌忽然就有了这种奇怪的联想。

    ——清冷骄矜的枫叶,落在了手中。

    “解释。”

    顾佩玖声音淡淡。

    夏歌:“……”

    什么联想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怎么萌混过关!

    夏歌打哈哈:“那个……怎么说呢,这个事情要细说的话,那就说来话长了……”

    “长话短说。”

    看着天降仙女在酒馆坐了下来,并没有想要砸馆闹事的意思,酒馆也慢慢热闹起来了,大家也慢慢开始说说笑笑。

    整个酒馆又弥漫起了快活的空气。

    夏歌觉得只有她俩的这块空气是不快活的,是冷的,是僵硬的,是难以呼吸的。

    宛若深冬腊月的西伯利亚让人窒息。

    “那个,前几天有魔化傀儡袭击……我的小屋子……”夏歌打算委婉的对这位愿意坐下来和她亲亲爱爱一起喝酒的大师姐讲述一下天降镰刀对自己巨款横刀夺爱让人听者伤心闻者落泪的故事,顺便讲述一下因此将琉璃木变卖了的心酸过程——然而她才刚刚开了个头。

    “我知道。”

    少女的声音淡若清泉。

    一句话堵住了夏歌故事延展的所有可能性。

    夏歌茫然的看她,您……您知道啥?

    您是知道她的年久失修的小破房子被天降镰刀砍了半个房梁还是知道她跑东跑西求爷爷告奶奶大出血修了房顶?或者知道她用修房子剩下的巨款买了串糖葫芦?还是知道她为了把镰刀摆到家里辟邪没舍得卖因此穷的叮当响,喝个小酒还得跑到三公里外的专产桃花的墨家村买便宜的桃花酿啊凸!

    而且这样还能被抓到逃课!有没有天理了!

    系统:“……”

    越想越憋屈啊喂……

    就在夏歌心怀憋屈,满头雾水的时候。

    顾佩玖安静的望着少年藏在袖子里的左手,悠然响起的声音,浅而和煦。

    “你受伤了,我知道。”

    楚瑶:“……”

    刚刚说以身相许那么活力四射,现在倒是折腾困了?

    楚瑶哼了一声,一眼扫到了这小矮子怀里死死抱住的……惨不忍睹的烧饼。

    ……这烧饼能吃?

    楚瑶把人放在地上,杏眼扫过了对方的随意扎着的绿发带,眉头蹙了起来。

    绿发带……这小子是菱溪峰的外门弟子吗?

    一般而言,剑锋内门弟子身着剑蓝素衫,外门弟子相应头束蓝发带;丹峰内门弟子身着丹枫素衣,束赤色发带,兽峰内门弟子着百兽衫,束黄色发带。

    昨天夜潜思过阁,也没来得及看这矮子的发带颜色。

    会是剑峰的外门弟子吗?

    思及到那鬼魅一般的速度,以及超乎常人的果敢判断力,楚瑶觉得此人是剑峰外门弟子的可能性最大。

    毕竟剑峰内门弟子的考核和丹峰兽峰都不一样,速度,敏锐,体力,判断力,这些都要有。

    刚刚的速度和能力,看上去……这位是剑峰内门弟子落选者的可能性非常大。

    楚瑶蹙起了眉头,望着就地睡着的麻衣小子,又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昨天和这矮子让人无比懊恼的交涉。

    ……满脑子都是歪门邪道的臭矮子,难怪考不进剑峰。

    这边正想着,脚下睡着的小子却忽然有了动静。

    “唔……”

    夏歌咂咂嘴,抱着烧饼把自己缩起来。

    “真香。”

    楚瑶:“……”

    不管那一眼多么令人动心,现在再看这张脸还是瞬间就欠揍了不少。

    眉头抽了抽,楚瑶蹲下来去拽这小子怀里的烧饼,“松手,不能吃了!”

    楚瑶微微用力,然而夏歌拽着烧饼的手岿然不动,闭着眼睛,一副稳如老狗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楚瑶总觉得这货是在给她装睡。

    “呵。”

    楚瑶冷笑一声,她堂堂剑峰备选大弟子,还没办法从一个连内门弟子测试都过不了的臭小子手里抢到烧饼?

    开什么玩笑!

    楚瑶便不再顾及,手下力道放开,“你给我松手!”

    “哧——”

    烧饼从中间一分为二,油纸撕裂的声音在夜色中格外突兀,芝麻迸溅,楚瑶捏着半块惨不忍睹的烧饼,看了看手里被撕了一半的烧饼,望向蜷缩在地上的夏歌,眼神微微深了些许。

    刚刚……有一瞬间,很强大的力道。

    烧饼不是被抢过来,而是从中间被撕成两半,只能说……

    两个人的力道,是平均的。

    楚瑶:“你还要装多久?”

    夏歌:“……”好像被发现了……

    这个时候得卖惨。

    楚瑶见夏歌一点动静也没有,把手里一半的烧饼扔到一边,“你起来,我有话问……。”

    楚瑶的话微微一顿。

    她忽然看到了夏歌捏着烧饼的左手。

    似乎是伤口撕裂了,鲜血慢慢从手心流下来,一点一点的浸润了被撕开的烧饼雪白的内皮上,在月色下,那血红的有些刺眼。

    楚瑶有那么一瞬间失了神。

    ——重重傀儡下,麻衣少年单手抵住傀儡的镰刃,右手紧紧将孩子护在怀里,回眸一眼,犀利若电。

    她赶来的时候,看到了。

    他在用守护者的姿态,悍然的去守护着比自己更加弱小的存在——

    明明,他自己也是个孩子。

    却能像个英雄一样。

    “你要永远记住,手里的剑是为谁而挥动的!”

    剑峰祖训第一条——

    “手里的剑,本就是为了弱小而存在的强大。”

    夜风寒凉了下来。

    楚瑶哼了一声,伸手去拿他手里另外半块烧饼,动作却轻了下来,“松手,我赔你十个烧饼。”

    夏歌眼都没睁,立刻开口:“赔一两银子我就松!”

    楚瑶:“……”

    她冷笑,“你不是睡了吗?”

    夏歌依然闭着眼睛,摆出一脸无辜的姿态,老神在在,“我从来都没说我睡了啊。”

    楚瑶:“……”

    刚刚说什么?英雄?

    收回前言,她刚刚眼睛可能瞎了。

    楚瑶哼了一声,“一两银子就一两银子,你为什么不睁眼?”

    夏歌唉声叹气,“都说了,刚刚被您的英姿闪瞎了。”

    楚瑶手指关节微微一响,眼睛危险的眯起来:“你给老子说实话。”

    “唉,刚刚被沙子迷到了。睁不开。”夏歌从善如流。

    楚瑶:“……”为什么更想打人了。

    深吸一口气,楚瑶试着开口,“你……”

    夏歌立马朝这位英雄挥了挥自己受伤的手,满面愁容的打断她,“您说我能不能去山上申请个工伤保险?哦对了,还有见义勇为英雄奖什么的……”

    楚瑶:“……”你在说些个什么玩意……

    夏歌听对方久久不言,思索着可能没听懂,于是好心的做了个翻译,“我的意思是……我刚刚见义勇为,山上给发钱吗?还有我受伤了,山上给发钱吗?哦对了,你刚刚说你要赔我一两银子,什么时候付清啊?一次还是分期?银票还是现金?我不挑的……”

    提到银子就兴奋,夏歌搓了搓手指,“还是您现在就给?”

    现在给就太好了!

    她今天就能买壶小酒回去压压惊了!

    “钱是有的。”

    楚瑶哼了一声,“你先说你是哪座山上的?”

    夏歌心里一咯噔。

    这妥妥不能说实话啊!

    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还在【摄魂夺魄】的影响下,有没有对她刚刚的眼睛产生怀疑,总而言之……

    一两银子可以不要,身份是绝对不能被发现的!

    夏歌闭着眼开始扯淡,“啊,我是兽峰的……”

    话音一落。

    【叮!恭喜您获得剑峰内门备选大弟子楚瑶“满口谎言的小矮子”印象!该印象会导致您话语可信度对该对象直降100%,请注意查收哦.】

    哦,这人叫楚瑶啊原来。

    等等这个提示……一下就降了百分之百?

    人与人应该多一点信任啊少女!

    “我给你说了,你要说实话。”

    “不然你刚刚说的那些,山上是不给发钱的。”

    夏歌痛不欲生:“太不人性化了!见义勇为居然不发钱的吗?!”

    楚瑶哼了一声,“如果是剑峰的,我会给你发钱。”

    夏歌凄凄切切,“兽峰不给发钱吗?”

    “兽峰很穷。”楚瑶面无表情,两手指骨噼啪作响,“还有,说实话,少给我胡扯,你身上没有兽峰那群垃圾身上的鸡屎味。”

    兽峰弟子穷她认了,但兽峰弟子身上有鸡屎味?!瞎扯!门口烧饼店许大叔也是兽峰的外门弟子,烧饼上也没有鸡屎味啊!

    等等……难道真的有……

    楚瑶就见夏歌的表情一下就微妙起来。

    夏歌:虽然以前当小乞丐的时候什么都吃过……但现在想想总觉得带鸡屎味的烧饼还是有些微妙啊……

    楚瑶刚想继续逼问对方的身份,便忽然听这小矮子哀哀切切的声音,“……那,刚刚的烧饼,有鸡屎味吗?”

    所以你刚刚一瞬间的表情只是在思考自己的烧饼有没有鸡屎味吗?!

    楚瑶捏了捏拳头,脸上溢出狞笑,瞥了一眼那糊得格外惨不忍睹的烧饼,脸上的狞笑微微僵住。

    ……这岂止是鸡屎味能概括的。

    楚瑶换了换表情,“有。”

    夏歌:“!!!”

    夏歌一脸忏悔,“对不起师姐,不好意思,我是丹峰的,我从来没吃过有鸡屎味的烧饼……”

    楚瑶充耳不闻,“哦,你是剑峰的外门弟子啊。”

    夏歌大惊失色,“师姐,我是丹峰的啊!”

    楚瑶一脸不耐,“少给姐扯淡,你就是剑峰的吧?行事冲动,没脑子,我们峰怎么会有你这种外门弟子……你叫什么名字?”

    那么快就敲定了,其实你们剑峰都是这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猛士吧……

    夏歌低头,一副惨不忍睹没脸见人的样子,“我,我叫夏歌……”

    楚瑶暗自思索。

    夏歌……奇怪,好像没听过有这个人。

    “我记住你了。”

    楚瑶站起来,随手甩给她一块沉甸甸的银子,“拿去,找大夫把手包扎一下,下次剑峰的入门考验,我要看见你。”

    她看了一眼死死揣着银子,一脸天降巨款一夜暴富不可思议表情的矮子,眉头难以忍耐的抽了抽。

    ……真不想承认,这怂货居然是剑峰的外门弟子。

    “下次出门记得要扎剑峰的蓝带。”楚瑶声音不耐,“夏歌。”

    这个很久都不曾被人提及,连夏歌自己都快忘记的名字,就这样猝不及防的被人唤起。

    从一夜暴富的快感中挣扎出来的夏歌有一瞬间的失神。

    “……是。”

    “那只烧饼就扔了就扔了。”

    “丢掉的东西,就不要再捡起来了。”楚瑶转过身,声音带着十足的傲慢,“夏歌,抬起头,你要记住,你是剑峰的弟子!”

    ——夏歌,夏歌。

    夏日长歌,倒是一个……格外中听的名字。

    也有一双格外漂亮的眼睛。

    果敢的背影,和为弱者而流下的鲜血,是不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至少,值得被人铭记。

    楚瑶离开的时候,夜色森寒,难凉热血。

    漫漫流银的月色下,夏歌抱着天降巨款,慢慢睁开了深紫色的双眼。

    配着剑的少女挺直的背脊,衬着月色和流光映入眼眸,蓝色的发带在月色下飘飞出冰凉的弧度,带着超凡脱俗的洒脱。

    夏歌微微勾起唇角。

    果然如她所料。

    这是一个天生就闪着光的人。

    “真不想骗她啊。”夏歌摇摇头,毫无责任感的感慨了一句。

    系统呵呵:“真是我听到本世纪最冷的笑话。”

    “唉,小傀,你还是不懂我啊。”夏歌十分虚伪,“但谁让我说真话她不信呢。”

    系统:“……”拯救一下你那到处破产的信任值吧,宿主。

    夏歌哼着歌抱着巨款美滋滋的往回走。

    谎言至高无上之境界,在于七分真三分假。

    再加上对方百分之百的不信任,她说真话肯定也会被认为是假话咯。

    唉,骗人真的是太轻松了。

    欲罢不能啊。

    不过没关系,她可是修理小能手,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那种小能手,修个小房顶漏雨完全不在话下哦√

    折腾了大半天,夏歌终于来到了自己的小屋子前。

    “……”

    深深凝视着自己的小木屋,夏·小能手·歌脸皮微微抽搐。

    ……谁能告诉她发生了什么?

    系统毫无同情心的感慨了一句:“……好惨啊。”

    小能手夏歌慢慢抬头,望着插在屋顶上,不知道从哪里掉下来的黑色巨镰,心情一下就变得十分沧桑。

    之前和魔化傀儡对战的时候没有发现那巨镰如此巨大,但那镰刀被楚瑶的剑气挥飞到她小小的屋顶上,对比之下,就显得十分巨大了。

    长约一米的巨大镰刃插在屋顶上面,两米粗长的镰刀柄直指长空月色,柄尾的锁链随着夜风飞舞,叮铃作响。

    再他妈小能手,这破坏度也有点超出能力范围了吧!!?

    夏歌揣着怀里的一两银子·巨款,试图安慰自己:“安得广厦千万间……”

    系统:不存在的.jpg。

    夏歌不得不回到现实:“……所以,老子今天刚刚得的巨款,明天就得拿去修屋顶?!!”

    系统善良的说:“可能还不够。”

    刚刚那个混蛋是不是故意的!!?

    夏歌:老子要和她单挑!!!

    他妈的还不如赔十个烧饼呢!!!

    想到刚刚得到的巨款明天就要因为天降镰刀不翼而飞,夏歌内心就有无数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小心翼翼的打开锁,推开了自己破落的木门,夏歌站在墙角,望着头盯被天降镰刀插得岌岌可危的房梁,那一半镰刃在她点起的细微的烛火下熠熠闪光,像是在嘲笑着她的无能为力。

    “小傀,我想了想,觉得这样不行啊。”

    夏歌声音沉痛,“我觉得我们得想点生财之道。”

    系统明智的闭上了嘴。

    每当夏歌开始思考生财之道的时候,它被坑那是首当其冲。

    她那哪里是生财之道,分明是搙人羊毛!

    夏歌谆谆善诱,“小傀,特别时期,我们为什么不能团结一下呢,你看,你看看我们的共同财产——你难道就不觉得心痛吗?你难道不想为你亲爱的宿主做点什么吗?”

    系统冷漠。

    真是一点都不想呢。

    夏歌痛心疾首,“小傀,就算不是为了宿主,为了你自己——你看看我们能不能把头上的镰刀取下来卖点银子?”

    系统:“……”

    系统难得开口:“取下来这房间就塌了。”

    夏歌满脸正气,“你不是系统吗?”

    系统:“……”

    系统:“宿主,劝你尽快升级,别拖了,你升级后就不用求我拿镰刀卖钱了。”

    夏歌:“咦?为什么?”

    系统:“……”

    升级之后,偷鸡摸狗打家劫舍那不是随手拈来,还用在这里磨磨唧唧卖镰刀啊!!

    夏歌见系统久久无言,最后长叹一声,一脸孩子长大了的落寞模样,“唉,小傀变聪明了,知道转移话题了……”

    系统:“升级之后,宿主可以试着打家劫舍,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夏歌:“我是那样的人吗?!小傀,你居然如此想我,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系统冷漠:“哦。”

    夏歌眉头忽地一蹙,一脸严肃,“不过话说回来,小傀,关于升级,我的确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想要问你。”

    系统见宿主难得正经起来,忍不住也下意识的正了正语气,“何事?”

    夏歌正色:“……升级之后去后山偷灵木是不是方便一点?”

    系统:“……”

    妈的,再相信这个垃圾宿主有一点节操它系统无敌傀就自己去回收站回炉重造!!

    扯皮归扯皮,镰刀破屋顶也容后再议,升级的事情确实迫在眉睫了。

    夏歌开窗户,看了看外面,这小屋子她是一个人住,原来叶泽是住在她旁边的那一间,也会经常回来住——考入内门后菱溪峰会专门给内门弟子安排在山上的住处,但这小子还是经常下山常住。

    但今天好像课业繁忙,来不及下山了。

    偶尔课多的时候,是不会下山来的。

    夜色深深,四下无人,一路的傀儡残尸被人处理的很快,地上已经干干净净,也许是她这天降镰刀有点太难处理,便被人留待明日了。

    如此……便就在这里吧。

    小屋子很破旧,靠墙的地方有一张简单的四腿木床,每个床腿的脚心都像马蹄一样镶着一块四角的小木板,暖黄色的被子铺得整齐干净,夏歌打了个哈欠,关了窗户蹲在了床边,说起来,今天昨天忙着抄书什么的,没来得及去晒被子……

    她单手握住床的一条左后腿,把四方的床腿提起来,镶着四方小木板的床脚被抬起,露出了地面上的别有洞天。

    原来床脚下被挖了一个小洞,被床脚的“马蹄”盖住了。小洞里面藏着小小的铁盒子。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盗文退散!  跌落的白瓷酒杯, 被两根纤纤玉指夹住。

    酒液在酒杯中微微摇晃,桃花酿的酒香与扑面而来的清冷檀香交缠在一起, 变成了一种难耐的滋味。红白交错的宽大丹枫衣袖中探出了细白纤瘦的雪腕,那两根玉指夹着酒杯, 竟是比那白瓷还要再白上几分。袖口红枫精致, 近在眼前。

    少女矮身接了落下的酒杯, 随后直起身子, 目光清冷, 红袖丹枫,翩然如梦。

    夏歌有些僵硬的抬起头,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对方雪白的颈项, 和弧线优美的下巴。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这,这是什么?

    翘课打游戏被当场抓包?!

    不, 好像还要惨一点的样子……

    两个人很近。

    少女气质清冷出尘,将接到的酒杯放到桃木桌上。白瓷酒杯与桃木桌子相触的那一刹那,夏歌对上了少女淡漠的黑瞳。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海贼之最强神级系统直播之暗黑执法者妻瘾军婚蜜爱:高冷老公,坏坏宠[综]今天的审神者也很任性呢天神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