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清风勿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唔……”

    夏歌咂咂嘴,抱着烧饼把自己缩起来。

    “真香。”

    ……满脑子都是歪门邪道的臭矮子,难怪考不进剑峰。

    这边正想着,脚下睡着的小子却忽然有了动静。

    楚瑶:“……”

    不管那一眼多么令人动心,现在再看这张脸还是瞬间就欠揍了不少。

    “呵。”

    楚瑶冷笑一声,她堂堂剑峰备选大弟子,还没办法从一个连内门弟子测试都过不了的臭小子手里抢到烧饼?

    毕竟剑峰内门弟子的考核和丹峰兽峰都不一样,速度,敏锐,体力,判断力,这些都要有。

    刚刚的速度和能力,看上去……这位是剑峰内门弟子落选者的可能性非常大。

    楚瑶蹙起了眉头,望着就地睡着的麻衣小子,又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昨天和这矮子让人无比懊恼的交涉。

    眉头抽了抽,楚瑶蹲下来去拽这小子怀里的烧饼,“松手,不能吃了!”

    楚瑶微微用力,然而夏歌拽着烧饼的手岿然不动,闭着眼睛,一副稳如老狗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楚瑶总觉得这货是在给她装睡。

    开什么玩笑!

    楚瑶便不再顾及,手下力道放开,“你给我松手!”

    “哧——”

    烧饼从中间一分为二,油纸撕裂的声音在夜色中格外突兀,芝麻迸溅,楚瑶捏着半块惨不忍睹的烧饼,看了看手里被撕了一半的烧饼,望向蜷缩在地上的夏歌,眼神微微深了些许。

    刚刚……有一瞬间,很强大的力道。

    烧饼不是被抢过来,而是从中间被撕成两半,只能说……

    两个人的力道,是平均的。

    楚瑶:“你还要装多久?”

    夏歌:“……”好像被发现了……

    这个时候得卖惨。

    楚瑶见夏歌一点动静也没有,把手里一半的烧饼扔到一边,“你起来,我有话问……。”

    楚瑶的话微微一顿。

    她忽然看到了夏歌捏着烧饼的左手。

    似乎是伤口撕裂了,鲜血慢慢从手心流下来,一点一点的浸润了被撕开的烧饼雪白的内皮上,在月色下,那血红的有些刺眼。

    楚瑶有那么一瞬间失了神。

    ——重重傀儡下,麻衣少年单手抵住傀儡的镰刃,右手紧紧将孩子护在怀里,回眸一眼,犀利若电。

    她赶来的时候,看到了。

    他在用守护者的姿态,悍然的去守护着比自己更加弱小的存在——

    明明,他自己也是个孩子。

    却能像个英雄一样。

    “你要永远记住,手里的剑是为谁而挥动的!”

    剑峰祖训第一条——

    “手里的剑,本就是为了弱小而存在的强大。”

    夜风寒凉了下来。

    楚瑶哼了一声,伸手去拿他手里另外半块烧饼,动作却轻了下来,“松手,我赔你十个烧饼。”

    夏歌眼都没睁,立刻开口:“赔一两银子我就松!”

    楚瑶:“……”

    她冷笑,“你不是睡了吗?”

    夏歌依然闭着眼睛,摆出一脸无辜的姿态,老神在在,“我从来都没说我睡了啊。”

    楚瑶:“……”

    刚刚说什么?英雄?

    收回前言,她刚刚眼睛可能瞎了。

    楚瑶哼了一声,“一两银子就一两银子,你为什么不睁眼?”

    夏歌唉声叹气,“都说了,刚刚被您的英姿闪瞎了。”

    楚瑶手指关节微微一响,眼睛危险的眯起来:“你给老子说实话。”

    “唉,刚刚被沙子迷到了。睁不开。”夏歌从善如流。

    楚瑶:“……”为什么更想打人了。

    深吸一口气,楚瑶试着开口,“你……”

    夏歌立马朝这位英雄挥了挥自己受伤的手,满面愁容的打断她,“您说我能不能去山上申请个工伤保险?哦对了,还有见义勇为英雄奖什么的……”

    楚瑶:“……”你在说些个什么玩意……

    夏歌听对方久久不言,思索着可能没听懂,于是好心的做了个翻译,“我的意思是……我刚刚见义勇为,山上给发钱吗?还有我受伤了,山上给发钱吗?哦对了,你刚刚说你要赔我一两银子,什么时候付清啊?一次还是分期?银票还是现金?我不挑的……”

    提到银子就兴奋,夏歌搓了搓手指,“还是您现在就给?”

    现在给就太好了!

    她今天就能买壶小酒回去压压惊了!

    “钱是有的。”

    楚瑶哼了一声,“你先说你是哪座山上的?”

    夏歌心里一咯噔。

    这妥妥不能说实话啊!

    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还在的影响下,有没有对她刚刚的眼睛产生怀疑,总而言之……

    一两银子可以不要,身份是绝对不能被发现的!

    夏歌闭着眼开始扯淡,“啊,我是兽峰的……”

    话音一落。

    哦,这人叫楚瑶啊原来。

    等等这个提示……一下就降了百分之百?

    人与人应该多一点信任啊少女!

    “我给你说了,你要说实话。”

    “不然你刚刚说的那些,山上是不给发钱的。”

    夏歌痛不欲生:“太不人性化了!见义勇为居然不发钱的吗?!”

    楚瑶哼了一声,“如果是剑峰的,我会给你发钱。”

    夏歌凄凄切切,“兽峰不给发钱吗?”

    “兽峰很穷。”楚瑶面无表情,两手指骨噼啪作响,“还有,说实话,少给我胡扯,你身上没有兽峰那群垃圾身上的鸡屎味。”

    兽峰弟子穷她认了,但兽峰弟子身上有鸡屎味?!瞎扯!门口烧饼店许大叔也是兽峰的外门弟子,烧饼上也没有鸡屎味啊!

    等等……难道真的有……

    楚瑶就见夏歌的表情一下就微妙起来。

    夏歌:虽然以前当小乞丐的时候什么都吃过……但现在想想总觉得带鸡屎味的烧饼还是有些微妙啊……

    楚瑶刚想继续逼问对方的身份,便忽然听这小矮子哀哀切切的声音,“……那,刚刚的烧饼,有鸡屎味吗?”

    所以你刚刚一瞬间的表情只是在思考自己的烧饼有没有鸡屎味吗?!

    楚瑶捏了捏拳头,脸上溢出狞笑,瞥了一眼那糊得格外惨不忍睹的烧饼,脸上的狞笑微微僵住。

    ……这岂止是鸡屎味能概括的。

    楚瑶换了换表情,“有。”

    夏歌:“!!!”

    夏歌一脸忏悔,“对不起师姐,不好意思,我是丹峰的,我从来没吃过有鸡屎味的烧饼……”

    楚瑶充耳不闻,“哦,你是剑峰的外门弟子啊。”

    夏歌大惊失色,“师姐,我是丹峰的啊!”

    楚瑶一脸不耐,“少给姐扯淡,你就是剑峰的吧?行事冲动,没脑子,我们峰怎么会有你这种外门弟子……你叫什么名字?”

    那么快就敲定了,其实你们剑峰都是这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猛士吧……

    夏歌低头,一副惨不忍睹没脸见人的样子,“我,我叫夏歌……”

    楚瑶暗自思索。

    夏歌……奇怪,好像没听过有这个人。

    “我记住你了。”

    楚瑶站起来,随手甩给她一块沉甸甸的银子,“拿去,找大夫把手包扎一下,下次剑峰的入门考验,我要看见你。”

    她看了一眼死死揣着银子,一脸天降巨款一夜暴富不可思议表情的矮子,眉头难以忍耐的抽了抽。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盗文退散!  楚瑶:“……”

    刚刚说以身相许那么活力四射,现在倒是折腾困了?

    楚瑶哼了一声,一眼扫到了这小矮子怀里死死抱住的……惨不忍睹的烧饼。

    ……这烧饼能吃?

    楚瑶把人放在地上,杏眼扫过了对方的随意扎着的绿发带,眉头蹙了起来。

    绿发带……这小子是菱溪峰的外门弟子吗?

    一般而言,剑锋内门弟子身着剑蓝素衫,外门弟子相应头束蓝发带;丹峰内门弟子身着丹枫素衣,束赤色发带,兽峰内门弟子着百兽衫,束黄色发带。

    昨天夜潜思过阁,也没来得及看这矮子的发带颜色。

    会是剑峰的外门弟子吗?

    思及到那鬼魅一般的速度,以及超乎常人的果敢判断力,楚瑶觉得此人是剑峰外门弟子的可能性最大。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源世界之天衍神话之最强许仙绝地求生之神级主播火影之气死人不偿命都市最强透视高手盗天仙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