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不得安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顾佩玖拎着衣魅出了思过阁没走几步就碰见了叶泽。

    手里拿着饭盒,穿着麻衣,脚步匆匆的叶泽。

    乍在思过阁的门口碰见每天都要巡视早课的大佬,叶泽整个人都吓懵了,“大师姐?!”

    天快亮了。

    ==

    他衣服尚未来得及换下……

    等等衣服先放一边,大佬手里拎着的是个什么玩意!!为什么看上去那么吓人!!

    昨天晚上给那小子送饭大师姐也没有说什么,他是不是可以……

    但昨天似乎是大师姐格外开恩,毕竟一般而言,其他人是不能给受罚的弟子去送饭的。

    系统冷冰冰的提醒。

    “知道了知道了……”夏歌亲了亲手上的琉璃木,弯起了眼睛,先不管损失了啥,至少现在看来还不是很亏?

    她看了一眼大开的窗户,黎明前的黑暗逐渐散去,东方隐约露出细微的天光。

    似乎是个人,头被挡在顾佩玖身后,故而叶泽只能看到穿着残破灰马甲的身体。

    “此为衣魅。”大师姐的声音清冷,“早课将近,怎么不换丹枫衣?”

    “我……”叶泽窘迫,“我,我这就……”

    叶泽狠狠心,正准备开口问一下是不是能去给那小子送个早饭,却冷不丁的听顾佩玖道,“你手里的,是夏无吟的早饭?”

    一下被人问出了心中想问,叶泽愣在了原地,随后连忙点头,“是!”

    夏无吟是不能挨饿的。

    这是叶泽根深蒂固的想法

    东方泛起了一线天光。

    晨光熹微。

    “把东西给我,你回去换衣服。”顾佩玖淡淡道,“动作快点,早课要开始了。”

    “啊?哦……是。”

    把手中的早饭给了大师姐,叶泽还有点回不过神来。

    一向少年老成的顾佩玖……居然……?

    难以置信。

    此时,思过阁。

    夏歌翘着二郎腿陷入了沉思。

    唔……大师姐既然想让她给她做牛做马,那意思就是在考试之前,丹训先不用抄了?

    不用抄丹训,那她还在思过阁呆着干嘛?

    “啊啊解放啦!等会叶泽过来约他下山喝酒去——”

    就在夏歌跳下桌子,美滋滋的准备穿过一片狼藉拍拍屁股走人的时候,那本来被关上的门又“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也许这一夜过得太过惊心动魄,夏歌“嗷”了一声,鬼影迷踪几乎是本能的发动,整个人“嗖”的窜到了窗户上,“谁?!”

    推开门的是去而复返的大师姐。

    如缎一般的黑发在发尾被红绸带懒懒的束缚住,少女左手拎着衣魅,另一只手背在身后,似乎拿着什么东西,她对在窗户上半晌没回神的夏歌淡淡道,“是我,跟你说一声,把思过阁收拾好再走。”

    夏歌:“……”

    夏歌的目光凝视在思过阁一地的木头碎渣,和乱七八糟的桌子上,百转千回,最后回到了门口这位风轻云淡的大师姐身上,一脸的欲言又止。

    “嗯?”

    见夏歌半晌没表态,顾佩玖微微挑眉。

    夏歌一脸纠结,最后决定婉转一点:“大师姐,我还没有通过考试。”

    ……所以现在就让她做牛做马是不是早了点?

    她瞄了一眼窗外,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算算时间,叶泽应该来给她送早饭了……

    可恶,按照计划,她现在应该在回去的路上碰见准备去上早课顺便给她送早饭的叶泽,然后约他下午逃了丹课去喝点小酒的!

    现在大师姐在这里,叶泽那怂货怎么敢进来给她送吃的,算算时间,早课也快开始了,叶泽绝对不会冒着迟到还有被大师姐抓包的风险给她送早饭的——

    啊啊啊先把这尊大佛送走再说吧!

    大师姐声音淡淡,“外门弟子本就负责日常扫洒,若你能考进来,这些杂物反而不用经手于你……”

    顾佩玖声音微微一顿,“……你没做过?”

    夏歌一梗,马上道,“没没没,大师姐这点小活怎么还能麻烦您亲自跟我说呢!真是!您不说我也会做的——大师姐,您……不用视察早课吗?”

    顾佩玖看她一眼,点点头,转身走了。

    夏歌这才松了口气。

    叶泽还没动静,来思过阁的路只有一条,肯定是碰到大师姐被赶回去了!

    原来不饿的,一想到没饭吃了,夏歌忽然就觉得很饿。

    夏歌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再看一眼狼藉无比的思过阁,只觉无比哀伤。

    只是视线一扫……

    没有饭……咦……咦咦?!

    大师姐走的时候没有关门,叶泽常用来给她装饭的饭盒就这么对着她露出一角,好像青楼里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人,扭扭捏捏朝她抛出了一个诱惑的媚眼。

    夏歌利索的从窗户上跳下来,几乎是瞬移般的来到了门口,她看到了什么?!

    她居然看到了叶泽经常给她带饭的饭盒!!

    什么时候……叶泽刚刚来过?不,不对,不可能,刚刚只有大师姐——

    大师姐。

    刚刚的景象一闪而过。

    大师姐左手拎着那只死掉的衣魅,右手背在身后……

    这样啊。

    抱起地上的饭盒,打开,几个热腾腾的蒸包泛起诱人的香气,夏歌咽了咽口水。

    “看上去……也没那么严厉嘛。”

    抱着饭盒,夏歌把一个摔在地上但没缺胳膊少腿的椅子给放好,舒舒服服的坐在上面,拿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

    又热又软的滋味,伴随着让人口水四溢的新鲜肉汁迸溅在口中,有那么一瞬间,夏歌以为自己升了天堂。

    这世间,唯酒与包子不可辜负!!

    夏歌幸福的眯起了眼睛,不同于昨天吃炒饭时候的狼吞虎咽,包子她吃的很慢,几乎可以说是贵族般的细嚼慢咽,让肉汁的滋味一点一点的渗透每一个味蕾,贪婪的感受着这个包子能给她的所有味道。

    ——毕竟,你永远也不知道,吃完这一个包子,下一个会在哪里。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自己以前说的中二病一样的话,夏歌下意识的打了个抖。

    只是当年听这句话的孩子,也应该跟她一样,有了吃不完的包子了吧。

    希望如此。

    “唉,小傀,真忧伤啊。”

    夏歌慢吞吞的啃着包子,四十五度仰望窗外的天空。

    “……”系统本能的无视她的话。

    “小傀你说,现在我有了吃不完的包子,但怎么就没有了当初一往无前的激情了呢?”

    系统:“……”你有过激情吗?!

    夏歌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不过说起来,包子真的吃得越慢,越有味道呢。”

    系统:“请宿主务必快点打扫。”

    你他妈就是想拖延时间不干活吧?!

    夏歌更忧伤了,“你怎么就不懂我老年怀旧的心情呢?”

    系统容忍了这位十三岁老少女怀旧的心情。

    容忍的后果是,四个包子,这位心理怀旧的少女吃了整整两个时辰。

    系统:“……”最后一个包子都凉了吧?

    不对,第三个的时候就已经凉了吧?!

    “唉,后面两个包子都凉了。”夏歌的视线若有似无的瞥过了思过阁的一地狼藉,马上捂住了脸嘤嘤嘤,“为什么人总要在留住包子的美味和吃凉包子之间做出痛苦的选择呢?”

    系统冷漠:“宿主,您该打扫卫生了。”

    夏歌大惊失色:“还没到午饭的时辰吗?”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盗文退散!  思过阁的木门被人推动的吱呀声响消散在了空气中。

    那位高冷的大师姐就这么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

    “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随手扔掉了自己藏在袖子里的一片梨木桌子的木头碎片,夏歌跳下了桌子,“算了。”

    打也打不过,唯一的机会也丢掉了。

    放弃了也好。

    万一刚刚没得手,就得和那位天才美少女大师姐当场撕破脸,还得抛弃自己好不容易才在丹峰混上的好日子,享受菱溪峰的万里追杀,不值得不值得。

    只是以后行事要小心了。

    被一个菱溪峰追杀没什么,她修炼的玩意要是被人发现,那基本上就是过街老鼠——不,比过街老鼠还惨,人家老鼠过街是人人喊打,她不用过街就人人喊杀了。

    “唉,怎么想都是人间惨剧啊。”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炮灰作弊系统(快穿)都市最强透视高手被遗弃的黑武士君王默示录[综武侠]哥哥遍天下重生之民国女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