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数口黑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还有刚刚的速度……真的是一个外门弟子的水平?

    夏歌刚想继续解释, 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少年声音响起来。

    “小兄弟……我刚刚捡起来的……这是你的烧饼吗?”

    烧饼不是这矮子自己扔的吗?

    楚瑶蹙眉。

    夏歌眼都没睁开,马上点头,“没错没错是我的——”

    不管金烧饼银烧饼,反正地上捡到的烧饼肯定是她的烧饼!

    但见这位绿发带的小弟子左手抱着哇哇大哭的小女孩, 右手紧紧将那惨不忍睹的烧饼揣在了怀里, 干脆利落的打断了他的话,“谢谢师兄帮我捡起来!!在下感激不尽,请问师兄尊姓大名,以后定登门拜访以谢此一饼之恩!”

    李流看了一眼小弟子头上的绿发带,一瞬间有些一言难尽,小兄弟,我们真的是一个门派的吗……

    她一只手还抱着一个小姑娘呢, 略沉啊喂!

    楚瑶微微挑眉, “丢了?”

    她刚刚来的时候可是亲眼看到这少年鬼魅一般的速度,以及从他手里扔出去结果被另一个人一脚踩住的烧饼。

    李流拿着被他两脚踩得一言难尽的烧饼, 正打算跟这位闭着眼被楚大人单手提起来的小弟子道个歉, 并委婉的表示要不要赔他一个新的, 谁知道话还没说出口,手中骤然一空——

    李流:“诶, 不是……”

    你闭着眼如何来的如此神速……

    还有一饼之恩是个什么玩意?

    李流:“……不,那个烧饼是……”

    “啊?师兄是想问烧饼从哪里买的吗?一进村就能看到许大叔家的烧饼店了,他家的烧饼真的特别好吃,不用谢我,师兄快去尝尝吧——”

    李流:“不,不是……”

    楚瑶一眼扫过去,浅褐色的杏眼冷冷的,“有话快说!”

    还是剑峰弟子,结结巴巴的,看着就烦。

    一下就将李流的话噎在了嗓子里,最后无奈道,“也,也罢……”

    夏歌一把打断:“师兄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李流在楚瑶冷冰冰的目光下冷汗直流,欲言又止:“……没,没了。”

    ——小兄弟,掳烧饼闭着眼没事,吃烧饼的时候可一定要睁眼啊。

    李流忧心忡忡的走了。

    系统:

    夏歌:

    系统;“……”你还知道是地上捡回来的啊,窒息。

    李流走了,附近的村民畏惧楚瑶内门弟子的身份地位,根本不敢靠近,只敢远远围观,窃窃私语。

    “剑峰果然只有楚大人一个人下山了……”

    “唉。”

    “不过如果楚大人离开了剑峰……”

    “还早呢……”

    “喂……你们。”楚瑶提着夏歌的衣领,斜眼望向周围,眉头一蹙,戾气横生,“看什么看?!没事情做了吗?!”

    众人顿做鸟兽散。

    小女孩哭累了,抽抽噎噎的。

    夏歌抱的胳膊有点酸,也有点无奈,“您老能把我放下吗?老提着我作甚?”

    楚瑶道,“你太矮了……我有话对你说。”

    她不喜欢弯着腰和矮子说话。

    夏歌大惊失色,“您不用说了!我是不会以身相许的!!”

    楚瑶额头青筋一蹦——很好,很好,自从遇到这小子以来,她已经连续两次听到这个一言难尽的祖训了。

    她一点也不想知道菱溪峰傻逼老祖立下的这条祖训!

    “不,用,以,身,相,许。”楚瑶一字一句磨牙嘲讽,“还有,你太矮了,配不上。”

    ……这,这话信息量有点大啊喂!

    夏歌大惊失色,“我如此貌美,要是长高配上了,你不会强取豪夺吧?!”

    楚瑶凭借着良好的自制力一瞬间就遏制住了把这小子扔出去的欲望。

    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厚的这样一言难尽的!

    夏歌怀里的小孩子显然听不懂她们充满了“深意”的对话,哭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夏歌大惊之余还有点愁,这位剑峰的英雄把她提这么高,她不好把怀里的小孩子扔下……不,放下去啊

    “……你就是长的跟剑峰一样高,我也不会对你强取豪夺的。”楚瑶磨着牙,“这条祖训对我没用——”

    夏歌抓重点,满面愁容,“我不会长得跟剑峰一样高的……不过都长那么高了你都不对我强取豪夺,我还那么好看,你眼睛是不是出问题了?”

    楚瑶:“……”

    你脑子才是出问题了吧?

    “哇——”

    小女孩哭的撕心裂肺。

    楚瑶明智的放弃了跟智障讲话,一手拎着她,另一只手里的剑在手中随意的一旋,嵌入了腰间的剑鞘。她把夏歌怀里哭哭啼啼的小女孩单手摘下来放在地上,忍耐着把手里提着的夏歌胖揍一顿的欲望,黑着脸,“喂,别哭了。”

    “天晚了,快回家。”

    小女孩发着抖,眼里溢着泪,抽抽噎噎,“姐姐,是剑峰的弟子吗?”

    楚瑶一向没什么耐心,但对小孩子哭叽叽的眼睛却怎么也硬不下心肠,“嗯嗯,是。”

    小孩子什么的真麻烦啊。

    “我……我也会变成像姐姐这样的人吗?”

    小女孩小小的手抓住她的蓝白色裤脚,哭哭啼啼,“变成这样,一剑就可以杀死很多很多坏傀儡的人……”

    楚瑶眉头微微一挑,有些意外,感情这小丫头……在崇拜自己啊。

    一时间有些得意。

    “救你的不是我,是这个。”楚瑶晃了晃手里抱着烧饼不撒手的智障小矮子。

    “可是我想成为姐姐你这样的人!”小姑娘忽然大声道,哭红的眼睛此时却明亮似星辰,“我想要变成可以杀坏蛋的人!”

    夏歌确定英雄不会要求貌美如花的自己以身相许后,庆幸之余干脆打了个哈欠,被人提着晃来晃去,又两天没睡了,好困。

    但这小姑娘思想有点问题啊。

    楚瑶的眯起眼睛,嘴角扬起了一抹张狂的笑,“臭丫头,想什么呢,我可是整座剑锋最厉害的人,想成为我这样的人,你差太远了。”

    夏歌被人提在半空,双脚不着地,懒洋洋的听着,一点兴趣也没有。

    这位剑峰最厉害的人跟那个一脚踹碎十四张梨木书桌的人哪个更厉害呢……

    哦……说起来,她记得书里的剑峰是有一位一往无前的天才少女,剑之所向,无人能敌。

    是菱溪峰所向披靡的剑刃,也是剑峰当之无愧的神话。

    当然咯,神话都是被用来打破的。

    唉,不过现在,叶泽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个能打破神话的人啊。

    楚瑶抬起下巴,唇角露出了一颗晶莹的虎牙,“不过,我允许你崇拜我,在我离开剑峰后成为整个菱溪峰最强大的人!”

    小姑娘怔怔的看着楚瑶,一时间,眼里的光芒却愈发的明亮。

    少女英雄的声音张狂而自信,“但只要我在剑锋,就没有人能够超越我!”

    夏歌不用睁眼就知道,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一定天生光彩夺目。

    但夏歌很困倦了。

    夏歌:唉,努力的人都是那样的闪闪发光令人羡慕啊。

    系统:说什么风凉话呢。

    夏歌:那么努力干嘛,闪闪发光只会变成靶子,当条有吃有喝的咸鱼多好啊。

    系统:……你就捡一辈子烧饼吧,垃圾。

    夏歌摇头。

    所以,这位自信的剑峰少女,到最后也没能给小姑娘说出夏歌想给她说的话。

    可惜了。

    到底是剑峰的天之骄子。

    但,小姑娘……

    成为能够杀戮的强者,和成为可以拯救别人的英雄,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不过有些话,只有天生闪闪发光的人说出来才是有用的。

    人们只会听胜利者的话。

    可惜她夏歌不是胜利者,也不是什么能给人指路的风向标,她只是条想救个人都能被半路截胡的咸鱼。

    而咸鱼说的话是没什么分量的。

    系统试图安慰她:我刚刚查了资料,咸鱼被捞上来的时候,它的鳞片在阳光下也是会发光的。

    夏歌:哦,那时候它估计要死了。

    系统:……

    夜色深邃,深林掩映,万叶吟风中,隐约夹杂着几分蝉鸣。

    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少年有些艰难地提着装满水的木桶,从凹凸不平的山路往上走。月色明亮,少年走了一阵,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便把木桶搁在一边,打算就地休息一下。

    就在此时,丛林中突然响起了细微的“沙沙”声,似有野兽穿行。

    麻衣少年疑惑的四下观望,忽然发现一道黑影迅速地穿过密林,少年心中猛然警惕起来,矮身躲在一处草丛中,朝着那处观望。

    树影婆娑。

    一道黑影飘过,步履中带着匆忙,少年观察着黑影所去的方向,心中一跳,那个方向是……后山?

    黑影的身姿有几分眼熟,少年看了看放到一边的木桶,又望向黑影的方向,咬咬牙,扔下木桶跟了上去。

    少年的脚步很轻,动作很慢,黑影也许是心虚,脚步匆匆,没发现身后有人,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下了蜿蜒的山道,来到了后山。

    “这人,果然是要去后山禁地!”

    少年心中一慌,正想着要不要回去通告一下,谁知脚下没留神,“啪”地踩断了一根小树枝。

    黑衣人闻声也是一慌,动作惊慌起来,蒙面的黑巾被横斜的树枝刮下来了一半,明亮的月光照下来,照在那张露出的半边脸上,正正的被躲在树后的少年看了个清楚。

    “……夏无吟?!”

    少年心惊肉跳,夏无吟……他,他来后山作甚?!

    后山是菱溪山禁地,禁止任何弟子出入,他身为丹峰子弟,虽是外门,但又怎么会不知道?

    心念电转,麻衣少年表情复杂,他手紧紧的捏着树干,却是打消了回去通知同门的想法。

    如果是其他陌生人,也许他会去通告,但如果是夏无吟……

    麻衣少年咬咬牙,决定跟上去。

    然而还没跟几步,便听到一声冷笑。

    “哟,丹峰的小布衣在后山转悠什么?”

    麻衣少年心中陡然一凉,完了!

    然而面上却努力保持着镇定,他转过身,朝声源望过去,便看到了一个抱着长剑的蓝衣少年,绶带轻裘,面若冠玉,只是唇薄眼细,隐约带着几分刻薄。

    “我的身份玉佩从山上掉到这边了。”麻衣少年低眉道,“寻着寻着,不小心寻到了后山,我这就走。”

    “呵,后山禁地,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那蓝衣少年冷笑一声,怀中长剑蓦然出鞘,剑身外露三分,月光之下,寒气四射,“不给你个教训,恐怕你是不会知道,这后山的‘禁地’二字,是怎么写的吧?!”

    麻衣少年一寒,心中苦不堪言,面上却是陪着笑脸,“我只是来寻个玉佩……”

    剑峰的人果然是一点小事就喜欢纠缠不休,今日怕是不能善了,只是夏无吟这小子大半夜的去哪里不好,非得来后山!

    “我……”

    “阿泽。”

    少女声音轻缓,“我怎不知,提桶水罢了,也能提到后山来?”

    麻衣少年抬首望去,霎时间梗住了嗓子,低头无言,嗫嚅道,“大,大师姐。”

    那边蓝衣少年瞳孔微微一缩,随后冷笑道,“你们丹峰之人今日聚在后山,不怕受掌门责罚吗?!”

    少女一袭柔软白衫,广袖袖口与衣摆处勾勒着精致的红枫,赤色的腰带束出柔软纤细的腰肢,长发如瀑,却在发尾处用红色绸带懒懒的绑住。却见她眉眼如画,眼角微勾,黑眸深处自有几分寒意。

    “我丹峰子弟犯了错,自有我丹峰之人责罚。”

    夜里山风呼啸,吹着少女广袖猎猎作响,她神色淡淡,眸中带着杀气,“后山不能来自是禁令。但我怎不知,这后山竟成了你们剑峰子弟的后花园,还能在此这般咄咄逼人!”

    话音一落,衣袖轻挥,霎时间滚滚气势翻涌而出,那抱剑的弟子气血一翻,被少女威压给压退三步,他蓦地睁大了眼睛,“你是丹峰大弟子,顾佩玖!”

    少女声音漠然,“正是在下。”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蓝衣弟子哼了一声,捂着胸口,却还是不甘心的退下。一峰的大弟子,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物。

    顾佩玖望着蓝衣弟子退下,转身望向麻衣少年,“叶泽,你可知错?”

    麻衣少年马上跪下,声音仓皇:“弟子知错,不该夜半来后山晃荡,求师姐责罚!”

    “回去抄丹训三百遍。”

    顾佩玖声音淡淡的,“你丢的玉佩不在后山,在炼丹阁。”

    叶泽脸色涨红,“谢,谢师姐指示。”

    “后山并非良地,跟我回去。”顾佩玖转身,绣着红枫的广袖在月色下挥出冷淡的弧度。

    叶泽亦步亦趋的跟上,紧张之余也微微松了口气,他跟在顾佩玖身后往回走,只是走着走着,还是忍不住悄悄回头看——

    夏无吟,到底去后山做什么?

    “你在看什么?”

    少女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来。叶泽心中一慌,连忙回过头来,“没什么没什么,我……”

    谁知,少女眉头微微蹙起,像是发现了什么,“风声……”

    后山的魔气,变重了。

    忽地,顾佩玖瞳孔一缩,“你回去,后山有变!”

    叶泽心中骤然一沉,“师姐!”

    “三百遍丹训,三日后呈给我看。”说罢,少女身影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师姐!!”

    这次听起来像是惨叫了,夜半三更,惊起寒鸦一片。

    身后的熙攘,这边夏无吟自然有所耳闻,他心中也是一惊,顾不得身后发生了什么,马上戴好了面巾,往后山深处行去。

    夏无吟,或者说夏歌,心中无比复杂。

    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她也不是很想做,但做习惯了,就他妈真的停不下来了。

    有毒。

    夏无吟在系统的指引下拨开一丛乱草,果然看到一棵巴掌大小,不规则形状的,在月光下泛着琉璃光辉的晶莹植物。这植物根部生着两丛草叶,托起了那一块不规则透明的琉璃木。

    夏无吟心中一喜,她悄悄蹲下来,从袖子里拿出了割草药专门用的小镰刀,小心翼翼地将琉璃木从根部割了下来。

    夏无吟顺利拿到了琉璃木,这边还没松口气,一转头却是吓得胸中一梗,差点背过气去。

    “师师师……大师姐?!”

    下一秒,她就知道不妙了,这一身黑衣小贼的打扮,不被打成菱溪山的奸细就奇了怪了!

    顾佩玖却只是看着她,不言不语,神色莫测。

    夏无吟喊完就恨不得伸手“啪啪啪”来回扇自己一百个耳刮子,尼玛,你戴着黑面巾呢,这一句大师姐是不打自招吗?!简直是盗贼界耻辱,丢脸!

    “那什么……山高水长,我们有缘再会!”

    夏无吟抱着琉璃木,果断一个纵跃跳到树上,暗暗发动了系统自带轻功。

    “鬼影迷踪!”

    系统自带轻功,。

    霎时间,夏无吟只觉得身体一轻,一回头见自家大师姐呆在原地,像是中了邪一般一动不动,暗喜之余有了几分疑惑,大师姐这是,怎么了?

    按照大师姐原来古板的脾气,发现她穿成这样来后山偷灵木,轻则要把她捉起来胖揍一顿或者罚抄书几百遍,重则当成师门叛徒或者奸细逐出师门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如今跟个木头一样呆在原地一动不动是个怎么回事?

    夏无吟在鬼影迷踪的效果下,一个身影化身出了三四个,身形极快,似乎眨眼间便要消失不见。

    不管了,三十六计先走为上!

    夜色幽深。

    定在原地的顾佩玖像是才回过神来,她抬眸,轻挥衣袖。

    一道红绸骤然从袖口飞出,红绸如练,在凝白月色下穿过层层枝杈,看似柔弱无物,却又快又准又狠的击中了三四个黑影中的其中一个的大腿!

    顾佩玖呢喃,一双黑眸子里隐约漫上了几分魔气,“捉到……你了。”

    如果是叶泽在此,定会发现自己的大师姐神色有几分不对。

    古板傲气的大师姐,是不会出现这种可怕又黑暗的眼神的!

    而以为自己逃出生天的夏无吟只觉右腿一疼,随后像是被什么缠上了一般骤然一紧,她脚步踉跄,左脚在树枝上一滑,一个狼狈的翻身,单手抓住了一根粗壮的树枝,把自己半吊在了树上。一低头才愕然发现,自己的右腿被一条红绸紧紧捆住,而那条红绸在无尽树林中蔓延,从她右腿这一头,蔓延到另一头……大师姐的手上!

    “我擦……?”

    夏无吟也不是个傻子,当下翻出她割灵木的小镰刀,劈手朝红绸割过去,谁知红绸看似柔软,却格外坚韧,水火不侵,钢铁不断。

    她还没割两下,红绸骤然收紧!夏无吟正分神割红绸,一时不防,抓着树枝的手一滑,整个人就从高高的树上摔了下去!

    此时,夏无吟的第一反应是捂住脸。

    头可断,血可流,这脸必须不能丢!!

    确定自己没丢脸也没丢了面巾的夏无吟立马开始作死了,她反手抱住了顾佩玖的腰,“谢姐姐出手相救啦,在下感激不尽,只是不知道姐姐那么好看,是不是心肠也像这脸蛋一样……”

    夏无吟右手中割红绸的小刀已经抵在了顾佩玖的腰后,锋利的刀尖直指其命脉,左手却摸上了顾佩玖的脸蛋,声音暧昧 ,“又软又甜呢?”

    她女扮男装,正太一般的声音,配上那双漂亮又微微上挑的眼睛,当真是诱人犯罪。

    顾佩玖面无表情的抱着她,没撒手,她身高一米七,夏无吟穿越来时也就八九岁,入门如今也才不过十二三岁,现在被顾佩玖抱着,脚都没着地,小胳膊才堪堪拐到对方腰后——手中小刀锋利,抵在那腰后要害之地,位置极准。

    “看姐姐长那么漂亮,不如放我一条生路?”

    夏无吟脚不着地,她整个人身体的重量都压在顾佩玖身上,两个人也因此贴的极近,她如今嘴上甜甜蜜蜜,要害也捏的准——实际上她十分的没有安全感。

    顾佩玖看了她一会,忽然松了手。

    这手松的猝不及防,夏无吟脚一下着了地,小刀却失了准头,她的胳膊被顾佩玖反手一拧,红色的绸带应声而起,先把那胳膊从背后捆住,然后一个旋转,团团将夏无吟捆成了一团麻花。

    夏无吟一瞧眼自己被捆成红虫子的怂样,又看到眼前面无表情的顾佩玖,马上知道自己凉了——不,在小刀的位置偏了的时候,她就已经凉了。

    满脑袋都是凉了凉了的夏无吟,冷不丁的脸上一凉。

    面巾被摘了。

    得,最后一层遮羞布也没了。

    夏无吟睁大自己的细眼睛,飞速转动自己的大脑,她努力挤出了几滴鳄鱼的眼泪,一脸惨遭强/暴后的怂样,“对不起大师姐……我……”

    丹峰空降大师姐顾佩玖,终于说出了她在后山对夏无吟的第一句话。

    “你是丹峰的弟子?”

    在丹峰当了两年打杂弟子的夏无吟:……

    其实她也不意外,顾佩玖来到丹峰也就半年而已,只是她天赋异禀,骨骼清奇,修炼速度飞快,蹭蹭晋升——晋升成丹峰大师姐的时候,夏无吟正在准备她必然失败的第六次入门考试。

    考试结果如何,不提也罢。

    不过她认识光辉亮丽的大师姐,大师姐可不一定晓得她是哪根葱。

    夏无吟马上痛哭流涕自报家门:“师姐!大师姐!我是xx地xx区菱溪山丹峰第556代外门弟子第88号夏无吟啊!”

    顾佩玖没理会她一长串带着地名门牌号的自报家门,直接伸手到夏无吟腰间,果然摸到了一块身份玉佩,夏无吟被红绸带裹着不能反抗,只能嘴上一边嗷嗷叫着非礼一边蠕动,远远看着像个可笑的毛毛虫,顾佩玖直接无视了她嘴里一堆听不懂的什么“性骚扰”什么“占便宜”什么“吃豆腐”之类乱七八糟的鬼话,验证了身份玉佩的真假后,冷声道:“自己的门户记得那么清楚,怎不记的丹峰山训?”

    夏无吟一下就哑了,也不蠕动了,趴在那里像条被淹过的红色热带咸鱼。

    顾佩玖面无表情:“要我跟你重复一遍?丹峰山训第88条,后山禁止丹峰任何弟子入内,违者逐出丹峰……”

    夏无吟眼睛一亮,试图咸鱼翻身:“真的?!那么好?门规我懂,但其实我早就想问了,逐出丹峰后那我能不能去剑峰?”

    顾佩玖:“……或抄门训三千遍,以儆效尤。”

    也许是夏无吟脸上的失望之色太为明显,顾佩玖忍了忍,“丹峰有何不好?”

    夏无吟有气无力的抬抬下巴,顾佩玖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因为一番争斗,夏无吟费尽心思的劳动成果……不,赃物——琉璃木此时正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的枯叶上,在月光下,五色流转,十分亮眼。

    顾佩玖蹙眉,“琉璃木?”

    “是的……”

    夏无吟奄奄一息:“我其实是十分感谢丹峰对我的养育之恩……”

    “丹峰的无数优点简直数不胜数……师门上下和和睦睦,基情四射……不,我是说兄友弟恭……”

    “但是大师姐……有件事实在是令人痛恨万分又难以启齿……”

    顾佩玖发现夏无吟非常能扯皮,“说重点。”

    她刚刚赶过来救下摔落枝头的夏无吟后,后山的那股令人不安的魔气已经消失了,这也是她为什么能在这里悠哉听这小子扯皮的原因。

    然后她听见这小子一本正经的开口了:“大师姐……丹峰外门弟子太穷了。”

    顾佩玖:“……”

    见顾佩玖面色微妙,夏无吟马上开始了她的血泪控诉:“大师姐!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啊!上后山违门训是我不对,求求您把我逐出丹峰……不,我是说,你看这琉璃木在凡间不过卖十两纹银,在修者也不过两块中品灵石,你看我每天三个铜板每天都在温饱线上挣扎,攒个十天半个月才能出去喝一壶黄酒……”

    顾佩玖:“……丹峰禁酒。”

    夏无吟表情一收,正经无比:“我在外面喝的,不算。”

    被发现在丹峰里喝酒可是要罚十个中品灵石的!

    就凭丹峰外门弟子一天三个铜板,她得还吃不吃饭了?

    顾佩玖:“你十二三岁,喝什么酒。”

    夏无吟笑嘻嘻,“谁家弟子足风流,一醉解千愁啊!”

    顾佩玖面无表情,“错了,不是这么背的。”

    什么歪诗。

    夏无吟咳了咳,“这诗是不是这么背的这不重要……大师姐您看,要从丹峰外门弟子变成记名弟子,就得在每月一次的门派考核上炼出辟谷丹……这辟谷丹的材料不就是琉璃木么!”

    “掐指一算,入门三载,我接连挂科了六次……”

    顾佩玖纠正她:“是两载。”

    夏无吟厚着脸皮:“都一样,反正我倾家荡产了。”

    顾佩玖忍不住道:“辟谷丹并非复杂丹法,也无需灵力加成,凡间药师偶尔都能配出相似的辟谷之物……”

    ……怎能连挂六次呢?

    夏无吟仰天长叹,“此乃天赋异禀。”

    顾佩玖:“……”

    她情深意切,“师姐您看,我也许更适合剑峰这种侠肝义胆,劫富济贫,能仗剑走天涯的职业……”

    顾佩玖看了一眼红绸底下露出一角的夜行衣。

    夏无吟显然发现了自己师姐那意味深长的目光,她面不改色:“有时候侠盗在江湖上也是十分令人敬佩的。”

    顾佩玖揪着红绸把她提起来,冷漠道, “可惜我们菱溪山并无盗峰。”

    在顾佩玖手底下摇摇晃晃的夏无吟脸色有点发白,嘴炮却依然□□:“真的是令人叹惋。”

    顾佩玖冷笑,“丹峰外门弟子夏无吟,有违山训88条,44条,32条,抄三千遍丹训,罚一个月俸禄,此外面壁思过一个月!”

    身份玉佩上写着编号和名字,夏无吟并不奇怪她知道她的名字。

    夏无吟强颜欢笑,“我弟子号也是88呢……吉利,可是怎么就没发过财……不大师姐!我是说,第44条和32条是怎么回事?一个月俸禄?!一个月90个铜板呢!!”

    说到最后已经是强弩之末,但一张惨白的小脸还是坚定的摆出了一幅宁死不屈,要为自己讨回公道的坚定立场。

    顾佩玖看她脸色不好,考虑到虽然做错了事,但到底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干脆把红绸带系在了腰上,把夏无吟捆在了背上,声音却依然冷淡,“第44条,不敬师长,罚俸禄。”

    夏无吟强行洗白:“哪里不敬了?!咱俩刚见我就喊你大师姐了!”

    想想就心痛。

    顾佩玖无动于衷,“第三十二条,威胁师长,罪加一等。”

    夏无吟死不认账,“没有,我没有!”

    顾佩玖:“第三十一条,做错事抵死不认,再扣一个月俸禄。”

    夏无吟心如死灰。

    感到身后的沉默,背着夏无吟的顾佩玖唇角微微一翘。

    聒噪的小子,终于安静了。

    她转身准备离开后山,忽然听到背上人小心翼翼的声音,“那个……我的劳动成果……不,我是说那个琉璃木……”

    夏无吟的心都在滴血:“您能,顺便……帮我带一下吗?”

    还没等顾佩玖表态,夏无吟就开始了声泪俱下, “您不能不带它啊!我的第七次补考就靠它了!大师姐!丹峰光明的前程需要我啊!”

    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不知道还以为她受了多打的委屈。

    顾佩玖慢条斯理,“不是说要去剑峰吗?”

    夏无吟:“……”

    顾佩玖眉毛微微一挑,“嗯?”

    夏无吟一脸慎重:“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我发现剑峰的人戾气太重,不太适合我这种清修之人。”

    顾佩玖淡淡道,“我觉得丹峰也不太适合。”

    连挂六次辟谷丹,也是罕见。

    夏无吟马上打蛇随棍上,小心翼翼,腆着脸皮:“你看,大师姐你都这样想了……要不别让我抄丹训了,直接逐出丹峰好了,我听说兽峰最近也很缺人手……”

    顾佩玖语调微扬,“哦?那看上去,你大概不需要琉璃木来通过丹峰考核了。”

    说罢转身欲走。

    夏无吟马上嚎的撕心裂肺,“不——大师姐!我发现我还是最喜欢丹峰了!最喜欢了!!丹峰大师姐真他妈好看!最好看了!我想一辈子都留在丹峰看大师姐!!”

    惊起寒鸦一片。

    顾佩玖脸黑了一半,“住嘴!”

    夏无吟马上乖乖闭嘴。

    她怕她再给她安个不敬师长的名头,又借口罚她一个月的俸禄。

    袖口绣着精致红枫的少女面无表情的捡起了地上的琉璃木,收进了袖子,“抄完三千遍丹训后,来我这里换。”

    “……哦。”

    “还有,说话算话。”

    “哦……啊?”

    “门训第46条……”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盗文退散!  系统:“……?”

    夏歌:“那还是两个铜板, 你懂不懂, 两个!”

    系统:“……”

    有时候看别人没出息也是一种让人一言难尽的体验。

    “烧饼?”

    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少女的声音响起来, 随后是衣领被人揪住,整个人被提起来, “你想吃烧饼?”

    夏歌:“……”

    不知道为什么, 夏歌忽然就很想解释一下, 烧饼是吃的烧饼,不是带把的烧饼……

    她确实解释了一下, “不, 我刚刚是说我的烧饼丢了……”

    您能把她放下吗?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惊魂火锅店[综]炮灰终结者大小姐的贴身神医斗战狂潮超品相师我的世界只有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