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一把利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人下为人,何须再提。

    夏歌:“您能出去不?”

    叶泽最后黑着脸出去了,还顺手带上了门。

    叶泽很想把以前对方就地睡着的糗事当场怼过去,但是话刚刚到喉头,又咽了下去。

    与那些糗事一同想起的,还有那些难以启齿的往事。

    门被带上的“吱呀”声音响起,夏歌这才抚着胸口,松口气。

    总算把这熊孩子骗出去了。

    夏歌:“……”

    你有完没完!

    叶泽:“你可以去隔壁。”

    夏歌面无表情,“我认床。”

    叶泽:“……”认床个屁。

    但显然夏歌这口气松的太早了。

    “夏无吟。”

    门外少年的声音仍然微带恼意,“你别睡,我有话问你。”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夏歌充分表示了自己的不耐烦。

    叶泽这次迟疑了一会儿。

    “你倒是说啊?”夏歌眉角抽了抽,就算是男主大人,也得有点时间观念好不好?

    叶泽这才扭扭捏捏的开口了,“我今天……上炼丹课的时候,爆炉了……”

    夏歌:“……”

    爆炉就是炼丹把炉子炼炸了。

    所以说,叶泽在炼丹上,真的是毫无天赋的。

    “夏无吟。”叶泽倚着破旧的木门,慢慢坐下来,抬头望着明月,声音隐约透出了几分疲惫,“我是不是……这辈子都完不成夙愿了?”

    夏歌:“嗯,可能吧。”

    叶泽:“……”

    有那么一瞬间,叶泽很想再次破门而入然后把那个姓夏的臭矮子摁住胖揍一顿,最后告诉他什么是好好说话。

    叶泽忍了忍,咬牙切齿,“夏无吟,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说话很气人。”

    夏歌:“你不天天都这样说吗?”

    所以说,她夏歌真的不是很擅长安慰人的。

    叶泽:“……”

    心情贼差,叶泽也不想和这臭小子吵架,但也不想走,最后只能沉默了下来。

    有时候人低落的时候就是这样,想一个人安静的呆一会,但呆久了,又觉得有点孤独,想找个人安慰一下。

    可惜遇人不淑。

    叶泽就这样安静的在外面蹲了一会儿。

    里面夏歌十分无奈,男主大人就在外面这么蹲着也不是个法子。

    “小泽子。”夏歌想了想,“你现在,怎么样也比我好吧。”

    叶泽微微一动。

    “你要一直都比我好,才能让我喊你师兄啊。”夏歌唉声叹气,“你看你现在这怂样,我都不想认你了。”

    叶泽:“……”

    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叶泽黑着脸站起来,“你这辈子最好都不要喊我师兄了。”

    夏歌:“明天有早饭不?”

    叶泽冷笑:“喂狗都不给你。”

    少年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夏歌满脸颓丧,“喂,小傀,我说话很伤人吗?”

    系统一字一句:“你这个垃圾。”

    夏歌:“……别这样。”

    夏歌磨磨蹭蹭的把傀儡放好,扯开了蒙着眼的布条,直接拉开了门。

    少年还没有走远,很慢的脚步,每一步都是迷茫和丧气的味道。

    一百步的距离……刚刚好。

    在被影响和不被影响之间,摄魂夺魄,刚刚好的距离。

    “喂。”

    星罗棋布,明月晓清风。

    少年恍然回头。

    缠着绿发带的少年手里扯着黄色的布条,一双眼睛在月色下明亮得看不清色彩,只觉得恍若星辰。

    “叶师兄,没有努力还会蒙尘的珍珠的。”

    “你只是努力错了方向。”

    那是一双亮如星辰的眼睛,有着难以估量的力量。

    “我相信你一定会成为整座菱溪峰最耀眼的人,完成你的夙愿!”

    叶泽微微失神,随后回过神来,嗤笑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瞎说什么。”

    “回去睡觉吧。”

    绿发带的少年便朝他露出一抹笑,朗朗若天上明月,清如山间流溪。

    叶泽顿了顿,声音轻下来。

    “对了,大师姐跟我说……让你好好休息两天,三天后再去溯溪。”

    “知道啦,谢谢师兄转达!”

    “……臭小子。”

    这一夜,明月,星辰,和少年清澈的嗓音。

    成了叶泽一辈子也难以忘记的景象。

    所以后来每次回忆,才会痛彻心扉。

    = =

    送走了叶泽,夏歌松了口气,关上门把布条扔到桌子上,看着刚刚被自己戳的惨不忍睹的窗户纸,唉声叹气,“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系统明智的没有接话。

    “算了算了,看在饭票的份上……这么说明天也不用去溯溪咯?”

    系统:“你本来就没打算去不是么。”

    夏歌笑嘻嘻:“还是小傀懂我呢。”

    系统:“……”

    夏歌把衣袖里的小傀儡拿了出来。

    晶莹剔透的小傀儡巴掌大小,有着修长的人类的四肢,一双黑石眼睛在月光下亮着微光,小巧的黑蚕丝发垂下在精致的肩头,它安静的凝视着她,像是在凝视着自己的一切。

    温柔又坚定。

    看着这个小傀儡,夏歌歪了歪头。

    ……像是,在看一个小孩子的感觉。

    需要宠爱的孩子。

    “好奇怪的感觉。”夏歌道,“我怎么跟养了个孩子一样……”

    系统声音懒洋洋,“正常,傀儡师会和自己做的傀儡产生心灵感应,傀儡会绝对服从你的命令,但相应的,它也会要求你回应给它一些感情。”

    “感情?”夏歌奇怪,“傀儡?”

    傀儡不就相当于机器人一样,没有感情的东西吗?

    “正是因为傀儡没有,所以它们才需要别人的感情。”系统解释。

    夏歌:“……”奇怪的逻辑。

    “一般而言,傀儡合成术会默认从你这里抽走感情分给你制造出的傀儡。”系统道,“确保你的感情能给这只小傀儡安全感,让它不会反噬。”

    “和魔化傀儡不同,正常傀儡一旦被傀儡师制作出来,就会绝对的信任傀儡师。”

    “但你必须付出你的感情,让它知道你不会抛弃它,它才会绝对的听从你的命令,永远的守护你。”

    “啊……那我每做一只傀儡,就会对它们付出感情咯?”夏歌问。

    “对的。”系统道,“但是一个人的感情是有限的,登顶的傀儡师点豆成兵,挥手间千军万马,不可能每一只都这样付出感情。”

    “所以,会有第二种方法。”

    “明智的傀儡师会将感情寄托在一只傀儡上,然后在制作剩下傀儡的时候,用得到主人‘感情’的傀儡作为首领,剩下的傀儡会向‘首领’索取信任和安全感。”

    夏歌:“啊,听上去好复杂,傀儡是首领的话,傀儡‘首领’本人不是没有感情的吗?没有感情的话又怎么统领底下那些需要‘感情’的傀儡呢?”

    系统道,“所以天下所有的傀儡师,都想要做出一只拥有‘感情’的傀儡‘首领’。”

    夏歌:“……你不要转移重点,所以你说的这种制造傀儡的‘首领’方法的缺陷是什么?”

    系统:“使用这种方法的缺点是,一旦确定了‘首领’,傀儡师做出的所有傀儡,都会绝对服从‘首领’,不再听从傀儡师的命令,而且因为手下管控着傀儡,‘首领’对于主人感情需求也会很高,一个傀儡师必须要给自己‘首领’绝对的安全感,否则,‘首领’便会反噬。”

    “一旦‘首领’反噬,傀儡师就会陷入绝境。”

    “掌控傀儡越多的‘首领’,需要的主人的‘感情’就会越多,所以强大的傀儡师,手下的傀儡可以有很多,但‘首领’往往只会有一个。”

    夏歌明白了,也就是说,“首领”只是傀儡师为了方便管理傀儡而创造的,只要把感情寄托给“首领”,通过操纵“首领”一个傀儡,就可以掌控它下面的傀儡军团。但羊毛出在羊身上,傀儡师还是要对傀儡付出“感情”。

    系统顿了顿,“在我的资料里……五百年前,只有一个傀儡师制造出了有‘感情’的傀儡首领。”

    夏歌微微挑眉,“哦?那很厉害啊。”

    “但……很可怕。”系统似乎是心有余悸,“……非常……可怕。”

    “嗯?”

    系统道,“那是唯一一个产生自我‘感情’和‘灵魂’的傀儡——它爱上了自己的傀儡师。”

    夏歌:“听上去有点像我之前看到的三流言情小说……这传说名字是不是叫霸道机器人爱上我?”

    系统:“……”

    系统为了强调的确很可怕,声音压低下来,“后来,那傀儡师被‘首领’囚禁起来,直到现在,五百年了,还是生死不知……”

    “哦,听上去有点可怕。”夏歌蹲下来看桌子上的傀儡,对三流言情小说毫无兴趣,“你会动吗?”

    她只喜欢看升级流爽文,不喜欢看霸道总x爱上我。

    琉璃小傀儡歪了歪自己小巧的头颅,黑色的眼珠眨了眨,忽然露出了一个笑。

    ……萌,萌化了!!!

    怎,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系统:“……”

    系统:“我要诅咒你!”

    好歹在意一下露出一个“啊真可怕”的表情啊混蛋!

    那么敷衍的态度!偶尔系统也是需要满足感的啊!!

    系统憋了一会,终于想出了一个恶毒的诅咒,“诅咒你被自己百度傀儡囚禁五百年!”

    .. ,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

    此为神圣无敌玛丽苏防盗章!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盗文退散!

    叶泽突如其来的踹门操作让夏歌此刻充分感受到了什么叫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了。

    “……”

    叶泽黑着脸, “夏无吟, 你得给我解释一下。”

    夏歌叹口气, 下巴朝窗户的方向抬了抬, “不知道哪里的小屁孩把我的窗户纸都捅破了,今天的月光有点亮, 我睡不着。”

    叶泽一看,确实, 纸糊的窗户被捅了好几个洞, 明亮的月光透进来, 照得家徒四壁, 十分明朗。

    夏歌唉声叹气, “本来好不容易收拾好打算上床休息休息的, 你就来登门拜访……也就算了,还擅闯民宅,叶师兄,真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幸亏我不是个姑娘家, 不然谁赔我清白?”

    叶泽:“……”

    夏歌苦口婆心,“叶师兄, 你师弟我前天晚上被大师姐在后山逮到, 昨天抄了一夜的丹训, 今天好不容易能合眼——我就实话实说吧, 今天别说屋顶上有镰刀了,就是天上下刀子,老子也要在这个房间睡觉!”

阅读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最强下水道大佬全爱猫[穿书]给大BOSS养老[快穿]无极霸主玄幻之神级大号系统一把砍刀平大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