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过就算是这样,三个妯娌里面孙氏也是样子最差的——赵家老二当年是有名的体弱,半死不活的样子一般人家也不敢把闺女嫁给他。只有孙氏家里,她生的不好,家里又十分穷困,贪图赵家的聘礼,把她嫁了过来。

    特别是她的颧骨,又高又尖,年轻的时候因为脸颊丰润,那还好一些。这时候脸颊上的肉渐渐消了下去,越发面相不和善。整条巷子里的小孩子,都怕看见这孙氏。

    这时候她又是一副指桑骂槐的样子,说话声刺耳,就更加让人不喜了。她手上吊着一个小布袋,里头装着几把瓜子,就在那里一边磕一边说,吐的瓜子皮满地都是。

    正说话,就见赵福他浑家孙氏站在院子里嘴里说起怪话来:“哎哟哟,这三弟兄在一起的,大哥和三弟商量着好生活,也不想想带契着兄弟?果然是人情冷暖,看到我家那个是不成的,将来没什么指望,就撇开了。”

    孙氏生的寻常,或者应该说哪怕是江南地界,也没有随处可见的佳丽。至于小说里常有的随意一个乡村就有清秀佳人,那只怕是胡诌的——哪怕是江南,乡下地方也多得是吃不饱饭的人家,既然连饭都吃不饱,自然就讲不出一个美丑。左右就是面黄肌瘦、衣裳褴褛,甚至蓬头垢面。

    宋氏见了不喜欢,皱着眉头道:“老二媳妇,你且住住嘴,这瓜子皮满地都是,谁家妇人这样不讲究。”

    孙氏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宋氏,对她充大嫂排场十分看不上眼,满不在乎道:“大嫂家在那儿呢!可管不到我这里。况且我家里什么都不多,就是赔钱货多。我磕个瓜子儿,到时候自然有她们收拾——她们也就这点子用了。”

    “你们家二丫头这一回也算是福大命大了,既然回来了,难道不把大哥和我家一起谢?倒是不怕心眼偏了,落报应在这孩子身上。”

    “我家孩儿不劳二嫂费心了。”王氏一把抱起莺莺,见她脸上被捏红了,心里气愤,嘴里也就一点不客气了。

    赵吉不是一个没有眼色的,况且昨日莺莺走失了,大哥家里是出了大力气的,不管最终有没有帮上忙,人情在这里。于是赶紧让王氏去煮茶,站起身道:“昨晚上劳苦大哥和两个侄子了,熬了一个晚上呢!只怕伤了神。明日我让你弟妹去菜市抓一只鸡来,给侄子和大哥补补精神。”

    他们这样的人家虽然不说吃不饱饭,但是吃好吃的时候依旧少,吃鸡吃鸭就算十分好的生活了,只有年节上头才能。

    果然,听到这个,宋氏的脸色变得好起来,笑影儿也真了一些。与赵吉说了几句话,还假意推辞来着。

    她边说这话,便走到了赵莺莺坐着的小板凳旁,捏了捏赵莺莺的脸。赵莺莺是强忍着不舒服才没有推开她的手——她的手没有什么轻重,就算没有下大力气,也会让小孩子觉得疼。何况其中还有一种不怀好意,赵莺莺对这种情绪再敏感不过了。

    同时,她也是最厌恶这种情绪的。

    但是她没有做出什么举动,她不想让爹爹和娘亲为难,哪怕是在梦里,她也想这个梦里能和和美美。

    “再没有见过嫂子这样的伯母,我家记得请大哥吃饭,那是大哥和大哥家的侄子真是尽心尽力帮忙了一回,我和吉哥心里记得这个好。只是不知道二哥二嫂怎么要来,昨日晚上一宿,二嫂家的灯可没有亮过!”

    王氏也是市井里面长大的女儿家,没有那些大户人家小姐的讲究,也没有农家小户女的那一点羞涩。或者说她们这样出身的姑娘,就得逼着自己强悍起来,不然小则受气,大则被欺。这一点,孙氏和她一样,只是比她更不讲道理而已。

    “满扬州打听去,哪一家的伯母是这样的!且不说我和吉哥单请大哥一家吃饭是有道理的,就算没有道理,也没有做伯母的,对着侄儿侄女诅咒。按照二嫂说的,若是你们吃不着这一碗饭,我家莺姐儿就该遭报应啦!”

    三个妯娌,一个院子里头过日子也十几年了,谁不知道谁!孙氏自然知道王氏也不是个软柿子。今日过来闹这一些,也只是照着她往常走一遭罢了。

    若是遇上王氏眼睛没盯着,赵吉是个男子,又是弟弟,难道好像一个泼妇和嫂子争?最后自然就是孙氏赚了。

    只是可惜今天没这个运气,她心里暗道一声晦气,就往旁边闪了去——虽然没到那份上,孙氏也要防备王氏上手打她。这也不是王氏喜欢动手,而是以前有过一回,那回可把孙氏镇住了,之后就一直防着。

    只是这一闪,就看见了王氏打开到一半,还没有收拾起来的那个布包。装金银锞子的荷包以及银镯子银项圈放在最里面看不到,但是那些光华耀眼的尺头和精致的小玩意就摊在上头,看的清清楚楚。

    孙氏这就嚷嚷起来了。

    “这绸缎布料似乎不是三弟妹织出来的样子,该不会是人家送的吧?我家还有送这样礼物的朋友?还有这些精致东西,啧啧,我们这样的人家平常谁买这些来用,也不怕福过了折寿!”

    说着上手就要拿,王氏手脚快,身子一转就挡住了孙氏。手脚利落地把包袱包上:“分产的兄弟,难道还有嫂子过问弟弟家东西的道理?”

    孙氏嗤笑一声:“我也是好心,这些东西可不是咱们这样的人家能有的,陡然出现在咱们家,我可不得往坏处想。若是是家里的兄弟走上了歪路,我这嫂子可不得劝一劝,谁让我们是一家人呢?”

    这就差指着赵吉的鼻子说他是偷来的抢来的了,饶是赵吉惯不与自己这二嫂计较的也怒了。

    “二嫂这话说的不像,嘴也太臭了,回自己屋子里呆着吧。这些东西不过是知府夫人见我家二丫头惹人喜爱,又受了一回惊,可怜见的,送她做表礼,也是压压惊。来路正派的很!”

    虽然孙氏也知道,按照赵吉夫妻两个的正派性子,这些东西的来路并不用怀疑,她那些话只是嘴上不饶人罢了。但是她也没想到这些东西会是因为莺莺的关系来的!

    听懂这一句话就知道了,这就是从天而降一笔财货——刚才王氏收拾的快,她没怎么看清,但也能估计出来,少则□□匹,所择十一二匹的尺头,除了放在最上头的夏布,其余的都是绸缎。

    因为家里有王氏这个织绸卖绸的人,隔着门户孙氏也知道这值多少——知府人家出来作礼的自然不会是什么差的东西,那一堆至少就是二十来两银子!至于那些小玩意儿孙氏倒是没有在乎,那些东西也就是空好看,平常他们嫌贵不会买,但价格其实不高,到手了也卖不出去。

    然而即使是这样,那也是二十两银子,老二赵福一家一年也就差不多有这么多进项。就因为一个小闺女晚上出门走了一趟就有了!她可想不到,这是莺莺回来了,若是莺莺没有回来,赵吉家里可就失了一个女儿!

    清楚了这些东西的来历,孙氏就更起劲了。

    “嗳!原来是侄女儿福大命大,这一趟没事儿反而还给家里挣了一笔!这可好,正好你二叔的夏衣不成样子了,我琢磨着与他扯布做一件新的。既然侄女带来了好夏布,就分些给你二叔,也让她享享侄女儿的福!”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吃完了饭,王氏便收拾碗筷去洗涮,大姐赵蓉蓉也跟着母亲忙前忙后。

    “三弟,我们来看看莺姐儿。”赵贵和妻子宋氏来的很快,手上还提着一个小纸包。

    “这里头有些糖块儿,给莺姐儿几个拿去吃。小孩子受了惊吓,就要好吃好玩几日,这才能回复过来。”

    赵莺莺本来是挨着赵吉坐在一把小板凳上,这时候也去看来关心自己的大伯和大伯母。不过她对人心是何等敏感,自然看得出来,大伯真心关爱侄女儿不假,大伯母的意思却不见得那么真。

    她垂了捶眼睛,再抬头的时候就没有想这件事了——这种事不必要太过追究。哪怕是真的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也有亲的和不亲的,何况嫁进来的外姓伯母呢。她当然会爱自己的丈夫和儿女,可是侄女儿侄子其实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吧。

    这种事情人情上已经练达的莺莺已经懂得了,何况她看得出来,这个大伯母也不是有什么坏心——自家丈夫为了个侄女忙前忙后,这时候还送东西。又不是自己的儿女,有些许不满,人之常情。

    她平常应该也是一个好伯母,不然也不会明明不喜欢这种事,依旧过来了。

    宋氏心里确实有些不舒服,丈夫是个老实人,只是太老实了也就不好了。看看老二家的多精明,也不知道因此占了多少便宜!

    她这人什么都好,平常也算好说话,唯有一点不好,就是十分在意‘自己人’。这个自己人指的是丈夫儿女,以及娘家,其他在她看来就不是自家人了。这个亲疏远近,她一向分的太清楚。

    所以对丈夫在小家之外,帮助已经分家的兄弟一向是颇有怨言的,即使这种帮助只不过是一顺手的事情,不费钱财不费力气。

阅读莺莺传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紫阳神尊剑洲传带只手骨的巫师万界之最强全能系统我被丧尸欺负的日子神级师傅系统之我无敌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