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羊皮地图!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周逸的出现,瞬间引来众人热议。

    “屁的仙师传承!我看他现在还停留在炼体四重吧。”

    一个炼体五重的瘦弱少年不屑地说道,随后他还特意看向身旁的中年男子,看来是想得到他的认可。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进山打猎,也不知道他是自大还是无知。”

    “得了吧,你就别羡慕了,人家可是得到了仙师传承,如今早已今非昔比了。”

    中年男子并没有回答少年的话,而是一脸震惊地看着周逸的背影,失声道:“竟是炼体六重!”

    “什么炼体六重?”少年疑惑道。

    这正正说明,主脉少主已然崛起,他是支脉的重要成员,要尽快将这个惊人消息禀告诸位长老!

    “炼体六重,不会吧!爷爷,这可是真的?”

    如今最重要的,是要尽快提升实力,只有达到炼体八重,他才有机会打败周云凡。

    为此,周逸打算进山修炼一段时间,在提高实战能力的同时,看看能不能寻到珍稀的灵药植株。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周逸身穿一身特制的狩猎服,肩扛一把大刀,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周家。

    中年男子转过头来,略显失望地看了少年一眼,说道:“庆儿,你错了。他如今早已不是炼体四重,而是炼体六重,你也该静下心来好好修炼了,不然...唉!”

    中年男子不想打击儿子信心,并没有把话说完,而是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练武场,着急地向着后院走去。

    短短两个月,便从炼体四重提升至炼体六重,这修炼速度实在太恐怖了!

    练武场中一个女孩一脸茫然地对着自家爷爷问道,很明显,她并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昔日的废材,竟然在短短两个月内超越了自己,这让她无法接受!

    “嗯。”老人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

    “怎么会!”女孩捂着小嘴,一脸绝望,她真的被打击倒了。

    在周家,她的天赋已经算好的了,能够一年提升一个境界,然而那个人却在两个月内,完成了她两年苦修才能做到的事情,这...太让人绝望了。

    荒莽山林中,有激烈的打斗声传来。

    刀光掠过,咔嚓!

    一颗硕大的狮子头应声落地,以断头重生著称的双头狮子,失去了最后一个头颅,轰然倒下。

    “第二十七!”

    周逸单膝跪地,喘着粗气道。

    这是两天来猎杀的第二十七头妖兽,猎杀妖兽虽然辛苦,却是提升实力的最佳途径。

    经过两天的残酷厮杀,周逸从原来的炼体六重初期,提升到了六重中期,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至炼体七重。

    稍做休息后,周逸打算离开此地,到另一处地方修炼。

    就在此时,一道惨叫声突然自耳边响起!

    周逸循声看去,发现声音是从东边树林传来的,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淡淡的血腥气味。

    “不是兽血的气息,是人血!”周逸的鼻翼灵敏地耸动了一下,惊讶道。

    在经历了二十多场生死厮杀后,他的嗅觉变得更加敏锐,一下子就嗅出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一番思量后,周逸决定过去看看,他想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越往前走,血腥味就越重。

    片刻后,一个简易营地出现在周逸眼前,他走近一看,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随即心中升腾起一股无法压抑的愤怒!

    只见营地四周,躺着十几具刚死去的尸体,鲜血染红了大地,四处散落着断臂残肢,如同人间炼狱!

    这些人死状惨烈,其中有两位漂亮少妇甚至被脱光了衣服,蹂躏施暴致死,现场充斥着无比惨烈的气息,作案凶手毫无人性,其手段残忍得让人发指。

    “到底是什么人做的,竟如此泯绝人性,简直禽兽不如!”

    看着眼前惨状,周逸怒发冲冠,恨不得将那些凶手碎尸万段。

    随即他连忙走了过去,看看是否还有幸存者,但最后的结果还是让他失望了,十五人全部死绝,而且都被割断了喉咙,一刀封喉,很可能是修炼者所为。

    死者大多身背竹筐,看他们的穿着,应该是专职采药人,平时以进山采药为生,很明显是手无寸铁的普通老百姓。

    “这些禽兽,还真下得了手!”

    “这些人刚死去不久,凶手应该还没走远。”冷静下来后,周逸仔细分析道。

    随后,他细心地发现了几道新鲜鞋印,几乎没有多想,他提起大刀,立马追了上去。

    与此同时,在离营地不远处,两个山贼正盘坐在地上。

    在他们身前,放着一张羊皮地图,地图沾满了猩红的血迹,看起来有点触目惊心。

    此时,那两个山贼正神情激动地看着地图,仿佛地图中隐藏着什么稀世珍宝。

    “老大,地图到手了,这下咱们要发财啦!”

    说话的是一个纹身大汉,此时他脚下正踩着一具尸体,死者也被割断了喉咙,看情况,这张地图应该属于死者。

    “那些采药人说了,沿着这张地图一直走,就能找到那颗仙树,树上那几颗仙桃,很可能是四品灵药!”

    纹身大汉激动地搓了搓手,眼中露出贪婪的精光。

    “四品灵药啊!随便摘上一颗都够咱们快活几十年了,到时候我要玩最搔的妞,喝最烈的酒。”“哈哈!没错。等有钱后,咱们一定要好好快活一下。”此时说话的,是一个长相凶悍的刀疤脸。

    “我早听说清河镇上的红花楼,有位金发异族美人,生得极为水灵,要是有机会,我一定要让她尝尝老子的厉害,到时候...”

    刀疤脸双眼放光,露出一脸淫笑,但还没等他说完,一道夹带着阴冷杀意的声音突然响起,粗暴地打断了他的意银。

    “我看,你们是没机会了!”

    听到声音后,刀疤脸猛然回头。

    视野中出现了一道清瘦身影,在看清那道身影后,刀疤男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一个小屁孩也敢讽刺他,简直活腻了。

    “哪来的小杂种,竟敢扫爷爷的兴,我看你是耗子给猫拜年,找死!”

    刀疤男凶神恶煞地盯着周逸道。

    随即他对纹身大汉使了个眼神,示意大汉搞定周逸。

    “嘿嘿,你这小崽子可真调皮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看大爷我一拳打爆你的小脑袋!”

    纹身大汉说话间,猛然出手,一拳轰向周逸的脑袋,在他看来,像周逸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一拳就能轰碎他的脑袋。

    “哼!”

    周逸冷笑出声,随即五指握拳,极速挥出。

    看着那个迎面而来的小拳头,纹身大汉不屑地笑了笑,就你这小豆芽也敢与他硬碰,简直就是找死!

    但下一刻,他脸上的笑意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竟是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

    两拳相撞,发出一声恐怖的音爆声。

    纹身大汉浑身一震,感觉有一股刚猛无比的力量,沿着手臂疯狂地涌入体内。

    咔嚓!

    密集的骨头碎裂声响起,伴随着一声惨叫,纹身大汉被直接震飞出去。

    “啊啊啊!!!”纹身大汉捂着严重变形的手臂,口中发出杀猪般的哀嚎声,他看向周逸的眼神充满恐惧,仿佛看到死神一般。

    周逸面无表情地向前走去,在经过纹身大汉身边时,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聒噪!”

    话音刚落,周逸一刀挥出,随即一颗丑陋的头颅飞出,那刺耳的惨叫声嘎然而止。

    纹身大汉,死!

    “怎么会是炼体六重,怎么会!”

    发现周逸的真正实力后,刀疤男心中恐惧,他的实力与纹身大汉相当,都是炼体五重,两者相差了一个境界,他根本不是周逸的对手!

    正当刀疤男想要转身逃跑时,一把血色大刀,突然出现在他的脖子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知道再无逃跑可能时,刀疤男缓缓转过身来,看着周逸问道。

    “来杀你的人。”周逸冷笑着道。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我!”刀疤男一脸不甘道。

    “哼哼,那些采药人也与你无冤无仇,那你又为何要杀他们!”

    刀疤脸被呛得脸红耳赤,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眼看刀疤脸无话可说,周逸缓缓地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既然你答不出来,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吧。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杀人从来不需要理由...”

    话音刚落,周逸拉动大刀,锋利的刀印沿着刀疤脸的脖子轻轻饶了一圈,紧接着,刀疤男捂着脖子,绝望地跪倒在地。

    他这一生抹了无数脖子,那是他最喜欢的杀人方式,他很享受鲜血喷涌的瞬间,因为那会让他产生一种畸形的快感,他喜欢这种感觉。

    但他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样一天,看着一直喷涌的血液,感受着逐渐流失的生机,他终于明白到,什么叫做绝望!

    画面定格,作恶多端的刀疤男脖子一歪,就此死去。

    对于刀疤男的死,周逸不为所动,在他看来,这与杀一头畜生没多大区别。

    周逸从他的口袋里翻出一卷羊皮地图,随后背起采药人的尸首,回到了简易营地。

    周逸从帐篷里找到一只铁铲,在营地旁边挖了一个大坑,将十六具躯体一同埋葬。

    很快营地旁多了一个大土包,上面插着一块木头做的无字墓碑。

    做完这一切后,周逸看着坟头,感伤感慨地呢喃道:“在这个世界上,弱者的命,贱如草芥...”随后,他扬了扬手中的羊皮地图道:“我不想成为弱者,所以诸位的这份大礼,我收下了,就当是为你们报仇雪恨的谢礼吧。”

    说完,周逸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营地,向着地图所记载的地方走去。

    从那两人的对话中,周逸得知那里很可能存在着四品灵药,如今他最缺的,就是灵药!

    历经一个多月的疯狂修炼,周逸好不容易迎来难得的休息机会。

    昨晚他早早上床,本想睡个安稳觉,然而事与愿违,清晨天还没亮,他便被院中吵杂的练武声所惊醒。

    按照惯例,每年的七月份,周家大院将会迎来一轮修炼热潮。

    因为两个月后,那些刚成年的家族成员,将迎来人生最为重要的时刻,成年仪式!

    在成年仪式上,他们都要参加一场武斗大会,武斗大会的结果,将会决定他们日后的前途命运!

    前五名的优胜者,会被分配到家族的主要产业中去,担任主要职位,日后更是能进入家族核心。

    可以说,这是决定权利地位的命运一战!

    随着成年仪式的逐渐临近,那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们,不惜亲自下场,教导子女战技,只为争夺更好的名次。

    对此,周逸并不感到担心。

    因为他自信,在周家的年轻一代中,没人比他更了解家族的战技,而且他还手握着圣兽印这张底牌,单论战技方面,他是最强的,没有之一。

阅读战烬诸天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阴人债绝世狂后:神王的逆天小医妃[偶像练习生]一起走花路吧兄长是戏精[综]以虫制霸仙途红尘霜华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