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悠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门房见他言行有礼,不似歹人,便好言好语地问道:“小哥所寻的管干先生是哪一位?”

    苏篱微微一笑,“姓唐。”

    门房这才还了一礼,“小哥稍侯。”说完,便向管事交待一声,入院通报。

    “这位小哥,请问您是要找人吗?”年轻的门房见他呆立良久,脸上又蒙着奇奇怪怪的布巾,好奇地过来询问。

    苏篱握了握拳,努力压下复杂的心绪,执手施礼,“我乃一介花户,姓苏,想寻贵院藏书楼的管干先生,烦请小哥帮忙通报。”

    约摸过了两刻钟,苏篱便见到了要找的人。

    没想到,还是位熟人。

    苏篱再次一愣,“悠然?”

    唐悠然微笑颔首,“是也。”

    苏篱紧紧地闭了闭眼,细细地整理好衣衫,抬脚下了驴车。

    不经意间看到脚上的布鞋,苏篱这才猛地想起,如今的他不过是一介花户,若是无人引领连进入书院的资格都没有。

    重生以来,这是苏篱第一次如此强烈而鲜明地认识到,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了,相府不存在了,苏家小公子苏璃也不存在了。

    “卖花的小哥?”年轻郎君笑意温和,“原来你姓苏。”

    苏篱愣了愣,连忙行礼,“小子苏篱,不知竟是……唐先生,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唐悠然灿然一笑,执手道:“小姓唐,名晓,字悠然。若蒙不弃,苏小哥可唤我一声‘悠然’。”

    苏篱耳边猛地跳出来一个洒脱率性的声音——

    “待我及冠,便求父亲给我赐字‘悠然’,悠然公子,比大哥的‘悠之’如何?”

    苏篱愣愣地看着面前这个人,在心里悄悄地摇了摇头,不,他不是二哥。

    整个汴京城谁人不知,苏二公子凤表龙姿、风流倜傥,眼角眉梢都染着桀骜肆意,即便回炉重造,也不会是这种温和内敛的模样。

    “可是有何不妥?”唐悠然疑惑地开口。

    “不,没有。”苏篱垂眸,继而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只是觉得先生这字……很好听。”

    唐悠然微微一笑,眉目柔和。

    苏篱压下心底不断翻涌的苦涩——不可能的……自己的存在恐怕已是万中无一,二哥又怎么会……

    “苏小哥今日前来,可是有何要事?”唐悠然将苏篱请至外院的会客厅,斟上一盏香茶。

    好巧不巧的,正是他喜欢的梅花雪水泡的普洱。

    苏篱袖中的手紧了紧,面上依旧不失礼数,“有一封书信,烦请先生转达。”

    “叫‘悠然’便好。”

    苏篱执手告饶,嘴上说着“不敢”,心里却默默地坚持着,二哥的字,他不会用来唤别人。

    唐悠然也不强求,转而问道:“这信苏小哥是要送往何处?”

    “东京,洛阳太守府。”

    唐悠然微微颔首,面上没有半点惊讶之色。

    他没有打听信的内容,更没有问为何一个小小的花户会向洛阳太守送信——若是普通信件,也就不用经过他的手了。

    ***

    虽然信顺利交了出去,苏篱的心却没有彻底放下来。

    洛阳太守会不会念旧情他不得而知,即便对方念旧情,愿不愿意帮这个忙更是两说。毕竟,对方一旦伸出援手,得罪的可是当朝炙手可热的郡王。

    苏篱下了驴车,踱着步子往巷子里走去。

    他心里有事,便没有注意对面的行人。不经意撞到一个硬实的胸膛,苏篱捂着鼻子,下意识地说道:“抱歉,没留神——”

    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

    映入眼帘的是楚靖那张俊逸飞扬的脸。

    郡王殿下大大地叹了口气,笑呵呵地埋怨,“你确实应该‘抱歉’,这么宽的巷子,我紧躲慢躲,愣是被你撞上。”

    苏篱看着他,目光冷然。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竟然还能像个没事人似的开玩笑?当真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多么令人不齿么?

    苏篱什么都没说,冷着脸往旁边挪了挪,抬脚欲走。

    他走得太过心急,丝毫没有注意到墙根底下那团荆条,险些一头栽上去。

    “小心!”楚靖横过手,将他扶住。

    苏篱惊呼一声,下意识地扶住那条健壮的手臂。

    楚靖无奈地叹息一声,语气亲昵,“离家门口就差这么几步,着什么急?”

    苏篱咬了咬下唇,情不自禁地开口,“郡王殿下,您这样做……是否有何隐情?”

    楚靖微微一愣,继而挑了挑眉,露出标志性的坏笑,“你觉得呢?”

    苏篱握了握拳,饱满的双唇抿成一条直线。

    生气了呢……

    楚靖稍稍低头,看着小郎君微垂的眼,长而浓密的睫毛也无法遮挡眼尾漫上的红晕,莫名地有些不忍。

    “我不会妥协的。”苏篱突然说道。

    楚靖微微一笑,轻轻地“嗯”了一声。

    他如此轻描淡写的模样彻底激怒了苏篱,“我决不会妥协的,尤其是对你这种唯利是图的权贵!”

    这已经是他能够说出来的最恶毒的话了。

    楚靖看着小郎君决绝的背影,神情复杂地叹了口气。

    墨竹抿了抿唇,忍不住开口,“殿下,为何不解释?”

    楚靖抬起凤眸,无奈地扫了他一眼,“解释什么?告诉他我楚靖人格高尚,想自掏腰包替花户挡灾吗?”

    墨竹眸光一闪,“有何不可?”

    楚靖失笑,拿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家殿下是何名声你不会不知道吧?这话说出去有人信吗?”

    墨竹不服气,“就算会有人置疑,也好过眼下——”

    “没有时间了。”楚靖神情严肃,“寒潮自西北而来,经河套入中原,不日便会抵达东、南、西、北四京,四京之中花户人口不下万数,我必须用最短的时间、采取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做最多的事。”

    墨竹垂首,“属下明白了。”

    楚靖拍拍他的肩,视线有意无意地扫过苏家紧闭的院门。

    既然决定做这个坏人,那便做得彻底吧!

    春寒之灾就连现代都无计可施,何况是技术落后的古代?说出来只能凭添恐慌。否则的话,今上也不会降下密旨,令三司隐瞒。

    好在,户部赈灾银子已经备齐——正是他前不久才上交的盐铁二矿的红利;去岁年景好,延丰仓、永丰仓、顺城仓三大粮仓存粮充足,以今上的仁爱,必不会亏待百姓。

    旁的,就不必在意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的更新依旧是早上8:00哦!

    以后这个时间就固定下来啦~如果有特殊情况,作者菌会在【留言区】请假~~

    宝宝们按爪爪哦~一人一个大么么~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一封特殊的信】

    苏篱确实有自己的路子,只是不确定能不能成。

    他和花户们说好,做两手准备,一方面,继续摆摊,尽量赶在四月之前将足龄的花苗卖出去;另一方面,等着他的消息。

    苏篱写了一封信,信中画了一朵线条细致的墨色牡丹——这是从前大哥教给他的,这是只有他父亲苏良的亲信才知道的传信方法。

    苏篱的大哥叫苏琼,字悠之,人称“悠之公子”,坊间所言“公子端方,温润如玉”用来形容他再合适不过。

    苏篱藏好书信,在车马行雇了驴车,直奔城北的安阳书院——那是苏琼生前就读的地方。

    汴京城布局整饬,街道四通八达,沿着内城墙一路往北,经金水门,过五丈河,自新封丘门出外城,便能看到花团锦簇的含芳园,安阳书院就在含芳园西边,相隔不过十余丈。

    老旧的驴车吱吱纽纽走了小半天,直到赶车小哥清清亮亮说了句“主家,到了”,苏篱翻腾的胃才稍稍好受些。

    从前,跟随大哥前来,他都是坐着两人抬的小软轿,哪里受过这样的颠簸之苦?

    如今物是人非,故地重游,竟有种近乡情怯之感。

阅读朕的皇后是花妖[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重生教授妻:奶爹君少的追妻路妈咪很皮:帅宝助攻动心了怎么办当家农女的锦绣田园变身千幻妖姬喜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