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喔喔喔~”

    不知谁家的公鸡飞到屋檐上,响响亮亮地叫了三声。

    苏篱推开房门,苏小虎正穿着利落的衣裳,提着小木剑朝院门走。

    赤色的绣球花灵也醒了,很有担当地将小薄荷拢到怀里。

    苏篱冲它露出一个温和的笑,轻手轻脚地穿好衣服。

    父子两个看到对方,双双怔了一瞬。

    “小虎要出去?”

    苏小虎点了点圆乎乎的小脑袋,小大人似的说道:“我先去练剑,回来和爹爹一起剪。”

    “练剑?”苏篱诧异,在他生病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带着暖意的指尖轻轻点在小花灵脑门,苏篱压低声音,“这么爱摔,怎么不回本体去睡?”

    薄荷花灵握起小小的拳头,憨憨地揉了揉眼,“这里好……长力气。”

    苏篱笑笑,轻轻地将它放回了花架上。

    “今日要卖花?”

    两个人同时开口。

    苏篱笑笑,温声说道:“今日要剪花枝,不出去。”

    “童叔教我,去晚了要挨罚。”苏小虎憨声憨气地解释。

    话音刚落,院门便被推开一条缝,门缝后露出一只黑黑亮亮的眼,还有故作凶恶的软软声线,“小虎,三叔说,再不起,打板子。”

    苏小虎腰板一挺,匆匆跟苏篱说了一声,便打开门栓和楚呱呱手牵手去了楚宅。

    苏篱看着一高一矮两道瘦小的身影,神情更加诧异。

    “还没睡醒呢?大早上站在门口发呆。”耳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含着晨起的微哑,还有淡淡的笑意。

    苏篱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面前竟站了个高大的身影。

    楚靖着一身利落的绛色衣衫,腰上束着宽大的银丝玉带,袖口用同色的护腕绑着,裤角也收到靴子里,更显得身高腿长、英姿疯爽。

    苏篱险些看呆了。

    “好看吗?”楚靖挑起凤眸,笑容肆意。

    苏篱面色一红,掩饰般说道:“郡王殿下这是要出门?”

    “嗯。”楚靖没再逗他,只是含着笑意说道,“商队要去北边买种子,我去送送他们。”

    苏篱疑惑,“去北边?”大楚粮食七成产自江南,为何要去北边买种子?

    楚靖点点头,耐心地解释:“北边有种小麦,一年一熟,正适合受灾的地区补种。”

    苏篱这才明白过来,楚靖是在想办法减少寒潮带来的损失。

    “殿下高义。”

    楚靖哈哈一笑,大大咧咧地揉了揉他梳得一丝不苟的发髻,“没这么严重,顺手而已。”

    苏篱鼓了鼓脸,破天荒地没有打开他的手。

    ***

    回到院子的时候,小花灵们已经起来了,小家伙们纷纷回到自己的本体,高高兴兴地收集着露水。

    “这是叶露水~”

    “这是花露水~”

    “薄荷今天最多呢~”

    “是呀是呀~我最多!”绿色的小花灵高兴地转圈圈。

    看着小家伙们忙忙碌碌的身影,苏篱揪着的心蓦地一松——关于那个“梦”,顺其自然吧,到了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也就知道了。

    山茶花蔫蔫的,淡粉色的花朵都耷拉了下来。

    苏篱摸摸他的枝干——这是花灵们最喜欢的事——温声问道:“怎么了?”

    山茶花缠上他的手指,带着隐隐的哭腔,“他是坏人吗?”

    苏篱顿了顿,很快明白过来“他”指的是谁。

    他想不透为何花灵们会忌惮唐悠然,单凭直觉,他并不觉得对方有任何危险性,相反,还莫名地令他安心。

    苏篱想了想,轻声反问:“茶茶觉得呢?”

    山茶花歪了歪花枝,一副自己也搞不懂的样子。

    苏篱笑笑,换了一种问法,“如果他是坏人你还喜欢他吗?”

    山茶花晃了晃枝叶,只犹豫了一小会儿,便认真地说:“喜欢吧,我觉得他很好。”

    苏篱弯起眼睛,笑意温和,“那就相信你的感觉。”

    山茶花愣愣地歪着枝干,似乎在思考话中的深意。

    苏篱没再打扰他,而是拿起花钳,看向旁边的芍药,“这个旁枝要剪掉吗?”

    “剪掉!”芍药花果断地说,“骨朵儿好多,重死了。”

    苏篱扬起唇,“咔嚓”一声,弯垂的旁枝连同上面的花蕾一齐落到地上。

    “疼不疼?”他抚了抚断开的杈口。

    芍药花轻松地舒了个懒腰,“不疼,痒痒哒~”

    苏篱笑笑,执起花壶,给它浇了些清凉的水。

    就在这时,小花灵们发出“哇”的一声惊叹。

    绣球花灵惊喜地叫道:“快看茶茶!”

    苏篱扭头看去,只见山茶花发出一道柔和的亮光,主枝上那朵淡粉色的花缓缓合拢,又渐渐膨大,伴着“呯”的一声轻响,花瓣绽开,一只拇指大小的粉色小花灵蜷着小小的身子,出现在花芯之中。

    “茶茶~”

    “茶茶长大啦~”

    “欢迎茶茶~”

    小花灵们纷纷张开头顶的花萼,热情地围了上去。

    苏篱就那样怔怔地看着,头脑一片空白。

    绣球把茶茶抱起来,十分开心地交到苏篱手上,“抱抱它,快抱抱它!”

    苏篱下意识地伸出手,将小小的花灵接住。

    软软的,凉凉的,散发着山茶的清香……那一刻,苏篱恍惚间有一种感觉,自己所在的地方,不似人间。

    “大妖睡着后,就没有花花出生……”绣球伤感地说。

    “茶茶是第一只哦~”黄色的长寿花开心地转圈圈。

    “我会好好照顾它~”绿色的小薄荷握着小小的拳头保证。

    “才不用!”淡粉色的小花灵扶着苏篱的手指站起来,高高地扬着小下巴,“我很厉害!”

    小伙伴们都笑了,果然是茶茶呢~可爱!

    就这样,小山茶出生了,苏篱莫名的有种初为人父的惊喜。

    好在,小山茶根本不需要他照顾,小家伙吃空气、喝露水,偶尔回到本体吸吸花肥,一点都没有新生儿的娇弱。

    苏篱蹲在花棚里观察了大半天,再三确定不需要他额外做什么之后,这才放心地离开。

    苏小虎正坐在台阶上啃胡饼,隐隐的还有羊肉的香气。

    小郎君看他出来,便把身旁的食盒往他跟前推了推,“呱呱说,这是羊肉火烧。”

    苏篱拿起来,发现竟是沾着芝麻的胡饼里夹的咸香的卤羊肉,那酥香的味道勾得人口舌生津,“郡王殿下给的?”

    其实,不用问也知道。

    果然,苏小虎点了点头。

    苏篱看着眼前的“火烧”,想到先前的羊腿,还有生病时那一副副汤药,突然发现,不知不觉间竟欠了人家很多。

    苏篱心里一阵愧疚,想了想,便将剪下的花枝束起,又提了两坛梅子酒,敲开了隔壁的院门。

    带路的是个叫秋棠的大丫环,头上戴着金钗,身上穿着藕荷色的偏襟小褂,下身着一条水蓝色的百折裙,走动间裙裾翻飞,香风阵阵——这样的打扮,比普通官宦人家的小姐都不差。

    苏篱咬了咬下唇,这个楚郡王,对丫环们可真好!

    “好看吗?”秋棠突然回过头,笑盈盈地看着他。

    苏篱被人抓个正着,脸上不禁染上微微的红晕。

    秋棠悄悄地笑了一下,只当没看见似的,轻轻柔柔地说道:“这条裙子是殿下教我们做的,别人家可没有。”

    苏篱愕然,“郡王殿下教你们……做裙子?”

    “是呀,主子人可好了。”秋棠见缝插针地帮楚靖说好话。

    秋棠被他瞪着眼睛的样子逗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越看越觉得这个小花农眉眼真是精致,精致到让人不由自主地忽略他脸上的伤疤。

    怪不得主子会对他另眼相看。

    秋棠定了定神儿,趁机问道:“苏小哥,你觉得我家主子怎么样?”

    苏篱又是一愣,轻咳一声,含糊道:“郡王殿下……挺好的。”

    挺好的?这就是夸奖喽!

    秋棠以袖掩面,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回头就向主子讨赏去!

    说话的工夫,便到了东侧院。

    苏篱暗暗观察着院内的环境,没有精巧的景致,只有一大一小两个奇怪的池子,然而,他不仅不觉得突兀,反而有种莫名的安全感,就像进入了一个坚固的避风港。

    秋棠默默地退下了,只余苏篱一人站在水池旁。

    池塘中现出层层水波,一只绿得发光的小青蛙轻盈地跃出水面,落到了睡莲叶上,冲着苏篱鼓了鼓腮帮子,“咕呱~”

    睡莲们摇曳着细嫩的花茎,热情地同他打招呼——

    “小绿草来啦~”

    “小绿草来看我们啦~”

    苏篱刚想说话,肩头便被轻轻地蹭了一下,不用回头他便清晰地感受到了身后的气息——是一棵年岁不小的枣树。

    “呵呵呵,真是聪明的小家伙~”苍老而和气的声音传进苏篱耳朵。

    一股难以言说的愉悦心情从苏篱的心底生出,他能感觉到,自己是被欢迎的。

    “哗啦”一声,一个高大的身影破水而出,有力的手臂撑住池沿,轻轻松松地跃到岸上。

    楚靖抹了把脸上的水珠,笑意飞扬,“喜欢这里?”

    苏篱别过脸,面色微红——这个人,竟然不穿衣服,真是……有伤风化!

    楚靖凤眸微扬,粗大的手指捏到苏篱脸上,“害羞了?”

    苏篱一把打开他的手,下意识地反驳,“殿下多虑了。”

    檐下突然传来一个高亢的声音,“咯咯咯咯~大青狼被打啦!大青狼怕媳妇!”

    楚靖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看过去,“媳妇?小黑,告诉我,谁教你的?”

    “我不叫小黑,我叫乌羽!再叫我小黑,我就叫你大青!”黑色的小八哥扇动着翅膀在廊柱上跳来跳去,声音中满是气愤,“大青大青大青!”

    楚靖按了按额头的青筋——真……丢人。

    苏篱微微张着嘴巴,满脸惊愕——一只……会说话的鸟?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半月多一直没有新读者,留言区始终是几片老树叶善良地在支撑,作者菌一度很忐忑——是不是不好看,没有让人追下去的欲望?

    啊,这两天终于多了几个新面孔,谢谢你们的加入,希望宝宝们在这里玩得开心~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新出生的小花灵】

    苏篱醒的时候,天还没亮,小花灵们姿态各异地趴在花架上睡得正香。

    绿色的花灵本体是薄荷,年龄也是最小的,小家伙打着小鼾,摊开手脚翻了个身。

    小花灵原本就滚到了花架边缘,这样一翻……

    苏篱忽地掀开被子,鞋也没穿便跑了过去。

    好在屋子够小,他伸长手臂,刚好接住小花灵下坠的身体。

    苏篱松了口气——若是摔下去,又会哼哼唧唧哭得可怜。

    小家伙软软的,触感微凉,蜷着手脚刚好占满苏篱的掌心。

    薄荷花灵因为突然的碰撞而惊醒,睁开眼睛看到苏篱,安心地咧开小嘴,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苏篱的心都化了。

阅读朕的皇后是花妖[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此生只为你心动星界游戏系统直播之我的妹妹很傲娇快穿逆袭:攻略反派99式地狱归来变成猫小春日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