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苏元浩和萧峰的相似之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就在两人交谈的同时,两方的主帅和士兵们也都是感觉到非常的诧异,只是,因为怕被两人战斗的余劲给波及到,所以他们距离得远远的,也并未能够听清楚两人谈论的究竟是什么内容了。

    ……

    ……

    否则的话,戚少商就不会是受轻伤那般简单了。

    但是,如果让苏元浩将逍遥功力全部都炼化了,然后化为己用的话,再来一战,那结果也是尤为可知的。

    此时,萧峰不经意间瞥见了苏元浩的袖袍,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对苏元浩问说道:“对了,你刚才使得那一招可是袖里乾坤,看你内力的路数,也像是少林的少阳功法,难道你也是少林的弟子?”

    “的确如此,在下是玄难大师的第十六位俗家弟子苏元浩,按辈分来说,我应当唤你一声师兄才是。”

    “哈哈,这些都是凡俗礼节罢了,无需在意的。”

    萧峰闻言之后则是摆了摆手,不以为然地道,在他看来,这些不过是凡俗礼节罢了,而他生性又是豪迈飒爽,自然是不会太过在意的了。

    他刚才那一脸淡然的神色,其实也是强撑起来的。

    不过,照现在看来,他是赌对了。

    萧峰果真是一个心系苍生、悲天悯人的大侠,而且他方才也明显留手,也并没有真正的下杀手的意思。

    苏元浩闻言,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

    苏元浩和萧峰两人有个共同点,那便是曾经都在少林寺中学过武。

    他的师傅是玄难,而萧峰的师傅则是玄苦。而玄难和玄苦两个人都是玄字辈的,所以说,按道理来说,萧峰也是苏元浩的师兄了。

    “不知道玄难大师他们近来可好?”

    在得知两人都是同门师兄弟之后,两人的关系彼此间也是更拉近了一些,萧峰那霸气的脸庞之中,也多了一份柔和之意。

    “我师傅……他老人家已经圆寂了,这一切都是那丁春秋所谋害的。”

    说到这里,苏元浩的话语为之一颤,他愤怒地握紧了拳头,发出了噼里啪啦的骨骼摩擦之音,一脸的义愤填膺之色。

    虽然说,他与师傅玄难大师,并没有很深的情分,但是在这个时刻,他也理应表现出这样的愤怒样子来,而且对于丁春秋那般阴毒的作为,也确实感到非常的不耻。

    “什么,想不到玄难大师他老人家也……那丁老怪真是作恶多端,胡作非为,为天下人所不耻,今后他必遭天谴!”

    听闻此言,萧峰的脸上也是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神色,坚毅的脸庞轮廓又浮现出无奈之色。

    他的小姨子阿紫,也正是因为丁春秋而被弄瞎了双眼的,此刻也是落得个双目失明的惨状,所以,他对于丁春秋也是有着不小的恨意。

    过了一会儿,萧峰又低头哀叹道:“你至少知道自己的仇人是谁,我的师傅、养父养母也都被人杀害,可惜我连他的身份是谁都不知道,不过,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绝不会放过他的!”

    说到最后,萧峰的声音陡然又洪亮了几分,仿佛是透露出他的仇恨与决心来。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相信萧大侠一定能够大仇得报的!”

    苏元浩出言安慰道。

    此刻,他的心中也是不由得微微一动。

    其实在这个时候,苏元浩很想告诉萧峰真相,他的师傅玄难大师,还有他的养父养母,其实都是他的亲生父亲萧远山所杀,目的就是为了报复雁门关一战,带头大哥等人的罪行。

    但其实,玄苦大师和萧峰的养父养母,他们却是并无过错,对于萧峰还有着养育教导之恩,所以他们也是死得无辜,不得不说,这萧峰的父亲萧远山也是个心狠手辣之辈。

    只是,在沉吟片刻之后,苏元浩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毕竟这样的真相对于萧峰来说,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即便是说出来他恐怕也不会相信的。

    反而是会招致不必要的麻烦,这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苏元浩还是选择不道出其中的秘密。

    只是,相较之下,两人既为少林寺的弟子,他们又各有杀师仇人,如此的境遇倒是颇有些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念及此处,苏元浩苦笑着摇了摇头。

    “今日一战,杀戮如斯死伤无数,血流成河,不知道又有多少冤魂嗟叹。”

    萧峰环顾四野,望着那大地上鲜血逆流成河,无数倒伏的尸体的景象,心中顿感悲怆,他向苏元浩拱了拱手,道:“今日一战已经造成了太多的杀孽,我们就此别过,好自为之吧。”

    此时的萧峰也早已经没有了征战之意,他转过了身,大踏步地向辽国的阵营方向走了回去。

    “后会有期。”

    苏元浩也向对方拱了拱手,目送着他的背影离去,然后将一旁受伤的戚少商给搀扶了起来,翻身胯上了一匹汗血宝马,冲破了战场上的重重阻隔,一同返回了杨家军的阵营之中。

    ……

    ……

    看到萧峰去了又折返之后,辽国大王耶律洪基不由得是眉头一皱,面露不悦之色道:“贤弟,你为何没将那二人给擒拿回来。”

    苏元浩和戚少商两人均是猛将,正是因为他们所率领的骑兵加入之后,才是让战场上的局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此二人若是可以除去的话,那杨家的士兵便不足为惧了。

    只是萧峰无功而返,让他的心中颇感错愕,甚至是打乱了他之前的计划。

    萧峰来到耶律洪基的面前,神色憾然地解释道:“那二人均是当今中原武林的佼佼之辈,联起手来更是强悍无匹,我也拿他们束手无策。”

    萧峰实在不想看到这场无尽的杀戮再进行下去了。

    而耶律洪基听了对方的话语之后,眼中却是流露出一丝狐疑和失望之色。

    只是当他抬起头来,再看那满目苍夷的战场,以及是铁林军节节败退的局势之后,面色却是无比的阴沉,充满不甘地道:“鸣金收兵!”

    说着,耶律洪基看也不看萧峰一眼,扭过头悻悻然地离开了。

    “铿铿铿!”

    伴随着敲钲发出的声音,那些还在和杨家军缠斗的铁林军也是收到了信号,撤离了战线,鸣金收兵了。

    而佘太君在见到这一幕的时候,担心这是对方的诱敌深入之计,也无意继续追击,而同样是下令鸣金收兵了。

    一场战斗到了此时,终于是临近了尾声。

    回到了关城之中,调息休整了片刻之后,苏元浩站到了那城墙之上,然后放眼望去,此时只见在战场之上,血流成河,尸骨成堆,冷冽凄寒,蚊蝇缭绕,在太阳的折射之下,如同是一副修罗炼狱般的景象般,将雁门关外染成了一片血色。

    这一场战斗无疑是杨家军打赢了,但是它的代价却也是非常惨烈的。

    辽国的八万精骑,足足折损了三万的铁林军。

    而反观这一边,抗辽联盟的损失也不少,经过统计之后,也有两万多士兵战死沙场,其中还包括了数千多的绿林好汉。

    通过这一战,无论是杨家军还是大辽的精骑部队,双方可以说都是元气大伤的。

    辽国部队之前那种无战不胜的如虹气势,却是也遭受到了挫败,这种前所未有的失败,甚至是让耶律洪基的心头也蒙上了一层阴影,跋扈之势为之收敛,转而是暂停了攻打之势,驻扎在老牛湾之上,举兵不动,也不知道他接下来是意欲何为了。

    此战虽然说杨家军赢了,但是也元气大伤,所以,大军在关城之内休养调整,同时招兵买马,加大扩编。

    而由戚少商所率领的绿林草莽,他们也是暂时回到了各自的山寨和地盘之上,休养调整状态,当然在必要的时候,他们还是会回来,杀上战场,和杨家军一同并肩作战。

    ……

    ……

    雁门关自古以来便是险要之地。

    在三十年前的时候,带头大哥等人在这里伏击萧远山一家,双方火拼,死伤众多,这一事件令江湖震动,更是在江湖之上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而在三十年之后,这里发生的宋辽大战,战况激烈,死伤惨重,更是让关内外都是为之震动了,这个消息,更是传到了东.京开.封。

    太师府。

    当庞太师看到前方传来的战况传报之后,不由得气得将一张书房之内的桌椅给直接是拍裂了。

    “怎么会这样,这该死的杨家军,他们居然守住了雁门关,而且还居然是击退了那些辽.军,谁能够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庞太师勃然大怒,他的表情更是显得无比的阴沉。

    在书房之中的气氛,顿时变得肃穆而又微妙了起来。

    在他看来,大辽的八万精骑大军压境,而杨家军的粮草也所剩无几,还没有援兵,在这样腹背受敌的情况之下,是绝无可能守得住雁门关才是。

    可是,谁能够想到,他们不但是成功地守住了雁门关,而且,还竟然是打败了浩浩荡荡的辽国铁林军。

    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是,在刚得到的那份战报之中,却是清清楚楚地纪录着此事,非常的详细,所以是绝不可能出错的。

    这让他感到无比的诧异,同时也让他错失了一个扳倒自己对手的大好机会,整个人是羞愤无比,同时也迫切地想要知道,这其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了。

    “你可知道其中的缘由!”

    庞太师一双充满戾气的双目,狠狠地瞪了眼军师廖天成,大声地质问着说道,近乎于是咆哮一般了。

    因为,庞太师刚刚拍断了一张桌椅,所以他身上的余威还没有完全的消散开来,盛怒之下,瞪得那廖天成心下一凛,对方的眼中也是流露几分畏惧之色。

    只是,那廖天成咳嗽一声,很快也是掩饰了过去。

    他不敢懈怠,连忙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回应说道:“据小的所知,在那一日的战斗之时,杨家军的却月阵法的确是被大辽的铁林军骑兵也破去,也有了不少的死伤,在之后就呈现出了衰败之势,而且,在战场之上也是节节退败,本来失败已经是成为了定局。”

    庞太师闻言,不由得眉头一皱,面露惊诧之色地说道:“那么在最后,为何大辽反而是被打败了呢?”

    .......

    萧峰缓缓收起了双掌,此时他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眸,再度上下打量了一眼苏元浩,豪声出言道:“好,我萧峰最敬佩的就是侠义肝胆之士,阁下居然为了平息战乱而愿牺牲自我,这份胆识和气魄果真是令人敬佩!”

    看着苏元浩,萧峰的眼眸之中流露出一丝称赞的神色,与此同时,他身上的煞气也是收敛了一分。

    只是,他自然是也知道,无论是苏元浩,亦或者是他自己,都是被裹挟在战争的旋涡之中,谁又能够独善其身呢。

    如果说,能够以个人的牺牲能够阻止这场战争的话,那么他萧峰则是愿意第一个奉献自己的生命。

    而除此之外,苏元浩竟然也能够有这种胆识,这一点,也确实是让萧峰的心中为之敬佩不已了。

    “*******,期因祸福避趋之。你我虽然是两方不同的阵营,但是,萧大侠的侠义之名我也是深有耳闻,我相信,如果换做是萧大侠的话,也一定会这么做的。”

    苏元浩正色道,他揉了揉背负在身后的手掌,他的手掌之中已经满是冷汗,与此同时,他也是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不得不说,南慕容,北乔峰,这个名号果然是名不虚传,以萧峰那澎湃的内力,就犹如是惊涛骇浪一般,层层迭起,无比的刚猛。

    而苏元浩虽然说得到了无崖子的传功,但是,那股逍遥功力也只是炼化了小半,如果对付丁老怪这样暗劲巅峰级别的话,自然是可以旗鼓相当,立于不败之地。

    但是在面对萧峰之时,实力之间还是有几分差距的,这一点也是毋庸置疑的。

阅读影视世界冒险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寻人诀之修罗道小可爱[快穿]释灵阴阳录偶像练习生我有一棵小橡树鬼扫二维码三国之无上提取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