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宗师气派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王语嫣和段誉、阿朱、阿碧便一同来到听香水榭,王语嫣用自己的武学知识指点来闹事的人们,指出“五虎断门刀“、”青字九打“、”城字十八破“等武功,让众人佩服,但众人却想抢王走王语嫣这个活武学宝典回去,直到包不同来才将那群人赶走。

    王语嫣随慕容复来到杏子林参加丐帮大会,遇到与萧峰结拜后来的段誉痴望着自己感觉无礼又觉得段誉十分倾慕自己的容貌而暗自喜悦。包不同因为喜欢斗嘴,风波恶喜欢打架而与丐帮众人切磋武艺,而后被萧峰制止。但包不同然后不服和萧峰对招,王语嫣认出”擒龙功“不及萧峰速度变化。[3]后来因为萧峰身世缘故离去耽误与西夏一品堂的会面,导致王语嫣与众人中了”悲酥清风“而全身无力,段誉便带王语嫣逃离杏子林。

    两人来到碾坊,遇到追来的西夏武士,王语嫣便指挥段誉阻杀了他们,随后遇到假扮西夏武士李延宗的慕容复,但因为段誉武功不深不断所以用”凌波微步“躲闪,王语嫣叫段誉独自离开而不能,最后慕容复使计将段誉擒住,王语嫣则说如果慕容复杀掉段誉的话,她日后将会为段誉报仇,慕容复则冷笑离开,并留下”悲酥清风“的解药。[5]

    王语嫣自幼倾心、痴情于表哥慕容复,把一片芳心都托付给了他。为了讨得表哥欢心,她可以强迫自己苦读丝毫不感兴趣的武学秘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以至于成为了一部武学活词典,对天下武功了如指掌。但慕容复一心执着于复国大业,爱情对他来说永远排在第二位。

    王语嫣最初于曼陀山庄内和大理王子段誉相见,段誉对王语嫣简直为之倾倒。其时恰逢江湖上传言姑苏慕容氏的谣言,语嫣心急表哥的处境,而与段誉首次离开曼陀山庄出外寻找表哥。

    王语嫣和段誉离开碾坊后遇到逃出的阿朱、阿碧,几人商讨后决定段誉假扮莫容复、阿朱假扮萧峰共同去天宁寺解救出丐帮众人。

    后来王语嫣跟随误慕容复一行人而误闯万仙大会上,王语嫣被一头陀擒住威胁慕容复就范,段誉突然冲出来救出语嫣。后来王语嫣随众人来到缥缈峰灵鹫宫,遇上接任天山童姥之职的虚竹,慕容复原来打算收众人为己的计划破灭而带王语嫣离开。

    王语嫣的心思,包不同和风波恶,他们又怎么会领悟不到呢,很亏,那包不同也是接过了话头来,开口说道:“是啊,说回来,还真的是这样呢,看这些人穿的,竟然是各门各派的事情,难道说,最近,这江湖之上,竟然是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吗?”

    慕容复闻言,他原本的思绪,也是停了下来,然后也是转移了注意力,看向了另外一边,只见这里竟然是真的有形形色色的江湖人士。

    “对了,话说,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江湖人士啊,而且,看起来,似乎是来自很多的门派呢。”

    王语嫣蹙了蹙眉头,心中感到有些疑惑地问道。

    其实,她之所以这样做,也是为了能够转移一下现场的这种气氛,否则的话,表哥应该会非常的难过的话,她可是非常的痴情,并且,不希望表哥出什么事情。

    后来表哥慕容复为了兴复大燕欲争取西夏驸马的地位,王语嫣便曾跳崖自杀,得四大恶人与段誉诸人相救。而后段誉劝阻慕容复不要去西夏招亲,但慕容复却把段誉投入枯井之中,王语嫣正巧看到,王语嫣对慕容复表明一片真心,但慕容复说她与段誉有不清不楚的纠葛,王语嫣在心灰意冷之际跳入枯井,才意识到慕容复的自私凉薄,内心起了大的变化,王语嫣也到段誉对自己一片真诚,不料在井中的段誉与自己都相安无事,两人遂于井中定情。这时共同掉入井中的鸠摩智走火入魔准备杀死段誉,王语嫣惊惶之中咬中鸠摩智右臂使得鸠摩智分心而被段誉吸走全部内力,终于使得段誉获救,两人随后赶去西夏王宫内堂。后来得知段正淳有危险而离开西夏追赶段正淳。

    随后两人被王语嫣生母王夫人所擒,而段誉也发现了王语嫣的身世秘密,原来王语嫣是段正淳和李青萝也就是王夫人所生,段誉震惊不已。后来他要杀段延庆之际,他妈妈刀白凤告诉他段延庆才是他的真正父亲,木婉清、钟灵、阿朱、阿紫虽是段正淳所生但却非段誉亲生兄妹。

    一声叹息便如魔咒一般勾了段誉之魂,及见其背影,只觉烟霞笼罩,恍入仙境。苗条的身形,披肩的长发,折射的却是一种纯洁而神圣的氛围,一抹精神的浓郁香气。

    此刻,在他们旁边一桌的人,也正在小声地交谈着什么的样子,此时,慕容复喝了一口就,然后便是仔细地凝神聆听了起来,或许,这里也是会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也是不一定的呢,他的心里,也是充满了几分期待的样子呢。

    “对了,你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嘛?”

    “好像是丐帮,召集了很多忍受,从五湖四海,然后准备要让他们的bang主,一个铁面人去挑战少林寺吧。”

    “我停到的,也是这样的版本,只是,不知到是真是假呢。”

    “很大的概率,就是这样了,要知道,那个铁面人的武功,好像是非常的高,而且,在一出来之后,便是,能够让全冠清等人,都是为之臣服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不简单,甚至是,柔和这关于那易筋经的招式呢。”

    “但是,你说他去挑战少林,是不是有些太狂妄了,要知道,作为一个千年古刹,那少林,可是在江湖之上屹立了千年而不倒啊,真可谓是,中原的第一门派,但是,那区区的一个小子,居然,就想要挑战少林,这未免也太扯淡了一些吧,”

    很快,也是有人发出了感叹来,毕竟,对于他们来说,少林在他们心中的印象,也是非常深刻的,甚至是,已经到了无可比拟的地步,就算是华山这样的门派,也是无法撼动对方的实力啊,所以,多少有些蚍蜉撼树的意思了。

    “这也是不好说啊,你说,这任何的门派,都会有一个衰败,然后崛起的过程了,这少林恐怕,也是难以避免,这样一个盛极而衰的过程啊,我们拭目以待吧,希望,我的猜测是错误的吧,只能说,这一切也是太难猜测了。”

    “对的啊,这样的想法,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曾经是有过了,不知道,它是否能够逃出这样的一个魔咒了。”

    “但愿如此吧,这一次,去少林寺的,据说还有那大理的段正淳,星宿派的丁春秋老贼,他们也都是会赶赴那里的额,想必,今天一定是会热闹无比了。”

    “哈哈,被你这样一说,我都是忍不住想要去了,走,咱们现在就奔赴那里吧。”

    这两人在说完之后,也是将自己杯中酒往旁边一撩,然后两人便是各自行动去了,看对方所走的方向,赫然是,应该去往少林的方向无疑了。

    在片刻之后,那慕容复,才是缓缓地收回了眼光来,他自然是,将刚才两人的说话都听在了耳朵里,要知道,他的听力可是非常不错的,甚至是,能够听得到数里之外的马蹄声,这点毋庸置疑。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公子,我们要不要去呢。”

    那风波恶凑上了前来,向慕容复征询意思说道。

    “我们当然是要去了,为什么不去呢,这可是一件大好的机会呢。”那慕容复眯了眯眼睛,手指缓缓地收拢了起来,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

    既然是,他已经做了决定,那么其他的人也都是没什么意见了,大家也是整顿再度的出发,结过了酒钱的前提之下。

    ……

    ……

    而在另外一方面,苏元浩和那鸠摩智的比试,却是仍旧在继续着。

    此时,苏元浩的一手按在了对方的肩膀上,然后用力的一捏,磅礴的力道,顿时施加在了上面,这沉重的一击,等时间也是让对方的肩膀,都是为之碎裂了开来,景象无比凄惨的样子,甚至是让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恐怖的掌劲啊。”

    “就是,这么一掌,恐怕是那铜炉都是可以轻松的打破吧。”

    “啧啧,这苏元浩,本来不就是一个负责菜园的弟子么,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实力呢,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呢。”

    大家也顿时是议论纷纷了起来,就连玄慈和玄寂,两人也是面面相觑,对于眼前这样的一幕,显然是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毕竟,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就连他们来,恐怕,也难以完全施展出其中的火候吧,两人,不禁是如此地想道,或许,在某些时候,两人和起手来,能够和这苏元浩对抗一下,但是,其他的还是,还真的是说不准呢。

    那鸠摩智神色蓦然地扭曲了起来,他强忍着肩膀的疼痛,身子猛然向下坠去,然后右腿也是一个横扫而出,犹如是钢鞭一样,对着苏元浩狠狠地抽了过来,而苏元浩则是一点都不慌忙,只见她微微一笑,然后双手抽回,再以一个刁钻的角度,轻轻第向前一推,霎时间,一股磅礴和阴柔的力量,同时激荡了开来。

    旋即,那个鸠摩智登时整个人也是不受控制的,便是倒飞而出了,脚步一个踉跄,接连的倒退出了几步,然后,便是重重地倒在了地面之上,大口大口的呼吸,他紧接着,一个鲤鱼打挺,继续站起来,向着苏元浩发起了攻击。

    拳影交错,伴随着指尖的力道,凝聚一点,然后向他破空而来,只是,每一次,他的公式,好像都是被苏元浩,给彻底地看透了,然后轻松的一招,便是可以巧妙地化解,丝毫不费力的样子,这样的状况,也是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呵呵,大师,你不会是还没有使用出你的全力吧。”

    苏元浩瞥了瞥嘴角,然后戏谑一笑地说道,甚至是,在用一种看笑话的姿态,在盯着对方。

    “可恶,你不要逞一时口舌之快,你很快就会输的,你也知道这小无相功的威力吧,他能够模仿招式,而且,在原有的基础之上,更加的加强,你也只是维持片刻罢了,我不信,你是我的对手!”

    那鸠摩智皱了皱眉头,满脸倨傲之色地说道,仿佛是,丝毫不将对方给放在眼里似的,这样的状况,也是在众人的心头弥漫了起来,一个个的心里也是都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也是遇到了一个强大的对手,这甚至是不在他的意料之中呢。

    “呵呵,不好意思,我是逍遥派的掌门人,而我对于这小无相功,则是再熟悉不过了。”

    苏元浩又笑了笑,而他的嘴角,则是带着嘲弄的意味,然后,在瞬间也是化解了对方的小无相功,同时,手指微微地屈起,在下一刻,猛然地弹出,对着鸠摩智的身上,重重地一点。

    旋即,那鸠摩智长大了嘴巴,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与此同时,一抹有些扭曲的表情,也是浮现在了他的脸庞之上,他不由得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惊呼,让周围的人,都是为之一颤。

    而苏元浩则是不为所动,双手背负身后,一派宗师的威严气度。

    ……

    要说慕容复的心情,为什么不好,那么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那就是,他的宏图大业,一直是都没能够实现。

    这种颓靡的感觉,也是占据了他的心头。

    要知道,自从他出山之后,在江湖上也是有段时间的历练了。

    每次他都觉得,自己距离,目标近了一分。

    但是到最后,却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命运,仿佛就跟他在开着某种玩笑一样,所以,这也是让他的心里,无比的低沉起来,要知道,他渴望的可是主宰自己的命运,甚至是,能够完成慕容博,交给他的愿望啊,他可不想让对方失望。

    可是,随着时间的过去,这样的希望,似乎是越来越渺茫了反正,他是几乎看不见什么希望一样的。

    “哎,我的报复,何时才能够,真正的完成呢。”

    慕容复不由得是感慨说道,要知道,自己的父亲,当时之所以,是给自己起了一个复的名字,也是为了,今后自己能够帮助他完成梦想,光复那大燕的未来了,但是,他却是辜负了对方。

    所以,他也是给自己斟满了酒,在无奈之下,一个人,也是只有借酒浇愁了。

阅读影视世界冒险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夏日午后的童谣君王令解老板每天都想离婚古代奋斗生活霸道总鬼缠上我UP主的新闻主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