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火焰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好了,方丈,那山下已经是乱成一团了,现在很多的门派,都是聚集在那里,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了?”

    此时,一个小沙弥神色慌忙地跑了过来,向玄慈大师叙述说道。

    而听到了这人的话语,那玄慈大师的眉头皱了起来,道“怎么会这样呢?”

    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居然会落得一个惨败的结局,也难怪,他的心情会是如此的沉重了。

    简单点来说,那就是装比不成,还反而遭到打脸,用这样的一句话来形容,则当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他那一张脸皮之上,浮现了不解的神色。

    “这个我也不知道了。”

    而另外一方面,那鸠摩智在沉吟了片刻之后,他也是放弃了挣扎的念头,然后双手合十,向着苏元浩行了一礼。

    “呵呵,你知难而退,倒也不算是太过愚蠢啊。”

    非常的简单,他的实力很强,而且又是得到了,那无崖子,七十多年功力的传承,再加上系统的帮助和辅助之下,其实,战胜这个鸠摩智,也没有非常的困难了!

    也由此可见,苏元浩这一击的恐怖,与霸道之处了,就连一旁的玄慈和玄寂,也是一脸的骇然之色。

    此时,鸠摩智的心里更是无比的复杂。要知道,他之所以来到少林寺,便是想要出手挑战,然后呈现出自己的勇武之名的。

    而面对玄慈大师的询问,后者也是一问三不知,显然是对于这其中,具体的状况也是不甚了解的了。

    要知道,在很多的时候,人们在面对一个稀奇的事物之时,经常会保持一种警惕的情绪,这也就是为何,现在玄慈会这般了。

    “哎,是我输了。”

    苏元浩撇了撇嘴,冷笑着讥讽说道,其实,他对于这个家伙的印象,倒不是非常的坏,但是有的时候,如若是太过狂妄的话,那就真的是有些不讨喜了,而此刻的鸠摩智,无疑就是后者。

    不过,好在,这鸠摩智也是承认了自己的失败,这倒是让他没有太过于厌恶了。

    与此同时,苏元浩也在查看着,自己的个人属性面板了。

    只见,在这个时候,他的属性已经是变成了:

    名字,苏元浩。

    力量:2.6

    敏捷:1.7

    智慧:1.5。

    内功:少阳功法。

    外功:少北拳,咏春步伐,金钟罩,火焰刀。

    兵刃之术:达摩剑法,杨家剑法,增强版的达摩剑法。

    所持兵刃:逆水寒(利刃宝剑,削铁如泥,十分的锋利,恭喜宿主。)

    实力评测:F级别。

    自己的一些基础属性,都有着明显的提升,不仅如此,他还从与鸠摩智的对战之中,也是忽然领悟出了一门功法来。

    而这样的一门功法,便是那鸠摩智的绝技,火焰刀。

    这个火焰刀为鸠摩智独门武功。说是刀法实名乃是掌法,火焰刀能将内力凝聚掌缘,运内力送出,以虚无缥缈的虚劲伤人,乃是与六脉神剑相似的罕世神功,火焰刀鸠摩智自获传火焰刀后,以此扫荡黑教。由於对少林七十二绝技深感兴趣,鸠摩智便以火焰刀功法跟慕容博交换二、三十门少林绝技。

    慕容博更与鸠摩智立约,若鸠摩智能取得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剑经》,则可到参合庄去取其馀少林七十二绝技的秘本。故日后才发生天龙寺夺经之战。

    最初,鸠摩智以火焰刀内力点燃暗藏火药的藏香,以内力推动碧烟攻击枯荣等六僧,但枯荣以静制动,鸠摩智在枯荣突袭下败阵。及后,鸠摩智将火焰刀内力一分为数,从多个方向攻击,枯荣心知不敌,以一阳指内力焚毁《六脉神剑经》。剑谱被毁使鸠摩智与天龙寺结下仇怨,鸠摩智便擒下保定帝为人质。段誉情急出手,引发一场无形刀剑之战,最终火焰刀不敌六脉神剑,但段誉却被鸠摩智擒下。

    这个火焰刀,乃是鸠摩智的独门绝技,威力不凡,而苏元浩通过,与对方的打斗,也是成功地利用了系统的功能,领悟出了这一门绝技,

    本来,这个鸠摩智,还想要用自己得到的少林武功,大展神威的,可是,没想到,到最后,他的看家绝技都是被苏元浩给夺取了过来,仔细想想的话,还真的是,有些让人唏嘘不已呢,这一点也是毋庸置疑的了。

    此时,在亲耳听到了鸠摩智认输的话语之后,众人才是长长地输了一口气,要知道,对于这一点他们也是倍感意外的。

    随着鸠摩智的出场,场上的局势,甚至是已经出现了一面倒的状况来,就连玄寂也是支撑不住了,但是,谁能够聊到,到最后,居然是冒出来,一个苏元浩,以前的菜园负责的弟子,而且大放异彩,甚至是,利用那关键的一点,便是封锁住了鸠摩智的所有行动,更是将对方的实力,给压制了下去,这一点着实是让人惊异不已了。

    “善哉善哉,鸠摩智的武功也不差,不够,看来,还是欠缺了一些啊。”

    这个时候,那玄慈也是适当地说了一句话,与那鸠摩智,多少有些针尖对麦芒的意思,要知道,那鸠摩智刚才,可是没少说风凉话啊。

    而后者闻言,他的老脸也是顿时一红,甚至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呢,只是,面对现在的情况,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太切实际的,而且也需要时间的过去,慢慢讲这份愤怒,给平息下去了。

    为了避免再生事端,他也是压下了心头的不忿,脸上勉强地保持着自己的微笑,而现场的气氛,也是非常的尴尬了,甚至是一度喘不过气来。

    “恩,苏元浩,这一次可都是多亏你的帮助了。”

    此时,那玄慈大师看向了苏元浩,然后淡淡地说道,只是,他开口的话语,可并非是直接的,而是利用了传音入密的方式,也就是说,在这里除了苏元浩以外,其他的人可是听不到这个说话之声的,也可以说,两个人利用自己的真气方式,在说着悄悄话了。

    这传音入密,也是一种神奇的招式,一个人可以使用武功发音,使他的话仅使在场的特定某一个或几个人可以听到,其他人听不到。

    “呵呵,现在你们不急着赶我下山了?”

    苏元浩掀起了嘴角,话语之中,带着一丝嘲弄的意味,要知道,方才自己刚出现的时候,这些人还一个个大眼瞪小眼,无比凶狠的样子呢,可是,在自己利用强悍的能力,击败了那个鸠摩智之后,他们的态度,也是立马就发生了改变。

    “好了,这件事情,就暂且不提,掠过去吧,对了,你有没有兴趣,重新返回这里啊。”

    玄慈大师双手合十,道了一声之后,然后想着苏元浩,递出了橄榄枝,邀请的意味,也是非常的明显了。

    “额,我暂时,还没有这样打算呢,看情况再说吧。”

    苏元浩耸了耸自己的肩膀,然后无所谓地说道,对于他来书,在那里都是一样,又何必非要回到这里呢,况且,他的授业恩师,此刻也已经是不在这里了,所以,见不到玄难的情况之下,留在这里,或许也是徒增伤悲罢了,所以,关于这个问题,他还没有想好呢。

    “哎,既然你神功大成,若是能够留在这里最好。”

    对方似乎是有些不想放弃,继续开口道。

    “算了吧,对于留在这里,我还真没什么太多的兴趣。”

    这一次,索性苏元浩,也是不再跟对方废话了,而是开门见山地说道,毕竟,以他现在的状况,即便是四海为家,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好厉害的实力啊。”

    一旁的虚竹,不由得是如是地赞叹,因为苏元浩的介入,所以,他在这一个位面,还是一个天赋低微的小和尚,没什么过人之处,自然,也就是,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了,一直以来也都比较的平凡。

    但正是因为,这么一个平凡的身份,所以他对于苏元浩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也是更加的羡慕和佩服了。

    他自己的心里,又何曾没有过这样的幻想呢,只是,他的天赋比较的低微,在时间的过去之中,这样的一种想法,也是被慢慢地磨灭掉了。

    自幼出家为少林寺小僧,二十二岁起始习武,二十四岁时因跟随师父发放名帖下山。

    误打误撞之下,与一众少林高僧一起被星宿派所掳。

    后来因为救四大恶人之首“恶贯满盈”段延庆一命,无意间破解逍遥派“聋哑老人”苏星河的珍珑棋局(无崖子所摆下的),逍遥派掌门人无崖子遂收其为徒,化去其少林内功,并将七十年逍遥派功力传于虚竹,并传授逍遥派第三代掌门之位。

    后来无意间救天山缥缈峰灵鷲宫宫主天山童姥一命,为了逃避天山童姥的死对头师妹逍遥派李秋水的追杀,他俩决定躲藏在李秋水的大本营西夏皇宫内的冰窖中。

    躲藏期间天山童姥不断软施硬逼虚竹破荤戒,却始终未成,索性便在暗夜时分,将一名一丝不挂的妙龄女子梦姑放在虚竹身旁,而虚竹终于破了淫戒,当“天山折梅手”传授给虚竹后,为对付李秋水便打算一并把“天山六阳掌”教给他,不料虚竹不肯助其杀人,坚不肯学,甚至起意离开,为此,天山童姥用谋在虚竹身上种落“生死符”,再假称教他破解之道,把“生死符”克星“天山六阳掌”的功夫倾囊相授,而天山童姥在与李秋水互比内力时,虚竹被夹于两人中间,因此两人的内力皆囤积于虚竹体内,而虚竹身上则有逍遥派三大高手二百余年的深厚内力。

    最后虚竹得到天山童姥、李秋水及无涯子三人深厚的内功,天山童姥亦传其为灵鷲宫宫主。后来虚竹化解了灵鹫宫的危机后,在宫内和大理皇子段誉结拜为兄弟,并共尊大辽南院大王“北乔峰”萧峰为大哥。

    处理完灵鷲宫大小事务后,虚竹决定回少林寺,遇上吐蕃大轮寺鸠摩智明王前来挑战少林众僧,虚竹挻身而出,虚竹凭藉一身逍遥派武功,久斗后大败鸠摩智,拯救了少林之名誉,但仍被逐出少林,改名“虚竹子”。

    在少室山武林大会中,萧峰遭受姑苏慕容氏家主慕容复、星宿派创派师祖“星宿老怪”丁春秋和丐帮帮主庄聚贤围攻的时候,虚竹引走“星宿老怪”丁春秋,虚竹使开“天山折梅手”和“天山六阳掌”与丁春秋展开激烈交战,两人斗得势均力敌,难分难解,久斗后虚竹以“生死符”降服丁春秋,而后丁春秋被送入少林寺戒律院感化,星宿派则改投灵鷲宫门下,报了弑师(无崖子)之仇。后来虚竹自愿接受戒律棒,露出了背后的香疤随即被叶二娘认出为其儿子,萧远山指出了虚竹的父亲即为少林寺方丈玄慈也是当年的“带头大哥”。玄慈愧疚之下也接受200戒律棒而死,叶二娘也自杀,虚竹在好不容易找到亲生父母却双双死亡伤心不已。在萧峰去跟随萧远山追逐慕容博父子时,虚竹派灵鹫宫弟子保护萧峰的十八骑。

    后来,西夏国王招纳驸马,虚竹原本只打算陪同义弟段誉应征,却发现原来西夏“银川公主”竟就是在冰窖中曾与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妙龄女子梦姑,二人终成眷属。

    而后为了拯救义兄萧峰免于牢狱之灾,率领灵鷲宫部众与义弟段誉一行人远赴大辽。

    阿紫抱住萧峰一起跳下悬崖,虚竹与一行人返回灵鷲宫。

    ……

    此时,苏元浩长发飘飘。

    神色淡然的站在了那里。

    颇具有一副宗师气派的样子。

    令周围的人,不由得是肃然起敬。

    他的出现。

    很快就是改变了场上的局势。

    而反观,另一边的鸠摩智。

    他在遭受到了苏元浩的一击之后,整个人的脚步也是踉跄后退,一副防御的姿态,也是被完全的化解了。

    接着,他喉咙一甜,哇的一声,一口猩红的鲜血,也顿时是喷薄而出了,然后,他的脸色变得煞白,而整个人的气势,也是陡然颓靡了下来,仿佛是,忽然重病一场的样子。

    而伴随着这样的一击,自然也是意味着,苏元浩胜利了,他战胜了鸠摩智,而其中的理由和原因,也是非常的显而易见。

阅读影视世界冒险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重生之无敌弃少变身成萌妹姐姐快穿万人迷:黑化吧,大佬!美女为姜浑沌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