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何以问鼎,得我魏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魏冉点点头,“我们算立下这个君子协议,明日魏某定竭尽全力。”

    回到府邸,白起还在等着魏冉。虽然最后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但魏冉知道仗一定要打。他让白起做好准备,明日就参军。对于这个大哥,白起是完全相信。斗志昂扬,准备在战场上建功立业。

    第二日朝堂之上,甘茂一系果然与樗里疾一系争执不下,几个主要大臣更是吵的面红耳赤。剩下几个没有表态的官员,则是属于魏冉一系。在两方僵持不下时,魏冉开始了。

    见甘茂有些犹豫,魏冉要接着添一把火。“如果我得到右丞相位置,百官您为首,我为辅。到时候整个朝堂,除了大王,大人你的话还有谁能反对。”

    甘茂终于下定决心,“好,你支持我攻打韩国的说法。事成之后,我就极力推举你做右丞相。”

    魏冉大步走出,对秦王行礼。“臣有三胜之说,可安军心,可助陛下。”他声音洪亮,而三胜之说更是语出惊人。朝堂之上顿时鸦雀无声,众人都注视着魏冉。

    赢荡看着魏冉,“魏大人有何妙计,快快说与寡人听听。”

    “有此三胜,大王肯定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问鼎天下,指日可待。”

    这一番言辞铿锵有力,模仿郭嘉的“十胜十败论”,句句说尽胜利。而最最重要的是,历史记载了这次战役。换句话说,魏冉知道怎么让这场仗赢。

    “魏大人,你也是朝堂上支柱般的重臣,他右丞相地位再高也不能拿你怎样。更何况,还有我与他对抗。”甘茂不断给魏冉分析着,魏冉的态度将决定他和樗里疾之争谁输谁赢。

    魏冉见甘茂如此,明白自己要做的铺垫已经差不多了。他当然也想攻打宜阳,但不会轻易显露自己的想法。其实在魏冉心里,连如何攻打韩国的计策都有了。他故意压着,是想将利益最大化。

    “左丞相大人,恕在下直言。与右丞相樗里疾为敌,始终让我心有顾虑。他日后报复我,恐怕你也未必拦得住。除非,你可助我得到右丞相的位子。”魏冉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有时候,恰到好处的交易就是这么直白。

    “大王您有问鼎天下之心,韩王却固守国土。此乃君王之胜。”

    “自商公变法,我大秦军功制度鼓励立功,而韩国却任贵族为官。此乃治胜。”

    “我军以出其不意,攻韩国不备。此乃兵胜。”

    魏冉说完,原本不表态的魏系大臣立马支持攻打韩国。朝堂之上的天平,瞬间倒向魏冉和甘茂等主战派。秦王赢荡更是被这“三胜之说”打动,连夸魏冉不愧是军机重臣。

    樗里疾还不甘心,“大王,即便真有这三胜,万一魏国支援韩国,那可就胜负难料了。”

    甘茂立即站了出来,“我愿为大王出使魏国,说服魏王不出兵。”

    秦王正要答应,魏冉却开口了,“左丞相大人忠心耿耿,但是我认为臣出使魏国更加合适。”现在谁出使魏国谁就是最大的功臣,计策魏冉想出来了,怎么可能把这大功让给甘茂。

    魏冉接着说道:“上次张仪离开秦国去往魏国,后来大家也知道是因为与甘茂大人存在误会。如果甘茂大人出使魏国,张仪可能从中阻挠,不利于与魏王达成协议。”上次的事情众人只知道张仪误以为甘茂要杀他,所以逃跑了。而没有人知道是魏冉从中使计,借刀杀人。

    最后秦王和甘茂都同意魏冉出使魏国,攻打韩国已是板上钉钉的事。退朝后,甘茂大为高兴,因为今天狠狠地赢了樗里疾。一定要请魏冉去府上喝酒,魏冉欣然答应。之后的朝堂之上,还有用得到甘茂帮忙的地方。

    魏冉他就像活了五千年的老怪物,当世奇才谋略他都会,当世没有的他也会。魏冉在下一盘大棋,他要的是不是君王胜似君王。而在这盘棋中,又有何人能与魏冉争锋?

    秦军招兵处,正在召集着兵马。这里有妻子送别丈夫的,有老人送别儿子的,有儿女送别父亲的。一个身材略显清瘦的少年孤身一人,来到登记处。

    “姓名?”

    “白起。”

    夜色下的王宫,不仅没有失去白日的威严,而且在灯火的照耀下,更加富丽堂皇。偌大的王宫书房,此时只有四个人。秦王赢荡,左丞相甘茂,右丞相樗里疾,太尉魏冉。

    赢荡坐于书桌后面,魏冉三人坐在两边。在魏冉心中看来,战国时期的君臣关系远没有统一后的各个封建王朝严格。

    因为战国七雄,每个都需要人才,各君主求贤若渴。如果一个国家君主表现得太难伺候,很多臣子会去往别国供职,正所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里的君臣关系更像是一种利益合作。而统一后的王朝,臣子没别的选择,只能更加遵从君主,君主的权力更加集中。

    赢荡放下手中竹简,目光扫视三人,年轻的面容上带着一抹傲气和野心。

    “寡人听闻周太庙有九鼎,总想着有机会看一看,不知诸君有何妙策。”他语气平和,就像朋友间随意聊天一样。可是此话听在魏冉三人耳中,却是大大不同。周王室早已名存实亡,太庙的九鼎象征着天下权力。赢荡欲问鼎,可看出其志在天下。

    甘茂思索片刻,说道:“启禀大王,欲见太庙九鼎,必先争伐天下。而我秦国出兵中原,必先经函谷关,欲得函谷关,必先攻下韩国宜阳。”虽然周王室名存实亡,但这等公然不敬的话,还是要做臣子代替说出。

    右丞相樗里疾上前反对,“大王,我国与韩国魏国接壤,出兵中原,一旦攻打韩国必定会遭到韩魏抵抗。这对于我国来说,是极其困难的战争。”樗里疾言辞犀利,坚决反对攻打宜阳。

    赢荡听完两人的话,点点头。然后又看向魏冉,问这个掌握全国兵力调度考核的重臣。魏冉只是摇头,说一时间没有想法,明日早朝定给秦王一个对策。甘茂与樗里疾争执不下,没有结果,赢荡只好明日早朝再议。

    离开王宫,樗里疾走后甘茂拉住魏冉,说:“魏大人,在朝堂上你与樗里疾不和,为何今日不支持我的说法。”说这话时,甘茂语气有些不悦,显然对魏冉没有变态感到不满。

    魏冉只好推脱,“左丞相大人真是误会我了,我何尝不想支持你呢。只是你们二位丞相之争,我本来就与右丞相有隙,恐怕他会对我更怀恨在心。”

阅读我与白起走过杀神岁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综+剑三]逼王的自我修养火影之气死人不偿命权少抢妻:婚不由己人生赢家他前女友[穿书]黑篮技能vs灌篮高手被遗弃的黑武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