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息壤之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白,你记住,一切都要防患于未然。人心,最是反复无常。”

    这句话,白起记住了,也可以说魏冉间接地造就了白起日后以歼灭敌人为主的战术思想。

    向寿回去后,秦王赢荡终于不能再等了,他要亲自见魏冉问个明白。

    “直接让秦王攻打韩国,若久攻不下,朝内肯定有人反对。秦王若听从他们,放弃攻打韩国的话,那我为今天所做的一切都将白费。”

    魏冉仔细地给白起解释着,没有将领是一下养成的。但是魏冉可以用五千年的历史经验,来慢慢熏陶白起。

    秦王赢荡与魏冉在秦国境内息壤相见,一见面赢荡就迫不及待的问魏冉为何现在不发兵。

    “大王欲出兵中原,何为第一要道?”魏冉不答反问。

    “我要与大王在此定下盟约,一旦开战,绝不放弃攻打韩国。”魏冉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

    “好,我就与你在此定下盟约,无论如何,绝不放弃攻打宜阳。”赢荡郑重地看着魏冉,立下君子盟约。

    魏冉在驿馆住着,每日与白起说着兵法,也不再试着说服魏王。对魏冉来说,只要魏国不出兵援助韩国,他就有把握拿下韩国。

    秦王赢荡一连派了很多次人,一再催促魏冉。魏冉只是派向寿回去,告诉秦王魏国答应了请求,但是先不要攻打韩国。

    向寿走后,白起有些疑惑地问魏冉,“大哥,既然魏王已经答应不派兵援助韩国,为什么还不攻打?”

    “欲出兵中原,自要先取道函谷关。”赢荡此时对魏冉是极为器重的,将攻略韩国希望系于魏冉身上。

    “回大王,既然要取道函谷关,那便要攻下韩国军事重城宜阳。到时候必定是一番苦战,朝内定会有人反对,到时候大王撤兵,便会怪罪我。”魏冉要一步步的引导着赢荡,与他定下盟约。

    “那我该做什么,才能让你全力攻韩。”赢荡迫切的问着,他对扩张已经亟不可待了。

    魏冉达到目的了,与秦王定下了“息壤之盟”。接下来,他要全力攻韩。

    秦国共派兵十万,直向函谷关下的韩国领土。魏冉亲自带兵,他将白起安排在了先锋部队。

    行至韩国边界平远城,城内守军看着数量众多的秦军,人人自危。

    大军停驻,魏冉先派使节去城内招降。但守城的韩国将军却不肯投降,魏冉奋而攻城。

    一枝羽箭直插城门,大军开拔。轰隆的战鼓声,伴着滚雷般的马蹄声。而最让魏冉震撼的,是将士们的嘶吼声。

    这是魏冉第一次见到真实的古代战争,人类的欲望在这里最大的释放。

    兵戈刺进身体,鲜血飞洒。滚石箭矢,战车重甲,交织出了一副欲望的修罗战场。

    当看到人死的那一刻,魏冉才感受到了战争是多么残忍,然而一切都不能回头。

    “杀!”

    白起一马当先,直冲城门。手中长矛挥舞,一瞬间数人在他手中丧生,他就像主宰战场的梦魇。于万军中杀出一条血路,战场是他的天地,他是战场的修罗。

    依靠云梯,白起一跃而上。在城头,他遭受了最猛烈的进攻。但他杀红了眼,见人就砍。直至其他秦军登上城楼,控制住了局势。

    首战告捷,魏冉却下达了一个惨绝人寰的命令,杀降屠城!

    白起来到帅营询问魏冉,他不明白自己大哥为什么要杀降屠城。

    在这一仗中,白起杀敌上百人,更是率先登上城头。魏冉将他直接官升五级,成为大夫。

    全军上下没有人不服气,白起的勇猛有目共睹,单论杀敌数就已经足够。更别说第一个登上城头,更是鼓舞士气。

    看着年轻的白起,衣甲上还是未干的鲜血。他刚才的表现足以证明他是猛将,但现在却还远远不够成为一名统帅。

    “我杀降屠城,是为了接下来的作战。”魏冉耐心的给白起解释着,他要慢慢培养他,灌输给他意识,而不是让他成为一个只知道服从的将领。

    “今天我们攻城而过,不可能分散兵力来守城。这里更多的还是韩国人,等我们走后这座城池又是他们的,那我们今天死的弟兄又有什么用?”

    “而且,开战之前我曾招降他们,他们不从,那便全杀了。这样我军所过之处,不敢抵抗的便可以不费一兵一卒拿下城池,节省不少兵力。”魏冉一点一点解析着自己的策略,让白起能够明白。

    “可是,杀降屠城也可能会迎来下一座城池的殊死抵抗。”白起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很好,你能想到这一点很好。”魏冉很高兴白起能够提出这样的疑问,这证明着他开始站在一个全局的角度来看待战争。

    魏冉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衫。“你讲的没错,但是杀降并不是一味的杀。而是要达到效果,下一座城池我们可以打到一半,再去招降,让他们看到我们的力量,在给他们一条出路。”

    白起渐渐的明白了魏冉的心思,杀,可以。但是要权衡利弊,并不是杀与不杀一定要完全选择。

    同时,魏冉还教会了白起一个道理。此时天下割据,秦人是秦人,韩人是韩人,心中都有国家之分。只有这片土地真正统一了,杀降才会永远变得弊大于利。

    这一仗,魏冉拿到了自己战略的首胜,白起完成了自己沙场的首秀。

    黄沙漫漫的道路上,魏冉骑着一匹赤色大马,白起骑马在旁护卫。魏冉特地从军营将他调了出来,将来在这片土地上,白起是要纵横驰骋的。虽然现在只是个小卒,但魏冉要扩大白起的思路格局,不能只将他局限在军营中。

    一路向魏都城走去,带着献给魏王的金银财宝拖慢了速度,要不然几人骑快马还能早到几日。不过也有个好处,魏冉有时间渐渐适应骑马。马匹相比汽车,不仅前后晃,而且还上下晃。刚骑马时,魏冉不仅晕,而且下马时腿都劈得合不拢了,惹得白起和一帮侍从哄笑。

    魏冉虽然在朝堂上对政敌狠辣决绝,但是对自己这些侍从都极为宽松。一路行来,还时不时给大家讲讲段子,惹得大家一阵大笑。更是唱几首现代歌曲,有些劲爆的摇滚旋律唱的大家更是心潮澎湃。在侍从心里,魏大人是绝对值得效以死命的人。

    骑在马上,魏冉思绪万千。他想起了一句很文艺的诗,“以前车和马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经过十天的行程,魏冉一行终于来到了魏国都城,大梁。看着眼前这座战国时期最雄伟的城市之一,魏冉感慨,也只有回到古代才能感受到这样的气魄。

    来到驿馆,交上秦王书信与财宝,在第二天会得到魏王的召见。根据魏冉的了解,此时的魏国国君应该是史上的魏襄王魏嗣。此人贪财无大志,说服难度应该不大。

    翌日清晨,魏冉,白起,和一个叫向寿的幕僚来到魏国王宫。

    看见魏王,魏冉说明了来意,但是魏王魏嗣却仍旧有些犹豫,态度摇摆不定。

    魏冉开口说道:“请允许我为您分析下局势。如今秦魏韩三国接图,秦国若战胜韩国,魏国也会得到一定的报酬。到时候秦魏两国联手,则可震慑其他国家。而且就算您与韩国联手抵挡住秦国又有什么用处呢?韩国国君不会感激你的,而却会因此让我国国君与魏国交恶。”

    一番说辞下来,魏嗣答应不派兵支援韩国,但是否要与秦国联手他还没有决定。

阅读我与白起走过杀神岁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九宫求道图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穿越之嫁个穷散修重生之先赚他一个亿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至尊太上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