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咸阳变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

    “咸阳好么?”

    白起犹豫了下,然后说道:“大部分时候不错。”

    “以前去过那里,土生土长的咸阳人才有你这样的口音。”

    “这你都听的出来。”

    “哦?那什么时候不好?”燕四似乎来了兴致,白起很难想象他居然会有这么多话,不过他很喜欢和燕四交谈。

    白起想了想,说:“我娘去世之后,遇到大哥之前。”

    他也不曾觉得如何会再也见不到一个人,但是时间和伤痛,终究让他明白了。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只有“嗒嗒”的马蹄声伴着马匹的响鼻,还有不时从前方传来的车轮碾过坚硬土地的声音。

    声音很小,但白起还是听到了,他没听明白,但也没有问,因为这句话中的悲凉,他却是听的出来。

    “你一直住在咸阳?”

    “你怎么知道?”

    燕四侧着头看了看白起,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说些什么,或者是又不想说话了。

    白起倒没觉得有什么,接着说道:“那时在想什么时候能再见到娘,后来觉得再也见不到了。”

    语气中没有多少悲伤,但燕四知道,并没有说出来那么容易。

    或许是空气实在有些沉闷,又或许是燕四心中对让旁边这个少年想起伤心事有些愧疚,他想说点什么,可又实在不擅长与人交流。

    “宜阳之战你参加了吗?”燕四实在想不出什么事,他偶然想起自己之前在酒肆饮酒时听过宜阳之战,因为是魏冉主帅,所以他留心听了听。

    他觉得白起既然是魏冉的义弟,那应该是比较清楚的,或多或少总该有个了解,他心里想的就是随便找个话题说呗。

    没想到这一问,却问到了“点子”上。

    刚从队伍前面过来的嬴稷,本来想找白起说会话,刚到这里,就听到了燕四的问题。看着白起脸上逐渐变得眉飞色舞,嬴稷决定立刻调转马头,离开这里。

    不料已经晚了,白起已经盯上了他,快速驱马来到嬴稷身边,然后坐在马背上把胳膊搂了过去,之后一脸贱兮兮的样子将脸凑了过去。

    “怎么样,瞧见没,你不爱听,有的是人爱听。”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好像蒙冤的小媳妇儿终于洗刷了冤屈,证明了清白。

    嬴稷愁眉苦脸,实在是倒霉,本来怕打扰舅舅休息,就过来听听两人聊什么,没想到刚过来就赶上了白起自吹自擂的开场。

    燕四在一边,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一个问题,会让两个少年,瞬间一个眉飞色舞,一个愁眉苦脸。

    他想总归比让白起沉浸在之前的悲伤中好,至于白起说什么,自己听着就好了。

    然而一刻钟后,燕四的脸有些发黑,半个时辰后,已经变得有些麻木了。他现在明白嬴稷为什么转头就走,如果现在给他个机会,他宁愿扇自己十个大嘴巴子也不要多嘴。

    魏冉掀开车帘,看着队伍后面正热火朝天的讲解着自己英勇表现的白起,笑了笑。

    他以为传说中的人屠是一个冷酷,至少有些像燕四出场时那样沉默的人,可谁能想到年少的他居然有着话唠的潜质。

    人总是会变的,历史会重新上演,只因人心在不断蜕变,也许魏冉以后会明白。

    车队连夜赶路,终于在第二天清晨开门前赶到了咸阳城下。

    雄城仰望,在朝阳下的地平线上扯出一道壮阔的影子,风吹到这里就像被定住了一样,吹不透这雄伟的城墙。

    城门依旧紧闭,往来的商旅行人都停滞在城门下,已经到了开城门的时辰,但丝毫不见动静。

    魏冉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才打探到,原来咸阳自昨日起,便封闭城门,没有放行往来行人进出。

    站在马车旁边,修长的手指舒缓富有节奏的敲击着车壁花纹,然后他笑了笑,看来这是有人等不及要玩硬的了。

    魏冉轻轻说道:“既然你们封城,那我就封国。”

    ……

    咸阳城外上空,四处城门口外面,各有一枚朱红色响箭直刺天空,有人看着响箭皱眉,有人看着响箭行动。

    伴随着红色的浓烟和风响声,三处城门打开,从中出来的不是普通守城士兵,而是王宫禁卫军,郎官。

    森亮的甲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泛着寒光的兵刃,带着不可撼动的森严感。

    魏冉等人未做停留,直接驱马沿着王城主路开进,城门口的其他行人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没有一人敢在这种情况下走进咸阳。

    王宫之内禁止纵马,但此刻没有人出来制止魏冉等人,因为负责这件事的郎官们,正在前面为他们开路,而随着魏冉的深入,追随在他们身边的人越来越多。

    消息迅速的在城内传开,很多人这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些时日,右丞相大人居然不在咸阳城内。

    此时的大殿上,除了魏冉,秦朝文武百官聚集,一个高贵的妇人坐在首位,旁边站着一个面容英武,与秦武王赢荡有几分相似的男子。

    朝堂下,甘茂一脸得意,而樗里疾面色有些难看。除此之外,殿外还有数百人,他们个个手持兵刃,穿着军部特制战甲,象征着他们秦朝军队顶尖战力的身份,虎贲营。

    燕四侧过头,看着旁边的少年,他没有看到那滴滑落的泪,但他感受到了一种悲凉,曾几何时,自己也有过。

    “你去过燕国?”

    白起睁开眼,有些意外,这还是燕四第一次主动开口和他说话。

    他点点头,说道:“当然,我可是作为秦国的使者去的。”虽然赵国一行让他有些沮丧,但是对于受魏冉之命出使燕赵两国,他还是很自豪的。

    燕四只是眼神有些变化,对白起后面的吹嘘也不知道听到与否,他只在乎自己问题的答案,知道了,就不再多问。

    “四哥,你是哪国人?”

    “重要么?”

    “总要知道的,哪个是你的国家。”

    燕四良久没有说话,他的眼睛盯着前方,但看得又不是那里。

    过了会儿,燕四像是在自说自话,“活在那里,那里却不一定属于你。”

阅读我与白起走过杀神岁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彼时花开,记忆似海奋斗在港片世界大秦之绝世医仙据说总裁暗恋我[娱乐圈]蜀山道主半世江湖一世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