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灯下长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两人之前一场比试,在剑术造诣上互有印证,魏冉能感受到燕四的剑法中那种舍命感。不是莽撞的拼命,而是斩断以后的那种放弃。

    “我希望先生留下。”魏冉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燕四没有说话,虽然与魏冉剑逢敌手,有种惺惺相惜的交集。但他不是会轻易改变自己想法的人,一如他的剑。

    魏冉知道,燕四绝对有他自己的故事,对一个无牵无挂流浪江湖的人来说,的确已经在咸阳待久了,即便才四天。

    可魏冉却有自己的打算,他不想让燕四离开,一方面他希望白起能够跟随燕四学习剑法。另一方面,他真心希望燕四留下,一个人漂泊久了,便不再像个人。

    魏冉接着说道:“不知燕先生如何看待我义弟白起?”

    燕四想到那个一路上在自己旁边说个不停的少年,看起来好像散漫,其实经历过的人能够看出他隐藏在心里的孤独。

    燕四想了很多,但要说出个评价,似乎又很难,琢磨了半天,他又加了句“很好”。

    魏冉点点头,能有这样的评价,魏冉心中就有点底了,不是因为燕四对白起的印象不错,而是因为燕四的评价证明他了解了白起。

    魏冉有些意外,当初请燕四同行,也希望关键时候身边能多个高手,嬴稷继位后,魏冉和白起也多次要宴请他,可他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流连于各个酒馆中。

    虽然能随时掌握燕四的动向,但对方不愿意赴宴,魏冉也没有强求。没想到这才几日,燕四就要离开了。

    “闲云野鹤,已在此多日,是该离开了。”燕四表情淡漠,仿佛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有几人能风轻云淡的说着自己没落的家世与支离破碎的家,那只不过是被这世间刺伤后无力的躲藏。

    燕四还能记起白起说的那句话,“那时在想什么时候能见到我娘,后来才觉得再也见不到了”。那不是后知后觉的迟钝,而是不敢相信难以承受的悲伤。

    “不错的少年。”

    “实不相瞒,我曾想亲自教导白起剑法,只是他始终不得入门。直至今日,他对我说当日你我二人城头对决时,他能够感受你的剑意。”

    魏冉相信,燕四对白起印象不错,白起的根骨更是适合走燕四霸道的剑法路数,一个绝顶的剑客不会轻易放弃一个有资质的合适传人。

    而一个流浪的孤独旅客,不会拒绝能有人懂自己。

    燕四在心中考虑,他很欣赏白起,甚至不用深入交谈,就能明白这个少年的心。魏冉的话打动了他,只是他还不确定漂泊了那么久的自己是否能够停留。

    他闭眼,想到了剑和血,握剑的双手在轻微的颤抖。他离开家园,那真正属于自己的土地,失去了很多,得到的却只有手中剑。

    “拜托了。”

    魏冉弯腰长揖而下,他真心希望白起能够学的高超武艺,而燕四无疑是最合适的那个人。

    此时在这条街拐角,有一个少年身影看着灯笼下的两人,眼眶有些泛红,他只是跟大哥提了一句,大哥便全力去办这件事。

    他不知道情义是什么,因为太模糊,但他知道谁对他好,而且他知道自己要怎么去还。

    见魏冉行此大礼,燕四也不能接受,同样弯腰作揖。

    “魏大人何必如此,只是燕某有一条件。”

    两人起身,魏冉问道:“先生有何条件?”

    “我想再战一场!”

    这几日燕四流连于酒馆,四处品酒,但他无时无刻不在回味着与魏冉的战斗,他有所收获,如今还希望能够再战。

    “好!”魏冉爽快答应,“我也正有此意。”

    他又何尝不是有所收获,他真气运行的进步,虽然没有功法,但近日也是自己不断摸索,如今有燕四这样一位势均力敌的对手,求之不得。

    车夫早已将马车赶到了后院,此时这条长街上除却魏冉两人,只有不断的冷风,和挂在门前不断摇摆的灯笼。

    这条街全是秦国大臣的府邸,门口都挂着亮亮的大灯笼,灯火摇曳,将这条长街映照的摇摆起来。

    “嗡!”

    正在两人准备拔剑时,厚重的开门声响起,魏府的大门打开了,亦熙和几名仆从出来了。

    亦熙眼神询问的看向魏冉,而几名仆从也是戒备的看着燕四。

    亦熙走到魏冉身边,微微仰头,看着魏冉,漂亮的大眼睛好像会说话,眼神中有询问,有担心,还有一丝丝祈求。

    她出来时就已知道夫君要和眼前这名剑客,这几日她也听闻了燕四的名声和之前边关城头那一战。

    亦熙不希望魏冉比,她有些担心,就算对魏冉有信心,她也不希望夫君去再战一场。

    魏冉伸出手,轻轻地在亦熙柔软的腰腹间拍了拍,然后微微摇头,这场比试一为白起留下燕四,二为自己检验这几日所感所悟。

    亦熙了解了魏冉的心意,不再相劝,她乖巧的退了下去,本来站在门外,但魏冉一瞪,她只得眼神有些小哀怨的退回门后,将门关上。

    马蹄哒哒,车轮滚滚,魏冉乘坐的马车极为宽大,里面铺着柔软的皮毛垫子。魏冉在车厢内伸了伸修长的腿,微闭着双眼。

    马车停了,魏冉睁开了双眼,他持剑下车,看到在他府门站着一个人,那人隐在门口灯笼照射不到的阴影里。

    魏冉倒心中不惧,他握了握手中的剑,这几日他是剑不离身,本身的实力的确节省了不少安全保障。

    一群胡伟跟在身边,魏冉着实不习惯。再有权势的人,如果不是为了自保,有几个愿意自己出入的时候身边跟着一群护卫。

    魏冉皱了皱眉头,走近了些,那人也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原来是燕四。

    魏冉上前问道:“这么晚了,不知燕先生有何事?”

    之所以主动问话,是因为魏冉知道,指望燕四先说话,两人还不知道要在这寒冷的夜风中站多久。

    不知高手是不是都这样,多说一句话好像要散了真气似的。不过魏冉知道眼前这位不是装样子,的确是一位绝顶高手。

    燕四抱拳,行了个江湖礼节,“来向阁下辞行。”

    “辞行,燕先生这是要离开了?”

阅读我与白起走过杀神岁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茅山摆渡人王府宠妾妻瘾冒牌冥妻好色小姨重生之红包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