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空气炸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震耳欲聋的破音声,恐怖的气浪,掀飞了无数瓦片,甚至最近的房梁都发出了摇摇欲坠的声音。

    恐怖的气浪过后,尘土飞扬的街慢慢安静了下来,此时长街两旁有人走出来,先是仆从出来查看,看打斗结束安全了,主子也出来了。

    街道两头已是不少巡夜的甲士,之前的打斗吸引了很多巡逻队的注意,而刚才那一声巨响,惊动了更多人往这里赶来。

    于是整条长街,生活在战国时期的人们提前听到了“炸弹”的声音,剑气混合处的空气仿佛一下被真空,然后猛的喷出。

    “轰!”

    烟消云散,魏冉和燕四露出了身影,两人都很狼狈,虽说有真气护体,但站在中心接受了最大的冲击力。

    魏冉黑色长衣裂开了不少口子,嘴角更是留下一缕鲜血,燕四更不好看,本就破破烂烂的黄衣,彻底烂了,很多地方都露了出来。

    此次比试不是生死相向,甚至只是切磋,但两人万万没想到这两股剑气会爆破,因此才受了不轻的伤。

    亦熙在旁边扶着魏冉的胳膊,看到他发丝有些凌乱,伸出雪白的玉手帮他整理,又掏出手帕小心的擦拭他嘴边的血迹,眼神充满了担忧。

    青色剑气突然增长一寸,而就因为这一寸,导致剑气团再也不能稳定,毕竟这只是魏冉临时起意,不是什么成熟的剑招。

    燕四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只能是乱发,碰巧了,打破了临界点。

    两团剑气终于爆发了,只见青蓝混合,一缩一胀,这个过程极尽美丽,但魏冉和燕四却没心情欣赏了。

    魏冉回身,走向旁边爆炸结束后第一时间冲出来的亦熙,接过她手中拿给魏冉的黑裘衣,将大衣抛给了燕四。

    燕四也不做作,将大衣披在了身上,再怎么特立独行,也不能光着身子。

    两人嘴角都挂着鲜血,并且还有鲜血流出,尤其是魏冉,虽然掌握了真气的粗略运行,但毕竟护体还是不足,大部分靠本能。

    魏冉小声说道:“我没事的,不要担心。”说完捏了捏亦熙柔嫩的脸蛋儿。

    白起在拐角处,楞楞的站在那里,这场比试他看得目瞪口呆,这次在他眼中远比城头决战还要震惊,城头那次还有大雪,他毕竟不算是高手,被雪花遮盖了不少视线,看不真切。

    直至魏冉吐了第二口淤血,白起才惊醒,连忙跑过去。

    “大哥,你怎么样。”

    白起有些担心,然后他有些怪罪的看向燕四,但看到燕四身上也是受了不轻的伤,终究是忍住了没有说什么。

    魏冉摆摆手,说道:“没事,只是没控制好,剑气爆炸了,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倒是在下临时兴起,连累燕兄了。”

    “爆炸?”

    白起疑问,毕竟连火药都没有的战国时代,爆炸这个词肯定是所有人都闻所未闻。

    不过白起知道刚才自己错怪燕四,心中有些过意不去,走上前去,看着燕四,询问道:“那四哥你怎么样,没事吧。”

    燕四摇摇头,他受的伤比魏冉轻一些,他收剑入鞘,对魏冉拱了拱手,说道:“魏兄剑道领悟果然非同凡响,在下佩服。”

    燕四此话发自肺腑,与魏冉两次比试,从第一次城头上他就感觉魏冉在不断变强,而这次更是超乎他的想象。

    燕四幼年练剑,一招一式都有根有据,同时程明多年来,也在磨练着自己的剑术风格。

    但是在燕四看来,魏冉剑道变化多端,有不可揣测之机,好比这次的刚柔并济控制剑气团,燕四自问能够破解,但自己却做不到。

    魏冉回礼,“燕兄过奖了,舍命剑刚猛霸道更盛之前城头一战呀。”

    两人的称呼也从原来的“阁下”换成了“兄”,他们两次比试下来,都觉得对方值得敬佩,有种恰逢敌手的知己感。

    街道两头的巡逻甲士将街道围的水泄不通,多数人都是比试结束后才来到这里,而居住在这里的大臣们都只能透着门缝观望,远一点的才敢站出来。

    魏冉在这里,今晚这些人也没有敢上来询问的,燕四被请进了魏府,白起的府邸还算近,但今晚也没有回去。

    有些想上来套套近乎的大臣看魏冉转身离去也都散开了,毕竟魏冉吐血很多人都看到了,总不能上去问是赢是输。

    魏府大门紧闭,虽有伤在身,却也没想到行动,魏冉安排了客房让燕四休息疗伤,白起还是住在之前他在魏府的房间。

    关上房门,亦熙伺候魏冉脱下有些破损的衣服,仆人们打来了热水,也给燕四送了过去。

    “你们先下去吧。”亦熙谴退了仆人,拧干毛巾帮魏冉擦拭。

    魏冉抓住亦熙的手,表情似笑非笑,亦熙与他目光对视了一下,低头继续擦拭,如玉的耳垂有些微红。

    魏冉凑过去,在亦熙耳边轻轻吹了口热气,亦熙觉得痒痒的,但她还是担心魏冉的伤势,不敢乱动。

    “这么好的贤惠妻子,可惜呀。”魏冉此时敞开着胸襟,叹气说到。

    亦熙向他投向询问的眼神,声音如出谷黄莺,“夫君可惜什么。”

    魏冉突然将亦熙抱起,惹得她一阵惊呼,但又不敢乱动。

    “可惜今晚春宵难度啊。”

    魏冉将亦熙放在床上,帮她褪去鞋袜,亦熙有些慌乱,毕竟在古代夫君帮妻子褪鞋袜实在不妥,她挣脱了一下,但被魏冉握住了小腿。

    魏冉俯身,在亦熙额头上亲了一下,说:“今晚宝贝儿你好好休息,夫君我要独自度过这凉夜了。”

    说完,魏冉向门口走去,亦熙看着他笑了笑,魏冉关上房门,去了练功房。

    单星剑幽蓝色的剑气网卷成一团,包裹着被搅碎的青色剑气,单薄的剑身上像挑着一团蓝色的火焰。

    面对着席卷而来的强力剑气,燕四怡然不惧,手中舍命剑青色剑气更盛,三尺长剑变得犹如一丈青色匹练。

    魏冉单星剑旋转,两股缠绕在一起的剑气并没有那么容易驾驭,魏冉以太极原理,不断地调和这一刚一柔。

    燕四双目紧盯着魏冉的剑势,心中暗自惊讶,控制别人的剑气远比发出一道剑气要难得多,更何况还是两股已经碰撞破碎的剑气。

    不过虽然惊讶魏冉剑道上独步的领悟,但燕四依旧有破解之法。

    能看得出,魏冉以极为精妙的剑势从中调和两股剑气,刚柔并济中有着微妙的临界点,只要打破那维持的平衡,两股已经破碎的剑气自然消散。

    在魏冉剑气临身的那一刻,燕四手中青色匹练如长蛇出洞,带着惊艳的锋芒劈去。

    青色剑气进入了幽蓝剑气的包裹,并没有燕四想象那么容易,魏冉所控制的剑气不断消磨,青色剑弧犹如泥牛入海,寸步难行。

    燕四真气猛的灌入舍命剑中,因为他知道一旦被拖住,多少剑气都会被魏冉化去。

    魏冉源源不断的输入剑气,但又不能用力过猛,小心的维持着两股剑气团。

阅读我与白起走过杀神岁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超级左瞳滚开,这些都是我老婆汤问绝佳丽人铸阴他的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