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赵国使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赵国使者走后,朝堂上有些哗然,多数大臣都在议论,毕竟一国之约不是小事,而且看情况还是嬴稷没有登基时签订的。

    朝堂上虽然看似稳定,但依旧有不少图谋不轨的人,他们还不敢公开反对,但是这件事无疑让她们找到了发难的机会。

    甘茂率先站了出来,他身为太尉,虽然监察王上这个责任没他的份,但此时甘茂要的是让嬴稷陷入麻烦。

    魏冉心中暗自腹诽,“这赵雍可真是等不及,前脚帮助嬴稷登基的赵国使者刚走,后脚要地的就来了。”

    前后才三天时间,估计魏冉等人还没到秦国,赵雍派的这位使者已经在来秦国的路上了。

    嬴稷继位后,朝政就把持在魏冉和宣后手里,本来公子壮继位的话,把持朝政的该是他甘茂。

    战国时期王权还不够集中,君臣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更有甚者,在春秋之末,战国之初的三家分晋。

    “大王登基不过三日吧。”

    随着甘茂的质问,有很多大臣站了出来,不难发现,他们都是原来甘茂一系。

    “那是,不过具体事宜我等还要商议,不如明日给使者答复可好。”

    魏冉言语虽是商量,但语气却是透着不容置疑。

    赵国使臣听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同意明日进行这件事。

    如果嬴稷做了不利于秦国的事,那他的权力将受到极大的挑战,有时候,嬴稷手中为所欲为的权力程度,还不如一个掌握权力的大臣。

    “大王,不知您签署的是何国约,国约是干重大,为何我等都不知道。”

    “是啊,大王,是何国约?”

    随着魏冉的崛起,甘茂一系的地位深受排挤,因此他们率先发难,以求能挽回朝堂局势。

    “甘茂,难道大王做事还要你来指点!”

    魏冉呵斥一声,做做样子,来表达他的愤怒。他知道甘茂不会因为这一句话就放弃,魏冉早已经想好了应对之辞。

    “丞相大人,我身为秦国御史大夫,有责任为秦国谋略,大王不知签署了什么国约,万一不利于我秦国呢!”

    甘茂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事到如今,他已经退无可退,只能往前,希望能撼动魏冉的地位和嬴稷的根基。

    此时嬴稷刚继位,根基不稳,是最好的时机,一旦嬴稷站稳脚跟,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

    “好,那我来告诉你。”

    魏冉上前一步,其实对甘茂一人他不需要解释,但他要给群臣和秦国百姓一个交代。

    “大王还是公子时,听闻赵国大军要攻打秦国,而我秦国群龙无首,于是大王与赵王签订国约,以城池换赵国退兵。”

    “什么?”

    “以城池换退兵。”

    “不妥啊。”

    “……”

    魏冉说完,大殿上一片哗然,城池是一国之根本,以城池换他国退兵,这与战败割地求和差不多,有损国威。

    魏冉转身,对王位上的嬴稷使了个眼色,要在上朝前,两人已经私下交谈过,自有对策。

    嬴稷端坐在王位上,开口说道:“甘大人,这件事我与丞相商议过,也与诸位大臣商议过,这是当时最为妥当的办法。”

    嬴稷刚说完,郎中令庞元站了出来,这几天秦国势力大换血,他带着郎官四处奔波,肥胖的身躯都瘦了不少。

    “此事,下官知晓,当时我秦国群龙无首,不宜开战,这是最为妥当的办法。”

    随着庞元出来,很多魏系人马也纷纷站了出来,拥护嬴稷的说法。

    对于这些大臣来说,城池得失有什么,只要不动摇国基,护住自己朝堂上的地位才最重要。

    “况且,此事我与御史大人也商量过,对吗?”

    魏冉看向樗里疾,他在如今朝堂已经形同虚设,但在嬴稷等人眼中,他还是比甘茂重要的。

    樗里疾看了一眼坐在嬴稷旁边的宣后,两人目光对视了一下,马上就分开。他心中感叹,“情债难还呀。”

    “的确如此,我国当时群龙无首,若是战败,就不是城池得失问题,而是国之士气的损伤。”

    樗里疾的出声,让朝堂再一次出现了“一边倒”的局势,但甘茂并不善罢甘休。

    “不战而割地,难道这就不影响国之气势了吗,如何向秦国百姓交代。”

    魏冉就等着他这个问题,所谓的一国气势,不过是找个合适理由让秦国百姓接受,这才是根本。

    “甘大人,此事你放心,寡人已有对策。”

    嬴稷语气平淡,他虽是少年,但此时坐在王位上,自有一股权威,他很不满今天朝堂上甘茂所作所为,但他能够忍受。

    以王权痛斥甘茂,虽然能让他此时不敢造次,但还是封不住百姓的嘴,他要让他们真正的臣服。

    “诸位大臣,大王签订国约时,本宫也在场,就在那邯郸宫内,大王并未顾及个人安危,而是以身犯险,解我秦国危机。”

    宣后开口,她声音动听,又带有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直至大王回到秦国,登上王位,能够决定城池,赵国才肯退兵,这正是大王为秦国所做的贡献。”

    甘茂皱眉,他不是傻瓜,极大的可能是以城池换赵国支持。但宣后把顺序一调换,反而成了嬴稷迫于赵国大军压力,为了拯救秦国。

    魏冉心中暗自佩服,自己这位姐姐果然不简单,自己只是说出了应对方向,姐姐就把言辞组织的如此滴水不漏。

    事已至此,甘茂也无法再多说什么,当他问到应对之策时,嬴稷却是一番之前平淡的样子。

    斥责道:“寡人自有定夺,甘茂大人多事了!”

    吓得甘茂一惊,此时他才发现,原以为难对付的是魏冉一人,没想到这年轻的王,也不像想象中简单。

    清晨,魏冉早早的起来,今日有件大事需要处理,赵国的使臣来了,不用想就知道是来要地的。

    魏冉之前出的主意,自然是想好了应对之策。

    大殿上,嬴稷高坐在王位上,魏冉站在下面右首第一位,宣后不出意外的坐在嬴稷旁边。

    魏冉来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想了想,宣后摄政,起码目前没什么弊端,但长久是个隐患。

    赵国使臣穿着胡服,他留有一撇山羊胡,看起来有一半胡人血统。

    “尊敬的秦王陛下,我王派我来与您兑现之前的国约。”

    大臣们多数都疑惑,毕竟嬴稷秘密回国,很多事他们都不知道。此时听闻嬴稷之前签有国约,都很意外。

    “呵呵,使臣大人远道而来,不急于一时,不如先在咸阳城休息游玩一阵如何。”

    魏冉上前说话,他国来使,即便代表着赵王,直接与嬴稷对话也没这资格,一国之君说代表就能代表么。

    “丞相大人,我王已经等候多时,此时还是尽早了结的好。”

阅读我与白起走过杀神岁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道系少女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她很不讨喜神级编剧金装蟋蟀之强者之路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