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许汉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很年轻,但又不年轻,很矛盾的感觉。以外表看,他可能连三十岁都不到,但身上成熟温润的气质,给人的感觉就像四十岁。

    长相不算很英俊,至少和唐增那小白脸没得比,但有时候,一个人不光是看长相的,还要看气质。

    温润如玉的男子是那种一看就让人心生好感的类型,犹如古之君子,谦逊有礼,文质彬彬。

    又过了十多分钟,在教室里只剩下一个座位没人坐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个轻咳声,声音不大,但教室内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学生们顿时安静下来,因为随着咳嗽声响起,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出现在教室门口。

    身上穿着一套蓝色的西装,剪裁得极其贴身得体,一米八左右的身高,比例协调,勾勒出腰细肩宽腿长的完美身材。

    无疑,这是一个大帅哥,他不是靠颜值取胜,而是气质取胜,但魅力丝毫不下超级小白脸唐增。

    刘同总觉得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说过,但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很耳熟的样子。

    而听说眼前这温润如玉的男子是班主任,大家原本认真起来的神态更加正襟危坐。

    刘同发现,靠近门边的这一组,除了他是唯一的男性之外,剩下的全是女生,典型的阴盛阳衰。

    而其他组的情况正好相反,是标准的阳盛阴衰,要么只有一两个女生,要么干脆一个都没有。

    感受到或多或少的恶意目光,刘同更加低调了,不敢四处他顾,安安静静地当一个美男子。

    他是上课的老师,刘同第一时间确定了对方的身份,首先他没穿校服,而是正式的西装,其次,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学生,不可能有这么老的学生,最后,他手上抱着教案,这才是真正最直观的证据。

    “大家好,我是许汉文,是你们的班主任,你们可以叫我许老师。”温润如玉的男子走进教室里,把教案放在讲台上,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出自己的名字。

    许汉文?

    或许是感受到下面的学生那紧张的气氛,许汉文和煦地笑了笑道:“上我的课很简单,大家不用这么紧张,轻松点,就当在闲聊一样。”

    温润如玉的气质,还有充满了磁性以及温和的声音,让在座的学生也为之一松。

    “在上课之前,我希望大家能彼此认识一下,现在开始点名,被点到名字的同学,请起立一下。”许汉文一边说着,一边翻开了讲台上的点名册。

    “莫晶晶。”

    “到。”刘同见到他前排的前排那个女生站了起来,可惜因为背对着自己,看不到长什么样,不过从身后看去,那曼妙的身姿颇有诱惑力。

    “玄鹄。”

    “到。”

    刘同前面的女生站了起来,同样看不到长相,背影也没有第一个女生莫晶晶那么销魂,感觉上半身粗得有些吓人,而且胸围和腰围一样的女人,这就有点恐怖了。

    “刘同。”

    “到。”听到自己的名字,刘同下意识站了起来。

    许汉文笑着看了看他,目光有些深邃:“请坐。”

    呼——

    刘同心里长出一口气,他真怕被这个名字很耳熟的许老师看出来他的真正身份,不知道有没有被看出来,他心里有些忐忑。

    “关箐。”

    “到。”

    这是刘同身后的女生的名字,不过他没敢回头看。

    “刘雯。”

    “到。”

    ……

    点名还在继续,大家都千篇一律,直到点到一个人名:“朱天铿。”

    没有人站起来,许汉文又点了一遍,还是没人回答。

    大家默默相觑,最后一致把目光放在了中间第五组第五排的空座位上,整个教室里,只有这里没有坐人。

    许汉文也看了过去,他在高高的讲台上,看得更加清楚:“朱天铿同学没有来是吗?”问了一句,他低下头,拿起笔,在点名册上勾了一下,“第一堂课就缺席,应该是有什么原因吧,谁和他一个寝室的,请站一下。”

    “许老师,是我。”白仁这家伙不知死活,估计以为有风头可以出,第一时间站了起来,表情很兴奋,同时又自以为潇洒地抹了下发亮的头发。

    “哈哈……”现场有学生小声地笑了出来,估计为他那骚包的“风采”所倾倒。

    “还有我。”刘同也不得不站起来,同时心里隐隐有些不妙的感觉。

    许汉文看了看两人,嘴角似乎扯起了一个颇为玩味的弧度:“哦,你们和他在一个寝室,知道他为什么没来上课吗?”

    “老师,朱天铿还在睡觉。”白仁毫不犹豫地出卖了老朱同学,刘同分明能看到他眼里的幸灾乐祸。

    这背后捅刀的小人!刘同心里吐槽了一句,但见许汉文老师看了过来,他下意识附和地点了点头。

    “还在睡觉?”许汉文似乎有些哭笑不得,温和地看着白仁,“身为他的室友,你们为什么不提醒他今天要上课?同学之间,不是应该互相帮助吗?你们这种只顾自己的精神不值得提倡,接下来一个月,教室和外面走廊的卫生就交给你们了,我可是每天会检查的。”

    “啊?”白仁如同见鬼般,他汇报了朱天铿睡懒觉的劣迹,不是应该有功吗?怎么还惩罚上了?

    刘同简直想冲过去踹他一脚,都是这混蛋说不叫醒老朱的,现在连累他也一起受罚。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许汉文看着白仁,目光里满含笑意。

    “没,没有,许老师。”白仁连连摇了摇头,对于老师的奖罚不明,他可不敢提出任何异议。

    “很好。”许汉文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他梳得整整齐齐油光发亮的头发,仍旧笑得很温和,让人如沐春风,“你的发型很帅,但是,在学校里,学生的发型不可以帅过老师,所以……你知道怎么做了吗?”

    “我知道了,老师,下课后我会打散的。”白仁彻底没脾气了,周围的学生似乎笑得更欢了。

    “孺子可教。”许汉文满意地笑道,“好了,你们可以坐下了,接下来继续点名……哦,对了。”他突然一顿,像是想起什么,“既然朱天铿同学心那么大,开学第一天就旷课,那么……就惩罚他打扫一年的学校卫生好了。”

    一年!

    刘同心里替朱天铿默哀,而且不是打扫他和白仁要打扫的教室和走廊,是包括整个学校,每天光打扫卫生就能让他累个半死吧。

    天才壹秒記住读 下 小 说 网,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完了分班详情,刘同在白仁的带领下,来到了东西方世界经济与贸易专业——简称东西经贸一年级92班。

    教室虽然宽敞,丝毫不比一个阶梯教室小到哪里,不过里面却只有49个座位,都是单人的课桌,分成7组,每一组正好是7个人,合七七四十九之数。

    竖七组,横七排,恰好构成一个方阵,刘同不知道是否刻意摆成这样,但一眼看去,似乎蕴含着某种不寻常的规律。可惜,他对这些一窍不通,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教室内的座位早已经编好了,刘同在左边第一组也就是靠近门边的一组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从上往下数,是第三个,上面有他的名字以及学号,学号在饭卡上可以找到。

    “刘小弟,我的座位在这里。”白仁也找到了他的座位,他在最里面的一组,也是第三排,两人可以说是一南一北。

    “我知道了……”刘同有些丢脸地摆了摆手,白仁这混蛋太骚包了,那么大声跟他说话,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没见教室里的人都看过来了吗?要是换个打扮正常点的跟他说话他还不至于这么羞耻,但头上打了发蜡一脸“我很骚”的白仁就算了。

    不再搭理姓白的骚包货,刘同赶紧坐下,背对着他,心里打定主意,他再叫自己就绝不回应。

    陆陆续续地,学生不断到来,各自找座位坐下。

    很快,人就来得差不多了,除了少数几个可能在睡懒觉或者因为什么事耽搁的,教室内的49个座位几乎坐满了。

阅读金箍棒与女妖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女神的贴身战龙我儿奉先何在大唐之神级熊孩子超神学院之我是恶魔魔王救世录招魂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