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唇红齿白小沙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可怜小病初愈的风铃儿,大清早就被自家公子喊来爬山。苦竹山虽然不高,但是上山小径可真叫曲折,完全是绕着圈的螺旋而上,就这样起起伏伏,兜兜转转,待秋日午阳划破迷雾,盲公子和小侍女终于来到了山门前。

    “呼~呼~呼~,等下,等下我一定要,定要将这破寺庙,吃断粮!”圆脸的小侍女刚才路上走得急,不知道滑了几跤,小脸上老大一块泥渍。此时她坐在上门前的石墩上,扬言要将悲愤化为食欲。

    说是“破寺庙”,的确不假,虽然越过院墙可以看见檐角峥嵘的庙宇鳞次栉比,可山门前却尽是凄凉色。红漆的包铜大门,铜皮泛了绿锈,漆色掉得斑驳。守门的两座怒目金刚像,左边的瞎了眼睛,右边的断了胳膊。山门前的坪台,这儿一堆鸟粪,那儿一丛杂草。也就是门柱上竖挂的楹联还有些特色,上联:此处既非灵山,毕竟什么世界。下联:其中如无活佛,何用这样庄严。倒也算为这荒凉破败辩白了几分。

    此山名为苦竹山,山上长满苦竹林,可山顶的寺庙却不叫苦竹寺,大概是因为庙里供奉的镇寺之宝,是那闻名从未见面的“九瓣红莲台”吧!

    苦竹山位于翼都西郊,出城一去二三里,便见山村四五家,抬头山丘六七座,八九十人不识它。为何不识?还不是此山太不起眼了!特别到了秋冬时节,漫山苦竹墨绿发黑,远远望去,让人直觉得是座黑不溜秋的小土包,哪里有大煜第一宝刹应有的仙佛气!

    在风铃儿望着穷酸的山门目瞪口呆,怀疑是否真有斋菜可吃的时候,瞎眼公子已经拾级而上,手中竹杖敲在了大门上。

    “咚咚”“不三不四,开门啊!让不二赶紧下厨,公子我来吃斋啦!”

    这时从门后走出了个小沙弥,看着也就和风铃儿差不多大,皮肤光亮,明眸晶莹,生得唇红齿白的好皮囊,可此时却满脸悲苦神色。

    “孟公子,小僧法号草灯,并非不三不四!”

    “这要怪你自己,谁叫你不停地念念叨叨,引得气息不顺。”

    “不行,公子还得赔偿我点东西,我想想,对了,就把去年除夕夜的那道‘水晶肘子’再做给我吃!”

    “你怎么就记得吃!不怕圆圆脸变得更圆!”公子再次挑逗了一句,看到自家小侍女张牙舞爪的扑来报复,赶紧改口,“圆圆的也不错,挺好!挺好!铃儿,我们还是快快往上爬吧,若是赶在午前到达山顶的红莲寺,可是有爽口的斋菜吃哦!清水豆腐炖油菜,小炒黄花盐煮笋,还有,哎,铃儿,慢点,等等你家瞎眼公子,山路湿滑啊!”前面哪里还有圆脸少女的影子,瞎眼公子会心一笑,也加快了脚步。

    过了好一会,才听到慢慢悠悠的脚步声,然后“吱~吱~呀~呀”,像是卧床许久的老妪,山门终于开了。风铃儿好奇的向门内望去,只被一道亮光刺得眼睛生痛,还是公子及时挡在了前面,她才没流出眼泪来,可是脑袋里却是一片金光灿灿。

    “呵呵,忘记跟你讲了,进门前最好闭上眼睛,这满寺的经堂佛殿,可都是刷了一层金水,着实耀人眼啊!”公子成了事后诸葛。

    风铃儿在公子身后缓缓了神,这才小心翼翼再往里瞧去,只见金屋、金殿、金廊、金桥,金栏杆,金水缸,连树上都挂满金铃铛,这和门外的破落相真是同一所寺庙吗?小侍女觉得自己有些发晕。

    “你师父叫作不二,你叫不三不四岂不搭调?”公子浅笑

    小沙弥知道和瞎眼公子讨论“不二不三不四”的问题纯属自找不快,于是便叹着气请两人进去。

    “不二老和尚呢?”瞎眼公子问得幸灾乐祸

    “师父在睡觉?”黔首小僧答得理所当然

    “中午斋菜谁来掌厨?”

    “是小僧!”

    “那还尚可,你的手艺也有不二老和尚的七八分火候了,只是辛苦你啦!哈哈!”瞎眼公子笑得开心,小和尚脸色更是悲苦。

    “不过”小和尚突露一语,“斋菜价格涨了,要叫公子先知晓。”

    “吃斋菜还要付钱?”风铃儿插嘴道

    “小寺清贫,只能收些薄财,以侍奉佛祖香烛!”

    “你们还清贫?”小侍女环顾了一下四周,又被金光晃到了眼睛。

    “多少钱?”瞎眼公子倒是问得干脆

    “小盘三两,大盘五两,多放菜油加一两,时令小菜减半,珍稀果蔬加倍。稻米饭一碗五钱,粟米饭一碗三钱,白面馒头两钱一个。”小和尚说得清清楚楚。

    “这么贵,一盘菜一碗饭的银钱都够我在自食坊吃头整羊啦!”小侍女被小和尚报的价格吓了一跳,攥着腰间的荷包叫道。

    “罪过,罪过,佛前莫提杀生!”小和尚合十双手,念起了阿弥陀佛。

    “不三不四,早看出来你一肚子蔫坏,够狠!”瞎眼公子也咬牙切齿。

    “唉,小寺,穷啊!”小和尚长叹一声,言状悲苦,嘴角却不可察觉地微微翘起。

    公子也不再去理一门心思敛财报复的无良小僧,自是熟门熟路的向佛殿走去,来了西方世界,不拜拜菩萨实在说不过去。“虽不信佛,但要礼佛”,瞎眼公子对神棍陈封士的这句话还是很赞同的。

    小侍女亦步亦趋,小和尚缀在其后,小侍女回头望着不再顺眼的小和尚,以大姐大的口吻教训道,“小和尚,你小小年纪,还是出家人,怎的如此财迷?”

    “小僧虽是出家人,却仍在人间界,肉身凡胎,虽发宏愿成就三丈金身,但还要先保住一生性命不是?否则还未上西天面如来佛,就已经入地府见地藏王了。”小和尚啰啰嗦嗦,“而且,我年纪不小,和你家公子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是面嫩了些!”

    “骗人,明明还是个小毛孩!”风铃儿自是不信

    “铃儿,他确实和我一般年岁,不过不必理会,只管唤他不三不四小沙弥便可!”

    风铃儿抬头望望高高的公子,又平视看看和自己一般身量的草灯小和尚,最后安慰似得拍了拍后者的肩膀,道:“个子矮不是你的错,多吃些饭菜啊!”

    公子忍不住的哈哈大笑,唇红齿白的小沙弥脸色则又现出悲苦了!

    城外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小和尚和老和尚,哦,现在又多了个大喇嘛。

    “爬山,爬山,爬山,阿嚏!”圆圆脸少女用手绢擦了擦发红的鼻尖,揪断路旁的狗尾草向公子扔去。

    瞎眼公子左手扶额,颇感无奈,“铃儿,你不用每登一级石阶,就喊一句爬山吧!不然呛进冷风,又要阿嚏个不停!”

    “公子还好意思说,前日是谁出门前答应过我,会早些回来讲那皇宫里的新鲜见闻,可又是谁,到家都已经三更天了!”圆圆脸挥拳抗议。

    “那又是谁,居然坐在台阶上睡着了!”瞎眼公子问得促狭

    “不独是我,惜朝姐不也睡着了,不管,反正我们都受了风寒,罪魁祸首就是公子!”圆圆脸不满公子推卸责任,气呼呼的反驳。

    “好好,是我不对,所以作为赔偿,这几日的三餐不都是你家公子我料理的,而且,今天还带你爬山来了!”

    “哼哼,小参鸡汤还算鲜美,清蒸草鱼也还细嫩,可这爬山算得哪门子赔偿,而且为什么不带惜朝姐来,单单苦了我风铃儿!”

    “惜朝体质较弱,今早还微微有些发烧,而你体内的寒毒已经去了七八分,正好适合运动一下,出出汗,好的更快哩!”

    “我没有好得更快,反而病的更快了,阿嚏!”

阅读蒹葭皇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行医[重生]穿越之嫁个穷散修自杀三次以后阴阳至道你比时光深情不为皇后宁为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