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晨钟暮鼓,朝三暮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嗯,小苹果,又来蹭吃食!”平时寡言少语的老妪,此时却微笑着调戏,显然是对风铃儿极为喜爱。

    “婆婆勿怪!铃儿胡闹惯了,我们是来找小草的,准备一起去‘五脏庙’,和些许同窗小聚!”惜朝答道

    可奇怪的是,对待风铃儿极为和蔼的白婆婆,却睁眼不瞧一下惜朝,貌似很是不待见。

    一会儿,从楼梯口上来两人,前面跑得小脸红扑扑的,可不就是风铃儿,她身后的惜朝则笑得温婉。

    “呀!白婆婆也在啊!”看到冷面老妪,风铃儿惊喜道

    惜朝有些尴尬,小和尚忙来解围,问道,“去二师弟那里?我免了吧,今天神宇府还有一些经书需要翻译。”

    听小和尚推脱,风铃儿不干了,毕竟她还馋着小和尚的斋菜,于是就半真半假地说道,“小草,你可是公子的大徒弟啊!咱们公子在太清宫里,可是将岛国的公主王子打得落花流水,你也不能堕了威风不是!我在琼子面前夸你做的斋菜天下无双,人家可是不信呢!说她家乡的食物是清淡素锦的鼻祖,绝对比小草你的斋菜好吃一万倍,于是我们就约定,去‘五脏庙’借个厨房,然后请来小和尚你,给大家做上一餐,吃一吃,品一品。小和尚,你可不能不去啊!”风铃儿循循善诱,最后又眨了眨眼睛,蹦出一句自家公子的口头禅,“我很看好你哦!”

    “啰嗦,挺剔透的小和尚,干嘛学着那般女人的深沉心思!快滚!”冷面老妪突然发起火来,骂着小和尚,眼睛却盯着惜朝。

    惜朝俏脸通红,眼泪有些打转

    小草和尚心中偷笑,“嘿嘿,闻到我手中的斋菜,佛祖都要下来莲座的!”

    “不三不四的小草,我神剑小女侠来也!快快做些斋菜来吃,嗯?不对,好香啊!你已经做好了?不愧是公子的大徒弟,孺子可教也!”脆生生的女生从楼下传来,随后便是急促地上楼脚步。

    小草苦笑,叫自己不三不四的,除了那位不良小夫子,只有不良小夫子身边的无赖小侍女啦!

    “琼子也去?”小和尚其他的没注意听,倒是将琼子二字听得好清楚,于是忙问了一句,问完才自觉窘迫不已

    “呵呵!”惜朝掩嘴一笑,“别听铃儿编造,只是今日没课,几个要好的同窗小聚一下而已!不过,其中肯定是有琼子的!”

    “这~这,我~还是~不~”小和尚还在窘迫

    “白婆婆,您怎么又凶惜朝姐!您再这样,我就不理你啦!”看到惜朝姐泫然欲滴,风铃儿哪能不维护!

    “唉!你如此,小夫子也如此,好,我不再多言了!”老妪叹气一声,低头继续吃她的斋菜。

    “那个~咳咳~惜朝,铃儿,我们这就去‘五脏庙’吧!我那经文,晚上再译也不迟!”感觉气氛怪异,又加上想见某人的小心思,小草和尚赶紧答应同去。

    于是,一行三人,下了钟楼,向院西的炊烟袅袅处走去。

    路上,小草悄悄问铃儿,“白婆婆貌似不太喜欢惜朝?”

    铃儿叹了口气,“婆婆说,惜朝姐的魂魄是粉色的!”

    “粉色的?这有何讲?另外,白婆婆能看人神魂,莫非~”

    小和尚还没“莫非”完,风铃儿已经懊恼地摇摇头,说道,“我怎知道有何讲!算了,别说了,让惜朝姐听到,她又会伤心了!白婆婆可真是唯一不喜欢惜朝姐的奇怪人呢!”

    听此,小和尚也只好住口。但是心里还在犯嘀咕,想着想着眼睛一亮,“粉色的神魂,呵,阳神啊!”

    书院毕竟大的很,三人走了好一阵,才见到一排红泥土坯房,屋子矮矮的,房顶的烟囱却垒的又粗又高,此时正冒着白烟。这些土坯房成半圆形,包围着一个小小院落,院门口挂了块牌匾,上面斜斜歪歪三个字:五脏庙。

    此时小院里,已经围着木桌坐满了人,小和尚摇摇看去,首先看到的当然是琼子,然后是她旁边扎眼的二皇子白千钰。尾叶则缠着冷脸的白少咸在嘻嘻哈哈,白少咸前面的七月公主倒是正盯着局促的孙平山,貌似又对自己的这位小师弟起了兴趣。另外,还有其他几位生面孔,其中显眼的是位高颧骨的佩剑青年。

    “大师兄,呜呜,你终于来了啊!你要是再不来,他们就要把我烤着吃了!”从正对面的屋门里跑出个圆滚滚、黑溜溜的肉球,仔细一瞧,才发现正是烟熏火燎的戚满福,只见他左袖口已经被烧成了马蜂窝,右脚的靴子上还冒着火星,时不时烫到皮肉,便传来一声凄惨的嚎叫。

    小草俯额,不用说,这一定是那小恶魔白七月的杰作。

    戚满福连滚带爬的躲到自家大师兄身后,终于有了些底气,伸出脑袋喊道,“我师兄来了,等下别抢折了筷子,咬破了嘴皮,嚼到了舌头~~”

    还想再啰嗦,却发现身前的光头师兄已向众人微施一礼,然后抬脚往厨房走去,戚满福还愣在原地,可是看到白七月嘴角的微笑,不禁打了个哆嗦,一边也往屋里跑,一边喊道,“师兄,我来给你烧火!”说完,还不忘解救一下小师弟,“小山子,快抱些柴火来,在那闲坐着,看你两位师兄忙乎吗?”孙平山得令后,赶紧起身,屁颠屁颠地跑到屋后去搬柴,一边跑一边想,“还是自家师兄弟好啊!让我坐在那小公主旁边,真不如到火上去烤!”

    “这就是小夫子的三位高足?”问话的是佩剑青年,他高冠阔服,居然优于一众皇子公主,坐在首位。高高耸起的颧骨,使的眼睛和脸颊都像是窝了进去,鼻翼两侧是深沟般的法令纹,给人满脸阴翳的感觉。

    “刁学长,正是如此!”答话的是皇子千钰,语气居然很是恭敬,毕竟刁一可是德牧社现今的武魁啊!武魁不同于学首,书院德牧社虽然也传授武艺,但更多是以培养将帅之才为己任,所以学首一般也是浸淫兵道之人。可既然是武生,肯定也要考校个人武力,而武魁便是德牧社武力最强者的称号。

    白少咸盯着刁一,眼神炽烈。

    刁一鼻翼耸动,貌似是笑了一下,然后向白少咸举杯,“白学弟,你体魄已经在我之上了,但是精气和神识差太多,所以差我还太多。先去听听小夫子的熹微之讲吧!”

    白七月在桌子下使劲拽了拽丑虎的衣角,将他的目光拉回来,然后笑着搭言,“可是小夫子的熹微之讲怎么还不开课?都开学一个月了啊!”

    刁一叹了一声,“唉!‘大藏’吃人了!小夫子要处理一下!估计要再有三五天才能腾出身来!”

    “吃人?”白七月一惊,“大藏不就是书院的藏书阁吗?一个死物,吃人?开什么玩笑!”

    “小公主不信,那不妨一会儿去瞧一下!不过大藏里面是进不去的,远远望一下倒是可以!”刁一沉默,他身边的一位女学子倒是笑着激将道。

    “去就去,我倒要看一看,书院禁地之一的大藏,到底如何古怪!哼~~”

    白七月还欲再发豪言,却被一阵香气勾住了心神,不禁赞道,“好香啊!”

    “嘻嘻,我没夸口吧!我家公子的大徒弟,不三不四的小草和尚,绝对是个好厨子!”风铃儿得意洋洋,然后望眼欲穿的望着厨房门口。

    “来嘞~~”戚满福端着一盘斋菜疾步而出,突然脚尖绊倒了门槛上,一盘香喷喷的斋菜凌空扬撒开来。

    “啊~~”众人哀叹!

    “不要啊!”风铃儿更是哀鸣!

    却见袍袖一晃,一把长剑带着木质剑鞘,横在当空,剑柄握在刁一纤细嫩滑的手里,剑尖却将飞落而下的菜盘稳稳接住,里面的汤汤水水一滴未洒。

    “你到底到了哪个境界?”白少咸盯着刁一低声问道

    刁一则无聊地回望白少咸,阴翳的面孔也现出一丝无奈,然后回答,“我说,少年,此时此地,头等大事为吃菜喝酒,什么境界层次的,无聊不?白痴啊!”

    一句话,白少咸愣了神,众人则憋着笑,刁一却趁机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幸好还有我们敢为人先的神剑小女侠,风铃儿不甘示弱的抢了上去!

    书院里有两座塔楼,一座在前门,一座在后院。

    前门的塔楼是钟楼,后院的塔楼是鼓楼。

    钟叫作晨钟,凌晨敲一响,拂晓敲一响,日出敲一响。

    鼓叫作暮鼓,日落锤一下,月出锤一下,星现锤一下,烛熄锤一下。

    所谓晨钟暮鼓,大概是警醒学子要恒心持久,切勿朝三暮四吧!

    “当~”晨钟敲到第三下,小草和尚看着远方跳出地平线的朝阳,心中格外敞亮。虽然被瞎子老师以“和尚怎能不撞钟!”为借口,给发配来钟楼,可却是比小师弟去后院打鼓强多了。起码自己这边,还能看看清晨睡醒的夕阳和睡不醒的学子,而后院除了叽叽喳喳的吵人山雀和神神叨叨的白眉老头,就剩下那座阴森的“大藏”了。再者说,朝三暮四,自己不还比小师弟少敲一下呢嘛!

    小草和尚如此想着,手中的活计却没落下。书院开学已有月余,白日里,小草和尚要么在神宇府注译经文,要么去孚瑞阁听授心学,只是瞎子老师的熹微之讲却迟迟没有开课,听说好像是“大藏”里面丢了东西,自己的那位便宜师父正在忙着追查踪迹呢!不过,正好小草也不愿见到瞎子,因为只要一见面,小草就要恭恭敬敬的喊声师尊。看着瞎子道貌岸然、嘴角憋笑、心中暗爽的小人得志样,小草和尚得念好几次“阿弥陀佛”才能压住快到嘴边的脏话。

    将斋菜摆上桌子,盛满一碗米饭,小草和尚趴在栏杆上,向楼下喊道,“婆婆,斋菜做好了!”

    钟楼下面就是书院门房,里面住着的冷面老妪算是小草和尚唯一的邻居了。和自己嬉皮笑脸惯了的瞎子师父,曾罕见严肃的交代过自己,每日一定要做餐斋菜孝敬这位白发婆婆。小草和尚虽然不清楚内情,但是也恍惚觉得这老妪绝对不是普通人物,于是也就尽心尽力地抖搂手艺。这不,今天上桌的三菜一汤,就算口刁的老和尚和嘴贱的瞎老师,小草都有信心封住他们的口舌。

    白发老妪上楼落座,冷面不语,只管夹菜扒饭,嚼得缓慢,吃得细致。

阅读蒹葭皇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吞灵变火影之气死人不偿命权少抢妻:婚不由己最强借贷系统猎户的娇妻我的世界只有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