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小花一朵,公孙小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问得平平淡淡,却挑起了孟小花心中的一阵波澜。刚才嘻嘻哈哈的十里侯渐渐收起了笑颜,此时他鬓间没有小花,喷张的胡须带着一丝凶煞,紧皱的眉头压下沛然的气势,对面的公孙小可渐渐变得有些局促。

    感觉到自己失神间放出的“意场”,孟小花对着女先生歉然笑笑,拿起脚边的水烟慢慢吸了一口,当然还是将烟气咽到了肚子里。然后似疲惫似轻松,既坚定且厚重地说,“兄长去后,我便是书院山长,入书院,登心岛,保书院十里清静,只因为,我是此代的十里侯!”

    “呵,十里侯啊!呵呵,牢里猴啊!呵呵呵,封在心湖、躲在心岛的苦心人啊!”公孙小可像是嘲讽又似是赞叹。

    “小和尚?哦!一苇的大徒弟啊!不错啊!斋菜不错啊!很对我胃口!而且是个动了凡心的小和尚!更是对我胃口!”孟小花大大咧咧。

    “你何时出去?”公孙小可继续平静地发问

    “那你干嘛每旬都要上岛来看望本侯一次,真是来看猴子吗?”孟小花又恢复了轻佻不羁的模样。

    “我,怕你孤单啊!”公孙小可罕见的望着孟小花的身影,目光温柔。

    “唉!看来,你也许是对的!只有你呆在心岛上,才能保住书院的十里安宁吧!”看着孟小花手里近乎神迹的变化,公孙小可感叹道。

    “嗯,我的魂在心岛,你的魂在大藏,这是我们的选择,也是我们的责任!”孟小花罕见地郑重。

    “二十年了,你不孤单吗?”公孙小可问

    “切,有甚孤单!这心岛就在心湖之上,心湖就在书院中央,说是小岛,不过十丈见方,说是小湖,也不过百丈见圆,充其量就是小水洼上飘着一块小土包。从心岛上往对岸看,连人的相貌都瞧得清清楚楚,对了,昨个,望见一个小妮子,生面孔,估计是新生,那身段,那样貌~~啧啧~”说着说着,孟小花居然嘬着牙花子感叹了起来。

    “那小和尚来了之后,你是不是有趣一点了?”孟小花的插科打诨没有对公孙小可产生干扰,她只是自问自的。

    孟小花一窒,扭捏地去摸鬓发,却发现没有小花,哦,对了,刚才鬓间的小花变成了两朵,又化成了两坨香泥。孟小花不敢抬头去瞧女夫子温柔的眼睛,低着头,专心指尖。左手拇指与食指捏住一坨香泥,轻轻捻动,泥团被碾磨成细小的颗粒,似氤氲的雾气般漂浮进空气,萦绕在指尖,乍一看倒像是捏碎了汁多的浆果。随着手指的捻动,泥团渐渐变小,红色的颗粒化作的香雾则在指尖重新化形,郝然是一朵小红花!右手如法炮制,同样也从香泥中变出一朵小花来。

    两朵小花,红色,四瓣,无蕊,左右手各擎着一朵,慢慢靠近,轻轻的触碰到一起,像是两湾清水汇流,接触的花瓣处居然隐现颤动的波纹。于是两朵小花汇成了一朵,鲜红,六瓣,中间抽出两条纤细的黄色蕊丝。

    看着手中失而复得的小花,孟小花得意极了,赶紧别在鬓间,顿时从刚才的尴尬情境中脱离出来,从容如昔。

    “是哦!大藏里面,是我说了算啊!所以,我把地宫告知了一苇,哦,就在刚才,他现在应该已经下去了吧!”公孙小可笑得狡谲

    “啊~~你~~你~~,刚才~~,对了,你刚才愣了一会儿神!你怎么~~唉!还早吧!一苇还年轻啊!”孟小花焦急的语无伦次。

    “切!”公孙小可还了一个白眼,“年轻?年轻算个屁借口!他需要知晓的,他应该承担的,他需要去做的,他现在必须有所准备了!而且那小子是凡人吗?‘民治之学’,我只传授了大概,他便自悟通透,而且每有怪论,皆能发人深省。‘熹微之妙’更像是生而知之一般,如此人儿,怎能用年龄大小量度?况且,地宫里面只是当年的沉珂布局,多数都已作废,他看了也无妨!再说,逃走的那个地老鼠,已经看到他想看的了,一苇也需要提前做些准备。”

    “我担心的是身世啊!”孟小花苦着脸说道,“我家里的那个老头子可还没发话呢!”

    “你们啊!一个‘一言公’,一个‘十里侯’,真是当局者迷啊!你们觉得一苇还不知道吗?他如果还没猜到,就不会搬出孟府,也不会讲那‘民治’啦!”

    “唉~~”孟小花摸着鬓间的小伙,叹得怅然,心中暗念,“兄长啊!我不愿一苇入此途,但是老头子亲点他做了小夫子,而且他自己貌似也猜到了些什么。我不好强加干涉,但一定会护他周全,起码在这书院里,护他周全,一定!”

    用指尖搔了搔鬓边别着的那朵小花,胡须乍然的方脸大汉,嘬了一口手中的竹筒水烟,吐出一片白雾。

    “咳咳~~咳咳~~”娇小的身影被烟味刺激的厉害,怒道,“孟小花,再吐烟,老娘缝上你的嘴!”

    刚吸了第二口水烟,正想一吐为快的十里侯,只好悻悻地将从肺部滤出的烟气再次咽下肚去,可是上面不通下面通,“噗~”,好响的一个屁,羞红了脸的十里侯看着面色冷峻的女先生,尴尬地咧了咧嘴,露出一口老黄牙。

    女先生是书院七师中唯一的那位女夫子,复姓公孙,双字小可,别看她身材小巧,名字中更透着娇憨,可却是出名的“一字杀人王”。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抓住别人话语中的一丝漏洞,然后用缜密到令人发指的逻辑和犀利到惹人吐血的言辞,将对方从衣不附体批驳到一丝不挂,再从体无完肤嘲讽到千疮百孔,书院学子畏之如虎,有人感叹:古有公孙大娘,剑舞一动惊八方。今有公孙小娘,吐字如挥剑,一字杀一人啊!

    十里侯看着公孙小可渐渐铁青的脸色,和嘴角隐现的那抹淡淡笑纹,豆大的汗珠便从额上流了下来。他手上极为麻利,左手飞快的从鬓边摘下那朵小花,手指一捻,一朵小花就奇妙地变成了两朵,匀到右手一朵后,两只手便狠狠攥起,两朵小花霎时变成了两坨香泥,然后他竟然将香泥毫不犹豫地塞进两边的耳朵里。

    做完这一切,十里侯才放心的擦了擦已经流到嘴角的汗珠,得意的瞟了瞟公孙小可,意思很明显:你说啊!你说啊!你说啊!

    公孙小可愕然,然后竟然感到有些温馨,涌到嘴边的刀剑也同样咽了下去。只是端起竹杯,抿了口清茶,望着窗外淡淡的湖水和对岸淡淡的树影,淡淡问道,“孟小花,你住在这心岛上,有几年没有出去了?”

    孟小花把耳朵堵得死死的,哪里听得到公孙小可的话,只在那得意的翘着二郎腿,一脸的得瑟样。可是看到对面的女先生动了动嘴唇便无了下文,全没有平时不死不休的战斗状态,再看到公孙小可乍暖还寒的脸色,便知道情况不对。他赶紧掏出耳朵里的香泥,搁在手中搓着,然后腆着脸,陪着笑,“这个~这个~,小可,你说的啥?”

    公孙小可深吸一口气,用湿冷的湖风压住心头的火气,咬着牙又问了一句,“你,龟缩在心岛,几年没露头了?”

    “瞧你,咳咳,既是书院大夫子,又是娇俏小女子,说话怎能如此粗鲁?再说,龟和头不能放在一起说,放在一起~咳咳~岂止是粗鲁啊,简直是下~”最后那个“流”字还没说出来,十里侯孟小花突然瞥到女夫子杀人的眼神,于是赶紧改口,爽利地回答,“济宁三十一年上岛,如今是熙裕十八年,整整二十年!”

阅读蒹葭皇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逍遥小书生海贼之神级黑锅系统民间技艺大师[综]和谐本丸建成史超品相师夫君总有被害妄想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