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雪天开血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熙裕帝喉咙滚滚,脸色发红,旁边的侍者赶紧端着金盂进到前来。熙裕帝吐出一口浓痰,神色萎靡,声音变得有些无力,“有何驱敌之策?”

    第一位老者眼睛一亮,说道,“当使万郎将率青羊角卫,披陵落重铠,操演青羊杀阵,定可狙击此獠,而且布置得当,或许也可杀之!”

    熙裕帝白绢捂嘴,眼角杀意一闪,随后松开身子靠在龙椅上,声音恢复平淡地说道,“青羊角,卫国重器,不可擅动!岂能用作江湖争勇,巨梅仙,一介武夫,还不值得朕下此力气!”

    “仅是驱敌嘛?为何不是杀敌?难道朕怕了那个武夫?”熙裕帝猛然开眼

    “陛下!”最后一位老者躬身出列,“巨梅仙,天下武道第二人,当世有可能斩杀此獠者,除了不知踪迹的白河愁,就只有拿到‘眼’的书院了,其余之人纵然可以抵御,却不能留下他啊!”

    第二位老者急问道,“那如何御敌?”声音尖锐,说完后才觉失礼,俯身称罪。

    熙裕帝拿着白绢挡住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声音威严,“传朕旨意,着影卫五百,千牛营五百,大戟士五百,射雕手五百,旷野列阵,狙击巨梅仙于白山丘外。”随后,熙裕帝望向宫门之外,冷然自语,“你不会杀进翼都的,当年的重誓到死方止!就看朕的两千兵甲,你能杀多少!”

    白山丘牌楼遥遥在望,今日大雪封城,城外的老农不会冒雪进城,城内的小贩也不会临街叫卖,只有酒旗旌扬,灶烟渺渺。

    “列阵”“起”“合”“束”

    “可是…”另一位老者犹豫着说,“可是,巨梅仙突然出现,瞬息灭杀两位武道圣者,而后仰天长啸,言说要大开杀戒,此时已经奔城而来,杀意裂地碎天!”

    熙裕帝皱眉,“巨梅仙!”声音骤冷,“苦竹山上,到底发生何事?灭魂钉又从何而来?”

    第二位老者接着说,“具体情形不甚了了,影卫不敢靠近,毕竟巨梅仙神识已达洞烛之境,蛛丝马迹难逃其眼。灭魂钉,内府共存四十三枚,一枚未少!”老者顿了顿,随后沉声进言,“陛下,可疑之处可稍后再查,如今巨梅仙杀气冲天,当决驱敌之策!”

    收回目光扫了一眼躬身迎旨的三人,熙裕帝的声音变得温和,“秋白夜,常凤菊,你两人为两千兵甲掠阵去吧!”

    第一位和第二位老者身体一颤,随后跪拜领旨。熙裕帝微微一笑,扫身离去。

    巨驼扛着红莲座,缓慢而沉重的行走在旷野里,红纱帐里的巨梅仙显然陷入了回忆。雪止云散,冷阳当空,不但没有丝毫温暖,反而将山河晃得一片惨白。

    校尉纵鞭扬马,呼喝着整理军阵,甲士仰天应答,呼出大口的白气。

    嘈杂声将巨梅仙从久远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巨驼站定,素手拨开红纱帐,只见前方白山丘牌楼数里之外,一座军阵赫然现世。

    前后四队射雕手弧形而列,攒射后可机动转移阵后。射雕手之后,旱地黑角牛身披重铠,皆有人高,其上驮着金瓜高举的千牛力士,五个百人横列挨紧不留缝隙,已经分不清面目,只看到牛鼻喷出的白气里冷光森然。大戟士孤悬左侧山高地平之处,五百人的阵势方方正正,面甲已经落下,大戟戳地,全阵肃穆。除此之外,不时有黑影在旷野之中时隐时现,如淬毒的黑箭寒芒。

    “给我泄愤的活祭吗?白氏一族还真是冷血无情啊!可是够吗?”巨梅仙低语,尾音却越来越大,变成一股巨大的声浪拍卷而去,“可是够吗?”“够吗?”“够吗?”“够吗?”远山在回响,军阵里人兽皆惊。

    “此处必定血流成河,巨梅仙早已迷失癫狂,为何要惹他?”军阵之后,两位黑衣老者色声交谈

    “为了大计!”另一位老者语音铿锵

    “可是!终究没有把万郎将白钺调出来,而且帝尊已然有所怀疑!”

    “无妨,他们还有补救之法!此事定可成功!”

    言尽于此,一阵沉默。

    突兀地,一位老者笑道,“嘿嘿,小秋,今日我们死在梅花红丝之下吧!”

    另一位老者一阵牙紧,讥诮着回道,“小凤啊!死在飘花下还真挺适合你!”

    说完,两人一起大笑。同时,弓弦嗡嗡作响,漫天箭雨陡然升空。

    射雕手的巨木弓,仅次于青羊角卫的镔铁弓,列为大煜军中利矢之最。毕竟青羊角卫太过特殊,旁人也不会将其他军种同其比较。所以可以说,射雕手弓弩之利冠绝天下。本朝之初,十万大山兽潮北进,一万射雕手据山坳狙击,飞蝗如雨,大野落星。兽尸肉山填满了山谷后,兽潮仓惶而退。虽然确实占据地势之力,但也可以看出射雕手神威莫名。

    此时,五百名射雕手轮番攒射,虽然没有铺天盖地之势,但也在巨驼前进之地铺展出如幕箭河。

    这五百名射雕手由一名小将率领,他左臂挽住的巨木弓龙头衔口,霸气绝伦,这是由皇家敕造,专门配备射技超群之辈。在十万射雕手里,也仅有千名,美其名曰“黄龙翅”

    此时,这名“黄龙翅”眯着好看的丹凤眼望着箭雨将落的死地。他从不相信有大军可以攻至翼阳城外,但是紧急调动的焦急之势,让他感觉来犯之敌定然十分棘手!可如今看到箭雨下的一人一骑,让这位“黄龙翅”气极而笑,区区单骑,就敢攻城?就算蛮荒巨驼巍峨如山,驼上红莲妖冶诡异,一语既出震动四野,但是未免小觑了大煜军中男儿!

    看我诛你于此!黄龙翅旋弓入臂,满弓搭箭,弓弦蹦响,银光刺破虚空一闪而没。

    十里之外,银光闪现,此箭后发先至,在箭雨坠落之前,已经直奔红纱帐而去。

    黄龙翅视力极好,眼看眼光就要穿纱破帐,他嘴角不禁冷然一笑。可突然眼角崩裂,惊骇至极。

    只见,红纱帐前,天地一静,一只素手从红纱帐中慢慢伸出,轻轻一扇,就像是轰苍蝇一般,将他射出的必杀一箭扫落下去。那头巨驼抬头接住铁箭,嘎嘣一声咬断,嚼了几口后,打了个响鼻,似乎觉得不好吃。

    同时,纱帐无风自动,一朵朵梅花从纱帐中飘出,起初只有几朵摇曳,一会儿便花雨满天。

    “唉!三十年啊!巨梅仙的血梅又现世啦!”黑袍老者已经来到阵前

    “雪天中开血梅,也算应景!”

    “咚,咚,咚…”连绵不绝的钟声自红莲寺传来,在天地孤寂间凄凉悠远。

    巨梅仙抬手唤住了在旷野里飞奔的巨驼,于风雪中沉默许久。随后,他拍了拍座下巨兽,示意继续向前。这回巨驼不再狂奔,而是慢慢抬腿,重重落蹄,“轰,轰”,地裂,云散,风乱。

    前方,翼阳城

    皇城之内,金瓯玉瓦上落满雪花,遮住了冲天的贵气,还来素雅洁白。此时在这大煜落雪之地,上天显现了它最大的公平,任你皇朝贵胄,任你王侯将相,都要同市井草民同享这天地风雪,白茫茫一片,终于分不清草庐和宫殿。

    央土宫前的广场积雪颇深,但是却无人清扫,不是宫娥侍者偷懒,只因这雪沾了一个“白”字,便不是凡人可以挥扫的。大煜疆域之内,落雪不扫已成定例,小雪任其自然融化,像今天这样的大雪就需要洒盐铺路了。

    央土宫内微暖如春,繁花似锦,这里不同于太清宫沸泉带来的天然温度,而是靠着十几个暖炉日夜不停地烧着留香木,让宫殿内保持着适人的温度。留香木产自南海孤岛,燃之发热无烟,淡淡香气久聚不散。

    今日早朝已毕,熙裕帝却仍端坐在龙椅之上不曾离去。在宫侍的示意下,殿内的皇朝重臣默默退下,大殿顿时空旷。这时,三位黑袍老者从殿柱的阴影中飘了出来,俯身施礼,头埋得很深。

    熙裕帝似乎有些困倦,闭着眼睛问道,“何事惊慌?”

    一位黑袍出列而出,再次躬身后,声音略显凝重,“陛下,影卫来报,苦竹山上,道统之争。两败俱伤之时,突现两位武道圣者,持灭魂钉,碎佛骨金轮,国师和活佛恐已圆寂。”

    “哦!灭魂钉?”熙裕帝轻咦,随后淡然,“佛门之争,仍在皇天之下,任他们去闹。”

阅读蒹葭皇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五行神术还魂一念成瘾灵童传海贼之异人八奇技综漫世界:最终boss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