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蒹葭皇朝

第三十九章 梅花一式破千甲(下)

  • 作者:燕云藏月
  • 属于:玄幻魔法
  • 收录时间:2019-01-25 16:48:06
  • 更新文字:4590字

秋白夜上前一步,将酒壶双手捧至头顶

一根红线飞来,卷起了酒壶,顺便削去了秋白夜的手

秋白夜脸白了数分,后退与常凤菊并立,二人的黑袍在风中也顺顺贴贴的罩在身上

秋白夜沉默,常凤菊沉默,巨梅仙再开口,“卑劣与吾何干,但那座宫要再走一趟!”

他在陈述一个必然要做的事情,无关阴谋,不管入了谁的套,顺了谁的意。听到这句话,秋白夜和常凤菊放下了心事,露出了喜意。

巨梅仙皱了皱眉,心中再生出一丝不喜

常凤菊对巨梅仙拿走老友一双手,颇为气氛,“纵使称仙,也不能如此乖张霸道!”

随着他的叹息,一座大阵形成。

五行者,金木水火土,四象者,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此地为翼都西牌楼白山丘,地利庚金,白虎乘势,主杀伐,于是此时此地的五行四象阵杀气凛冽

“巨梅仙,你用古语唱‘乐’,让人在欢愉中痛苦的死去,手段实在酷烈啊!”常凤菊倒是有些生气。

古语是上古之语,先民从雨落、雪融、松涛、雷鸣中得到原始真谛,语调简单质朴,却记录着位于血脉起点的情与欲。

“酷烈?”巨梅仙对此二人惜字如金,“你手中的酒壶里的酒?是卑劣吗?”

秋白夜却忙打圆场,“我们明面上到底是官家的人”

红纱帐里一阵沉默后,“不行,一双手换不来这九个人,五行四象阵也不是那么好破的,最节省时间的方法就是把他们杀光,而我要赶着进城。”

“唉!”秋白夜叹息

九个黑衣人,五人在外,四人在里,从遁术中现身,名为白小刀的浓眉少年,立白虎位,号令全阵,只听他略显稚嫩的嗓音透着大决然,“点香,燃魂”

袅袅青烟拉成一条笔直的线,不断向上,连接天地,白日的天空里居然星光熹微。四象位上的三名少年和一名少女,陡然发出了截然不同的气势,东方的孤傲,南方的炽热,北方的阴寒,北方的凛冽,天空中的星宿熠熠生辉。

他们身后的五名中年人则毫无气机,但是磅礴的威能正从大地四处汇聚而来,经由中年人的身体净化变成纯净的五行之力,然后源源不断的注入到四象少年的体内。

巨梅仙说天地是牢笼,如今真的成为了牢笼,天上的四象和地上的五行合围而成的牢笼。

“真是优秀的少年啊!”巨梅仙低头似是赞叹着,“神兽血脉觉醒的少年如今成了铁牢的栏杆,这是乾之阙和坤之门最后的底蕴了吗?”

“乾之阙!”秋白夜痛苦的重复

“坤之门!”常凤菊笑的惨然

“自煜武帝禁武,扫江湖,乾之阙就塌了,坤之门就破了,塌了,破了!”垂垂老矣的秋白夜突然嚎啕大哭像个孩子

看到巨梅仙了然的神色,常凤菊拍了拍老友的肩膀,说道,“没错,我祖上是坤之门的洒扫道童,他祖上是乾之阙的护山力士”

“洒扫道童和护山力士?”始终淡然出尘的巨梅仙也难免错愕,因为这两个称号在大宗派的山门里,连外门弟子都算不上,顶多算是,杂役!

仿佛看懂了巨梅仙的错愕,常凤菊带着傲然的神色说道,“坤之门只剩下道童,乾之阙只剩下力士,那又如何?杂役又如何?山门的精气魄,故国的思神属,都在我们这里,我们死后,还在那些少年身上,少年身死,还在很多稚童身上!”

“哦,那又与吾何干!”高高在上的巨梅仙依旧高高在上,“不让路就上路吧”

看着霸气疯癫的巨梅仙,秋白夜和常凤菊都觉得悲伤又喜悦,悲伤是因为那些天赋极好的少年少女要死了,喜悦的是这样的巨梅仙会将大煜皇宫的城墙推倒几座?

仿佛感受到了老师们的悲伤,少年和少女回头顾望,冷漠的眼神中透着坚强。

白小刀闪动着竖立的瞳仁,喉咙里似乎压抑着虎啸,“庚金,刀!”,话落,一扇三丈成圆的白色刀刃,向着巨驼的胸前白月斩杀而去。

午后雪停的白山丘,是铁蹄肆虐后的一片泥泞。

黑的泥土和白的雪,冷的甲胄和暖的血,像色彩对比鲜明的定格画面。

随后,一朵艳丽的花火绽放了!

那是一名大戟士,从他的胸甲、头盔、护腿、皮靴里飞出一朵朵梅花似的火焰,这些梅花似乎是他燃烧化为飞灰的皮囊、血肉、骨髓,还有,灵魂!当不再有梅花飞出来的时候,空荡荡的甲胄轰然倒地。而这只是开始!

当巨梅仙下定决心大开杀戒的时候,人们才猛然觉醒,在几近人间巅峰的武道圣者面前,世人将是如何渺小如蝼蚁!

杀戮的过程简单且凄美。漫天的梅花飘飞分散,一朵钻进了旱地黑角牛呼着白气的鼻孔,一朵钻进了千牛卫大声呼喝的嘴巴,一朵钻进了大戟士闻听军令的耳朵,只有外围的射雕手离得太远,没有被笼罩在梅花雨下。

于是,除了继续落下的剑矢,一切都静止了!不过剑矢还未落下,也在半空中变成了粉末,仿佛有道无形的绞轮,将一切湮灭在虚空之中。而当第一朵花火绽放的时候,射雕手停止了攒射束手而立,虽然尽量压制着恐惧,但所有人的身躯都在颤抖。他们看到了从袍泽眼中飞出的梅花火焰,看到了绕着巨梅仙飞速旋转的纤纤红线,一个炙热,一个寒冽。

此时,歌声从红纱帐里传来,乍听像壮阔男子站在山巅哼唱辽远的古调,细听又像娇媚女子卧在溪水边呢喃风流的小曲,又突然插进来一段呓语,像是有人在祷告,陡然再有一声呐喊和嚎叫,似乎先民在与野兽搏斗。忽男忽女,忽实忽虚,忽明忽暗,根本不符格调的曲子却透着最纯粹的生命之乐。

与乐相对的是苦,心火焚躯之苦。大煜甲士的铁血被融化了,人类千古传承的血脉受到了来自远古的呼唤,于是每一滴血都欢乐的沸腾起来,而梅花就是掉进油锅的火星,砰,血脉欢乐的跳跃燃烧,身躯痛苦的化成灰烬。

“孽障啊!孽障啊!”巨驼脚下的泥潭前移,泥潭中的水变成了秋白夜,泥潭中的土变成了常凤菊。秋白夜摇晃着手中的酒壶,闭眼低语,似乎不愿看到此间的惨烈。

阅读蒹葭皇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