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冷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巨梅仙眉头一皱,能够消解神识的元气,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就算白钺体内的元气已经致密若实质,也不可能有湮灭神识的可能,就像士兵不可能指挥将军,这是等级的压制!

    仿佛是感觉到巨梅仙这天下第二人的疑惑,“看来你是没有听过书院小夫子的神法之讲了,元气确实无法抵消神识,但是我却可以堵住你观看烛火的那个洞!”

    巨梅仙也听过传言,书院孟一苇以凡人之躯体讲授武道圣法,一直觉得是黄口小儿夸夸其谈,就算今日见了真人,看上去确实比其他年轻人沉稳淡然许多,但也未见什么特殊之处,没想到却深知洞烛之妙。

    白钺神识差了巨梅仙一截,无法精确的操控每一粒碎雪,只能在十丈范围内让其随意飘洒,而巨梅仙神识已臻洞烛,每一朵梅花都能灵巧的飞舞,比碎雪多了许多灵动。

    但是白钺有天下第一的体魄,体内的元气的数量和密度都难以想象,每一粒雪花都是一颗元气精华,就算荒驼这样天生吞噬元气的异兽都能以消化,可见蕴含的能量之大。相遇的雪花和梅花,一起消融,白钺的元气和巨梅仙的神识同时湮灭。

    “他将这等神妙当众宣讲,就不怕武道神仙的忌恨吗?”巨梅仙问道

    “呵”白钺轻笑一声,“那里可是书院啊!”

    “那又如何?”不同于白钺平复的战意,巨梅仙竟然更有了一丝兴奋,“我神识桎梏于洞烛之境多年,未有机会全力一搏,今日似乎可以如愿了!”

    话音未落,十一朵巨大的透明梅花已在空中隐现,这些琉璃般的梅花是巨梅仙攫取的神识精华, 每一朵梅花中都蕴含着一位武道小神仙的全部神魂!

    “蠢东西,白钺的元气也敢吞食?天下第一体魄里致密至极的元气也是你消化了的?”许久的压抑后,巨梅仙终于开口,他一撩纱帐,从里面探出身子,飘身下了荒驼,然后轻轻一掌将荒驼拍出五丈远。虽然撞毁了一座凉亭,也倒让荒驼脱离了乌云的覆盖,重新洒在身上的月光,让荒驼终于有了好转的迹象。

    白钺看到了巨梅仙的全身,脸色更加怪异,眼前的巨梅仙和三十年前没有一丝相同,曾经的巨梅仙是位来自西北的汉子,大漠的风沙把他的脸庞磨砺的粗糙硬朗,虽然模样俊俏,但是也没有一丝阴柔之气,可如今却完完全全是个女子,除了身高和神态,与红黎帝后几乎毫无差别的女子!

    巨梅仙站定后,抬手间一朵朵梅花凭空出现,迎上每一粒雪花,白钺的碎雪是落下来,巨梅仙的梅花是飘上去。

    说完这句话,白钺突然就有些乏味了!

    是啊!那里是书院,就算在场两人自信在个人武力上,书院中几乎无人能与自身比肩,但是书院令人忌惮的永远不是个人勇武!况且“天地人神鬼”五府中到底有多少针对武道圣者的利器?灭魂钉只是其中较为狠辣的一种罢了,天下武者就已然讳莫如深!

    “小夫子所讲也只有境界到了才能听懂,而且每人领悟不同!”白钺戾气渐消,平静讲道。

    这时在十一朵透明梅花的中央,又出现了一朵鲜艳的血色梅花,像一团跳动的火焰,刺的白钺双眼微痛!血色梅花的五个花瓣已经张开了一瓣,隐约可见三根金黄的花蕊蜷曲其中。

    “半步天人?”白钺有些不确定,那朵血色梅花当是巨梅仙的神魂具象,等到五片花瓣全部绽放的时候,巨梅仙就真是仙人了吧!

    天空中的十一朵梅花,开始向中间的血色红梅移动,离血梅越近,透明梅花的影子越淡,最后十一朵梅花完全融入到血梅之中,而血梅剩余未开的花瓣正在一瓣一瓣地绽放!

    “咯吱,咯吱”整座皇城像是被压迫身躯的巨人,周身骨节在巨大的压力下摩擦作响,这是地砖、城墙、楼阁中隐含的神纹在磅礴的神识压迫下,自然启动了!

    东暖阁内,熙裕帝紧紧攥着手中发烫的玉佩,脸色终于露出一丝惊恐,就算刚才巨梅仙的红丝即将穿透他的头颅,他也是愤怒,愤怒于区区江湖武夫对于帝王的僭越,但从未有过半丝害怕,因为他手中握着的玉佩不但可以指挥整座皇朝的神纹系统,而且能够短时间内控制大煜的“眼”,而只要控制了“眼”,翼阳城内无人可杀他,巨梅仙不行,白河愁也不行,可如今玉佩上已经出现了细密的裂纹!

    东暖阁外,乌云和碎雪已经被庞大的梅花撑的支离破碎,重回纤细的冷艳枪在近乎粘稠的神识包围中,躁动的颤动着!

    巨梅仙的癫狂世人皆知,此时以损耗神志的代价冲击天人光咫之境。假如按照小夫子的比喻来说,此时巨梅仙正在将观察烛火的那个小洞慢慢扩大,而且是极为蛮横的撑大,他将自己难以想象的庞大神识硬生生挤过小洞,哪怕灵魂被拉扯撕裂!无论成功与否,更加癫狂甚至疯狂的巨梅仙,定会将这小小的东暖阁夷为平地!

    想到这,白钺利落地卸了胸甲,如千百次的站场冲锋一样,冷盐枪先横摆后前刺,同时脚步开始加速!

    一人一枪,人如山岳,枪似梨针,穿过了梅花雨,挑断了红丝障,径直指向巨梅仙眉间。

    距离还有不到两尺,巨梅仙抬手,食指和中指恰好夹住枪尖。

    “论体魄,你不如我!” 白钺大喝一声,随后枪尖快速旋转,弹开了巨梅仙的手指,以更快的速度向前。

    “体魄我不如你,神识你却差我许多”,巨梅仙没有再去阻拦,而是叹息一声,仿佛有些不甘!这时他头顶的血梅也停止了开放,五片花瓣仅打开了三片,但是一股更磅礴的神识威压散发开来,城墙上的一些神纹节点已经开始崩溃。

    半开的梅花急速变小,然后凭空消失,再次出现已经挡在了巨梅仙眼前,而此时枪尖刚好抵达,正刺中梅花绽开的一片花瓣上!

    “叮”像是银勺敲击琉璃盏的声音,但是破碎的不是琉璃般的梅花,反而是冷艳枪弯成了可怕的弧度,纤细的枪身仿佛快要断裂。

    白钺雄壮的身躯停了下来,同时双眼微阖,在闭眼的一刹那狰狞的血色角戈在他头顶升起,虽然没有白少咸那样如山峦涌动,但却锋利如长矛。白钺压抑住心中的厌恶,左手握住角戈,居然用力将其齐根掰断,然后把它贴在冷盐枪的枪身上!折断的角戈重现化作了腥红的血气,与冷艳枪合为一体!

    这些动作完成在刹那间,巨梅仙终于在冷艳枪上感受到了压力!

    白钺脚步微撤,让冷盐伸直枪身,然后再向前刺去。

    还是击中了那片绽开的梅花瓣,但是却没有再被抵住,而是将其刺穿,枪尖已经碰到了花蕊!

    一条细小的血丝在巨梅仙眼角流下,在他如红黎帝后般的脸庞上划过。白皙和鲜血搭配出妖冶的美感,但是巨梅仙的嘴里却发出了癫狂的大笑。

    “白钺,没想到白氏一族的疯血居然被你传承了下来!”巨梅仙停止了大笑,脸色顷刻间冰冷,“可我最讨厌白氏之人,当年的交情也终抵不过我心中的恶感了啊!”

    话音落,那片被冷盐枪洞穿的花瓣突然碎成了粉末,随后一股被极致压缩的神识被释放了出来,一股神识风暴开始肆虐整皇城!

    首当其冲的白钺被这股威压推着后退十几步,长枪拄地,喷出一口鲜血。

    东暖阁里的帝尊和帝后都是凡人,如果被这股暴虐的神识扫中定然泯灭神志,但是不知是巨梅仙有意,神识风暴绕过了红黎帝后,全部向熙裕帝卷去,熙裕帝手中的玉佩闪了一下,神识风暴被居然被阻隔了下来,但是玉佩也在熙裕帝的惊呼声中破碎。

    而这一切都被柱子暗处的一双眼睛注视着,当他看到破碎的玉佩,终于无声的笑了!

    冷盐枪够长却有些纤细,握在身形堪称雄伟的白钺手中,倒像是根一丈多长的铁针,但随着白钺握枪的手越来越紧,萦绕枪身的黑色煞气变得越来越浓,最后仿若实质,纤细的冷盐枪变得漆黑厚重,枪尖的煞气飘飘散散,像一杆乌云漫卷的旌幡。

    “陛下,请先与娘娘先暂避东暖阁!”白钺的声音带着金戈之气

    熙裕帝脸色阴郁,倒是红黎帝后轻轻握住帝尊的手背,又目光复杂的望了眼已隐入红纱的巨梅仙,终是转身入了东暖阁。

    此时,东暖阁外只有巨梅仙和白钺两人,天下武道第二和第五,一个是神识冠绝天下,一个是体魄犹在佛门大金刚之上,如果让江湖人知道此时此战,就算此地是大煜朝的宫城禁地,也定有人为了一睹陆地神仙的风采,来闯上一闯!

    红黎帝后挽着熙裕帝进了东暖阁后,巨梅仙就开始不发一言,但是刚才还乱风飘舞的红纱帐突然静止不动,座下的荒驼也低头敛气收起了声响。

    白钺洒脱一笑,“真是小家子气!”敢这么说巨梅仙,还能够接下巨梅仙怒火的,天下也没有几人了。

    纵横沙场的万骑郞也不再啰嗦,握住冷盐枪的手指开始有节奏的敲击枪杆,枪尖上飘扬的旌幡就真的化成了漫卷的乌云,黑影罩住了巨梅仙和荒驼,悄无声息的下起了白色的雪!

    这雪极细,像洒下的盐!细碎的雪花落在荒驼身上,立刻变成了一股股天地元气钻入巨兽体内,望月先是一喜,它天生喜食天地元气,这碎雪简直就是上好的口料啊!

    可下一刻,望月就发现,钻入体内的一粒一粒的细雪不但无法融入血肉,反而快速的吸收起自己体内的元气!

    它胸前月牙印记一亮,心脏跳动速度加快了一倍,强大的吸力通过血管传至全身,终于抵住了细雪的吞噬。但是随着雪越下越大,钻入体内的雪粒越来越多,那股吞噬的力量逐渐无法抵抗。甚至有些雪粒渗入了血管,正向着心脏方向游去,望月惊恐了!

阅读蒹葭皇朝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六界小旅馆武侠之绝代剑神吾非良人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综]酒吞混乱后总想对我图谋不轨灵童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